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姜家的姑娘们-蕴真(52)  

2009-09-26 22:44:23|  分类: (长)姜家的姑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勇借找烟土的名义,闯进人家抢东西,一时竟然成了风。不管是楚良勇还是川勇,有好多人在这阵风里尝到甜头,得了实惠。板浦街有钱的垣商多,有不少殷实大户,家里财物多得让人眼红。先到的兵勇把浮财掠走了,后到的兵勇不甘心空手,就把人家的粗重家什都抬出来,摆在大街上贱卖。有那些贪小便宜的人,平时觊觎垣商家那些精美陈设,如今看见那些花梨木的家具,才卖一堆柴禾的钱,便都蠢蠢欲动起来,纷纷雇了车子来买。

李大贵兴冲冲地跟姜兰生说:“姜三爷,你老不去看看啊?划算哩!挑水的郑老三,买一张酸枣木的八仙桌,才一吊钱。多便宜呀!”

姜兰生手里捧个紫砂茶壶,连眼皮都没抬:“再便宜我也不要。这叫趁火打劫,你懂不懂?”

李大贵说:“这怎叫趁火打劫呢?花钱买的嘛!可惜我没得钱,再便宜也买不起。就算买得起,眼下也没得地方搁哩!”

姜兰生拉住他说:“大贵呀!有钱也不能买。买这东西,缺德呀!人再穷,要穷的刚正。东西再缺,也不能缺德。你说对不对?”

李大贵惋惜地说:“三爷这话是不错。我要不刚正,去年就跟人卖私盐去了,哪里还受这个穷?我就是看那些东西好,可惜得了呀!”

姜兰生听他这话,就叫他坐下来,慢声慢语地跟他说:“东西再好,是人家的,我们就不能拿。你说他们花钱了。花钱,他心里就安稳了?郑老三那桌子,平时一吊钱能买到吗?买不到。为什么买不到?本来那东西就不止那丁点钱嘛!这番凭什么他一吊钱就能买到了,还不是来路不正么?明知来路不正的东西,你还去买,那跟卖这东西那些人,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大贵,我看你是个刚正人,才罗里罗嗦跟你说这些话。人不刚正,说他也听不进去。二柱他妈,给大贵倒碗茶来。”

王小花拎着茶壶,给李大贵倒了一碗碧绿的茶来。李大贵端碗就喝。刚喝一口,眉头就皱起来了,问道:“三爷,这什么茶啊?”

姜兰生说:“这是藿香茶,就是天井里头那高高的藿香叶子泡的。三伏天喝这个,去火。好东西哦!”

李大贵憨笑说:“我们一年到头都喝冷水。喝茶费草,不划算。”

姜兰生笑了笑,说:“你老家那边,不少人去卖私盐呀?”

李大贵说:“嗯。去年庄上有人喊我也去,我没去。”

姜兰生说:“没去就对了。要去,你就挨害死得了,这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不管走到哪,你都是卖私盐的。就跟宋朝时候发配的那些犯人一样,脸上都盖了金印,走到哪,人都喊他‘贼配军’。”

这时候,出去看热闹的姜三婶她们回来了,一路上不住嘴夸赞自己看好的东西,不过她们各人都两手空空的,什么都没买。看见姜兰生,姜三婶兴冲冲地对他说:“我看中一个梳妆盒子,花梨木镶螺钿的,才要二百文钱。真想买下来,留给小真子做嫁妆。”

银娣说:“那张美人靠也不错,光滑溜溜的,才要一百五。”

姜兰生说:“那你们买就是了。我也没拦着你们呀!”

姜三婶说:“算了,我也就说说,哪敢买呀!真要买回来了,你天天脸不脸腚不腚地朝着我们,那还不受死得了?”

姜兰生笑了,问她身后那几个儿媳妇侄媳妇:“你们说该不该买吧?”

梦梨说:“是不能买。这哪里是买东西,跟抢一样嘛!全红木的宁式架子床,上下黄杨木雕,周遭一圈螺钿,那个漂亮呀,叫我坐一下,都舍不得坐。床上那棕绷子,紧实实的,按都按不动。这样好的床,才卖几吊钱。这不是暴殄天物吗?人家当初卖这床,不知要花多少银子哩!”

丁三妹说:“真开眼界了,有钱人家床那样大!还有那些桌子柜子,乖乖,滑溜的呀,都赶上我家镜子亮堂了。你说人家那木头,怎那样好的呢?”

梦梨说:“那都是红木的,值钱着哩!大嫂子,最好的沉香木,你知道能卖多少钱吗?”

丁三妹问:“多少钱?”

梦梨说:“说出来吓死你,一两沉香一两银哩!”

丁三妹惊得舌头都吐出来了:“乖乖,真的呀?”

姜三婶说:“那还有假呀?要不怎说,这些家具这样贱卖,是糟蹋人呢?”

银娣在旁边小声嘀咕说:“人家也花钱的嘛!”

偏偏给姜兰生听见了,朝她狠狠瞪一眼,吓得她赶紧把嘴闭上了。

蕴真火急火燎地跑进来,一看这么些人都在厅房里说话,劈头就问:“买什么东西了,你们?啊!这种东西也能买呀?那都是他们抢来的,是赃物,你们不晓得啊?”她见一屋子人都盯着她看,越发以为她说对了,气急败坏地说,“东西呢,在哪了?趁早退回去。你们要是不退,我回头就把它砸烂得了,叫你们哪个也用不上,钱通通白花。”

丁三妹憋不住,先笑了,过来拉着蕴真的手说:“咯咯,他们逗你玩的,其实什么都没买。不信你各处看看嘛!他们卖的,不是家具就是摆设,又不是什么小玩意子,能藏能掖的。”

“这还差不多,像我家人。”蕴真这才缓下心来,抱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仰脖就喝。

姜三婶想拦没拦住,抱怨她说:“这死丫头,光顾自己。人家不喝哪?”

蕴真放下茶壶,抬起手背擦擦嘴,把茶壶一推,说:“你们喝去呗,我也没拦着哪个!”

李大贵悄悄拉拉站在门边上的小虎妈说:“你看看人家这一家人,多明事理。往后,叫大丫头跟她真姨好好学。”

小虎妈说:“嗯。大丫头要能学到她真姨一半本事,我就烧高香了。”

不过,这年头明事理的人真不多。相反,贪图便宜的人倒还不少,听说有便宜东西卖,街上挤满了人。冷清多少天的大市口,一下子又成闹市了。没男没女,没老没少,凡是能走得动路的,几乎都跑过来逛逛,就算不买东西,也要来凑个热闹。走在大街上,各人连打招呼也改了。以前见面都问“吃过哪”,现在一张嘴就问“买什么了”。

有这些人架势,兵勇们也格外带劲,买卖越做越红火,吆喝起来嗓门也越来越高。第二天,闯进人家抢东西的兵勇更多了,抢出来的东西也更杂,除了家具摆设,甚至连人家铜盆痰盂子,都有拿出来卖的,真是五花八门。这些大兵出来抢东西都拖刀带枪,缙绅们哪个敢说个“不”字?只得缩在屋里头,紧着人家把东西往外搬。倒了霉的人家有苦没处诉,只好跑到筹防局来告状,请范清臣他们各位官老爷替他们做主。范清臣和各位局董一商议,眼下没有好办法,只得写函知会周应谷和曹得胜,请他们严肃约束部下。

这些天,周应谷天天带人在城上巡哨。在城墙上,他看见有兵勇从人家拉东西出来卖,问身边的随从,都说是楚良勇的,所以他一直没过问。接到范清臣的来函,他才知道,川勇也有人跟着一齐捞外块去了。他立即派人,叫靖挚和川尚两营的管带,火速赶到他的中军大帐。他大发雷霆,责令他们立即回去整饬军纪,抓住领头的,要严惩不贷。结果,苏坤回去抓住最先闯进中大街垣商家里抢东西的那几个兵油子,每人打了五十军棍,传檄各营,引以为戒。这下子,川勇里头再也没人敢上人家去找烟土、抢东西的了。

不料曹得胜却不买范清臣的帐。他对手下人说:“他奶奶的,这狗日的真亏他姓范,当个州同,真他妈的就是饭桶嘛!请老子来替他们卖命,连口烟都不让吃,还不许我们自己出去找?天下哪有这等道理,以为大爷是菩萨哪?不管他,你们该干吗干吗去。他要问起来,就说我不知道!”

有了这道金牌,楚良勇干的更欢实了。再加上没有了川勇的竞争,实惠更多了。只要看见大门大户的人家就闯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抬了东西就走。满大街是抬家具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董焕家也是大门大户人家,不过门口有团勇把着,楚良勇没进去冒犯。不过在董焕回家吃饭的路上,从关帝庙到家不足一里路,就碰到十来个拦路告状的。到了家里,里里外外还有一大帮人在那等着。他们一见董焕,就围着他大倒苦水。有的人直接就责问他说,你家弄几个团勇把着,不让土匪兵进去,就不管旁人哪?那下回再捐钱捐粮什么的,都叫你们几个董事家捐好了,不要来找我们!弄得董焕苦不堪言,连饭也吃不安稳。趁着上茅房的机会,他躲到后花园的小亭子里头,呆呆地坐了一会。瞪着荷花池里游来游去的锦鲤,他忽然想到一个法子,高兴地拍了一下脑门,悄悄从后门溜出去了。

到了关帝庙,见汪宝元、高立昌几人都在,董焕便把他的想法说出来,跟他们商量。他们都觉得不错,便敦促董焕,赶紧去跟范大人回。跟范清臣回过以后,董焕又匆匆赶回关帝庙,吩咐亲兵赶紧磨墨,他亲自执笔起草了一张告示,晓谕百姓,禁止购买兵勇所售物件,犯者立拘,照价以一罚十,买物入官,仍枷号一月示惩。董焕写好以后,叫书办拿去多抄几张,火速派人分头到街上去张贴。告示贴出去以后,董焕又派出几个小队的团勇,跟在各街保长后头,满大街去转悠。

李豫立带着二根子他们,在东大街一带转悠。陶公祠门口,一大帮子楚良勇,正守着大大小小几十件家具,在那块使劲吆喝人来买。周围有好多人围着,有的查看木质,有的端详样式,有的跟兵勇讨价还价,也有不少是看热闹的。几个小孩子混在大人中间,这张椅子上坐坐,那张床上爬爬,惹得那些兵勇不停地喝叱。李豫立走过来,远远就跟那些卖东西的兵勇客客气气打招呼,老总忙着哪!这批货成色不错嘛,好卖吧?那些想买东西的人,一看保长带人来了,都不敢跟兵勇说话了,装讪搭痴地凑在一块嚓闲呱。李豫立走到他们跟前,低声警告他们说,告示都看了吧?千万不要贪小便宜吃大亏。眼下尽管立秋了,太阳还大的狠,晚上蚊子也多着哩!要真在街头戴一个月枷子,那滋味,铁人也够受的。那些人见筹防局动真格的了,心里也害怕,一个个都悄悄溜走了。

董焕这一招还真管用。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有卖才有买,如果光有卖的没有买的,那买卖也就做不成了。官家不许老百姓买兵勇的东西,兵勇的生意没人敢光顾,一下子就熄火了。那些兵勇见家具卖不出去了,在那块死守着也十分无趣,各人把钱袋子一拎,回营棚的回营棚,喝酒的喝酒去了,家具全扔在当街没人管了。那些苦主见兵勇散得了,这才纷纷带人过来,把各自的家什拉回家去了。

李豫立他们在街上来回转了几趟,见兵勇们都作鸟兽散了,街头只剩下各家来拉家具的管家跟下人,便叫二根子他们先回局交令,他自己跑到亲家串门子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