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28)-1  

2010-12-13 20:45:38|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祺对姜荣说的话半信半疑。姜荣见他不信,就说:“你不信也不碍事,反正这人跑不了,往后你多跟他谈谈就是了。”满祺故意问他:“你不想知道我们谈什么吗?”姜荣说:“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你要想告诉我,你早就说了。你不想告诉我,我问道又有什么用呢?”满祺就说:“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是怕把你害得了。我跟他谈的事情,你不知道,比知道更好,省得以后有麻烦。包括我在广东那些事,眼下你还是不知道最好。”

他这样说,其实等于告诉姜荣他在做什么了。对于聪明人来说,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很透。于是姜荣不再追问他了。他以为满祺找他,就是为了这事,所以他端起杯子,把里头的茶喝光了,就要起身出去。满祺拦住他说:“哎呀,光顾闲聊,倒把正事忘记得了。”

姜荣惊讶地问道:“什么正事?将才我们谈的,还不是正事?”满祺说:“将才说的,是我自己的事。我七爷交待给我的,才是正经事哦。”他这么一说,姜荣就猜到他要说什么了。果然就听满祺说:“我也不晓得你跟我七爷之间出什么事了。他找你有事,为什么非要拐弯抹角地叫我来说。不过,我七爷既然吩咐我了,我不能不替他把话说到。其实他想说的事情更简单,就是想请你出山帮他。据说他以前跟你说过,你没答应。是不是他怕再吃你瘪,不敢找你当面说了?”

“是的。”姜荣直截了当地说,“没想到他脸皮还怪薄的哩。居然自己不来,叫你来替他做说客。你告诉他,这事我要好好想想,再答复他。”满祺不满意:“这叫什么话呀?哪个晓得你要想到哪一天呢?”姜荣沉吟一阵子,抬头跟他说:“这样吧,明年乡试我要考不中,就去给他当伙计。你看中不中?”

“中哇!那就说定了。”满祺这回满意了。不过叫满祺这么一耽误,姜荣想去看朱佩芳的打算就落空了。从茆家茶楼出来,姜荣看看天不早了,就回家去了。没想到迎门就挨杨婉罗一数落:“真是大爷呀,会享福着了。空手大摇出去蹓跶,一遛就是大半天。家里头这些事情,里里外外,派到都是我的啵?这么好的天,就不晓得把萝卜干子拿出来晒晒?”

杨婉罗腌了一笆斗萝卜干子。前几天焐雪阴天,萝卜干子一直没晒透。今天难得遇上大晴天,太阳烘烘的,正是晒东西的好时候。不过她半夜就爬起来,上东家天去了。忙了大半天才回来,一看太阳都快到头顶上了。她匆匆给小开骅喂几口奶,就赶紧把板凳搬到雪地里,在上头搭上竹帘子,把萝卜干子摊在上头晒。她来家没见到姜荣,心里头就有气。正要找地方发火,姜荣回来了。

姜荣晓得杨婉罗操持家务不容易,见她发火,也不争辩,默默地帮她摊萝卜干子。杨婉罗把火发过,脾气也就没得了,跟姜荣商议说:“开化家女人生小鬏子,得送月礼哦。”姜荣说:“这事你拿主意就行了,我也不懂。”他们说一阵闲话。等萝卜干子都摊匀了,两人手都冻紫得了,赶紧回堂屋火盆上烤手。

杨婉罗听姜荣说昨天一块喝酒的还有邱继才,赶紧问:“钱小蛮那个挨千刀的,逮到没?”姜荣说:“哪那么容易逮得到?”杨婉罗就长吁短叹。姜荣安慰她说:“算了呗。吃一堑长一智,下回仔细丁个就是了。”杨婉罗心疼地说:“十块大洋哩,都能买三间大堂屋了!今年夏天,后墙头挨雨下塌得了,我都没舍得花钱找人砌,自己拾当拾当,也将就过来了。早晓得……”姜荣说:“晓得要?尿,早已爬起来坐着了。这番说这话,还有什么用呢?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老想了。”杨婉罗抱怨他说:“你不帮我想法子把钱弄回来,倒说这种话,真是的。你以为我放钱出去生利容易的呀?”

姜荣趁机说:“你那钱放出去,实在太危险了。不如还压在箱里头牢靠。”杨婉罗说:“我不放钱,家里哪有活钱呀?指望你教书挣那几斤米,还不够糊家里这几张嘴的哩。”姜荣马上说:“我可以出来做事啊!老七早就叫我帮他,你又不是不晓得的。”

杨婉罗不高兴地说:“又来了。你趁早不要动这念头。不上课了,你就好好看书。等开考了,就去考试。旁的事情,你不用做,也不用你操心。我还养得起你。”姜荣说:“男人叫女人养着,像话吗?”杨婉罗说:“你要觉得不像话,你就憋足劲去考,考中个举人进士回来,不就都有指望了么?”

姜荣晓得跟她多说也没得用,只好作罢。其实他自己又何尝甘心去站那三尺半柜台,听东家的吆喝呢?他当然更想像杨婉罗说的那样,早日金榜题名,飞黄腾达了。他不过是想起将才满祺的话,顺便探探她的口风罢了。

祭陶仪式,前后花半个时辰就足够了,不过外地来的那些戏班子,好不容易到板浦来一趟,花那么多工夫把戏台子搭起来,当然要多唱几天戏,把跑腿钱挣出来。有那唱得好的戏班子,还有人家要留下来,接着请他们唱堂会哩。

在这些戏班里头,顶有名的,还要数三喜班。三喜班是从扬州来的,就这一条,就够引人的了。更何况三喜班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青衣牡丹红。不过如今人家不叫牡丹红了,改叫徐梅香了。徐是他的本姓。原来叫牡丹红的时候,名字已经有三个字,本姓没法带上。世人都喊他牡丹红,几乎没人晓得他姓什么。这番改叫梅香,名字只有两个字,就把本姓冠在前头,称做徐梅香了。徐梅香的功底当然没话说,唱念做打样样出色。班主费二光也不是白给的,老生戏唱功一流,前可追余三胜,后可比程长庚。不过三喜班每回到板浦来,几乎都在董家唱戏,很少上外头唱。去年许家曾经想请三喜班过去唱几天,好给家里那些女眷们热闹热闹,最后也没能如愿。这回三喜班来,更是有好多人家想请他们去,最后费二光只答应了赵家。据说赵家在请三喜班这件事上,下了血本,终于把费二光打动了。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