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盛宴陷阱(13)  

2007-11-03 18:38:23|  分类: (长)盛宴陷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章  盛会

 

1

 

这一夜过后,曹元明和左羽的关系迅速升温。他不再像过去那样连天带夜在公司工作了,对外的应酬也主动减少了,不太重要的客人,他都让吴安生或者张世平他们去陪了。他尽量多腾出一些时间来和左羽在一起。以前,和程学英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怕这里或者那里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所以每次都很紧张。相反,现在和左羽在一起,他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轻松、愉快,仿佛年轻了十岁!

由于左羽曾经是公众人物,所以,在她住的小区里头,认识她的人很多,特别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对她都很熟悉。随着曹元明出现频率不断增加,特别是曹元明那辆白色宝马车,停在楼下非常显眼,左羽感觉到邻居们看她的目光,越来越异常了。终于,左羽向曹元明提出来,让他尽量少来。

不就是要回避邻居吗?曹元明当然有办法。位于市中心的东州饭店,是东州最大的酒店,也是一家产权式酒店,老总和曹元明曾经在市委党校青年企业家进修班同过学。酒店去年新建的时候,老总向曹元明推销客房,曹元明以公司名义购买了一个套房和几个标准间。根据公司与酒店签订的协议,公司需要客房的时候,随时可以入住,不需要的时候,就由酒店代为经营管理,利润分成。所以当左羽提出要回避邻居以后,曹元明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这间套房。

这个房间在酒店的十六层,编号是1605。左羽见到这个房间号码的时候,偷偷一乐。曹元明问她为什么,她说:“你不觉得这个房间号有点耳熟吗?”

曹元明回头看了一下门楣上的房号,也笑了:“这好像是一种农药吧?呵呵!你连这个也知道?你知识面很宽,联想也很丰富嘛!”

“以前在电视台,什么样的事没见过?”左羽走进来,环视了一下房间,满意地说:“这房间真不错!篮子里还是鲜花哩!真漂亮!”

“这花每天都要换的。这回不用看你那些邻居的脸色了吧?”曹元明到这房间已经来过不少回了,但是除了和程学英在这里约会过几次以外,他从来不在这里住。晶富公司当然不会在乎酒店经营这个房间的那点收益,但是无缘无故住在这样好的套房里,曹元明还真舍不得。他是过惯穷日子的人,再有钱也忘不了勤俭持家,因为这已经成为他的生活习惯了。如果不是约会,他是不会住到这么好的酒店里来的。

虽然他们约好了在工作时候不谈私情,但是他们的一举一动,还是让很多人看出了破绽。不论是他的秘书杨辉,还是敏感的吴安生,就连张世平这样的老实头,也感觉到老曹以前说过用“金屋藏娇”来麻痹人的招数,如今是假戏真唱了。不过,他还真不好说什么。如今这个社会,成功的男人周围,哪有不围着成群女人的呢?好像网上还有人说过,围在男人周围的女人,就是男人成功的指数,围的越多,证明他越是个成功的男人!

最难过的人,当然还是程学英。

她早就怀疑他们两人有一腿了。几个月前,张世平来跟她说要让电视台那个女主持人左羽来当南辰公司的副总,开始她是坚决反对的。张世平只好再三向她解释,并且把曹元明对利害的分析,细细说给她听。张世平真是好性格,任凭程学英大喊大叫,他总是不发火,耐住性子跟她磨。最后程学英好歹让他说通了,答应从大局出发,左羽这才得以上任。在南辰公司的挂牌仪式上,程学英表现大度,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可是谁又能知道,那天程学英回去以后,无缘无故地朝老公发了一通火,甚至连她最心爱的小狗晶晶,都被她踢了一脚呢?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那还不把她气得发昏第十一章?

 

2

 

杨辉正和本公司一个叫李小芸的会计谈恋爱,所以有空的时候,就会溜到会计室去找李小芸聊聊天。那天,他正在会计室跟那班女孩子瞎侃曹总和左羽的事,没提防程学英悄悄推门进来了。

程学英并没听到杨辉讲的最精彩的情节,但是对于这种事情,只要听到片言只语,也就足够了。她听到杨辉说,“那栋楼里住的都是电视台的人,他们都认识曹总那辆宝马车”,再看看屋里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一种暧昧的表情,就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心头顿时升起一把无名火,猛地一下把手里的帐本砸在办公桌上,把屋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杨辉一看她脸色铁青,情知不妙,赶紧溜之大吉了。其他人也赶紧转过身去,低头摆弄自己的电脑。

程学英知道自己失态了,狠狠地瞪了大家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

这是个连听到高跟鞋声音都不能安心的女人,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程学英狠狠地关上门,心里真是又恨又气,把牙齿咬得“咯吱”响。

她想到几年前突然停电的那个晚上。这时候,左羽这个狐狸精,也许正跟当年的她一样,妖娆地缠在曹元明身上哩!这可真叫现世报!

回想起和曹元明在一起的日子,多让人开心啊!樊大姐还在的时候,和曹元明在一起,程学英心里还总有一丝愧疚。樊大姐去世以后,程学英心里就没有什么障碍了。按说她这样做应该觉得对不起老公,可是不知为什么,每次和曹元明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心无旁鹜,全身心地投入,脑海里全然没有老公的影子。倒是曹元明老像有芒刺在背一样放不开。在这种事情上,女人的快乐,更多要靠自己。正因为程学英放得开,所以每次她都能到达快乐的顶峰。

可是现在,敌人出现了。这个人要把她的幸福和快乐夺走!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对曹元明的依赖,一旦失去曹元明,她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她当然不能让敌人夺走自己的幸福!她要拿出一切手段,拿出她所有的力量,来打赢这场战斗!

她立即打通了曹元明的电话。她要先听听这个负心人怎样解释这件事!也许刚才在会计室里听到的并不确切,只是她的疑心太重了?

曹元明很长时间才接电话,时间长得让程学英感到足有一个世纪!

“喂!什么事?”曹元明低声急促地问。

“我要跟你谈谈!”程学英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平静地说。

“现在不行。我在市政府开会哩!”

“我有急事!你一散会就打电话给我!”程学英气急败坏地把听筒朝电话机上一掼。

将近六点钟,曹元明的电话才打过来。程学英等得脸都急白了,一看来电显示是曹元明的手机号码,立刻摘下听筒。

“什么事这么急啊?说吧!”

“我要跟你当面说!”

“徐秘书长这儿有几个朋友,晚上要一起聚一聚。你现在就说吧!我在走廊里,这儿没人!”

“不行!这事必须当面说!你把饭局推了!”

“姑奶奶!这是市政府管工业的秘书长!平时请都请不到哩!今天人家兴致高,赏脸跟我们坐坐,还能推了?你有没有分寸呀?”曹元明不高兴了。

“我有没有分寸?现在人家骑在我头上拉屎,背后开我黑枪,我还要忍着,你说我有没有分寸?”程学英实在忍不住了,直着嗓子在电话里大叫起来。

“谁……?”曹元明刚说了一个字,就意识到她为什么这样歇斯底里了,赶紧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这样好不好?我去跟徐秘书长请个假,让安生陪他们,行吧?”

“随你了!”程学英没好气地说。

过一会,曹元明又打电话过来,说他在家里等她,让她过十分钟到楼下,刘洪来会来接她。

“怎么了?”曹元明开门让程学英进来,见她沉着脸,知道她憋着一肚子火,陪着小心问。

“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跟那小狐狸精搞上了?”程学英等他把门一关,立刻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在回家的路上,曹元明已经想好了对策。见她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曹元明冷冷地说:“先坐下,有话慢慢说!你好歹是晶富公司的财务总监,说话应该文明点,不要来泼妇骂街那一套嘛!”

程学英正在气头上,虽然听出曹元明的话里带着骨头,却也顾不上考虑了,照样大声嚷嚷:“我用什么狗屁文明语言?你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跟我说什么文明!我就泼妇骂街,怎么了?不骂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倒叫我文明,还有没有天理啊?你说,到底有没有那回事?”

“你看看,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那回事,就骂人家不要脸,太过分了吧?”曹元明见她并没抓住什么把柄,心里踏实多了。他坐在沙发上,从容地点了一根香烟。

“你不要跟我打哈哈,拿我当猴耍!那个狐狸精,我一眼就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要不勾引人家男人,天底下就没有婊子了!你不要赖!你敢说你没跟她搞上吗?在旁人眼里,你是堂堂的正人君子,我还不知道你根底?你要不是看上她,凭什么让她当南辰公司的老总?你说!”

听她这么说,曹元明暗暗好笑。当初樊如菊还没像这样对待过她程学英,现在她倒打翻了左羽的醋坛子!不过看她义愤填膺的样子,曹元明也没敢笑出来,只好板着脸说:“让她当南辰老总的事情,老张没跟你解释过吗?这是征求过你意见的,你也答应了。现在又拿这个来说事,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张世平还不是上了你的当!你敢说不是你在背后捣鼓的吗?张世平一个老实头,能想出这些主意来?事到如今,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给我句实话,你到底跟没跟她……上过床?”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程学英感觉特别扭,可又找不到比这更直截了当的词汇,最后还是费劲地说了出来。

在她不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曹元明当然不能自己承认。与其让她这样胡闹,还不如反守为攻,早点让她安静下来。于是曹元明不耐烦地说:“我说什么呀?你硬要拿屎盆子往我头上扣,那我也没办法。不过,这没边没谱的事情,你非要让我承认,我能认得了吗?我跟你说,学英!我们虽然不是夫妻,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有数!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说句难听话,我要是好色,不知玩过多少女人了。就你这样,能看得住我?你怎么就改不了小心眼的毛病呢?”

他这么说,倒真把程学英镇住了。程学英想想,他说的倒的确是真的。像他这样的老总,单位里头养个小蜜,外头养个情人的,太多了。这些年,他倒还真的只守着她程学英一个人哩!要说她看的紧,那也的确够紧的。不过,再紧她也管不了他在外面的事啊!他能这样,足以说明他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这么说来,真的错怪他了?

见她不吱声,曹元明知道刚才那番话起作用了,便过来搂着她,和颜悦色地说:“不要自己气自己了。女人常生气会老得快的!再说了,你这样闹,有什么好处啊?你还怕天下不太平吗?本来,今晚好不容易有机会跟徐秘书长他们一起聊聊,让你这一闹,又泡汤了。你知道这些人平时多难请啊!”

程学英伸出手指头捂在他嘴上,小声说道:“不要说了。都是我不好!一听他们在背后叽咕,我就瞎疑心。元明,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吗?你是生命中的一切,我就是为你活着的!你要是爱上别人,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说着,程学英眼泪又掉下来了,正好打在曹元明搂她的胳膊上。曹元明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也觉得对不起她,便把她搂得更紧了。

依偎在曹元明的怀里,闻着他的烟味,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程学英感觉很实在,很幸福。她的心情已经完全平息了。

“我们先出去吃饭吧!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好吗?”曹元明抽了一张纸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

“嗯!”程学英脸上绽出了甜蜜的微笑。

 

3

 

厦门凯达电子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是晶富电子公司长期的合作伙伴,也是晶富在南方最大的客户。过去,两家公司每年都要进行一两次互访活动。今年由于上半年出现了非典事件,闹得全国都很紧张,晶富和凯达的互访也随之暂停了。现在到了秋季,正是出差的黄金时节,曹元明决定带一部分主要骨干,去凯达洽谈一下D项目的合约,顺便考察一下南方市场。

听到这个消息,左羽并没在意。可是听说程学英也跟着考察团一起出访,左羽又不免泛起一股酸气。这次南下,据说主要是做D项目的推介,这是市场部的事,跟她财务部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在曹元明面前,左羽丝毫没流露出一丁点的不满。她知道,这样争强好胜没多大意思。即使曹元明答应让她去,又能怎么样呢?看上去好像占了上风,实际上,却损害了自己好不容易在曹元明那里树立起来的形象。她左羽虽然不能超凡脱俗,但决不是爱争风吃醋的小心眼女人,更不是头发长见识短的笨女人。她追求时尚,崇尚自由,任性豁达,处世坦然,是那种紧紧跟随时代节拍的新女性。她不会为这点小事去自掉身价的。

考察团走了以后,左羽倒觉得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她想到好长时间没去北极星沙龙了,这个周末正好空档,于是便准备给武瑛打电话,约她一下。

她刚摸到电话听筒,电话铃突然响了,倒把她吓了一跳。这是哪个冒失鬼呀?左羽瞥了一下来电显示,原来竟是吴安生。她赶紧拿起听筒。

吴安生是主抓D项目的,目前D项目正在试生产,他当然走不开,所以曹元明南下的时候,把他留在家里主持工作。跟曹元明不一样,吴安生是个喜欢玩的人,一到周末,不是联系这个去打球、登山,就是联系那个去喝茶、跳舞,从来没有在家闲着的时候。他对左羽也是有点意思的,眼见被曹元明拔了头筹,他恨得牙根都痒痒,可是又没办法。现在曹元明出去了,他正好趁这机会献献殷勤。

“左羽,周末安排什么活动了吗?”吴安生在电话里问。

“没有啊!你呢?”

吴安生一听,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请你去打高尔夫!”

“好啊!这么长时间没打,跟你学那两招早忘记了!”

“所以才要巩固啊!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嘛!你要是再不巩固,连球杆都不会握了。”

“还说哩!不都怪你吗?这么长时间,也不找我去打球!”

“你那边现在有老虎看门,我那儿敢去找你呀!”吴安生揶揄地说。

“胡说什么哪!”左羽一听脸就红了,“明天几点走?”

“等明天干嘛?今天下午就走!今天晚上,柳河俱乐部还有个嘉年华会,商场、官场,都有很多重量级的人物参加,可热闹了!你去,我可以介绍很多大人物给你认识,可能还会碰到省里的领导。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哦!”

左羽当然知道吴安生以前曾经是省领导秦文俊的秘书,而且也知道他交际很广,所以他说可以介绍很多重量级人物给她的话并不是吹牛。认识这些商场官场的大亨,不管是从以前做新闻的角度,还是从现在经商的角度,对左羽来说,都是很大的诱惑。她犹豫了。

吴安生追着说:“你还想什么呀?你要不去,肯定会后悔的!走去吧左羽!我开车来接你。”

“我再约个朋友一起去行吗?也是个美女哦!”左羽考虑再三,还是舍不得放弃这次机会。她想带着武瑛一起去。这样,即使吴安生玩什么花招,两个人就好应付多了。

每次嘉年华会上,都是男多女少。虽然主办方邀请了一些模特之类的年轻漂亮小姐参加,但是这些女孩子大多比较肤浅,并不受那些成功人士的喜欢,只不过请她们来凑个热闹罢了。如果像左羽这样既漂亮又有气质的白领女性出现在嘉年华会上,肯定会受到热捧的。所以,听说她邀请的也是位美女,吴安生立即就答应了。

“行啊!美女是多多益善!”

“呵呵!多可没有。就这一个,我还没问她愿不愿意去哩!”

“那你赶紧问吧!你们要不要回家换衣服?我到哪儿等你们?”

“你先到公司来吧!”

 

4

 

他们赶到柳河的时候,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天还没完全黑,俱乐部已经华灯初放了。远在高速公路上,就可以看到彩灯勾勒出的俱乐部的轮廓,在旷野中闪耀着熠熠的光芒。

吴安生从高速公路上下来,把车缓缓开进停车场。

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华车,奔驰、宝马、保时捷,在这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好车,劳施莱斯、凯迪拉克、宾利……,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高级轿车、房车,比比皆是,宛如一场车展。停车场上站着很多人,围着自己喜欢的车辆品头论足。吴安生的广州本田开进这样的停车场,立即就相形见绌了。

嘉年华会还没开始,他们正好去餐厅吃饭。因为大餐厅做了嘉年华会的会场,所以晚餐都摆在小餐厅,不分来宾身份,一律自助餐,以减少就餐人员在餐厅的逗留时间。简单地吃完晚饭,吴安生就带着左羽和武瑛来到会场。

大厅里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一支五人乐队,正在乐台上演奏悠扬的乐曲。中间的舞池里,有几对男女在翩翩起舞。更多的人,则端着酒杯,在舞池边上来回穿梭,寻觅着熟人和朋友,不停地跟这个打招呼,跟那个碰杯,或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谈笑风生。

他们刚迈进大厅,一个男服务生就端着一个盛满香槟酒杯的托盘向他们走了过来。吴安生微笑着示意武瑛,让她先拿,随后他和左羽每人也都拿了一杯,端在手里,顺着舞池边上的长绒地毯,慢慢地向里边走去。

“吴总,这么幸福啊!”一个胖胖的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靠了过来,嘴上跟吴安生打招呼,眼睛却直盯着左羽和武瑛。“你不能独占双姝吧?能不能匀一个给我啊?”

吴安生端杯跟他碰了一下,打着哈哈说:“崔老板,几天没见,你又发福了!是不是又捞了一票大买卖呀?”

左羽和武瑛谁也看不上这个胖子,便趁他们说话的时候,悄悄地朝前游走。她们一边走,一边打量那些珠光宝气的贵夫人和阔太太,低声议论着她们的服装和首饰。

崔胖子见她们走了,不满意地朝吴安生说:“你怎么不把我跟她们介绍一下呢?你看看,她们走了!”

吴安生不想陷在他这里,拍着他的肩膀说:“不好意思,崔老板!下次,下次啊!”

说着,吴安生紧走几步,跟上了左羽和武瑛,刚要跟她们说话,又被一个人拦住了。

这是这群人中很少见到的没穿西装的男人,三十多岁,长得很帅气。他一拳捣在吴安生的肩上,暧昧地笑着说:“这两位靓妹都是你带来的?没看出来,你身体还蛮棒啊!”

吴安生拉着他的手说:“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要告诉我,说你是一个人来的哦!”

“怎么会?”那人向旁边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有一个穿红色晚礼服的妖娆女人朝他靠了过来。他一把搂着那个女人的腰说:“琪琪,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东州的吴哥!她叫琪琪。吴哥,这两位靓妹怎么称呼?”

琪琪把手伸给吴安生,眼睛却挑衅地打量着左羽和武瑛,见她们穿着普通的职业装,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东州南辰商贸公司的副总经理左羽,以前是东州电视台经济频道的主持人;这位是东州财经大学的在读博士生武瑛。”介绍完她们,吴安生又把那男人向她们作介绍:“这位帅哥,就是大大名鼎鼎的大律师韩冬进。去年省外贸跟欧盟那场著名的纺织品反倾销案,就是韩大律师辩护胜诉的。”

“久仰久仰!我们以为韩大律师是个敦厚长者哩!没想到这么年轻!”左羽意味深长地说。

“更没想到还这么风流倜傥,潇洒帅气!真是后生可畏呀!”武瑛也紧跟着左羽的话说。

她们的话,韩冬进当然听出了味道,不过他满不在乎地打着哈哈说:“哈哈!多谢武博士的考语。‘风流倜傥、潇洒帅气’,用词这么准确、精当!你怎么对我这么了解呀?简直就是我的红颜知己嘛!琪琪你说,你是不是看我长的太帅了,才忍不住喜欢上我的呀?”

琪琪指着他的鼻尖,嗲声说:“别臭美了!你这样子也叫帅呀?我喜欢你,那是因为你太坏!”

吴安生竖着大拇指,一直伸到琪琪白花花的胸脯前,夸赞她说:“精辟!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琪琪,你说的太到位了!”

“那你不比我更坏吗,吴哥?我再坏,也只有琪琪一个人喜欢我。你可是左顾右盼、左拥右抱哩!”韩冬进跟吴安生说话的时候,眼睛不停地瞟着左羽和武瑛。

“眼馋了?七月半的饺子——爽着吧你!”见他说话不上道,武瑛也跟他开了一句玩笑,转身把手里的空酒杯放在服务生的盘子上,拉着左羽对吴安生说:“你们聊,我们过去转转了!”

吴安生见她们走了,也赶紧跟韩冬进分了手。他朝四周看了看,发现里面一张大沙发旁边围着好多人,都恭恭敬敬地跟坐在沙发里的人说话,就连新天地公司的董事长刘荣高也站在这群人中间。吴安生顿时明白了坐沙发人的份量。他赶紧追上左羽和武瑛,示意她们跟在他后头,一起朝那群人凑过去。

舞池里跳舞的人多起来,乐队的演奏也更卖力了,声音大得吴安生根本听不到那些人在谈论什么。他紧走几步,绕到刘荣高后面,才发现沙发上坐着的,正是他再不熟悉不过的老首长秦文俊。

“秦书记!”吴安生惊喜地叫出声来。但是他在人墙外面,被人墙围着的秦文俊根据听不见他的声音。吴安生见他正在说话,也不急着跟他打招呼,转身对左羽和武瑛说:“那位就是秦书记!左羽知道吧?他是我以前的老领导。等会我带你们过去见个面,好不好?”

“他就是省里分管经济工作的秦文俊?还是你老领导?”武瑛惊奇地问。

“是啊!我一当兵就跟着他。”吴安生把他跟秦文俊的关系,简单向武瑛作了一番介绍,然后说:“秦书记人很好的!等一下,我把你们介绍给他。他是位舞林高手,探戈、伦巴,全都会跳!我的舞技,全是跟他学的。等会,你们一定要轮流跟他至少跳一首曲子,明白吗?”

见吴安生严肃的样子,好像在布置任务,左羽和武瑛对望一眼,“卟哧”笑了。

 

5

 

身边围着一大圈人,这对秦文俊来说是常事。像他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呢?但是在嘉年华会上还被这么多人围着,秦文俊有点不太高兴了。本来他是想坐在沙发上小憩一会的,不成想一坐下来身边就围了那么多人。这些人看见他,就像铁钉遇到了磁铁,一下子就被吸引过来了。他们对全省的经济形势很关心,特别是对企业改制、加入世贸组织这些热点问题有着浓厚的兴趣,小心地探听他的口风。

秦文俊跟他们聊了一会,见周围的人始终不见减少,便舒展了一下疲倦的身体,说:“这些沉重的话题,还是以后再谈吧!今天嘉年华会,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么好的良辰美景,光在这里聊天啊!走,跳舞去吧!大家平时都很辛苦,难得有这样放松的机会,好好玩玩吧!”

听他这么说,大家很快就一轰而散了。

吴安生见这些人走了,心里一阵高兴,赶紧带着左羽和武瑛向秦文俊这边靠过来,中间还隔着人,就倾着身体向他问好:“秦书记,您好!”

“小吴啊!你也来了,还带着这么漂亮的舞伴?士别三日,还真要刮目相看呀!”秦文俊从沙发上站起来,正好看见吴安生向他走过来,还带着两个漂亮的年轻女士,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便和他开起了玩笑。

“老首长见笑了。”见秦文俊把手伸出来,吴安生赶紧趋前几步握住他的手,然后把左羽和武瑛分别向秦文俊做了介绍。为了打消她们的怯意,吴安生满脸微笑地说:“我说秦书记平易近人,你们看,没错吧!”

秦文俊说:“凡是嘴上说我平易近人的,肚子里肯定在骂我官气十足!不过这话从你小吴嘴里说出来,我就相信是真的了。我们毕竟是十几年的老交情了!不信你,我还能信谁呀?呵呵,算了!别在女士面前说这些煞风景的话!小吴,咱们进场吧!左羽,请你跳一曲可以吗?”

“非常荣幸!”左羽笑容可掬地向秦文俊靠过来,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款款地跟他步入舞池。

乐队演奏的是经典的《华尔兹圆舞曲》。秦文俊带着左羽在舞池边上略微停顿一下,脚步随即跟着舞曲的节拍滑动起来。他身材保持的很好,舞姿轻盈,步伐灵活,一点也不像五十多岁的人。

当他抬起左臂架起左羽的胳膊,右手在她腰上轻轻给出起步的暗示时,左羽就知道他的确是个真正的舞林高手了。左羽在上大学的时候,也练就了一身好舞技,所以很快就熟悉了秦文俊的肢体语言。几个圈转下来,他们配合得十分默契。

吴安生和武瑛在边上一直看着他们,见他们在舞池中翩翩起舞,两人对视了一下。吴安生向武瑛伸手发出邀请,什么话也没说,武瑛立刻会意了,和他一起走进舞池跳了起来。

跳舞是需要技巧和好身体的,跳华尔兹尤其如此。秦文俊带着左羽在舞池里转起圈子的时候,一开始并没引起大家的注意,因为那个时候好多人都随着乐曲在转。可是当大多数人转了几圈就累得转不动的时候,秦文俊还带着左羽在舞池中央快速地旋转,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秦文俊的舞技堪称一流。他的身体随着音乐起伏、脚步随着节奏转动的时候,非常简洁明快,轻松自如。尽管他转的那么快,额头上已经微微沁出了汗珠,却一点不喘粗气,照样神态怡然。左羽也仿佛陶醉在乐曲声中,随着秦文俊的节奏飞快地转动,神情自若,身轻如燕。大家看着看着,渐渐地都退到了舞池边上,为他们空下中间的场地,并且情不自禁地为他们鼓起掌来。

一曲终了,忘情的舞蹈者才停止了精彩的表演。在大家热烈的鼓掌声中,秦文俊托着左羽的手,缓缓走出舞池。他在服务生那里拿了两杯香槟,递了一杯给左羽,自己擎着一杯,坐回到沙发上。

“你跳的很好!”他拿着杯子和左羽碰了一下,夸奖她说。

“哪里!您才跳的好哩!我是让您带着才跳起来的!”左羽的脸彤红,口里还吐着粗气,胸脯一起一伏,端着酒杯的手还在发抖。

这时候,吴安生和武瑛也回来了。

武瑛刚才一边跳舞的时候,一边就对秦文俊的舞姿赞不绝口,这会更要好好赞扬了:“秦书记,您跳的真是太好了!真没想到,您的步伐那么轻盈,那么从容,那么年轻!左羽都喘了,您还心平气和,跟没事儿一样!”

“休息一下,再跟你跳一曲,怎么样?”秦文俊望着武瑛说。

武瑛兴奋地说:“好啊!不过我可跳不了华尔兹,转两圈我就头晕了。”

“那没关系。我们跳四步,或者慢三好了!”秦文俊说。

“那太好了!”武瑛侧着耳朵听听,欢快地说:“这个曲子就是慢三啊!”

秦文俊说:“这个时候我可跳不了,我还没歇过来哩!你以为我跟你们年轻人一样,可以一曲接一曲地跳啊?”

左羽接着说:“你比我们身体强多了!”

秦文俊笑了,抚着自己的胸口说:“不行,外强中干喽!”

他嘴上这么说,可是却一点没有服老的样子。稍事休息过后,等下一首曲子响起来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武瑛下场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