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29)-1  

2010-12-30 22:33:12|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个不要脸的臭东西,这回看你还往哪跑!”王桂芹张牙舞爪扑到那个男人跟前,劈手抓住他后脑勺的辫子,猛地一拉,疼的那人顿时“哇哇”大叫起来。王桂芹一听声音,不像她男人,赶紧松手了。等那人转过脸来,王桂芹朝他一看,果然不是赵圣晴。王桂芹这下慌神了,一下子愣在那块。“这这……”

“这你个头啊!”那个男人伸手护住辫根子,不但不害怕,还回过头来喝叱她。这个男人,王桂芹认得,是衙门里的李老爷,常来跟她老公公和她男人一起喝酒聊天。每回他来的时候,她老公公和她男人都对他哈腰打躬的,得罪不起他。如今她拽了他的辫子,这还了得?王桂芹将才冲进屋来的那股子气势,一转眼全没得了。面对大声申斥她的李老爷,她反倒心虚起来,好像是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将才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姚美珠,见王桂芹软下来了,这才慢慢缓过气来。等她恢复了知觉,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挽着李老爷的胳膊,脸上顿时红的像盖了一块红绸子。她赶紧把手缩回来,垂在那块,不晓得如何是好。

这个男人,正是盐运分司的二老爷李元济。这个李元济,老家是湖南怀化人,捐监出身,在钦天监做过主簿。京官本来就穷,钦天监更是个清水衙门。俗话说,千里为官只为财。李元济在钦天监不仅没揩到什么油水,衙门发的那点俸禄,连养家糊口也不够,每年他还要从老家拿银子进京来贴补。他有一个在户部跟官的同乡,跟着本官到两淮盐运司当了几年差,回来以后,在他跟前把两淮夸得比江南还富庶。李元济一狠心,回家卖了一多半的祖产,捐了个从六品衔。到吏部候补时候,他又花下血本,这才如愿补上泰州盐运分司的运判。运判虽然是分司的三老爷,不过这衙门不一般,管的都是有钱的盐商。到过这些盐商家,那才晓得什么叫财主,什么叫做花钱如流水。李元济在泰州当了三年差,日子过的心花怒放,心满意足。三年过后,过班到海州分司当运副,升成了二老爷。板浦这地方有山有水,比泰州更养人。李元济本来就长得白白净净的,这下更加滋润了。

李元济虽然是捐班出身,却好风雅。一到板浦,就跟汪不醒、茅二仙这些文人雅士结伴为伍。除去上衙门,他平时都是青衣小帽,随身只带一个小童,到处闲逛。海昌书寓是板浦街最有名的青楼,里头从挂头牌的姐姐,到服侍姐姐的丫头,凡是李元济看得上眼的,他全都照顾过了。不过他总嫌青楼女子脂粉味太重,心里头更喜欢良家妇女。一旦看中那家的女人了,他就会跟人家大献殷勤,讨人家的欢心。万一靠施展魅力拿不住人家,他就会把看家本领拿出来。他有两样看家本领,一样是银子,一样是戳子。银子,就是往女人身上堆钱。有的女人很吃这一套。他只要略施恩惠,就把这种人网住了。有的女人不吃这一套。不过李元济手里还有另外一样法宝,就是戳子。他是衙门的二老爷,每年盐价定多少,都由他说了算。满街的垣商,不论大小,都得照他贴的告示做买卖。有了这件法宝,就不愁有钱人不买他帐,也不怕有钱人家的女人不听他话了。有那一等厚颜无耻的垣商,还偷偷主动把小老婆送去服侍他哩!

说起他跟姚美珠的事情,真叫无巧不成书。那还是今年清明那阵子,姚美珠出城替她男人上坟。她男人赵圣晖,英年早逝,留下她年纪轻轻在家守寡。姚美珠的娘家,是沭阳马厂的,父兄都在外面做官,算来也是官宦之家。姚美珠守寡以后,谨守妇道,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一意在家带儿子。每年也就在清明这天,出来上上坟,透透气,踏踏青。这天,她跟一家人坐着马车从坟地回来,路过善林庵的时候,她跟婆婆马氏说,想进去替小愍子抽根签。马氏一看善林庵离家不远,就答应她了。

善林庵跟赵家只隔几户人家。姚美珠她们从善林庵出来以后,就沿着大河边的石头路往家走。玉兰搀着小愍子走在前头,她一个人走在后头。河里有几条运春盐的船。看见姚美珠这样年轻标致的女人,独自走在河边子,有个不老实的船夫,就朝她唱起荤调子来了。那些船夫,都是走南闯北混江湖的,一听有人唱,就都跟着起哄。那个唱曲子的,看见有人捧场,更加放肆,竟把船往姚美珠这边靠过来了。姚美珠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朝屋檐根那边躲。船上的人,见她慌成那样子,越发开心得意,纷纷跑到船帮子上,弯腰撩着河水,朝她身上泼。走在前头的玉兰,看见主母受人欺负,连忙带着小愍子回来。不过她不但搭救不了主母,身上反倒也被那些无赖泼到水了。只有三岁的小愍子,吓得“哇哇”直哭。这时正好李元济骑着马从后头过来了。见些情景,他挥着鞭子喝斥那些船夫:“放肆!成何体统?”那天正好他是带着几个衙役出城办事回来的,身上还穿着官服。船夫一看,“民不和官斗”,赶紧把船撑走了。等到李元济回过头来再看姚美珠,这才发觉他今天中彩了。无意当中,他竟然帮了个大美人。

惊魂甫定的姚美珠,搂着儿子,娇喘连连。被陌生人盯着看,又让她满脸飞红。俗话说:“若要俏,三分皂”。她是去上坟的小寡妇,身上穿的全是黑色衣裳,连头上戴的,也是黑绒丝巾,把她本来就粉嫩的皮肤,衬得更加雪白娇艳。加上她一脸惊恐不安的神色,格外楚楚可怜,把李元济看得心神荡漾,一愣神,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他放下鞭子,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来,走到姚美珠跟前,安慰她说:“没吓着你吧?你是哪家的,能回去吗?”姚美珠朝前头指指:“我家就在前头,不碍事的。谢谢这位老爷了。”李元济的跟班告诉她:“这是盐运司的李老爷。”姚美珠赶紧说:“多谢李老爷。”李元济满心想把她扶回家去,不过众目睽睽,实在不便,只好站在那块目送她们。

“原来她是赵家的。”李元济一直看到她走进赵家大门,这才带着手下人回衙门去。他从姚美珠的服饰上,早已猜到她是寡妇了。后来找人一打听,知道她果然守寡,顿时心头一喜。打那以后,凡是赵家有事找他,他都严辞拒绝。弄得赵家爷俩个心里头直发毛,不晓得哪件事情得罪过他。赵圣晴听说他喜欢字画,专门从上海买了一幅任伯年的画回来送给他。李元济叫他把画展开来,仔细鉴赏一遍过后,就叫他卷卷拿回去了。赵圣晴又听人说他喜欢玩玉,花大价钱把海州谢家一块祖传的古玉买来送给他。李元济把玩一阵子,又退给他了。赵圣晴急的没法子了,不晓得该怎么巴结他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