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盛宴陷阱(6)  

2007-11-03 10:47:10|  分类: (长)盛宴陷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约会

 

1

 

从美国到中国,人旅行的速度远比货物来的快。

从美国来的两名专家,一个叫威廉,一个叫托马斯。据杨辉跟他们交谈以后得知,他们在国内确认机票的时候,已经知道中国非典流行的情况了。他们是抱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气慨登上飞机的。在上海机场,他们接受了体温测试以后才被准予入关。这是以前出入任何一个国家都从未遭遇过的新鲜事。但是从上海到东州,他们看到机场以外的地方,并没有特别紧张的气氛,心里也就渐渐踏实了。等左羽和D项目的负责人潘永华等人在会议室里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谈笑风生了,尽管他们所说的话并没有多少人能听得懂。

D项目的顺利进行,让晶富公司的员工忘却了非典的恐惧,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生产建设当中。

但是左羽却有一种非常失落的感觉。她在晶富公司采访已经不少天了,自我感觉也认为公司上下对她比较认同。然而D项目资金运作的过程,她却一点不知道。当然,从公司经营的角度上来讲,这种事情是不愿意让外界知道的,更不用说是新闻媒体。但是左羽总有一种感觉,认为她和晶富公司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她应该知道公司正常的经营活动。通过这件事,她才知道,事实上,她只能知道公司愿意让她知道的事情!

她把这一切归纳为权力的影响。

这段时间里,她对权力的认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种认识,首先是从曹元明身上折射出来的。作为一个公司领导,曹元明的权力让左羽眼晕。他调动上亿元的资金,连眼睛都不眨;他脑子里冒出的主意,就能决定一个上市公司的兴衰;他的喜怒哀乐,影响到公司上千名员工的家庭幸福;他大笔一挥,就能彻底改变曹家埠的面貌!权力就是这样神奇,它可以改变你的一切,不怕你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

从季晓文身上,左羽同样感受到了权力的淫威。季晓文虽然没有很高的职位,但是他却把权力的作用发挥到极致。他可以训斥手下任何一个看不顺眼的人,让你在不安和颤栗中艰难地度过恐慌的一天;他也千方百计地运用手中权力,来揩左羽的油,以满足他卑微的欲望。

如果没有了权力,不论是曹元明还是季晓文,他们只能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就像她左羽一样平淡无奇,甚至也像张传富一样,遭人轻贱。

回到台里,左羽来到编辑室,把他们今天在晶富公司拍的带子交给了责任编辑。她打电话给武瑛,想找她聊聊。武瑛在电话里说,她出差了,正在省城给一家企业搞咨询服务!

左羽看看天色还早,便把台里发的消毒液等东西领了,送回妈妈家。跟妈妈说了一会话,她突然想到好些天没看到儿子了,估计这会儿幼儿园还没放学,便想去看看儿子强强。路过快餐店的时候,她进去买了一盒炸鸡翅。这是儿子最喜欢吃的东西。罗旭一直认为不应该让孩子吃这样的“垃圾食品”,所以左羽估计,强强肯定很久没吃过这东西了。

赶到幼儿园的时候,果然还没放学。幼儿园门口围满了来带孩子的家长,大多数是老头老太太,只有一少部分是孩子的父母。强强的爷爷身体不好,罗旭工作又比较轻松,所以一般都是罗旭自己来接孩子。

左羽在人群里张望了一会,没有见到罗旭,估计他还没来,心里便轻松些了。如果让他看见她给强强吃炸鸡翅,肯定又会阻拦。他就是那样的犟脾气。

就在左羽焦急等待的时候,孩子们出来了。强强见到她,高兴地跑过来,看到她买的炸鸡翅,更是心花怒放,立即就要打开来吃。

“我好久没吃这个了,妈妈!”

“吃吧!宝贝!”左羽拉着强强,把他带到门边僻静点的地方,在花岗岩的花坛上坐下来,打开那个让强强激动的盒子。

“不许吃!”

正当强强伸手去拿盒子里的鸡翅时,罗旭突然出现了,口气严厉地吆喝了一声。

强强被这突如其来的训斥吓得一哆嗦,伸出去的手,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

“就让强强吃吧!”

“垃圾食品!”

“又不是经常吃,偶尔吃一回嘛!”

“对健康没好处的东西,一回也不能吃!”

“你……”左羽气得手有些发抖。她抬头朝罗旭看看,见他脸色铁青,一副丝毫不肯通融的样子,忍不住抬高声音说:“孩子想吃,偶尔吃一回又能怎样呢?”

“会损害健康。”

“抽烟喝酒不都损害健康吗?你怎么一样也不戒?”

“我是大人了,有抵抗力。”

“强词夺理!你就是这样,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就不信,吃一回就不健康了!强强,别听他的,想吃就吃!”

“不许吃!”

强强抬头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哇”地一声哭起来了。

“强强,不要哭!跟我回家!”罗旭一把把坐着的强强拉了起来。

强强一边站起来,一边抹眼泪,胳膊肘一下把左羽手里的盒撞掉到地上,鸡翅都滚出来,撒了一地。强强一见,哭声更响了。

左羽气愤地从花坛上站起来:“你怎么这副德性!”

“你又不是才知道!”罗旭冷冷地回了一句,拉着强强就走了。

就在左羽气得肺都要炸了的时候,手机响了。

 

2

 

电话是陈定兴打来的,请她吃饭。

“你在东州?”左羽奇怪地问。

“呵呵!不在东州,能吃你吃饭吗?”

“这倒也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我这次来,还没到晶富公司去过,你当然不知道了!德源化工集团准备上市,我为他们提供一些咨询服务。你晚上有时间吗?我们见面再谈。”

“我请你吧!”左羽正想找个人聊聊。

“行啊!只要你能接见我!呵呵!我住在东州饭店。你过来吧!这里的餐厅不错,海鲜很正宗。我在大厅等你。”

“好吧!我马上就到。”左羽挂上电话,就骑着摩托车过来了。她到东州饭店大厅的时候,陈定兴还没到。趁这机会,她正好进洗手间去补妆。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左羽吃了一惊。她的脸色好难看啊!白白的,青青的,而且,刚才可能已经气出眼泪来了,眼影也变得模糊不清。她赶紧打开坤包,重新打了粉底,慢慢地化起来。

化妆品对女人的作用就是这样神奇。当左羽再一次打量镜子里的自己时,她又变得神采飞扬了。她收拾好东西,信心十足地回到了大厅。

陈定兴正心不在焉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报纸,一边看,一边朝门口张望,没想到左羽却从里面走过来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你真漂亮!”陈定兴收起报纸,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在她耳旁轻声说:“每次你都让我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呵呵!我早已过了那个年龄了!”左羽莞尔一笑。

“不!我觉得,女人就在你这个年龄段上是最美的!成熟,稳重,娴雅,风韵,像一朵盛开的花。”

左羽让他说的不好意思,把头扭过去望着大厅另一侧的总台。和这里的安静相比,那边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我们到楼上吃饭吧!”陈定兴优雅地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餐厅在二楼。陈定兴订了一个雅静的小包间。空调已经提前开着了,所以他们进来的时候,屋里很温暖,一片暖洋洋的温馨气氛。

陈定兴显得很绅士,接过她的大衣帮她挂好,又帮她拉开椅子请她坐下来。在等服务员上菜的时候,陈定兴掏出一个精致的礼盒,递给左羽。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左羽拆开包装,首先看到两个小巧的、白白的耳机,接着里面又露出一个白色的长方体,线条简洁,没有任何装饰,只在正面靠上的部位,有一个小小的液晶窗口,窗口下面,有一个浅黄色的商标。

“MP3?”左羽惊喜地轻轻叫了一声。

“是的。你打开听听,音质很好的。一点心意,希望你喜欢。”

“送给我?”左羽把它还给陈定兴:“谢谢!你的心意我心领了。”

陈定兴佯装生气地说:“看不起我?”

左羽连忙解释说:“陈董言重了。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只是,无功不受禄嘛!”

“朋友之间,不必如此见外吧?你不收,是不是不拿我当朋友呢?”陈定兴把礼盒又递了过来。

左羽见他这么说,只好答应了:“那谢谢了。我先听听,没关系吧?”

陈定兴见她收下了,立即高兴地笑了,一边吩咐服务员倒酒,一边说:“我下载了几首曲子在里面,你先听听吧!反正菜还要有一会才能上来。”

左羽戴上耳机,按下播放按键,耳机里立刻传来一段熟悉的音乐。是她喜欢的萨克斯演奏曲。她惊奇地问:“你也喜欢萨克斯?”

“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所以下载了你喜欢的音乐!”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萨克斯?”

“你忘了?上次我们在温莎堡吃饭,你自己说的。”

左羽不好意思地笑了。她闭上眼睛,慢慢进入了音乐的境界。

“开饭了!”

冷不丁地,她听到陈定兴轻轻吆喝一声,睁开眼一看,她喜欢吃的桑拿海螺已经热气腾腾地上来了,面前的酒杯里,也已经倒上了红酒。她摘下耳机,端起酒杯,和陈定兴碰了一下,开心地说:“谢谢你!”

他们边吃边谈,聊了一会,话题就被左羽引到晶富公司上了。

“你知道晶富公司最近发生的事吗?”

“你指的是什么事呢?”

“D项目又重新启动了。听说曹总把晶富电子效益最好的一公司抵押给银行,弄到二千万美元的贷款,把D项目救活了。曹总真是大手笔呀!”

“我当然知道。我是公司的独立董事,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要跟董事会打招呼。不过,话说回来,这是经营方面的事情,作为总裁,曹总是有权决断的。”

“那他跟董事会打招呼,是出于礼貌,还是为了减轻决策压力?”

“减轻决策压力?呵呵!你这个说法,倒是蛮有意思的。不过,对于曹元明这个人来说,他是不需要减轻什么决策压力的。他是个很有魄力的人,有时候,他的魄力会让你有震撼的感觉。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这也是一种人格魅力吧!”

“嗯!”

“想什么呢?吃菜呀!”

“哦!吃哩!”左羽拿了一个小海螺在手里,用牙签挑出里面的肉,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自言自语般地说:“我觉得曹总这个人,有些看不透。”

“哈哈!你跟他认识多长时间了?”

“就这次采访才认识他的,十几天吧!”

“十几天你就想看透他?”陈定兴端起酒杯跟左羽碰一下,“来,把这杯干了!”

杯子里的酒,也就是四分之一左右。这点酒当然不在左羽话下,更不要说还是葡萄酒。左羽一口就把它喝光了。

“爽快!”陈定兴开心地说。他也把酒喝了,赶紧重新倒上。

“你跟他认识多长时间了?”左羽问。

“我们认识应该有四五年了吧!”

“你感觉他这个人怎么样?”

“这个嘛!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呀!”

“我不是问他为人。他为人当然是挺好的。可是,我感觉他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现在,好多企业都在改制,搞民营化。用经济学家的话说,现在是国退民进的年代。你说,晶富公司会不会民营化?曹总难道不想当老板吗?”

“呵呵!这谁知道?这个事,你只有问他自己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刚开完高管会议,说市政府同意他们以持股方式对高管进行奖励。我不知道通过这种激励手段,他们能拿到多少股份,但是对曹元明来说,他所得到的股份,肯定不能跟那些已经民营化的企业老板相比。可是,我看他好像一副很满足的样子。难道,他对民营化真的没一点想法吗?”

当初,曹元明去北京参加人大会之前,是带着两个方案向何市长汇报的。第一方案就是晶富公司民营化的方案。在这个方案里,他们提出来,由公司高管集资把晶富公司的国有股买下来,使晶富公司真正实现民营化。可是高管们没有那么多的资金。百分之十五点二的国有股,按每股十块钱计算,也要两亿三千万,他们十几个高管,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齐这么多的钱呀!所以,他们在方案中提出来,由公司担保,高管集体向银行贷款,用贷款来买国资局的股票。这个方案何市长一看到就否决了。第二个方案才是高管分配方案。这是他们预料到改制方案难以通过,用这个替代方案来稳定人心的。这两个方案,曹元明曾经跟陈定兴商量过。当时陈定兴就告诉他,这个改制方案市政府肯定不会同意。因为这种改制方案,国家已经叫停了。但是曹元明改制心切,坚持要这么做,结果终于碰了壁。这些情况,是公司内部的事情,当然不能外露,更不用说左羽还是电视台的记者。所以,面对左羽提出的问题,陈定兴能说什么呢?

“我估计,他应该会有想法的吧?”陈定兴谨慎地选择着词句,“现在,民营化是国企改革的主要方向,好多大的上市公司都民营化了,晶富公司不应该例外。只是,什么时候改,怎么改,我就说不清了。作为独董,我基本上是个局外人。我猜想,他们大概要等时机成熟吧!”

“什么时候才叫成熟呢?”

“这个话题好像太严肃了吧,左羽?我们不能谈点轻松的话题吗?比如说非典,这可是现在最热闹的话题哩!”

左羽大概也觉得,在这样温馨的气氛里,认真地讨论晶富公司改制的事,确实有些让陈定兴扫兴,于是便端起酒杯说:“不好意思,我又钻牛角尖了。来,敬你一杯,谢谢你这么耐心地听我唠叨!”接着,她又长长叹了一口气:“唉!现在,能听我唠叨的人,一个也没有了!”

“不是还有我嘛!”陈定兴举着杯子,放在眼前,用红红的酒,照着左羽,发现这样看她的脸色更加娇艳。

左羽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抢过酒瓶,给自己和陈定兴各倒了一个满杯,冲着陈定兴说:“来,咱们喝一个满杯!你要真愿意听我唠叨,那今晚咱们就来个一醉方休!”

“好啊!”陈定兴脸上发着红光,兴奋地说:“我一定奉陪到底!”

 

3

 

东州是个海滨城市,夜晚的星空非常美丽。因为空气清洁,大气能见度极高,在一般城市看不到的星星,在东州基本上都能看到。东州的户外广告也不少,高一些的楼顶上,都亮着各种各样的灯,加上这两年城市亮化建设的成果,晚上的东州,颇有些不夜城的味道。

美好的城市,总会发生一些美好的故事。

一瓶酒喝光之后,左羽借着酒劲问陈定兴:“陈董,能问你点私人的事儿吗?”

陈定兴不大能喝酒,不过为了让左羽高兴,他也着实喝了不少了,已经略有酒意,不过还保持着良好的绅士风度。听左羽这么问,他爽快地说:“可以呀!你尽管问吧!我没有什么要向你保密的。”

“你……太太是做什么的?”左羽本来想问“你结婚了吗”,可是话到嘴边又改过来了。就像武瑛说的,这样的男人,会嫁不出去吗?

果然陈定兴不假思索地告诉她:“她帮我打理公司。”

尽管答案是左羽早就预料到的,不过她听到以后,心头还是像被撞了一下。她勉强一笑说:“呵呵!原来你们开的是夫妻店呀!”

“是呀!她在家呆着没什么事可做,又没有别的公司要她,只好帮我打工喽!”陈定兴说。

“你太太一定很能干了!”尽管陈定兴说的很低调,左羽还是感到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不知不觉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而且很漂亮,对吧?”

“比你差远了!”陈定兴平静地说。

“是吗?哈哈!”听他这么说,左羽很开心。尽管她知道这话不一定是真的,还是很开心,于是放开喉咙,大声地笑起来。

门外的服务员,奇怪地探出脑袋,从门上的小窗户朝里面张望。

“嘘——!”

“哈哈哈哈——!”陈定兴想制止她,可是左羽看见他把食指压在嘴唇上的时候,小拇指也高高地翘起来,像女人的兰花指,不由得笑的更厉害,连腰也笑弯了。

陈定兴本来没想笑,可是见她笑成那个样子,便也跟着干笑了两声,拿过酒瓶来替她倒酒。

其实,左羽的笑,是为了掩饰她的失望。笑的声音越大,她心里的失望也就越深。那天,武瑛说的那些话,好像还在耳边。左羽呀左羽,你真是太一厢情愿了!凭什么就认为他是个单身男人呢?

“那她是不是对你很好呀?”左羽有点酸溜溜地说,“你们夫唱妇随,一定伉俪情深吧!”

“嘿嘿!天下的夫妻,我想大概都差不多吧!什么叫伉俪情深呢?十几年的夫妻了,套句时尚的话说,‘摸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为什么呢?有人说,这是没有感情了,麻木了;也有人说,这是因为太熟悉了,就好像是自己的手一样!其实,这种感觉,就是感情的具体体现,是转化了形式的感情。我跟老婆之间,就是这样喽!”

“你是想说,你们的感情,已经转化为亲情了。是不是?”

“对!你这个说法比较准确。用经济学观点来说,我和她,我们现在是利益共同体……”

“妙!”左羽端起酒杯,在陈定兴的酒杯上响亮地碰了一下,然后高高举起来,“到底是经济学家,观点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来,为‘利益共同体’干一杯!”

喝完之后,陈定兴才问:“刚才这一杯,是为了庆祝我的‘共同体’?这好像有点太残酷了吧!我跟老婆虽然不能举案齐眉,不过也不是普通的合作伙伴,沦落到‘利益共同体’这种地步,还值得庆贺啊?你不是打算乘虚而入吧?”

“切!做你大头梦!”左羽嗔道。

她见陈定兴给她倒上酒,端起杯子来就喝掉了,用力把杯子放在桌上,身体朝椅背上一靠,甩着手指点着酒杯,潇洒地说:“再倒!说好了要一醉方休的,谁也不许耍赖!”

两瓶法国干红喝光以后,陈定兴见她的香腮已经艳若桃花,还举着酒杯不停地叫倒酒,便把服务员叫进来埋单了。

“我还要喝哩!”左羽瞪着眼睛说。

“左羽,今天就这样吧!我已经吃多了,实在不能再陪你吃了。”陈定兴说着,便站起来替她拿大衣。

“你怎么这么差劲呀!”左羽不满地嘟嚷着,想站起来,却差点歪倒了。

陈定兴赶紧过来扶着她:“我认输了还不行吗?”

左羽一把推开他,扶着桌子自己站了起来,大声嚷道:“陈董你不行呀!你们南方人,喝酒就是不行!下回,你要多喝点,不能老这样子哦!”

“好的!”陈定兴拿着大衣帮她穿上,回身穿自己的外套。等他穿好衣服回过头来的时候,左羽已经不见了。他吃了一惊,仔细一看,才发现左羽原来瘫倒在地上了。他赶紧过来把她扶起来。

“我没事!”

左羽还想推开他,可是这回陈定兴不再松手了。陈定兴说:“你先到我那里休息一下再走吧!”

 

5

 

他连扶带拉地把左羽带到楼上的房间里,把她放在床上,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喝了热水以后,左羽感觉好多了,可是身上还是软软的。房间的空调比餐厅里热的多,大衣根本穿不住。左羽动了动,想把大衣脱掉,可是手脚却一点也不听使唤。

陈定兴走过来,坐在左羽的对面,伸出手,帮她把大衣从肩上拉下来。大衣拉到左羽胳膊上的时候,陈定兴的身体前倾得很厉害,差一点就碰到了左羽的胸脯。

左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地闻过男人的味道了,更不用说是在这样昏暗的灯光里,在这样柔软温馨的床上。陈定兴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的气息,诱惑着她,让她心跳,让她陶醉。当陈定兴宽厚健壮的胸脯接近她身体的时候,她不但没有把身子闪开,反而在朦胧中屏住了呼吸,心里隐隐有一种期待。

几乎半抱地拥着一个美女,陈定兴更是按捺不住心头的烈火。和左羽的脸挨的这么近,他清晰地嗅到了左羽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芳香。酒后的左羽,脸上红霞满天,显得分外妩媚,两只眼睛碧如秋水,摄人魂魄,让陈定兴不敢再多看一眼。因为喝多了酒,她的身体柔软如柳,让陈定兴忍不住心生爱怜。她丰满挺拔的胸脯,由于心跳加快,不停地颤动,透出无限的风情。陈定兴看着看着,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欲望,一把便搂住了左羽。

“啊!”左羽轻轻呻吟一声,扭了两下,就瘫倒在陈定兴的怀里了。

两个人像两块磁铁一样,一下子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

陈定兴搂住左羽,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迅速脱掉她已经掉下一半的大衣,随后扶着她的肩胛骨,把她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脯上。顿时,他感觉到了左羽的心跳,像惊涛拍岸一样,有力地撞击着他。

他悄悄把搂在左羽背后的左手向上抬,托住她的头,把她的脸贴到自己脸上,然后试探着亲吻她的额头。见左羽并没闪避,他把嘴唇一点一点地向下移动,最后吻住了她的双唇。当他吻住左羽嘴唇的时候,猛然感受到了左羽热烈的回应。这让他激动无比,更加用力地箍紧了左羽的腰。

过了一会,陈定兴慢慢抽出一只手来,试探着朝左羽的前胸移动,最后停在左羽高耸的胸脯上。他先是轻轻地抚摸,然后逐渐用力地搓揉。见左羽不仅没有躲闪,反而主动地挺起胸脯来迎合他,他便更加兴奋地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抚摸她腰间细嫩的肌肤,接着像游蛇一样,滑进她紧绷的胸罩。

“噢!”左羽柔软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陈定兴跟着趴了上去,紧紧压在她身上,一边吻着她的双唇,一边腾出手来扯她衣服。

左羽猛然用力把他推开了,一边往下拉着已经被他掀到胸口的毛衣,一边对他说:“你先去洗澡。我再喝点水。”

“好,我先洗!洗干净了等你!”陈定兴兴奋地脱掉身上的衣服,摘掉领带,只剩下一件衬衣和一条短裤,光着两条毛茸茸的腿,进了卫生间。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