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盛宴陷阱(18)  

2007-11-05 14:07:08|  分类: (长)盛宴陷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八章  危机

 

1

 

李大明跑路以后,程学英那颗悬着的心才稍稍安顿下来。可是她心里装的事太多,这边葫芦按下去,那边的瓢又漂起来了。

她对曹元明把国债项目交给左羽去做一直耿耿于怀。虽然曹元明已经跟她解释过了,但是过后想想,程学英还是觉得曹元明在糊弄她。这件事,让她越想越觉得危机深重。

她和曹元明相好已经四五年了,由于她盯得紧,曹元明没再和别的女人传出过什么绯闻。可是这个左羽出现以后,曹元明好像着了魔一样,整个人都变了。最让程学英担心的是,左羽已经离了婚,现在是个单身女人,比她自由多了,威胁当然也更大、更直接。

因为和曹元明有了那种关系,加上在公司的职务和地位,程学英在公司里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在从前,她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公司每个人基本上都听她的,就连吴安生这样的副总、张世平这样的老资格,也都买她的帐。而且她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人家求她,她不用求人,所以渐渐养成了颐指气使的习惯。这样,别人当然也无法和她相处了。她也不需要。她只要有曹元明就足够了。

可是现在不同了,有人在和她争抢曹元明。程学英无法想象,一旦失去曹元明,她将如何在晶富公司立足!

在工作上,她一向很认真细致。财务工作和别的工作不一样,繁杂的数据,要靠一个缜密的头脑、一颗细微的心和一双灵巧的手去梳理、分析,不能出一丝一毫差错。有人说,做帐的时候,差几块钱还要花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去核对值得吗?大不了自己掏腰包垫上呗!其实那是他不懂得财务工作的特殊性。因为只要差一分钱,帐就平不了。特别是现在都用电脑做帐,哪怕差一分钱,电脑都无法继续往下进行。所以,长期的职业锻炼,让程学英心细如发,连她原先外向的性格,也悄悄发生了变化。

但是现在,这些变化让她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如果她还像从前那样大大咧咧,还是那副什么也不在乎的脾气,她也许就不会把这件事情看得这么重了!可是现在不能了,她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的心里,怎么也抹不去左羽的影子。最要命的是,在这么大的城市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听她倾诉她的烦恼!

李大明虽然跑了,葛立新却还在双规。他会不会把她咬出来?这也是程学英一直放心不下的事。送给葛立新的钱,都是她经手的。虽然她只是个执行者,但是如果真在这个上头出事,她肯定担着莫大的干系。因为从公司大局来说,一旦出事,肯定要丢卒保车,把责任推在她身上。曹元明也许不会那样做。可真到那个时候,只怕也由不了他了。公司可以没有程学英,但是肯定离不开曹元明。但是从程学英的角度来想,为了公司的事情去吃官司,岂不是冤枉到家了?

这些事让她越想心越烦,越想心越乱,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办公室,都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

她需要跟曹元明好好谈一谈了。和曹元明一起回家做饭的那天晚上,程学英本来想跟他好好谈谈的。可是一想到他们好久没在一起了,特别是一起做饭、吃饭的气氛,像两口子一样那么温馨,让她根本不忍心破坏。可是,要是就这样下去,程学英感觉自己迟早会失控的。

就在这个时候,她接到关系户打来的电话,说葛立新的案子,已经从纪委移交到检察院了。检察院将在近期内对所有涉案人员进行调查取证,这其中可能包括程学英。所谓调查取证,其实就是把有关人员请到检察院去谈话。这类谈话是没有时间限制的,直到检察院认为当事人把问题讲清楚了,才会允许当事人出来。在这段时间内,当事人实际上是没有自由的。

接到这个电话,程学英顿时傻眼了。到底葛立新有没有把她交待出来,她一点也不知道。那么到检察院去谈话,到底该说什么?俗话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那当然不能主动承认。可万一要是检察院已经掌握了情况,再拒不交待,那就彻底玩完了!

到底该怎么办呀?程学英没了主心骨,只好打电话找曹元明。

 

2

 

收到晶富公司打过来的款子,左羽立即和远在厦门的广通证券公司进行了联系。在这之前,国债项目的方案,他们已经沟通过好多次了,早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资金来了,他们立即进入操作阶段。

这段时间,左羽一直在关注国债市场的行情。她炒过股,不过从来没做过国债,对国债投资一窍不通。好在她有老师。她请教了石岷生,又通过武瑛和石岷生,找到国信投资公司的老总蔡万林。这人可是行家,在证券市场上摸爬滚打好多年了,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在他那里,左羽学到不少知识,再加上她天天在网上查阅资料,如今说起国债方面的事情,她也有模有样,俨然是位行家。

根据这段时间掌握的情况,左羽对国债市场有了她自己的初步判断。她认为,现阶段国债正处在上升势头,如果现在投入资金的话,收获肯定不小。这波行情,到新年到来的时候,可能会有所变化,现在入市还来得及。所以,晶富公司的两千万资金打过来以后,左羽立即把它们汇到了广通证券。

钱汇出去以后,左羽对国债市场的关注更加密切了。很快,喜讯就从厦门那边传了过来:国债投资初战告捷!

左羽非常开心,立即把好消息向曹元明作了汇报。

听到这个消息,曹元明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这段时间,为了资金的事,曹元明伤透了脑筋。他把D项目货款挪来做国债,本是权宜之计。按照他的如意算盘,把这笔资金挪过来先在国债市场开户,随后,增发股票募集来的资金,不仅很快就能补上这个缺口,而且还有大量富裕资金。用这些资金继续再买进国债,就可以使他们投入在国债市场的资金,像活水一样流动起来。可是,增发股票的方案,证监会到现在还没批下来。曹元明亲自到证监会去做了工作。由于证监会的审批程序相当复杂,还需要等待时日。美国人那边不干了。他们提供的设备早已全部按时到货,按照合同,晶富公司必须尽快付款,最迟到年底之前付清所有款项。可是晶富公司在项目投产以后,一分钱货款也没支付,惹得美国人隔几天就发一份传真过来,甚至警告曹元明说,要起诉晶富公司。这让曹元明心烦意乱。还好,投入债市的第一笔资金,报出了一个“开门红”!

秋天刚到的时候,左羽就跟曹元明提出来,等到枫叶红的时候,一定要带她去枫树湾。眼看秋天都快结束了,曹元明还一直没腾出时间。这个星期天中午,参加完一个朋友儿子的婚礼,曹元明好歹有点空,赶紧打电话给左羽,开车把她接出去了。

还好,今年霜下的晚,虽然已经进入初冬季节了,枫叶却红得正艳。由于天气比较冷,枫树湾里几乎没有什么游客。对于曹元明和左羽来说,这倒更好,因为他们需要安静,更不想见到熟人。

枫树湾是东州深秋最美的地方。在满目苍翠的青山中,唯有这片山林色彩最为丰富。长满了山坡的枫树,红叶在霜后分外鲜艳,像一群美丽的靓妹;中间有几棵金黄色的楸树,健壮挺拔地耸立在枫树林中,像是守卫的帅哥。面对这么美妙的风景,曹元明的烦恼通通不见了,兴奋地和左羽趸进了林中小径,悠闲地游逛起来。

就在他们进入枫林深处时,程学英的电话来了。

“元明,葛立新移交给检察院了,那边有消息过来,说检察院要找我谈话。怎么办呀?”程学英在电话里焦急地说。

听到这个消息,曹元明也有点紧张。虽然他们向葛立新行贿是法人行为,毕竟也是违纪的,追究起来他肯定有责任。

“元明,你说话呀!”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曹元明故意开玩笑说:“你别着急!还没找到你头上阵脚就乱了,要真的传讯你,还不吓得尿裤子呀!”

程学英不高兴地说:“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人家急死了!”

“你急有什么用呀!如果检察院真的找你,你一定要跟他硬扛,死不开口,懂吗?”

“那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你怕顶不住呀?放心好了。检察院要是找上你,我肯定会去找人的。你只要顶住一阵就行了。千万不能人家还没问,就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了!你没看人家地下党吗?江姐那样的,‘打死我也不说!’懂吗?”

“你怎没一句正经话!你在哪里呢?信号这么不好!”

曹元明脱口说道:“我在枫树湾哩!”说完他就后悔了。

他的话果然让程学英嗅出了味道,警惕地说:“天这么冷,你上那儿干吗呀?是不是又让那个狐狸精勾去的?”

曹元明不高兴地说:“我早跟你说过了,以后不要这样说人家,你怎么还这样?”

程学英气恼地说:“那你想要我怎样?要我去巴结她、讨好她?你也太那个了吧?我为你鞍前马后跑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让她说顶就把我顶了?想的倒美!”

曹元明说:“哪个要顶你呀?”

程学英声音越来越高了:“哪个要顶我,你还不知道吗?你装什么蒜呀?要不是你喜新厌旧,她有这么大胆吗?这么大冷天,还成双结对到野外去兜风!这下她得意了吧?是不是在你旁边发骚呢?”

曹元明听她说的越来越不像话,便对着话筒嚷道:“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像个泼妇一样,天天嚼咀捣鬼?我有事,回去再说!”

听他骂她泼妇,程学英不干了,大声嚷嚷起来:“我是泼妇?还真是的,我就要泼!我不泼还行吗?我要不泼,早叫人家骑头上拉屎了!你现在是不是喜欢骚的,就不要泼的了?”

曹元明听她不讲理,一句也不说,气愤地把手机挂了。

程学英也火气十足,不依不饶了地一遍遍打电话过来。曹元明不接,任凭清脆的手机铃声在树林里回荡。

左羽劝他说:“接吧!跟程姐好好说说!”

曹元明也觉得老不听不是办法,便接通了电话。谁知一接就听见程学英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地骂道:“……混蛋!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们风流快活吧!老天会长眼的!”

曹元明朝电话吼道:“你还有完没完?”

程学英听见他说话,立即大骂:“曹元明,你这王八蛋!你这样对我,会遭报应的!”

曹元明大怒,想狠狠骂她几句,可一转念,一个大男人,跟女人较什么劲呢?便又把手机挂了。他刚挂上,铃声又响了。曹元明一看,还是程学英打来的,顿时火冒三丈,恨恨地骂了一句“妈的!”然后扬手把手机朝路边的岩石上使劲惯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手机顿时摔得四分五裂!

左羽见曹元明气得脸都扭曲了,赶紧安慰他说:“干嘛发这么大脾气呀!生气对身体不好,千万不要伤了身子。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程姐不高兴,劝劝她就是了!”

曹元明气犹未平,忿忿地说:“简直就是泼妇!真没想到,女人生起气来会这样不讲理!”

“女人嘛!天生就小心眼的!男人就应该让着点嘛!”

“我还没让她啊?要换成旁人,我早骂他狗血喷头了!”

“嗯!你表现还不错,像个男人!可惜手机牺牲了。”说着左羽走过去,把地上的手机残骸拾起来看了看。盖子、电池都飞了,屏幕也摔碎了,内脏都露了出来。她把它递给曹元明,惋惜地说:“没用了!多少钱买的?”

曹元明接过来看看,随手扔进旁边的涧沟里,苦笑着说:“好几年了,也该换了!正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3

 

新年之前,晶富公司增发股票的事终于批下来了。早几天,曹元明就通过证监会内部线报知道了这个消息。现在,正式批文下来了,曹元明还是忍不住非常高兴。

过了元旦,股市第一个交易日,晶富公司的股票正式增发。按照证监会批准的方案,一共增发三千万股。目前,晶富的股价是十五块五,如果三千万股全部顺利发行,将为晶富公司筹集四亿多元的资金。

很少关注股市的曹元明,这段时间对证券交易的兴趣也浓厚起来。他让杨辉在他的电脑上安装了一套炒股软件,亲自到股市上浏览一番。看到晶富股票的曲线,像一条昂首向上的蟠龙,不断攀升,曹元明心里洋洋得意,竟然一发而不可收,每天都要上网看一遍。

到春节前夕,三千万股票顺利发行完毕。为了庆祝这次股票增发成功,在迎春茶话会上,曹元明宣布,今年将给全体员工发放比往年多一倍的年终奖,让大家高高兴兴、开开心心地过好春节。

正当曹元明踌躇满志的时候,左羽却给他传来一个坏消息。元旦过后,国债市场连续走低,价格下跌幅度很大,不仅把他们从前那些赢利冲销了,还让他们亏了本。

听到这个消息,曹元明并不在意。和即将到手的四亿多资金相比,国债市场的那点亏损实在算不了什么。

曹元明安慰左羽说:“不要紧的,你尽管放心做好了。行情波动,亏损点是正常的。马上增发股票筹集的资金就要到位了,我还要把这些资金继续朝国债市场投哩!做大事,不要把眼睛只盯着鼻尖,要向前看,向远看!”

曹元明就是这样的人。他做出的决定,只要他认为是正确的,那就一定会坚持到底。果然,春节过后,他又陆续通知财务部把大量资金拨到南辰公司。

看着公司账户上的资金,像潮水一样不断猛涨,小叶惊呆了。他在办公室里怎么也坐不住,一天几趟往左羽那儿跑,告诉她今天又来了多少多少钱。左羽虽然不像他那样沉不住气,可是心里的激动也难以掩饰。

按照曹元明的指示,她把晶富转到南辰的资金,全部如数转到广通证券。虽然春节过后国债出现反弹,但是价位还比较低,总体来看,他们还是亏损的。现在往里投钱,投的越多,亏的也越多。左羽提醒曹元明,可是曹元明叫她不要管。

“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办就行了,亏了赚了你都不要管!亏多了,责任是我的,亏少了,或者赚了,成绩是你的。亏的少,我一样兑现给你的承诺!”曹元明说。

既然曹元明这样说,左羽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再说,好像就是她为自己争奖金了。

这段时间,是曹元明最轻松的时候。股票增发成功,公司的资金困难全部解决了。美国方面的货款一次付清,包括合同到期以后应付的滞纳金。朱小梅事件发生以后,他曾经感觉到工人们对他有些不信任。但是D项目投产、股票增发这些重大事件,逐渐又为他赢得了声誉。春节期间,他到车间看望了坚持生产的工人。这次走访,他看到工人们对他又有说有笑了,这让他增加了信心。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曹元明在左羽面前春风得意。由于工作压力减轻了,他找左羽约会的频率也多起来了,隔三差五就打电话给左羽。

曹元明那次在枫树湾朝程学英发脾气,摔坏了手机,让左羽对他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以前,在左羽的心目中,曹元明的形象一直比较完整。虽然他没有太多的文化,嗜烟好酒,有时候显得有些粗俗,但是他精明、执着、刚毅,而且对人厚道,很会关心人,有时候甚至心细如发。没想到他竟然会对程学英发那么大的火!

左羽还记得,她把摔坏的手机捡起来给曹元明看时,他随手把它扔到路边的涧沟里,还说了一句话:“正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当时,左羽听了,忽然觉得后背生出一道寒气。

也许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但左羽却总觉得他说的不仅仅是手机。

 

4

 

不料,国债市场在短暂的反弹过后,很快持续下跌,并且进入低迷状态。好多人顶不住了,纷纷从国债市场退了出来。

为此,晶富公司在总裁办公会上专门进行了讨论。因为吴安生提出来,要求公司立即从国债市场撤出来,以减少损失。

会上,列席总裁办公会的左羽,向总裁们通报了国债项目的经营情况。

从去年十一月开始投资国债,到现在四个月时间,累计投入资金一亿四千五百万元。先期投入的两千万,在两个多月时间里,赚了三百二十万。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一亿多的资金可以赚到近两千万。这笔资金用来分配,对员工的激励作用将是十分巨大的。可是事与愿违。今年以来,国债市场不断下跌,晶富集团投资国债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造成巨额亏损。到目前为止,总计亏损额为五千二百八十万。

这个通报让与会人员大吃一惊。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不可思议,一齐把目光盯向左羽。

左羽解释说:“因为具体操作的是广通证券公司,所以,造成亏损的原因,我也无法作出更多的解释。我只能说一句话:投资国债,本身就是有风险的!”

“可是怎么会亏损这么多呢?”

“这才几个月时间呀?按照这样亏法,不把我们老本都亏了吗?”

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程学英,见大家都在责问左羽,推波助澜地说:“国债项目本身是个好项目。这些年,做国债发家的人太多了,为什么偏偏我们做就亏损?我看这里面有名堂!”

曹元明截住她的话说:“说话要有根据,不要乱猜测。如果怀疑有什么问题,最好拿出证据来。”

程学英不满地瞪他一眼,没再说话。

身为南辰公司总经理的吴安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汇报,他有些坐立不安地说:“这份报告准确吗?左羽,这些数字你们仔细核对过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几千万的亏损,怎么向董事会交待呀?”

左羽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这是广通证券发过来的传真,你自己看看吧!”

吴安生接过传真。传真上写的情况跟左羽说的完全一样。他把传真递给其他副总的时候,扭头看看曹元明。只见曹元明铁青着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几位副总看完传真,眼睛也都不再盯着左羽了,转过头来一齐朝着曹元明。

曹元明见大家都盯着他,便开口说道:“广通是一家很有经验的证券公司,业绩良好,声誉卓著,在厦门金融行业是很有口碑的。当时我们选中它来做这个项目,也是经过多次考察才决定的。目前国债市场疲软,造成我们投资亏损,应该说这并不是广通公司的责任,或者说主要责任不在他们。这是证券市场正常的波动,而且是暂时的。因为国债不可能长期疲软,更不可能永远疲软,所以,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咬咬牙度过眼前的难关,将来肯定还会赚钱的。这是个很好的项目。尽管现在我们出现了亏损,我还是认为这是个好项目。有人提出要把投资撤出来,我觉得不合适。做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不能因为有一点点挫折就打退堂鼓!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还要听听大家意见。你们都说说吧!”

他这样定了调子,别的人就不大好反对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半天没人吱声。

提出撤资意见的是吴安生。这时候见大家都不说话,他估计肯定一边倒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提出撤资,主要是考虑想减少公司的投资损失,因为这阶段,我们在国债市场投资的确出现了亏损。但是,我对证券市场不熟悉,不太懂这其中的奥妙,可能只看到表面现象,没有洞察到将来行情的变化。所以,我的意见是不成熟的。刚才听了曹总的讲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目前亏损,并不代表将来还会继续亏损。而且国债市场肯定不会永远像现在这样疲软的。当前我们国家正处在大建设时期,国债发行将会越来越多。从长远来看,国债项目还是大有可为的。也许,我们可以提醒一下广通公司,今后,在操作上更加谨慎些子,尽量减少投资损失!”

“嗯!我同意。股市上有句老话,‘买涨不买跌’嘛!债市可能跟股市也差不多,这个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应当适当提醒他们注意一下!”负责销售的副总徐克坚说。

“对!”

其它几个副总也跟着一起表了态。一见这个情况,曹元明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他说:“既然大家意见差不多,那这个项目就继续进行了!左羽,你先回去吧!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讨论,你不用再列席了。”

左羽把材料收拾一下,朝各位老总们点点头,就从会议室里退出去了。

 

5

 

左羽出去以后,总裁办公会继续进行。

接下来研究的是年报问题。作为上市公司,晶富公司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把上年度的财务报告上报证监会,并且公之于众,以便接受股东们的监督,也让其他股民有机会了解公司的经营状况,便于他们投资决策。

这个时段会议的主角轮到程学英了。她让做记录的杨辉到隔壁把早已在那里等候的李小芸叫进来。李小芸很少列席这样的会议,夹着厚厚的账本跟在杨辉后头进来的时候,一脸怯生生的。

晶富公司传统的石英产品利润不高,石英管、石英玻璃制品、和碳化硅这些产品,都是微利经营,加上去年又投资了单晶硅新项目,利润就更少了。程学英简单汇报了一下去年公司的财务状况。去年一年,整个集团公司销售总额为六十一亿七千三百万元,税后净利润为两亿一千八百四十五万元。可是国债项目的亏损,给晶富公司捅了一个大篓子,工业项目的盈利朝国债项目亏损窟窿里一填,净利润就只剩下一亿六千六百二十多万元了。和上个年度盈利两亿三千多万元相比,今年的业绩实在是大大后退了一步。

这又是一个让总裁们瞠目结舌的报告。由于有左羽的报告在前,他们已经料到年报不会很好看了,却没想到业绩竟会这么差。

曹元明说:“这个年报要是就这样报出去,难看倒在其次,弄不好,晶富电子的股票价格要跳水哩!你们说说,看怎么办?”

吴安生说:“我看还是应当实事求是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我们担心股票下跌搞什么技术处理,将来万一传出去,不光是名誉更加扫地,恐怕证监会也不会放过我们。你们说是不是?”

其它几个副总见他们两人态度迥异,一时倒都不好表态了。

程学英朝曹元明看看,见他紧绷着脸,也不敢说什么。李小芸更是吓得连头都不敢抬,眼睛只盯在面前的一堆账本上。

曹元明凝思了片刻,紧锁的眉头逐渐散开来了。他换了一副轻松的神情对那些副总们说:“你们都说话呀!怎么都哑巴了呢?”

徐克坚说:“年报如果这样报出去,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吴总说的也有道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真要是报个假的出去,将来给证监会查出来,那我们就死定了!”

技术总监于瑞说:“还以为你想出什么好办法哩!原来就这个呀!这话还不是白说!”

分管生产的副总李长华说:“我看还是要做些技术处理再报出去,不然,晶富电子的股票真要跳水了!至于怎么处理,我说不好。财务上的事,我一窍不通,还是请程总拿主意吧!”

程学英早已看见曹元明的表情变化了,知道他可能已经有了主意,便说:“这可是决策上的事情。如果单单是技术处理,我们财务上早就处理了,还用得着提交到这个会上来讨论吗?”

于瑞问:“以前年报从没处理过?”

程学英笑着说:“以前?以前业绩那样好,还处理什么?把赢利一亿改成五千万吗?除非大脑进水了。”

“呵呵呵呵!”大家都跟她一起朝于瑞干笑起来,把于瑞闹了个大红脸。

笑过以后,大家都突然不吱声了。

见大家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曹元明把手里的烟蒂掐灭了,坐直了身体说:“我谈谈我个人看法。我们不论做什么工作,都应该坚持实事求是这个原则,安生说的是对的。我们的年报,既要上报证监会,又要在股市上公布,当然不能弄虚作假,欺骗领导和群众。刚才程学英的报告,不知道大家听没听清楚,我再重新提醒一下。她刚才说的很清楚:去年,我们整个集团的税后利润是两亿一千八百四十五万!这是财务部门统计出来的数字,是经过她们反复核实查证的,绝对没错!是吧,李小芸?”

“是!”李小芸低声说。

曹元明继续说道:“你们看,这就是事实嘛!事实说明,我们去年赢利和往年基本是持平的。至于国债项目的亏损,这是另外一回事,不要把它跟晶富电子的业绩混在一起。去年比前年赢利少,主要原因是去年我们投资了D项目,占用资金比较大,影响了纯利润的增加。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投资D项目,增加了新的增长点,大大提高了公司竞争力,到今年,产值和利润就会大幅度增加了。把这些事实在年报的编制说明里说清楚,我相信股民是会理解、支持的,对不对?”

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生产经营和投资经营分开统计,这也不能说是弄虚作假,因为这些数字毕竟也是真实的嘛!

程学英听了,十分佩服曹元明的老谋深算,马上表态说:“曹总这主意好!我同意!”

听她同意,其他几个老总也跟着纷纷表示同意。

吴安生见大家都同意了,也跟着说:“只要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我当然也同意。”

曹元明听出他话里的味道,却装着若无其事地说:“既然大家都同意了,程学英,你们就按照今天会议的意见去修改吧!”

就在大家准备散会的时候,曹元明突然对大家说:“有个情况跟大家通个气。最近,国资局可能要把我们公司的国有股转让,据说买家是南方一家叫福元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的。这家公司什么来头、多少实力,我也一概不懂。听说市政府已经原则上同意出让了,只是价格还没谈好。目前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其它都还不清楚。这个情况只是跟大家通个气,不是通报。这一步将来肯定要走的,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走法!不过成与不成还没最后敲定,大家只要知道有这个事就行了。”

曹元明说的轻描淡写,不过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很快就在晶富公司上下引起了很大反响。

这一年来,公司几乎人人都知道曹元明想进行改制。工人们虽然不太清楚什么叫MBO,但是大家都知道曹元明想把公司改成他自己的。如今市政府要把公司国有股转让给外人,这样一来,曹元明不是竹篮打水,闹了一场空欢喜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