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姜家的姑娘们-蕴真(46)  

2009-08-01 16:32:16|  分类: (长)姜家的姑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下傍晚,憋了一天的雨,总算下下来了。雨点打到地上,有铜钱那样大,把青石板大街跟房顶子打得“噼哩叭啦”响。雨下的急,一阵风吹过后,屋顶上头就会飘起一片白烟。屋檐口淌下来的水,起先还是黑的,有的还会裹夹着草屑子跟瓦松,没多会,水就变清了。姜三婶赶紧把南屋里头盛草药的坛坛罐罐腾出来,放到南屋的后檐墙下头等水。再一看厅房那边屋檐子下头,王小花早已把脸盆、澡桶排成一溜子了,川流直下的急雨,把盆盆盏盏打得水花四溅。

城头上的枪炮声和呐喊声,也终于被风雨掩没了,渐渐归于寂静。

黑子从雨水中跑回家了。它站在门槛子上,头动尾巴摇地一通剧烈摇晃,就把沾在毛上的雨水全甩出去了。它在南屋三个房间里外转了一圈,最后趴在柜台前头的地上,眯着眼睛睡觉了。

过一阵,雨稍微小些子了,在城头上守垛子的人,都陆陆续续往家走。街上流淌的清澈的雨水,一阵就挨那些人趟浑了,泥浆一样顺着东大街朝东流去。有富跟那些人一起回来了。他头上戴着斗笠,身上披着蓑衣,赤着一双脚,裤子卷到了膝盖上头。姜三婶正在当门地里头翻拣被雨打潮的药蒲包,见他浑身湿漉漉的,埋怨他说:“雨还没停哩!你急吼吼往家赶什么呀,要是受凉了怎办?”

有富把斗笠蓑衣挂在门栓子上,回过身来对姜三婶说:“这阵雨小,城墙上头又抬下来不少伤员,一个个都淋成落汤鸡了。我三爷叫我来家熬些姜汤给他们喝。”

姜三婶瞪着眼,不高兴地说:“啧,陶公祠里头那么些女人,姜汤也不会熬呀,还叫你往家跑?”

有富说:“药也不够用的了,我正好还要回来拿药。三婶子,今天一天用的药,比平常一个月用的还多哩!这些药用出去,差不多都是肉包子打狗,收不回头了。你老心不心疼呀?”

姜三婶晓得他说的是笑话,就笑着说:“心疼哩,你不要拿了!”

有富说:“中啊!那我也轻松了,呵呵!”

姜三婶说:“你小心丁个,不要挨你三爷剥皮就中了。”

有富说:“以前我老以为,我三爷只有在麻将桌上赢钱了,手脚才这样大方。没想到,他往那些伤员身上用药,这样舍得!”

姜三婶说:“这是救命哩,跟平时那当然不一样啦!你小看你三爷了吧?”

有富说:“平时反正觉得我三爷没有你老大气。”

姜三婶说:“你这小的,灌我迷魂汤有什么用啊?”

有富说:“不是的哩!二柱他妈也常会这样说的。”他趴在后门边上,扯着嗓子使劲朝后头喊:“他妈妈,他妈妈!”他连喊了两声,从厅房的雨帘子后头冒出一个人来。有富一看,不是王小花,却是银娣,就改口说:“他二婶子,你叫二柱他妈弄生姜、葱须,熬一大锅汤。要有红糖,最好再加丁红糖。熬好了,找个罐子装出来,送给我带走。叫她快丁个哦!”

银娣答应着,一闪身往后头走了。

有富也到西头房去拾当药。雨还下着,院子里头的药酒缸封口不能打开,有富只好把先前备下的小坛子药酒都拿上了。他又从柜子里头拿出一些接骨散、云南白药之类的外用药,装在一个竹篓子里头。过一会,王小花把姜汤也熬好了,装在水桶里头,拿锅盖盖着,冒雨从后头提过来。有富埋怨她说:“你怎把这东西装在水桶里头,水桶不打水吃了?”

王小花分辨说:“装搁煨罐里头,我怕你走路碰坏得了。水桶不怕碰嘛!”

有富点着头说:“嗯,也对,你心还怪细的!来,正好帮我想想法子。你看这几样东西,我怎法拿走?”

王小花朝地上摊的一堆东西看看,说:“坛子跟篓子拴搁一起做一头,水桶做另一头,弄根扁担一挑,不就走了么?”

有富说:“哎,不错,头脑够用的。那还站这干什么?赶紧去拿扁担呀!”

“哦!”王小花顶着雨又跑回后头拿扁担去了。

等王小花出去了,姜三婶在旁边捂着嘴偷笑说:“还夸她头脑够用的,这不给你支的团团转么?”

有富得意地说:“那有什么法子,一家人里头,总得有个明白人吧。要不然,还不给人欺负死得了?三婶子,你老说对不对?”

姜三婶笑着说:“那你大哥家呢,两人都够呛的吧?你大哥是厚道人。丁三妹算明白人吗?我看不见得。她净是假精灵多!”

有富从屋里头找根绳子出来,把药酒坛子跟药篓子往一起拴:“我三婶子,你老不要小看我大嫂子。她精灵着哩!比二柱他妈少说也要精灵十八个帽头子。”

姜三婶说:“你这样看得起你大嫂子啊?”

有富说:“不过,像她那样子精灵,再精,我也不欢喜。”

姜三婶说:“呸!人家要你欢喜做么呢?有你大哥欢喜就够了。”

有富说:“我大哥哪里是欢喜她?怕她才是真的。”

姜三婶说:“欢喜也好,怕也好,只要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就什么都好。有富啊,你看人还真够毒怪的。那你帮我看看,小真子跟天保,这两人将来一起过日子,哪个怕哪个呢?”

有富说:“这还用问道,我三婶子?你老真是的,没事净拿我开心。”

姜三婶说:“莫胡说,我拿你开什么心呀!天保这小鬏厉害哦!他那一档子人里头,文诠年岁比他大,也压不住他。他倒是个真头子哩!不像人家江南四大才子,都是老大唐伯虎说了算。”

有富说:“那怕什么的?一物降一物,卤膏点豆腐。天保就算再厉害,到小真子手里头,也面得了。不信,你老就等着看好了。”

“一丁也不错。”门口有人接嘴说。姜三婶朝外头一看,是梦梨回来了。她只顶了一张荷叶在头上,身上都淋湿得了。进了门,看见有富还在那块拾当,梦梨就催他说:“你还在这块磨蹭,他老爹都急死得了。等你姜汤哩!”说过,脚也没停,就往后头走去了。

姜三婶猜她是奶子涨了,急着要给二宝子喂奶,就不拦她,冲她背影喊:“把身上湿衣裳换换,不要受凉了。”

王小花把扁担也拿来了。有富接着,赶紧挑着担子往外走了。这阵子,雨也下的差不多了。王小花正要回去,忽然听见门外头“轰隆”一声巨响,赶紧跑出去看。睡在地上的黑子,眼睛一睁,“刷”一下就窜出去了。姜三婶也听着了,跟在王小花后头问道:“怎的了,哪里墙倒了吧?”

王小花头也没回,撂给她一句话:“小老虎家棚子坍得了。”

姜家大门外头,东西各安了一个芦柴棚子,住着两户从乡下进城逃难的人家。东边那家姓王,是半路桥的。西边那家姓李,是城北的。小老虎是李家顶小的男孩子,十来岁,常跟大柱二柱他们一起玩。听说他家住的棚子倒得了,姜三婶连忙挪着小脚跑出来,连声问道:“砸着人没?”

“没哩!”王小花一手拽着小老虎的二姐,一手搀着小老虎,把他们往南屋里头拉。到了门台石上,小老虎一出溜就窜进屋来了,差丁撞在姜三婶身上。他二姐从后头追上来,打了他一巴掌,责怪他说:“你慢丁个会死啊!”

这时候,周围邻居都出来了。大家七手八脚把棚子扒开来,把被子跟粮食都刨出来。姜三婶跟小虎妈说:“都拿屋里头来,拿屋里来。这东西要淋湿得了,日子就没法过了。”她埋怨小虎妈跟过来帮忙的王家女人说:“当初我叫你们都住到这屋里头来,你们偏不,非要搭棚子住。夏天雨水多,墙头都经不起泡,你们那芦蓆棚子都吃得消?我这南屋,空也空着。你们搬进来住就是了,一家一间,当门地两家合用,不正好么?跟家里头比,当然要窝窄丁个,那也比你们住那小窝强呀!”

王家女人指着小虎妈说:“这番子,她不搬进来也不行了。”

小虎妈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黑黝黝的,不好意思地说:“三奶奶,这番真要麻烦你老个了。”

姜三婶说:“麻烦什么子呀!你们住在这块,还省得他四大爷天天过来看更哩!”

小虎妈说:“这仗也不晓得要打到哪一天子,唉!”

姜三婶说:“不要管这事了。反正长毛一天不走,你们就一天也回不去,安生在这住呗!赶紧把行床被褥碗盏家伙归置归置。”

小虎妈把房子上下扫了一眼,又把头低下去了,说:“三奶奶,不怕你老笑话。你老这样大房子给我住,眼下,我连一天房钱都付不起哩!”

姜三婶仰头笑了:“怪不得上回叫你住,你不住,是怕我朝你要房钱呀!呵呵!我家也不是专门赁房子给人住的。说句大话,平时你想赁,我还不让你住哩!这不是万不得已,你没有地方住嘛!你又不是旱螺螺,能背着房子到处跑,对不对呀?”

周围那些邻居都笑了。

姜三婶拉着小虎妈手说:“小虎他妈呀,你放心住吧,我一个铜钱也不会朝你要的。我家还不缺这丁钱哩!就算缺钱,也不能苦你这个钱呀!你本身就是遭难来的,我再朝你要钱,那不叫趁火打劫嘛!阿弥陀佛,人再缺德,也不能缺到这个份上呀!”

小虎妈一听,赶紧把小老虎姐弟三个拉过来,把他们一个一个摁在地上,说:“赶紧给三奶奶磕头。”她自己也要朝地上跪,给姜三婶一把拽住了。小虎妈哽咽着说:“三奶奶,你老真是活菩萨。我跟小老虎他大,给你家当牛做马,使唤一辈子,都不说二话。”

姜三婶说:“那我哪里受得起?你有这心就行了,我真要拿你当牛马使唤,那不得折我寿啊?呵呵!你赶紧把小鬏子都拉起来,进屋拾当拾当去吧!西屋里头有药,小鬏子不能住,叫他们都住东屋。外头那棚子,等雨停了,扒开来晒晒,留着弄饭吧!”她伸手去拉小虎的大姐,见她胳膊上起了好多红疙瘩,就问:“这是挨咬的?”

那丫头说:“嗯,都是蚊子咬的。”

姜三婶再看看那两个孩子,也挨咬的浑身都是疙瘩,就跟王小花说:“他二姆妈,你上家里拿几根艾绳子过来,给她家晚上熏熏。你看看咬的,不能把小鬏子吃得了么?”

小虎妈说:“这些死小鬏子,夜里头贪凉快,都在外头睡觉。小老虎天天晚上就睡在你老家门台石上哩!”

姜三婶说:“哦?那幸亏我家大门是朝里头开的了。要不然,一开门不就把小鬏子刮掉地上去了么?”

大家又笑起来。骆三娘笑着说:“姜三奶奶还真会说笑话哩!”

姜三婶得意了,翘着鼻尖子说:“你看你说的。跟我对门住几十年了,才晓得啊!”

这阵子,雨也停了。大家说笑了一阵子,都要走了。正好王小花拿了一把艾绳子过来。梦梨抱着二宝子,也跟银娣一起过来凑热闹。骆三娘盯着王小花手里的艾绳子说:“姜三奶奶,也给我两根呗!”

“你家那是铁蛋子,还怕咬啊?”姜三婶把艾绳子接过来,抓几根给小虎妈,又抓几根给王家女人,最后还是留了两根给骆三娘。骆三娘喜的眉开眼笑,连声道谢,捧着艾绳子走了。她一走,邻居们也都跟着散了。

梦梨把二宝子塞给姜三婶,跟银娣两人卷起袖子,要帮小虎妈拾当屋子。小虎妈连忙把她们拦住了:“你们千万不要伸手。就这样,我心里头都过意不去了。你们要再伸手,我就没法安生了。请请你们,请请你们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家当,就这丁东西,我跟大丫头消停拾当拾当就行了。”

梦梨跟银娣还是帮她把床铺了,把锅碗瓢盆都归置好,这才回到厅房去,帮王小花张罗晚饭。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