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盛宴陷阱(26)  

2007-11-07 14:04:01|  分类: (长)盛宴陷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六章  访谈

 

1

 

这段时间,程学英一直心神不定。办公室被盗以后,曹元明曾经问过她,丢的东西里面有没有什么要紧的材料。程学英做事一向很谨慎,公司账目特别是需要保密的账目,她都刻成光盘保存在公司档案室的保险柜里。她的电脑里面,只存了一些往来账,还有工作总结之类的文档。发现被盗,程学英很快就查点清楚丢了哪些东西。她平静地告诉曹元明,丢的都是些不太重要的东西,绝对没有涉及到公司秘密的核心账目。

她这么说,曹元明也就放心了。不过让曹元明想不到的是,她还丢了一个MP3。曹元明当然更不知道,在这个MP3里头,储存了程学英南下厦门时弄到的一些材料!

这些材料都是程学英自己想要的,也是她亲自搜集整理的,并不属于公司的公务。所以,她没把它刻成光盘收藏到档案室,而是存在了自己的MP3里。这样,她可以天天把它带在身边,而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这些材料里面,有晶富公司和广通证券公司以及福元投资公司的业务往来,还有一些外人根本无从知道的文件。

这些东西,她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就连曹元明都不知道。本来她是准备给曹元明看的,不过现在还没到时候。这个MP3,她一直都随身带着的。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偏偏她把它落在办公室的那天夜里,公司就被盗了!偏偏被盗的房间就有她的办公室!偏偏小偷就把她的MP3偷走了!

MP3的失窃,让程学英心烦意乱。她不能跟任何人说起这个MP3的秘密,也就没人能够替她分担她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当警察向她索要失窃物品清单的时候,她把MP3列在了头一个。

这个年头,MP3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了,能放画面的第四代播放器MP4都已经投放市场了,何况这个只能听声音的第三代播放器呢?。警察见她这么在意这个MP3,也只不过觉得她跟一般的女人一样,对自己的东西比对公家的东西更爱惜,当然不会想到里面还会藏着能引发晶富电子公司地震的秘密!

和程学英相反,曹元明却很轻松自在。特别是从深圳回来以后,他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公司高管会议上,他热情洋溢地介绍了在深圳举行的上市公司五十强企业颁奖会的盛况。

这是上市公司的一次盛会,国务院有关领导亲自到会,并且做了重要讲话。国务院领导在讲话中,对当前国际国内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形势进行了深刻剖析,对我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作了充分肯定,对国家近期已经出台和即将出台的几项重要的经济政策进行了深入阐述,对我国工业经济的发展前景作了最美好的描绘,让与会的企业家们对未来更加憧憬,更加信心百倍!颁奖会还邀请了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做了一次学术讲座。经济学家从微观层面上对市场形势所作的分析,以及对未来经济走向的预测等等,也让企业家们大开眼界,拓宽了他们的视野,开拓了他们的思路。各个发言单位的讲话,也让大家深受启发,从中学到不少可以借鉴的东西。老总们纷纷表示,这次颁奖会,不仅规格高,档次高,而且收获大,印象深,希望主办方今后在办会的时候,就按照这个模式来操作,不要把会议办成吃喝会、闲聊会、旅游会。

在作这番讲话的时候,曹元明显然还没完全从深圳会议的状态中走出来,满脸都是陶醉的样子。

晶富公司连续五年名列全国上市公司五十强,不仅在东州成为明星企业,在全省也艳压群芳,引人瞩目。省电视台经济频道打算为晶富公司做一期专题采访,通过市电视台经济部的季晓文,来征求曹元明意见。

晶富公司刚完成民营化,证监会就来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审计。审计虽然没有结果,却在外界引起人们更多的猜测。在这种情况下,对晶富进行正面的宣传报道,正是曹元明所急需的。所以接到季晓文的电话以后,曹元明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2

 

对于曹元明来说,接受记者采访是很平常的事。一年里头,各种媒体要求采访他的记者多不胜数。对于一些普通的采访,他根本无暇接待,多数都是叫吴安生或者企划部出面。这次是省台的专访,和一般采访当然就不一样了。曹元明对这次专访非常重视,通知杨辉推掉了当天所有请他参加的会议和接待,专程在办公室里等候他们到来。为了保持形象,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里,他还特意穿上了西装。

来晶富公司采访曹元明的省电视台记者,女的叫曾丹,是经济频道的当家主持,男的叫郑俊,是摄影师。陪他们来的,是季晓文和江尧民。

当曾丹在他对面坐下来的时候,曹元明忽然想到了左羽。去年,左羽也是坐在这里采访他的。和曾丹一样,左羽的脸上也挂着这样甜甜的微笑。

回想起当时接受左羽采访的情景,就跟发生在昨天一样。可是,一转眼的功夫,已经过去一年半多了。在这一年半时间里,发生了多少故事呀!

“曹总,您好!您准备好了吗?”

曾丹的话,把曹元明带回到了现实。他下意识地整理一下西装,朝曾丹点头示意说:“好了。”

曾丹问:“曹总,听说您刚从深圳参加全国上市公司五十强颁奖大会回来,是吧?”

“是的。”

“您能介绍一下您的公司去年销售和利税方面的情况吗?”

“可以。我们晶富电子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单晶硅、石英振荡器等硅系列电子产品的企业,去年销售收入为六十一亿七千三百万元,净利润为两亿一千八百万元,上缴各类税款七亿五千万元。”

“在东州市的企业当中,您公司的利税排在第几名?”

“第二名。”

“听说晶富公司的前身叫红旗石英制品厂,是个只有几十人的街道小厂。您八七年刚接手这个企业的时候,它的销售和利税情况是什么样的?”

“那时候,红旗厂的资产是四十一万,年销售额是六十八万,根本没有利润。我接手的时候,账面亏损三十多万。”

“这和今天的晶富公司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了。您能谈一谈,您是怎样带领大家一步一步把这个不起眼的小厂,变成东州市利税大户的吗?”

“这个说来话长了。”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说。我们很想知道,您是怎样让您的企业发展壮大、走向辉煌的。我相信观众对这个话题也会感兴趣。”

“我在被任命为红旗厂厂长之前,就在这个厂里干过。八七年任命我当厂长的时候,正好国家开始试行工资总额与企业效益挂钩。当时我觉得这新生事物可能是个很好的管理模式,于是我跑了七八个部门,要求批准将红旗厂纳入试点单位。后来,有关部门终于同意了。根据试点要求,我们进行了人事用工分配三项制度改革。改革以后,定岗定位定责任,实行全员竞争上岗,公开招聘,哪个有能耐哪个上。这可以说,是我上任以后进行的第一项改革。”

“改革难度很大吧?”

“那是。这事搁现在可能没什么,不过在当时,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铁饭碗打破了,干部和工人的界限打破了,多少人准备找我拼命啊!当时我在大会上就说清楚了,任何人都不破例,管你是骂娘哭鼻子,还是找领导批条子,统统不管用。最后硬是让我挺过来了。这一改革还真管用,红旗厂当年就不亏了,第二年还史无前例地实现了盈利。虽然只盈利了十万块钱,毕竟也是盈利了!”

“这也是历史性的突破吧?”

“可以这么说吧!它让大家受到了鼓舞,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更重要的是,它证明我们的改革是成功的!过后几年,我们的利润逐年增加,到九零年就达到了一百万。那时,在管理上,我采用了一‘收’一‘放’政策,通过‘内部银行’控制资金,对经营管理权则下放权限。”

“这是您的第二次改革吗?”

“这还算不上改革,只是管理方法上的一些改进吧!九一年,我们看好了一个新项目,就是硅微粉。但是当时我们没有资金。怎么办?上不上?大家都觉得这个项目好,应该上,可是没钱怎么上呢?我们只好去跑银行,要贷款。那时候,我把能用的关系全都用上了,最后终于争取到了三百万贷款。另外又从省计委那里争取到了一百万扶持资金,项目终于上马了。”

“这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是啊!这也要感谢当时市里的几位领导,为这个项目,他们做了不少工作。本来,这个项目预计在九二年春节前投产的,可是由于施工进度过慢,九一年冬天来的时候,工程土建还没完工。我急呀!你知道,我们这里冬天是要上冻的。水泥一冻质量就不行了。怎么办?我只好住在工地上,天天看着。我在工地上住了整整四十天,一天家都没回,好歹按计划完成了。不料快要投产的时候,由于施工单位违章操作,车间失了火,调了七辆消防车,才把大火扑灭。当时我又气又急,连哭都哭不出来,真想跟着大火一起去了算了!那天,我跌跌撞撞回了一趟家。老婆问我:项目投产了吗?我一听,心痛极了。我在家只吃了一顿晚饭,就匆匆回到厂里了。我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让大家发表意见,看怎么办。结果大家都表示坚决开工重建!那次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人心齐,泰山移。’大家好像都铆足了劲,一连多少天顾不上休息,全拼在厂里了。到了大年二十八,项目终于按计划顺利投产。当时马上就要过年了,我的头发还没剪哩!到年三十,哪个还有空帮你剪头呀?我总不能留着一个贼似的头过年吧?所以当天夜里,我在东州到处找理发店,最后总算找到一家,好歹在过年前把头发剪了,干干净净过了个年!”

他最后这几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这一笑,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3

 

曾丹继续提问:“刚才您谈到您的第一次改革,是打破铁饭碗。那么,什么是您的第二次改革呢?”

曹元明说:“我的第二次改革,是实行股份制。九二年,我们还面临着沉重的还款压力。就在这个时候,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春风吹到了东州,东州的企业开始实行股份制试点。可是这次试点还是没有我们红旗厂!怎么办?没关系。你不让我试点,我们自己试!我把我们厂里的经营班子全部拉到改制学习班去学习,还组织大家到深圳去考察。到深圳一看,大家才发现外面的天地太精彩了!我们的差距太大了!就在深圳,大家一致决定,回去就搞股份制!”

“还没回来就决定了?”

“对!改制的决心在深圳就下了!回来以后,主管部门不同意。当时,我们红旗的效益已经不错了,又新上了一个硅微粉项目,前景非常好,所以主管部门舍不得,当然不愿意我们改制。可是我们大家决心都下了,难道能半途而废?我们开职工大会,征求大家意见。原来我以为,只要有一多半职工同意,我就坚决干到底。没想到,大会一开,百分之九十的职工同意改制!这让我受到很大鼓舞。我这个人就是这个犟脾气,看准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干到底!在市长现场办公会上,我跟市长说,我们一不要资金,二不要减税,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改制。如果不同意,班子集体辞职。最后,市长见我们决心这么大,也被感动了,同意我们改制。当时我很激动,当场向市长表了决心。第二天,红旗厂列入股改试点的通知就下来了。”

“您的第二次改革,给红旗厂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这个变化就太大了!实行股份制以后,头一件事,就是把厂名给改了,把原来的红旗石英制品厂,改叫晶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名字一改,原来的红旗厂就不存在了,你说这变化大不大?”

“呵呵!您说的这只是表面上的变化。其实您知道,我说的变化,并不是指这方面,对吧?”

“应该说,这是表里如一的。名字的变化,其实也反映了公司的变化。原来我们叫红旗厂,现在我们叫晶富公司。公司和厂,这当然就不一样了,对不对?”

“厂只是生产产品的单位,公司是一个具有更多责任的法人,对吧?”

“哈哈!你把皮球又踢回来了!大概是这样吧!我们改制以后,就在开发区征了四十亩地,引进了石英振荡器生产技术,从此,晶富公司从原来那个只能生产传统石英产品的企业,转向了半导体电子产品的现代化道路,这也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晶富电子集团公司。”

“可不可以这么说:您的第一次改革,让红旗厂脱胎换骨;您的第二次改革,给晶富公司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你这样评价这两次改革,可以说恰如其分!不过,你把这两次改革,说成是我的改革,就言过其实了。这两次改革,都是我们学来的,特别是第二次改革,是我们经营班子集体做出的决定,决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您是最重要的实施者呀!”

“这没错。在这两次改革过程中,我始终是最坚定的执行者。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认准了事,豁出命也要干到底!”

“您已经第二次这么说了。看来,这是您最重要的性格特点了!能谈谈您这样的性格是怎样形成的吗?”

“应该说,这是从小母亲在我身上打的铬印吧!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母亲就一直教育我们,要清白做人,要与人为善,但是骨头要硬!我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善良而刚强的老太太。在她的教育下,我也成为一个善良而刚强的男子汉。”

“说到与人为善,曹总,我想到了今年上半年晶富公司发生的独董风波。据说,独立董事陈定兴和您私交甚厚。在处理他的问题上,怎么没显出您的与人为善呢?”曾丹的提问风格突然一变。

曹元明闻到了她话中的火药味,不过依旧平静地回答道:“我不知道你对‘与人为善’是怎么理解的。和你的意见相反,我认为,在罢免陈定兴这件事上,正表现了我与人为善的一面。罢免陈定兴的理由我就不说了,你们肯定都知道。一个人犯了错误,如果不及时挽救他,是对他好还是害他?这个问题,相信你也是清楚的。陈定兴既然犯了错误,我们对他做出正常的处理,这正是为了挽救他。这不正是与人为善吗?”

“可是,也有消息说,晶富公司罢免陈定兴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违规在晶富做了几单咨询生意。”

“那是因为什么呢?”

“据说他向外透露了一些不该透露的东西。”

曹元明追问道:“那是什么东西呢?”

 

4

 

“陈定兴向外界透露了些什么,您肯定比我们清楚。”曹元明的反问,让曾丹发现了他的弱点。她及时止住了关于陈定兴的问话,开始提问一些敏感的话题了。

“听说您一直想通过管理层收购、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MBO方式,把晶富公司变成您自己的企业。你在筹集MBO资金过程中,有一些操作不是很规范,比如您投资国债项目造成亏损,可是公司的年报上并没有反映出来,是不是?”

曹元明说:“我们公司上市已经好些年了,在上市公司中一直享有较高的声誉,是众所周知的绩优股,我们经常通过配股、派现、送红利等方式让股民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所以深受广大股民的爱戴。当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经营这么大的公司,我不可能保证每件事都做的很正确,有一些事情,的确可能没有完全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来运作,包括我们的信息披露,做的可能不是很好。但是,我们做任何事都是有原则的,不该做的绝对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做的。”

“晶富集团所属的宏大商贸有限公司,目前是晶富的五大股东之一。听说这个公司的投资人,都是晶富集团高管的家属,是这样吗?”

曹元明不悦地说:“这个公司不是我投资的,我不太清楚。如果你想了解他们的情况,你可以去采访他们。”

“听说你们公司在去年配股的时候,利用内部消息炒作股票,赚了很多钱。这些钱是不是为MBO筹集的呢?”

“没有这样的事。”

“您不会记错吧?葛立新这个名字您熟悉吗?听说他就是因为挪用国债资金提供给晶富公司炒作股票而被捕的。您想起来了吗?”

“这个人我听说过。他挪用国债资金被判刑,跟我们晶富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有关系的话,我们公司肯定会有人受到株连的。可是至今为止,我们公司没有任何人被捕。曾丹,作为记者,说话一定要负责任。像这类没根没据的事情,怎么能在电视上直接提问呢?幸好这只是采访,你们回去还可以剪辑。如果是直播,你说这样的话,我不仅不会回答你,还要投诉你诽谤,否则,将会给晶富造成极大影响的!”曹元明板起脸以教训的口吻说。

曾丹见他反应如此强烈,便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曹总。如果您认为这个问题不合适的话,我们就把它剪了。您看行吗?”

曹元明说:“必须剪掉!否则我不会同意你们播放这次访谈的。”

曾丹跟摄像师商量了一下:“郑俊,这段能剪掉吧?”

“行啊!没问题。”郑俊说。

曾丹朝曹元明看了看:“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您。我们可以继续吗?”

曹元明朝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地问:“能不能歇一会,让我抽根烟?这么长时间没抽烟,有点憋不住了。

曾丹笑了:“那好吧!让你先过一把瘾,我们也歇歇,喝点水。”

曹元明掏出烟,给季晓文他们几个男士每人散了一根,自己点了一根,狠狠地吸了一口,把烟徐徐吐出来,开心地说:“这就对了嘛!你看,这样气氛多好?”

“不过上镜头可不行哦!”曾丹告诫说。

“这我知道。抽完了我们再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过了一会,先生们的烟都抽完了,各人很快又进入了刚才的角色。

曾丹翻了一下采访提纲,跳过了几个问题,继续问道:“晶富公司现在最大的股东是福元投资公司,可是这家公司收购了晶富的法人股以后,一直没有派任何人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也没有重新改选董事会。您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按说,这个问题不该由我来回答。因为我既不是福元的老板,也不是它的新闻发言人,我怎么能代表他们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呢?不过,福元是我的老板,他们的想法跟我交流过,我可以如实地转告给你。管理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管理好企业的员工,因为在任何地方,人的因素都是决定一切的。你也知道,福元是南方的企业。南方人,和我们北方人有很大不同,不光是性格、生活习惯,就连思维方式,差别也是很大的。他们投资企业,目的是为了赚钱。如果管理不好这个企业,那就不会有效益,他们的投资也就打了水漂。这一点你能认同吧?”

“当然。无利不起早嘛!商业行为的最终目的,就是利益最大化。明知赔本的事,谁还会干?”曾丹露出了微笑。

曹元明也笑了:“是啊!赔本的买卖是没人做的。福元投资晶富,当然是想要赚钱。他们就是看好了我们公司的效益,才愿意花那么多钱来收购的。他们很清楚晶富的发展经历,知道我对晶富的重要性,所以,用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事实也证明,他们这个选择是明智的。”

“不谦虚地说:是的!其实,福元公司成为我们大股东之后,我曾经向他们提出过改选董事会的建议。他们说,这些年,晶富在我的领导下发展很好,他们不想改变这种状况,要我继续干下去。他们还说,他们收购晶富,就是看好晶富公司良好的成长势头,不想因为人事调整,破坏了这种发展态势。”

“有人说,福元收购晶富,是受您委托进行的,他们不过在中间收了点手续费,您才是福元真正的老板。是这样吗?”

“我们刚刚谈得愉快点,你又给我提出什么‘有人说’的问题了。这类问题,希望你不要再提出来了,我不会回答的。我们的谈话,必须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而不能谈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你认为可以吗?”

曾丹见他对这类问题态度很生硬,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又回到原来那种亲和的采访道路上来:“听说您在心里一直把晶富公司当成您自己的孩子来对待,是吗?”

“这个问题,以前市电视台记者采访我的时候也问过。”说这话的时候,曹元明想到了左羽。跟左羽比起来,眼前这个漂亮的女记者更有挑衅性,一不留神,就会落入她精心布设地圈套。“的确是这样的,我对晶富一直有一种父子一样的情结!我像抚养孩子一样,陪伴晶富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有这种情结,应该不算出格。其实,我并不想当亿万富翁。我刚才就说过,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我的理想就是平平安安过日子。对我来说,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我不过就是想和我的孩子,保持一丝血脉关系,仅此而已。”

曾丹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赶紧接着问他:“听说您一直保持着俭朴的作风,飞机都坐经济舱,饭店也住普通间,是吧?”

“是的。这个传统,是老娘留给我的。最近我回了一趟老家,老娘给了我一件传家宝。你能猜到是什么东西吗?”

“顺着您这个思路下来,应该不会是古董之类的宝贝吧?”

曹元明不无得意地说:“你肯定不会想到。这件传家宝,是我娘穿过的、一件补了八十八个补丁的破棉袄!”

“哦?大娘可真是有心人呀!”

“嗯!老娘给我这个东西,我当然知道她老人家是怎么想的。她要的根本不是钱,而是想在儿孙们身上看到一种精神,体会一种情感。这辈子,我欠她老人家的东西太多了,真该好好补偿她老人家一下!”想起老娘,曹元明的眼睛湿润起来。

曾丹看了一下手表,见时间不早了,便合上她的采访提纲,对曹元明说:“最后,能请你谈谈,您对晶富的未来,是怎样规划的吗?”

曹元明装着局促的样子说:“就剩一句了?那我问一下:来时的火车票谁给报了?”

“哈哈哈哈!”

他模仿小品演员这句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台词,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他自己也笑个不停。后来,还是他先忍住笑,对着曾丹的话筒说:“对晶富未来的规划,原先有过一个文本的。不过那是好几年前的了,早已跟不上现在的形势。前段时间,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初步设想,是到二○一二年的时候,让晶富成为世界同行业的二十强,完全进入国际化运作。从我来讲,愿意为晶富继续奉献自己的精力,奉献自己的一切!当然,这个能干不能干,不取决于我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