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寡 居  

2007-11-25 10:54:10|  分类: (短)寡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彩霞是经人介绍到刘姨家做家政服务的。一开始,她不明白什么叫家政服务,等人家跟她交待了要做的事情,她才知道,原来跟她在上一户人家做保姆时候干的活差不多,只是刘姨家情况跟那家不大一样。刘姨退休前是区里的领导,前些年出了一次车祸,下肢瘫痪了,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

照顾这样一个病号,对彩霞来说也不是难事。她婆婆原来就是个瘫子,她都照顾十几年了,一直到去年婆婆去世。不过,怎么说这家的活也要重一点,所以刘姨家给她的钱也比那家多。她就是看中这一点,才答应来刘姨家做的。她家有三个孩子要上学,光靠男人在外打工,挣不了多少钱,有时候还不一定能拿到。做保姆的钱有保障,人家每个月都按时给钱。

刘姨家管钱的是儿媳妇。跟她谈的时候,就是这个儿媳妇来的。听说她是大学的老师,姓夏,人长的白净净的,一说话就笑,一笑脸上就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彩霞一看见她,就有点喜欢她。等夏老师说,一个月可以比别人家多给两百块钱时,彩霞就更喜欢她了!

夏老师说,彩霞去了,主要是一天弄三顿饭,打扫打扫卫生,照顾她婆婆,也就是介绍人说的刘姨,再有就是有时候她忙不过来的时候,替她接送孩子上学。她们家里只有三口人:她、她婆婆,还有她女儿佳佳,都是女的。三个女的吃的少,还都喜欢清淡,所以做饭的活不重。累一点的可能就是照顾她婆婆了。

彩霞说,这不算什么,她在家照顾过瘫子……。

夏老师马上打断她话说,记住了,在老太太面前,千万不能提到“瘫”字,老太太可忌讳了!

彩霞说,晓得了,也就是在你夏老师面前才说的。我家老奶也这样,平时什么忌讳都没有,就不许人家说瘫字。其实有什么呢?本来人就瘫了嘛!

夏老师说,你就不能不提这事啊?

彩霞见她皱眉头,连忙捂着嘴说,不提不提!

介绍人说,看来你嘴上要挂个锁!

彩霞不好意思地笑了。

 

   

到了刘姨家,彩霞才知道,夏老师说的活有点累的话,不是虚的。

在刘姨面前,她家老奶那真是比都不能比了。刘姨比她家老奶小不了几岁,也快七十的人了,人家那皮肤,白的跟洋干面似的;人家那头发,乌得跟墨汁似的。这些都不用说了,尤其是人家那做派,就是坐在轮椅上,一看也知道是当过干部的:腰板坐的笔直,脸老是绷着,整天见不到笑一下。特别那两只眼睛,最让彩霞害怕了,不管她是在厨房里弄饭,还是在阳台上晾衣服,甚至她在卫生间里解手,都能感觉到那两只眼睛在盯她。以至于她每次出门下楼的时候,都要回头看看,直到确信门关死了,心里才踏实。

刘姨特别爱干净,地板上有一点脏东西,她就马上叫彩霞过来打扫。刘姨家的地板,偏偏是栗壳色的,看上去乌光油亮,掉一根布丝子也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彩霞每天都要把地板擦得像镜子一样,才能让刘姨满意。刘姨不是本地人,说的是带山东味的普通话,总是把彩霞叫成“才下”。才下,过来!刚开始的时候,彩霞听见这叫声,还暗暗觉得好笑。可是听久了,就觉得这声音,有点像唐僧念的紧箍咒。哪怕她在厨房里正点着火,一听到这声音,就得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到刘姨跟前来。不用说,那肯定是她又发现哪里落上灰了。

最累人的是帮刘姨洗澡。刘姨每天都要洗一回澡。她自己连衣服都脱不了,所以洗澡只能靠别人。每次洗澡都得等到夏老师回来,因为彩霞一个人不敢弄她,只能给夏老师当当下手。她要把刘姨抱起来,才能让夏老师把刘姨的裤子脱下来。洗澡的时候,她也要架着刘姨,才能让夏老师把刘姨全身洗干净。幸好刘姨不算胖,也不是大个子。不过就这样,一个澡洗下来,彩霞也累的活喘了。

 

 

每回看着夏老师替刘姨洗澡,彩霞心里头都很佩服她。夏老师心很细,每次都要细细地擦到刘姨身上每一块地方,连刘姨那两条已经萎缩的腿,夏老师也都用沐浴液替她洗的干干净净。洗过澡以后,夏老师替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彩霞再帮她抱到轮椅上。一天里头,也就是这个时候,刘姨的脸色才会轻松一点。

过了些日子,彩霞才知道,刘姨三十来岁的时候,就守了寡,两个孩子,都是她一边工作一边拉扯大的。大的是个女儿,大学毕业就去了美国,出去已经十几年了,现在加拿大。小的是个儿子,也就是夏老师的男人,现在南方做生意,一个月里头,会回来一次两次,每回在家最多也就呆一两天。刘姨出了车祸以后,就不能走了,这些年一直都是夏老师在照顾她。先头也请过几个保姆,可是那些人都干不长时间就走了。尽管夏老师和刘姨不说她们为什么干不长,不过彩霞也是机灵人,特别是几天活干下来以后,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了。

彩霞不是那种人,她讲仁义。她虽然不喜欢爱挑剔的刘姨,但是她喜欢夏老师。不知怎搞的,她觉得自己跟夏老师有点缘份。

彩霞大闺女的班主任刘老师,也是像夏老师一样白净净的女老师,不过老端着架子,看不起她们这些没读过书的乡下女人。夏老师还是大学里的老师哩,比刘老师不知要高多少帽头子了,可是人家一点架子也没有,跟她说话的时候,总是客客气气的,脸上两个小酒窝,不知道有多甜。

替刘姨洗过澡以后,彩霞就想,夏老师那样小巧的身子,如果一个人在家,肯定抱不动刘姨,那替刘姨洗澡,该费多少劲啊?有她彩霞帮忙,就好多了。虽然有点累,虽然有时候受点气,可是能帮到夏老师这样的人,彩霞情愿,何况人家还多给二百块钱哩!

夏老师早上起来买菜,回来再服侍刘姨起床,吃过饭以后,开着摩托车送佳佳上学,然后就去上班了。中午和晚上,夏老师一般都回家吃饭。有时候实在回不来了,就会打电话给家里。彩霞看得出来,每次刘姨一接到这样的电话,嘴上不说什么,可是一脸的不高兴。夏老师好像也知道,所以每次在外头吃饭,总是尽快地赶回家。

晚上,夏老师闲下来的时候,就在自己房里打电脑。彩霞看不懂这东西。她那十来岁的儿子,成天在村里的网吧打电脑,每回她男人回家的时候,就把他从网吧里拎出来揍一顿,夏老师这么大、这么有文化的人,怎么也天天关在屋里打电脑呢?

 

 

到刘姨家十多天以后,彩霞才头一回见到她的儿子。

那天,彩霞正在卫生间里擦地,听见有人开门进来,吓了一跳。按说这个时候夏老师母女俩都不会回来的,谁还有钥匙开这个门呢?她连忙直起腰,打算出来看个究竟,就听见刘姨欣喜地喊道,是虫虫回来了吗?接着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妈,是我!

彩霞好奇地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看了一下门口,就看见一个标标致致的男人,正在门口的地毯上换拖鞋。正当她想着要不要把刘姨推过来的时候,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刘姨,已经自己滚着轮椅,朝儿子奔过来了。这时候,彩霞惊奇地发现,虫虫弯腰抱着刘姨的脖子,刘姨也紧紧搂着虫虫的脖子,还在脸上亲了一口。彩霞等儿子上学以后,就不再亲他了。没想到刘姨这么疼儿子,儿子都三十好几了,还这样宠他!

彩霞还怔在那里的时候,虫虫已经推着轮椅过来了。她朝虫虫点头笑笑。

刘姨指着她对儿子说,她叫彩霞,是山东庄的。你还记得那地方吧?搞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我带的工作队就在山东庄,带你去玩过的。那时候你才七八岁……

刘姨在彩霞庄上带过工作队,可彩霞来了这些天,刘姨从来没跟她说过,要不是她儿子回来,可能她一辈子也不想让彩霞知道!彩霞刚想说什么,刘姨母子俩已经说笑着进了刘姨的卧室,虫虫随手关上了卧室的门。听到“咣当”一声,彩霞才回过神来。刘姨的话又不是跟她说的,她有什么好问的呢?

卫生间打扫好以后,彩霞骑着自行车去接佳佳。路上,彩霞告诉佳佳,你爸爸回来了。彩霞以为佳佳肯定也会像她奶奶一样高兴,谁知佳佳只“哦”了一声,就不吱声了。

彩霞忍不住扭过脸来问,佳佳,你爸爸回来,你怎么不高兴呀?

佳佳说,回就回来呗!又不是不走了!

彩霞说,要不走了,你高不高兴啊?

佳佳马上仰脸问她,爸爸真不走了吗?

这回轮到彩霞不吱声了。她哪里知道他走不走?彩霞转了一下脑筋,问佳佳,你爸爸怎么叫那么奇怪的名字?

佳佳说,你知道我爸爸的名字吗?

彩霞说,我听见你奶奶叫他虫虫!

佳佳眨巴着眼睛问,什么虫虫?

彩霞说,我哪知道他是什么虫子啊!

佳佳“哈哈”大笑起来,纠正她说,不是虫虫,是琮琮!琮是一种玉器!我爸爸大名叫王琮。我听爸爸说,老有人把他名字念成王宗,还没听人叫过他王虫的哩!“虫虫”,有意思,太好笑了!哈哈!

彩霞连忙腾出一只手来,伸到后面扶着她,说,你坐好了,不要光顾笑!

弄晚饭的时候,彩霞理所当然地多弄了一个人的饭。要不要弄点荤菜呢?她拿不定主意,又不愿意去问刘姨,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夏老师回来了。

夏老师告诉她,王琮晚上不在家里吃饭,不用多弄什么菜了。

彩霞望着她,正在想她连王琮的面都还没见到,怎么就知道他不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夏老师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夏老师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没接,穿上拖鞋,踩着小碎步子朝刘姨房间跑,一边跑一边说,我都到家了,还打我电话干什么呀?

彩霞以为,夏老师两口子见面,肯定比刘姨更亲热,所以她自觉地躲进了厨房。谁知王琮从刘姨的屋里出来,只是淡淡地问,晚上你跟不跟我一起去吃饭呀?是刘天成请的。

就听夏老师说,我不去了,你少喝点酒,车不要开了,打的去吧!

彩霞这才想起来,刚才她下楼的时候,看见楼下停了一辆漂亮的白色轿车,眼生的很。夏老师说的,大概就是这辆车吧!

 

 

晚上,替刘姨洗过澡以后,夏老师又看着佳佳做作业。等作业做完了,又让她听一会英语。听完英语,就让她睡觉了。等到佳佳睡着了,夏老师还跟每天一样,仍旧在屋里打电脑。

彩霞坐在刘姨旁边,陪她看了一会电视。趁着广告的时候,她到卫生间解手,正巧赶上夏老师的手机又响了。夏老师拿起手机看了看,起来就把门关上了。门关上以后,手机的铃声才不响。

这种情况,彩霞已经遇到过几次了,每次接到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夏老师都要把门关上才接,而且常常能听到夏老师在电话里开心地大笑。以前,彩霞以为肯定是她男人打过来的,两口子好长时间不见面,说说体已话,当然要关上门。可是今晚王琮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打这样的电话过来呀!那这是谁打的呢?

从卫生间出来,经过夏老师门口的时候,彩霞听见夏老师在屋里轻轻唱着歌,接着又“咯咯”地笑。彩霞猜想,这时候的夏老师,肯定很开心。

整天团着这一老一小,彩霞觉得夏老师挺不容易的,管她打这个电话的是哪个,能让夏老师这样高兴的,就肯定是好人!

这样一想,彩霞就放心回去看电视了。

韩国电视剧最会骗女人的眼泪。彩霞和刘姨看着看着,眼泪就出来了。两个人唏嘘着把电视剧看完了,彩霞就送刘姨回房睡觉。把刘姨安置好了,她又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洗。等她到阳台上晾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夏老师还在她自己卧室的阳台上打电话。

彩霞一看不方便,把衣服晾起来以后,赶紧就回客厅了。就在她准备收拾睡觉的时候,王琮回来了。彩霞朝他看了看,看样子,真没喝多少酒。没想到,他还挺听夏老师话的。

看见王琮,彩霞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她男人二宝。二宝长年在外头打工,一年里头,除了夏秋两季大忙,再就是过年了才能回家,像五月端、八月半这样的节,二宝很少回来,因为车票太贵了。

二宝每次回来的时候,都像憋死了的公牛,一等孩子们都睡了,就拼命地要她。有时候大白天的,孩子不在家,他也会要。有一次,她正烧火做饭,二宝就在锅门口把她按到在草堆上要她,一不小心,竟把灶膛里烧着的草弄掉出来,差点走了水。见他猴急的样子,彩霞不仅不怪他,心里头反而暗暗欢喜。这说明二宝在外头没出去乱找女人啊!再说,男人长期不在家,都跟寡妇差不多了,彩霞自己也需要哩!

想到这里,彩霞脸有点红了,幸好王琮也没有注意她,换了鞋子就径直进了夏老师的房间。

彩霞有点替夏老师担心,不知道她的电话打完了没有!她忽然想到,她和夏老师的缘份,大概就是因为她们的男人都长期不在家吧!

刘姨家是四室两厅的大房子,所以彩霞也单独有一间卧室,就在夏老师房间的隔壁。不知怎么的,彩霞今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好像心头有一把火。彩霞心里有数,自己这是想男人了。说老实话,天天对着的都是女人,彩霞除了干活,一点想法也没有。今天家里突然来了个男的,还真把那个心思勾起来了。

彩霞是过来人,当然知道,在女人面前,男人想的心事都是一样的,不管有钱没钱,斯文不斯文。她估计王琮进屋以后,过一会屋里肯定会有响动的,哪知她在床上躺了半天,硬是没听到隔壁发出那种声音,倒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呼噜。彩霞很奇怪,王琮怎么不像二宝那样猴急呢?想了一会,彩霞忽然明白过来了,王琮肯定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对的,只有在外面有女人的男人,见了老婆才会这样不在意!那夏老师呢?男人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一趟,她怎么也不想啊?

 

 

彩霞第二次看见王琮回来,是两个星期以后。

那天是星期六,下午她打扫完卫生以后,在院子里的树荫下面,跟另外一家的保姆拉了一阵家常。回来一开门,发现刘姨、王琮都绷着脸,正有些诧异,再一探头,看见夏老师趴在沙发上,把脸埋在胳膊里,肩膀在那里不停地抽搐,显然是刚刚哭过。

彩霞非常奇怪。

彩霞来了这些天,还从来没听到夏老师家有过吵架拌嘴的事情。夏老师除了偶尔会喝叱佳佳两句以外,跟刘姨、跟彩霞,说话总是慢声细语的,很少大声,更不要说跟谁发脾气了。刘姨虽然有些唠叨,有时候甚至有些刻薄,不过夏老师对刘姨那么好,所以刘姨从来也没说过夏老师半个不字。今天这是怎么了呢?看这架势,不用说,肯定是刘姨母子俩合起伙来欺负夏老师!彩霞在心里暗暗替夏老师鸣不平。好人真是难做!像夏老师这样精心侍候婆婆的媳妇,如今就算在乡下,打着灯笼怕也难找了,更不用说是在城里!他们王家,不知是哪辈子积了德,才修到这样好的媳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彩霞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王琮,觉得他比上次来家的时候,难看了好多。彩霞正准备换拖鞋上厨房做饭,就听刘姨说,才下,俺们娘三个说点家务事,你先出去转转吧!等天黑了再回来。

彩霞只好不换鞋了,拿了钥匙又转回身,推门走了出来。关上门的时候,她有点不甘心,便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偷听他们说些什么。

只听见刘姨说,琮琮,你也不要光顾责怪夏天。我也不是包庇她!你是我儿子,要说包庇,我自然应该包庇你。不过媳妇就不是我孩子哪?虽然媳妇不是我生的,可是我也不能偏了她。话再说回来,夏天不是我亲生的,可是比我亲生的闺女、儿子对我还要好。这些年我瘫在家里,你和玲玲,哪个像她这样服侍过我?

这时候,就听夏老师哽咽着叫道,妈,你不要说这些……

刘姨打断了她的话,你不要吱声!琮琮,天天,你们都是我孩子,所以我只能向理不向人。要说你是我儿子,我就偏袒你,那不是我做得出来的事情,这个你应该知道!疼归疼,但是偏袒不叫疼!琮琮,小时候你跟人家吵仗打架,我偏袒过你没有?

王琮说,没有。

刘姨说,所以今天这个事情,我还是不能偏袒你!这个事情,根子还在你身上,所以责任也应该由你来负。

王琮说,她做这样丢人的事情,责任要我负?妈,你是不是糊涂了?

刘姨说,我要是糊涂,就不会这样说了。这事情,天天她是不对!我也没说她对!不管怎么说,她这样做,也是对不起你的。但是你就对得起她吗?你在外面,养过几个小妖精,就当我一点也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成天泡在小妖精那里,对天天一点也不珍惜,她会跟人家那样吗?女人,哪个不把名节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不到万般无奈的时候,哪有肯迈出这一步的?我自己就是女人,我对女人还不了解吗?我从三十岁就开始守寡,这几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你懂吗?

只听见王琮慌乱地说,妈,你说什么呀?

刘姨说,我不说这些话,你能体会到天天的心情吗?

王琮说,她跟您不同。她有丈夫的嘛!

刘姨的声音高起来了,气愤地说,丈夫!你尽到丈夫的责任了吗?当着天天的面,你说说,一年里头,你当过几回丈夫?

这个时候,对面的门响了,彩霞听见,赶紧悄悄从楼梯上溜了下去。

 

 

彩霞一口气从四楼跑了下来,到小区花园里的椅子上坐下来的时候,心还在砰砰乱跳。偷听人家说话,这要是让人撞上,那就丢死了!

过一阵子,彩霞见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她,心跳才渐渐平静下来。不过心跳虽然平静了,可是心情却并没有平静。

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段谈话。

夏老师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在彩霞眼里,女人有了男人以外的男人,肯定不会是个好女人。可是,夏老师这样的女人,怎么也会在外面有了相好的?认识夏老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在彩霞的眼里,夏老师无疑是这个城市里头最好的女人!

更让彩霞感到吃惊的是刘姨。这个老太太,大概因为在轮椅上坐的时间太长了,脾气特别坏,天天怨天尤人,很少说过谁的好话,不要说对家里人,就是电视里的人,她也会一一数落人家,除了见着儿子,整天就没有过笑脸。没想到,媳妇出了这种事情,她倒帮着媳妇说话!

城里人真是让人看不懂!

这时候,花园里有一对青年男女,相拥着从彩霞身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开心地说笑,等到从彩霞身边过去的时候,那男孩忽然在那女孩的脸上亲了一下,女孩不仅没有生气,还开心地笑了起来。瞧着两个人那股亲热样子,彩霞又是羞臊又是羡慕。

她又想起了二宝,想起二宝回家以后猴急的样子,想着想着,彩霞不知不觉地笑了出来。听到自己的笑声,彩霞吓了一跳,赶紧四处看看。那一对年轻恋人,早已走的远远的了。

彩霞忽然就想,要是二宝也跟王琮一样,在外面有了女人,她会怎么办?

他敢!

可是万一他要真的有了呢?

那他再也不要想回家!再也不要想碰我!

那你怎么办呢?

彩霞就想到了夏老师。她明白夏老师的苦衷了。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地乱找女人,女人为什么就非要在家里替这些臭男人守活寡?要是二宝胆敢在外头找女人,我非给他弄顶绿帽子戴戴不可!

对,就应该这样治他们!彩霞为自己的想法得意起来,心情也轻松了,抬头看看刘姨家的房子,和别人家一样,都映在晚霞里,整面墙都映得彤红彤红。

 

 

                                 2007年11月25日于九皋堂修订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