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海青藤(7)  

2007-12-19 12:58:43|  分类: (中)海青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天井,王弘景才明白,他已经成为这个家里不受欢迎的人了,不要说太太和孩子不待见他,就连佣人吴嫂招呼他吃饭,也都没了称呼。好在王弘景在新浦的那些日子里,已经学会了忍让,只要有饭吃,有地方睡觉,就足够了。有没有称呼,倒也真的无所谓。

最让他犯难的,是动员他们跟他搬到新浦。他费了几天的时间,披肝沥胆,甚至连蒙带吓,总算把太太说动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儿子孝珀说出来的话,让他心惊肉跳。孝珀很干脆地跟他说:“让我跟你去汉奸,还不如叫鬼子来把我打死!”最后,还是太太帮他说了好多话,才让儿子回心转意。

中正街南边的七里河,河面虽然不怎么宽,却南通淮扬,北通海州,是条有名的运盐古道。在进入中正的这一段河上,从东到西,共有七座砖砌的拱桥,连接着街上的几条巷子。每座桥的造型各不相同,但是都同样的精巧,就像七道飞天的彩虹。桥下是大大小小的码头,平时都会停泊着很多南来北往的船只,中间有一大半是运盐的。盐坨堆得最高的南岭脚下头的三道桥,正对着街中心的槐树巷,桥下的码头,也是中正街最大的码头,平时停的船也最多。自从日本鬼子的飞机来轰炸过以后,槐树炸飞了,岭脚上的盐坨也炸平了,三道桥也炸断了,码头也炸蹋了,昔日繁华的地段,如今一片凋零。

王弘景租的船,就靠在三道桥的残垣旁边。他想把房子卖了,可是没人要,只好用一把大锁锁上,只带走了几箱子书籍,跟几包细软。他锁上大门要走的时候,左邻右舍没一个过来打招呼的。从前要好的亲友,也没有一个过来替他们送行。倒是有几个小孩,远远地在一边起哄,朝他们乱扔东西,让他们一家人都感觉灰溜溜的。上船的时候,他们都默默无语,也不敢抬头朝岸上看。一直到船出了七道桥,一个个才如释重负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船到黑风口,一家人停下来打尖吃饭。王弘景听见一只落了帆的蓬船上,说话的口音是淮安一带的,便欠着身子跟那船家打招呼。没想到船上的客人,竟是他曾经医治过的板浦章先生的那个亲戚家一个姓徐的管家。王弘景太太的娘家,就在淮安府运河边上的平桥镇。这回搬家,太太还说有些东西要托人带回娘家,没想到这么快就在这里遇到了老乡,而且还是个熟人。王弘景回到自己船上,跟太太一说,太太自然高兴,赶紧收拾了一个包袱,请那管家捎回娘家。

忙完了这件事,而且现在离家已经很远了,一家人渐渐轻松下来。过了黑风口,船就开到朐山头下边了。离山这么近,孩子们还都是头一回,所以都很兴奋,一个个争着跑到船头上看新鲜。王弘景指点着河西岸的山头,告诉他们,哪座是宋朝名士石曼卿读书的石棚山,哪座是张叔夜擒宋江的白虎山,哪座是孔子望海的孔望山。正在观望的时候,翠柏掩映的龙洞庵里,传出隐隐钟鸣。孝琬憧憬地说:“你们听,庵里的师太在念经哩!”孝琪侧耳细听了一会,撅着嘴抱怨说:“听不见嘛!”大家都笑了。孝珀拍着弟弟的头说:“人家女孩才有那缘分哪!你哪里听得见!”

过了孔望山,船多起来了。河岸上,赫然矗立着阴森森的炮楼,顶上还飘着腥红的太阳旗。看到这些,王家的人一个个又都沉默下来,连一路上兴奋不已的孝琪也不吱声了。

十月初二,是个吉日,王弘景的“瑞芝堂”就选在这天开业。搬家之前,王弘景把那块沾满秽物的牌匾,先后用皂角跟猪胰子洗了好多遍,又刮掉不少油漆,这才把“中医王杏庵”这五个字弄干净。现在,他把这块斑驳陆离的牌子,挂在了瑞芝堂迎门的廊柱上,作为诊所的招牌。为了显出家学渊源,他还特意把那块被他雪藏多年的“杏林春暖”金匾,也挂在了瑞芝堂上。这块金匾,引得前来作贺的客人们一致赞叹,为王弘景增色不少。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瑞芝堂开业这天,朋泽大佐竟然亲自前来捧场。不仅如此,他还给在座各位讲了一个中日邦交史上鲜为人知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