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盛宴陷阱(27)  

2007-11-07 14:05:01|  分类: (长)盛宴陷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七章  剧变

 

1

 

采访结束以后,曹元明请曾丹他们吃饭,特意打电话把左羽也叫了过来。

听说是从前的老朋友,左羽也没有推辞,爽快地答应了曹元明。

曹元明很高兴。在这以前,他曾经几次邀请过左羽,可是都碰了软钉子。他已经感觉到,左羽正在悄悄离他而去。他很想找左羽好好谈一谈。可是左羽一直没有给他机会。今天,终于可以见她一面了。

可是左羽仍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吃饭的时候,她坐在曾丹和江尧民中间,一直不停地跟他们谈论着以前那些老朋友的趣事,让曹元明很难插得上嘴。

曹元明满心想和左羽单独聊聊。吃完饭以后,他让程新军陪季晓文他们去桑洗拿,想趁机把左羽留下来。谁知左羽却趁这个机会带着曾丹溜出去喝茶了。

左羽刚当播音员的时候,曾经在省电视台培训过几个月,那时候和曾丹就相处比较好。现在久别重逢,自然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左羽这么刻意回避曹元明,其实也是因为害怕自己会在他面前动摇。她曾经爱过这个男人,但是现在,她却和别人合起伙来打击他。她已经有些日子没见过曹元明了,今天见到他,竟然还有心动的感觉!当然,她很快就理智地把这种感觉扼制住了。

没过多久,她又一次见到了曹元明,那是在集团公司召开的一次特别会议上。

接到总裁办公室的通知以后,左羽按时到达会议室。通知没说开什么会,只是要求被通知到的人准时参加会议。到了会议室,才知道参加会议的是集团公司领导班子和各分公司的老总。

曹元明亲自主持会议。

曹元明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左羽吃了一惊。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他竟然变了一个人。眼前这个人,头发零乱,面容憔悴,神情暗淡,和宴请曾丹那天在晚宴上神采飞扬的曹元明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今天请大家来开个短会。”曹元明讲话的声音也好像有气无力,“几个月前,证监会派了一个审计组,对我们公司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审计,这事大家都还记得吧?审计结束以后,审计组没向我们反馈任何意见。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个人认为,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吧!一是审计出来的问题很严重,必须向领导汇报,研究下一步的处理意见;二是因为没找到他们想要的把柄,打算不了了之;三是没审计出来什么结果,不好向我们反馈意见,回去研究下一步的审计方案了。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究竟是怎么回事,当时确实也是不得而知。不过现在终于有了下文了!昨天接到证监会的通知,说审计组马上又要到东州来,对我们继续审计。看来,他们是要紧追不放、赶尽杀绝了!”

“赶尽杀绝”这四个字,让左羽听了心中一颤。他怎么会用到这个词呢?

曹元明环视了一下会议桌周围的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他吃定我们了,我们就要好好奉陪!今天开这个短会,就是为了跟大家打一个招呼,还像上次一样,希望大家积极配合。特别是程学英,请你向财务部门所有人交待清楚,一定要认真对待,小心侍候,特别是注意把握好这样几条原则:账目上的事,不问不答;公司里的事,多问少答;生活上的事,少问多答。”

这些话在上次审计准备会上左羽就听过了,不过从上次情况看,这一套根本不管用。左羽打量了一下坐在曹元明旁边的吴安生,发现他心不在焉地玩弄着手里的签字笔,眼睛在会议室墙上挂的画板上游移不定。

曹元明掏出烟来,散给几个抽烟的人,自己也点了一根,边抽边说道:“最近,公司里有一股不健康的风气,和我们团结向上、奋发图强的精神不太协调。陈定兴就是例子。他到处找人告状,无中生有破坏我们晶富公司形象,无非是想说明他是冤枉的。他真的冤枉吗?他老婆的公司在晶富做咨询业务,这是铁的事实。我们罢免他,一点也不冤枉!他完全是别有用心的。在今天这个会上,我顺便给大家提醒一下,希望大家不要走陈定兴的老路,事实证明,那条路是没有好下场的!”

左羽又看看吴安生,没想到吴安生也正在看着她。两个人对视一下,莞儿一笑。

 

2

 

每次集团公司开会,都是程学英观察曹元明和左羽的好机会。曹元明点到她名字的时候,她正在观察左羽。

程学英发现,自从她和左羽谈过话以后,每次开会,左羽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两只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曹元明了。让她不放心的是,曹元明在看左羽的时候,眼睛却还是有点幽幽的。

散会以后,她总是要在左羽走了以后,才离开会议室。今天会开的很短,曹元明状态不佳,没精神多讲话,很快就宣布散会了。临走的时候,程学英忽然听见曹元明把左羽留了下来,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她一直磨蹭到最后,会议室里只剩下她和曹元明、左羽三个人了,她没法再继续呆下去,只好很不情愿地退了出去。她站在门外,装着在看手里的材料,却悄悄把耳朵贴在了门缝上。

还好,左羽很快就从会议室里出来了。

“程姐,还在看材料啊!”左羽主动跟她打招呼。

“哦!是啊!审计组一来,我们有的忙了,不抓紧时间哪行啊!”程学英见她这么快就出来了,顿时轻松下来。

左羽笑着朝她挤挤眼睛,又朝会议室里呶呶嘴,挥挥手说:“那你忙吧!我先走了!”

程学英读懂了她的意思,愉快地说:“再见!”

审计组很快就来了。这回来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是上次来过的。

程学英心里暗暗叫苦。因为来的人全换了,这就意味着他们要把晶富的账重新再翻个底朝天。

不过曹元明却认为,对他们来说,换了人也许会好些。因为上次那班人马,实在太难对付了,连一顿饭都不吃他们的,简直就是水火不近。

和审计组见面交谈以后,曹元明才知道,这些人同样是来者不善。他们明确地告诉他,这次审计,证监会一共组成了三个小组,同时分赴晶富电子、广通证券和福元投资三家公司,分头进行审计。

在完成了对晶富法人股收购以后,曹元明就和两家公司联络过,要求他们把所有的账目全部进行妥善处理,不能让任何人从账面上发现蛛丝马迹。为此,曹元明和程学英曾经几次到两家公司去过。应该说,那边的工作做的很细、很扎实,曹元明比较满意,也比较放心,估计一般的审计不会发现什么问题。但是听了证监会的审计安排以后,曹元明还是感觉好像受到一记重击。证监会的这个安排,是不是表明对他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信任了?

让他略感放心的是,这个审计组不像上次那个王家惠那样不食人间烟火。他们痛快地接受了曹元明安排的宴请,而且喝酒非常爽快,一点不藏不掖,头一次见面,一个副组长就喝得酩酊大醉。

这个气氛让曹元明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他最熟悉的套路,于是几天来压在心头的云霾一扫而光。

接下来几天,他不断地邀请审计组吃饭、观光、桑拿、唱歌,却都被婉言拒绝了。审计组对他说,还是先把工作做好,娱乐以后有的是时间。这话让曹元明吃了颗定心丸。既然来日方长,那就不急于一时了。于是他再三交待程学英,一定要把审计组的每位领导和专家都照顾好、服务好。

程学英却在心里叫苦不迭。

审计组进入工作状态以后,程学英很快就发现,他们都是有备而来。他们审计的针对性很强,跟她索要的材料,几乎都是晶富公司不愿意公开的,仿佛他们手里早已有了一本账,现在只不过来跟她核对一下是否真实。

这让程学英心惊胆颤。自从丢了那个MP3以后,她一直都在心里暗暗祈祷,但愿那些资料,千万不要让人发现,更不要让跟晶富公司有关的人发现,否则,她就要给曹元明捅大篓子了!可是审计组对审计材料的组织,怎么竟会跟她那份材料这么相似呢?是她自己心中有鬼,还是他们真的掌握了那份材料?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她这些担心,却不能跟曹元明去诉说。她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

随着跟审计组交流接触的增加,她的这个压力越来越大,让她寝食难安。她感觉自己几乎就要崩溃了。

还好,这次审计时间比上次要短些,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程学英总算把这段时间熬了过来。

但是审计的情况却很糟糕。在审计期间,三个审计组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不仅通过电话、传真和电子邮件等通讯手段互通信息,审计人员还经常在东州、省城、厦门和北京等地之间来回交换。等到审计结束时,最后留在东州的人,和原来的那班人马几乎完全不同了。

曹元明本来是想下些功夫和审计组好好沟通沟通,联络感情的,可是审计组这样安排,让他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了。面对他的邀请,审计组并不完全拒绝,那些人有时候喝酒比他还凶,卡位OK也照样唱的震天吼,可是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今天是张三李四,明天又换成了王二麻子,甚至连组长都换了好几回,让曹元明根本没有机会和他们建立深厚的感情。

曹元明不得不感慨证监会棋高一招。发现这个问题以后,他就放弃了徒劳的努力,除了保持礼节上的往来以外,不再在审计人员身上浪费更多的感情了。

和王家惠一样,这次审计结束以后,审计组照样又是一声不响就悄然撤退了。这让曹元明大为光火,却也无可奈何。他决定尽快到北京去一趟,把憋在心里的话,当面向证监会说清楚。

 

3

 

 

就在曹元明准备动身的时候,市政府来了一个通知,让他参加何市长率领的东州商贸代表团,去西安参加西交会。从西安还没回来,何市长又当面通知他,让他跟他去香港参加一个大型招商活动。

这一圈转下来,半个月又过去了。

回到东州,曹元明把程学英准备的材料仔细看过一遍,觉得很满意,便让程学英收拾一下行装,准备跟他一起去北京。他让杨辉替他们订了十月二十九日的机票。

十月二十八日,杨辉接到市政府打来的电话,通知晶富公司中层以上干部,下午三点,全部到海滨度假村参加一个情况通报会。

曹元明有点纳闷,直接打电话给市政府的徐秘书长,问他下午开的什么会,怎么把公司中层以上干部都叫去了?

徐秘书长说他也不知道,会议是何市长亲自安排的。

曹元明不好打电话问何家永,只好让杨辉逐一通知所有应到会的人按时参加。

下午三点,公司开了一个大巴,把几十号人全部拉到了海滨度假村。

海滨度假村建在一个离市区十几公里的凤凰湾,背面群山环抱,特别在度假村的周围,全部是挺拔的楸树林,一棵棵树干笔直,高耸入云;度假村的前面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滩,海滩外面是蔚蓝色的海洋,波涛汹涌,无边无际。

三点钟,会议在徐秘书长的主持下准时召开。

徐秘书长也许是中午没休息,看上去精神并不怎么好:“今天把大家请来,是受证监会的委托,通报一下最近对晶富公司两次审计的情况。”

听到这个内容,大家顿时都把耳朵竖起来了,赶紧把笔记本打开来,准备记录。

曹元明有点紧张,疑惑地望着徐秘书长: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事先不跟他通一下气呢?

大家正在翘首等待徐秘书长接着往下说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几个身穿检察院制服的人表情严肃地走了进来。曹元明打量一下,发现这些人都很面生,似乎不是本市的检察官。

徐秘书长尴尬地站了起来,朝旁边挪了挪,让检察院的人在中间坐了下来。

大家顿时面面相觑,后排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曹元明意识到,危险来了,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冷汗。

坐在中间的那个检察官开口讲话了:“请大家安静一下!根据证监会移交过来的材料,我们省检察院反贪局对晶富公司某些人涉嫌挪用公款进行立案查处。下面我念一个名单。请听到名字的人,在规定时间、到规定地点讲明情况。下面我就开始念了,请大家听好!曹元明、吴安生、张世平、徐克坚、李长华、程学英、于瑞,请你们七个人,立即到一号楼二楼的小会议室,我们有些事情要向你们调查一下。其余的人留下来继续开会。

曹元明脑子顿时“嗡”一下子空白了。检察官的话音落下以后,他迟迟没有反应。

吴安生率先轻松地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曹元明,又扫视了一下其余五个人,最后,他也没忘记在人群中找到左羽,朝她注视了一下,然后就从容地走出了会议室。

徐克坚、李长华、于瑞和张世平也相继站了起来,徐徐走了出去。

曹元明缓慢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跟在张世平后头。

程学英根本站不起来了,坐在那里呆若木鸡。一个女检察官走过来,连拖带拽把她拉起来,好不容易把她搀了出去。

等他们和检察官都出去以后,会议室里立刻炸开了锅。

徐秘书长重新坐下来,挥手制止了大家:“请大家安静!不要吵!这是正常的调查情况,没什么奇怪的。下面我代表市政府宣布:在曹元明等人接受调查期间,晶富公司由雷成德同志暂时负责。晶富公司是我们东州最好的企业之一,任何变故都不能影响生产,影响稳定。在座各位都是晶富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大多数是共产党员,希望你们要以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继续坚守岗位,做好各自工作,保持晶富公司正常的生产秩序。曹元明等人把事情说清楚以后,没有问题的话,很快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岗位。希望大家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不要把内部消息向外界扩散。雷局长,请你说几句吧!”

受命于危难之中的雷成德简单说了几句,就宣布散会了。

 

4

 

曹元明被“双规”的消息顿时就在东州传遍了,媒体的记者云集在晶富公司,争相打探确切信息。可是晶富公司一直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生产照样进行,没有任何混乱的迹象。

季晓文打电话跟程新军预约采访,结果碰了个软钉子,于是他索性带着江尧民等人直接到晶富公司来了。他楼上楼下找了一大圈,没找到想见的人,于是就在办公大楼门口拉了一个员工采访起来。

“请问你是晶富公司的员工吗?”

“是啊!”

“听说曹元明被双规了,你知道这个事吗?”

“胡说八道!你们老总才被双规了哩!”

“那你知道曹总现在在哪儿吗?”

“曹总出差去了。”

“去哪儿你知道吗?”

“不知道!去哪干吗要告诉你们?去去去!一边去!我还有事哩!”

季晓文讨了个没趣,便打电话给左羽,问她在哪儿。没想到左羽关机了,打不通。

其实这个时候,左羽的心情非常复杂。在海滨度假村,看见曹元明黯然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左羽心头像被马蜂蜇了一下。回到双银大厦,她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的员工。她跟周毅说,她身体不太舒服,要在家休息几天,有事就打她家里的电话。她还吩咐周毅,跟小叶他们就说她出差了。

外面乱哄哄的传说,左羽也都知道。不过她不管这些,尽量不去想这些,只想安静地在家呆几天,理一理思路。

谁知局面变化太快了,几乎让她来不及反应。

她刚在家里休息了不到两天,周毅就给她打来电话,说吴总有急事找她。

“吴总?哪个吴总?”

“吴安生啊!”

“他?”左羽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赶紧打电话给吴安生:“你没事了?”

吴安生乐呵呵地说:“人家吃肉,我连骨头都没啃着,我会有什么事?”

“你不是也在名单上吗?”

“那不过是陪他们去说说话。左羽,你怎么把手机都关了?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哩!你到公司来吧!”

“我现在脑子很乱,恐怕帮不了你!”

“那就让我来帮你,帮你把脑子洗洗!”

“你怎么洗?”

“请你出任晶富公司的经营副总,你有兴趣吗?”

“什么?”

“今天晚上就开董事会。在这次反腐斗争中,你是做出贡献的,而且你在经营南辰公司这段时间,表现出了卓越的经营才能,董事会对你已经基本上认可了。你快来吧!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商量。”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左羽有点疑惑。她并不怀疑吴安生是在开玩笑,因为这也正是当初他们策划过的结果。她只是感觉,这几天好像一直在梦中!

她打电话给司机,叫他来接她去集团公司。

吴安生正在会议室里等他。左羽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左羽列席过晶富的董事会,认识这些人大多是晶富的董事,另外还有潘永华、陈权等几个和吴安生关系不错的公司干部。还有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导的人物,因为背对着她,一时没认出来。等他说话的时候,左羽才听出来,原来市政府的徐秘书长。

徐秘书长代表市政府在晶富公司主持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他再三强调,公司的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局,任何人、任何事都要维护这个大局,千万不能让晶富这面旗帜倒掉。在谈到公司董事会时,徐秘书长说,鉴于福元公司收购晶富电子的资金来源涉嫌违规,这次收购已经被取消,晶富电子百分之十五点五的法人股依然归东州市国资局所有。所以,市政府研究决定,由国资局助理调研员雷成德同志代理晶富集团董事长,主持董事会工作。

徐秘书长走后,大家在食堂简单吃了一顿晚饭。在食堂就餐的员工都很平静,并没有他们担心的要发生群访的迹象。也许,工人们正在等待。

吃完晚饭以后,在雷成德的主持下,召开了晶富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新一届董事会的第一次会议。吴安生等人列席了会议。

这次董事会的主要议题,就是研究成立公司新的领导班子。

方案在下午已经基本形成了,在董事会上只不过是履行手续而已。当过多年领导的雷成德,在驾御会议方面非常有经验,很有节奏地控制着会议的议程。经过简单讨论以后,他见大家没有太大分歧,便迅速把民主环节转为集中环节,代表董事会进行宣布:

“下面我宣布董事会的决定:吴安生同志任晶富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左羽同志任晶富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经营副总裁,潘永华同志任晶富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技术副总裁,陈权同志任……”

他还没念完,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5

 

左羽抬起头来一看,推门进来的还是徐秘书长,后面还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衣着鲜亮、仪态大方的年轻女人,左羽觉得十分眼熟,仔细一瞧,原来是武瑛。左羽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武瑛也看见左羽了,她悄悄地朝左羽摇了一下手。

雷成德赶紧起身给徐秘书长让座。徐秘书长也不客气,径直走到中间的位置。不过在坐下来之前,他却招手让武瑛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这让雷成德暗暗吃惊。他不认识这个年轻女人,所以根本没想到徐秘书长会安排她在这个位置上就座。他不由得朝这个女人多打量几眼。

徐秘书长拉他坐了下来:“老雷,我听你刚才好像在宣读董事会的决定,是吧?”

“是啊!还没念完,你们就破门而入了!”雷成德悠闲地说了句笑话。

徐秘书长笑笑:“那正好哦老雷!情况发生了新的变化。福元公司收购的那部分法人股,不是涉嫌资金来源问题退回来了吗?退是退回来了,不过国资局并没付钱给人家,所以这部分股票当时并没有真正成为国资局的,这个情况你是知道的。现在,省城一家民营公司文华实业有限公司把这部分法人股买下去了,资金已经全部到位。所以国资局不能再当晶富公司的股东了,大股东换人了!这位武瑛女士,就是大股东推荐的新任董事长!正好大部分董事都在这里,你们表决一下吧!”

徐秘书长话音未落,下面已经人声鼎沸了。

雷成德又是一愣。不过这回他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吃惊了,因为他知道,徐秘书长既然安排她在这个位置上就座,那她当然是有来头的,只是没想到她会是大股东推荐的新任董事长。

雷成德把嘴套在徐秘书长的耳朵上,悄悄地问:“什么来头啊?”

徐秘书长也把嘴套在他的耳朵上说:“你不要问那么多了。市长都顶不住,我们也不要管太多啦!”

雷成德顿时把嘴闭上了。

见大家还在议论纷纷,徐秘书长扭头征求了一下武瑛的意见:“要不,你先把情况跟大家说一说?”

武瑛点了点头。她让随从给她递上一个资料袋,从里面拿出几份文件摊在桌上:“这是我们文华实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法人代码证、税务登记证,这是文华公司收购晶富电子法人股的协议、汇款手续。我介绍一下我本人的情况。我叫武瑛,是文华公司的政策咨询。今后要跟在座各位合作共事,请大家多多支持!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徐秘书长接着介绍说:“武瑛同志是我们东州财经大学今年刚刚毕业的博士生,以前在省外贸工作过,既有理论,又有实践,是位文武双全的工商业精英。老雷,你组织大家表决一下吧!”

雷成德让大家先安静下来,对新任董事长人选进行了表决。表决结果当场就出来了,武瑛以七比二票当选。

徐秘书长很满意,笑着对雷成德说:“老雷,不错嘛!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继续开会吧!”

徐秘书长走了以后,雷成德把位置让给武瑛:“武董事长,下面的会议,请你主持了!”

武瑛没有挪位置,不过却把他的话接过来了:“那好,下面我们继续开会。我看了一下今天的董事会议程,主要是任命公司新的管理层人员。我刚到公司工作,大部分人都不认识,所以,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这里有一份文华公司草拟的管理人员推荐名单,正好在董事会上请大家讨论一下。”

她从文件袋里又拿出一张纸,展开来慢慢地看了一下。

她这个动作好像有无限的魔力,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在念名单之前,武瑛抬头朝左羽看了看,看见左羽正在微笑。接着,她又朝吴安生看了看,发现他也在微笑。于是,武瑛自己也微笑了一下,拿起名单缓缓念道:“晶富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左羽;经营副总裁:吴安生;……”

左羽和吴安生同时惊呆了!

这真是沧海桑田般的剧变!

对于文华实业集团,吴安生是知道的,这家公司的老板,是秦文俊的儿子。当徐秘书长说他们收购了晶富电子时,吴安生在短暂的兴奋之后,立即发觉事情不妙。这么大的事,他在事前竟然一无所知,这不意味着他已经被老领导抛弃了吗?等到武瑛宣读文华公司推荐的高管名单时,吴安生顿时感觉像掉进了一个冰窟窿。

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吴安生竟然经历了两重天。他费尽心血、苦心经营并且已经到手的胜利果实,还没来得及品尝,转眼之间就化成了泡影!他不能相信武瑛所说的一切。

他来不及听完武瑛所念的名单,就拿着手机走出会议室。他拨通了秦文俊的电话。

让他失望的是,秦文俊在电话里明确地告诉他,说晶富突然发生变故,文华公司对晶富的收购没来得及跟他商量,希望他对公司所作的人事安排表示理解,并且希望他大力支持武瑛的工作。

听完这个电话,吴安生彻底绝望了。他没想到,他战胜了一个强大的男人,却又败在了一个女人手下!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