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12)  

2010-08-01 23:06:06|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州是个古城,年头比板浦要早的多了。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在海边设立朐县,并且立下一个石阙,称为秦东门。秦始皇五次东巡,曾经到过这里三次。后来这个地方换过好多名字,一直到北魏武定七年,才开始正式叫海州。

海州古城直对着的正南方,有一座景色秀丽的南大山,如同一道华美的屏风,挡在城门前头,所以叫做锦屏山。城西有一座通体发白的小山,如同一只白虎,盘踞在西门外。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座白虎山,虽然只有十几丈高,却因为有一块石刻而声名远播。北宋宣和年间,水泊梁山遭到围剿,首领宋江带着三十六名好汉突围出来,想逃亡海外,不料却在海州这个地方,为知州张叔夜所擒,遇害后葬在白虎山的南坡。为了彰显功绩,张叔夜命人在白虎山顶上,刻下了这块石碑。城东也有一座小山,据古籍所载,是孔子登临观海的地方,所以叫做孔望山。

清朝以前,孔望山向东都是大海。如今峙立在孔望山东侧的云台山诸峰,古时候先后叫过苍梧、蓬莱、瀛州等好多名字,都是飘渺在海上的岛屿,是世人心目中的蓬莱仙境。唐人李白有诗云:“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还有宋人苏轼诗云:“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旧闻草木皆仙药,欲弃妻孥守世寰。”说的都是海州旧闻故事。直到康熙七年郯城大地震,引发海水东退,经过苍海桑田的变迁,云台山才和陆地相连,成为海州城外的山峰。

科考是乡试之前各州县对生员进行的一次资格考试。姜荣既然想参加明年的乡试,今年秋天就得先通过州里的科考。正在坐月子的杨婉罗,掐着手指头算算。就算姜荣最迟捱到临考头一天动身,离她满月也还要差三天。过过年以后,今年她还没回过娘家哩,说什么也要趁这机会回去一趟。她又不能叫姜荣不去考,所以就顾不得月子里不能受风什么的,早早就叫仇妈把包袱礼品等物置办停当。姜滢、开骐听说要上外婆家,都高兴的不得了。等大大雇的大车赶到家门口,姐弟两个争先恐后地往车上爬。

板浦通往海州的官道,修在从前那条海堤上。这条海堤,据说还是北宋年间,范仲淹在海陵任盐仓监官时候倡议修建的,所以叫做范公堤。姜荣一家人吃过早饭坐上车,从板浦北门出来,向北经过黑风口,绕过朐山头,天没晌就到海州东门口了。杨婉罗的娘家,在鼓楼西南角的双龙井旁边,离东门口没多远。车到家门口,正好赶上吃晌饭。

吃饭时候,姜荣从老丈人那块听到一件新鲜事,说沈二老爷伙同乡绅宋治基等人,在云台山开办了一家树艺公司。办公司的事情,姜荣早就听说过。几十年前,鸦片卖得最多的,就是英国人开的东印度公司。后来,在广东、上海这些开埠早的地方,那些在洋行里头当过买办的,像郑观应、徐润这些人,都纷纷开办了以贸易或实业为主的公司,在洋行以外做自己的生意。从京城刚回来那阵子,姜荣曾经也做过开公司的梦。不过,他一没钱二没钞的,办公司这种事情,最多只能在梦里头想想。前段日子,卞状元在给他的回信中,流露过想要回老家兴办实业的意思,还让姜荣暗暗兴奋了一阵子。没想到卞状元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最后还是让沈云沛在海州这块地上拔了头筹。

海州沈家,是乾隆年间从外地流落过来的,世代做些小本生意,到沈云沛的上一辈,才置下几亩田产,家世并不显赫,直到沈云沛这一辈,才渐渐发达起来。沈云沛字雨辰,十八岁中举,四十一岁中进士,选任翰林院庶吉士。他和张謇是同科进士,还有和张謇同科中举的赣榆人许鼎霖,三人既是江北同乡,年龄也差不多,彼此之间走动较勤,交情也越越来厚。正是在张謇创办大生纱厂的影响下,沈云沛才回籍创办了这家树艺公司。十几年前,沈云沛在板浦的敦善书院做过讲习。那会子,姜荣还是个学童。听说书院从州里请了位先生来讲学,他跟年龄和他相仿的表侄董满祺,得空就跑过去偷听。多少年没见过面,听见老丈人提起来,姜荣还是能马上就把沈先生的容貌轮廓想起来了。

“他在海州了?”

“听说好像在此地。他回来筹集办公司的股本的。”

“哎呀,那太好了。晌午过后,我去拜访一下子。”姜荣兴高采烈,把一路上的车马劳顿全忘得了。

杨婉罗打他坝说:“明天就要考试了,你还有工夫出去拜客。”

姜荣不屑地把嘴一撇:“科考还当个事呀。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沈先生,那多少年才能遇到一回呀?这回错过去了,下回,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碰上哩!”

他向来都是有主见的,杨婉罗哪里能拦得住他?吃过晌饭,他怕去早了耽搁人家午睡,就带姜滢和开骐到鼓楼去转一圈子。晌午时刻,鼓楼跟前人不太多。楼洞子旁边有个摇糖球的摊子,围着几个人。看见红彤彤的糖球,开骐眼馋,硬把大大往摊子跟前拖。姜荣便带着他们姐弟俩凑过来。糖球五文钱一串,不过摊主却不买。他手里头拿着一个盒子,里头有三个骰子。他让想买糖球的,每人掏两文钱出来,凑齐十文钱了,就把盒子递给交了钱的五个人,让他们每人摇出一个点子来。人家摇的时候,他还唱歌替人助兴:“摇十七来赶十八,糖球到嘴没捞咂。”哪个摇出来的点子大,只花两文钱,就把本来买五文钱的糖球买走得了。点子小的就活该倒霉了,钱都归摊主。姜荣小时候摇过,晓得这个规矩,就掏出两文钱交给摊主。最后,姜荣花十二文钱,摇了六回,才摇到两串糖球。虽说多花了两文钱,两个小孩子却很高兴。特别是开骐,抢过大大手里的盒子拼命摇,累得脸都红了,最后终于摇到一串糖球,开心的不得了,遇到人就告诉人家:“哈哈,我摇来的!”

从鼓楼上下来,把姐弟俩送回家,姜荣就奔沈云沛家去了。到了沈宅,才知道先生上上海去了。姜荣只得扫兴回到杨家。

第二天,他吃过丈母娘跟妗子们包的粽子,就拎着考篮,上州学下场考试了。姜荣对这里的环境不陌生,当年考中秀才,州试和院试两场,都是在这里进行的,不过是堂上换了个主考官而已。按理说,像他这样的生员,应该在州学里头读书的。可是他进学之后,就跟教谕告了假,一天也没在州学里头蹲过。一大早赶到州学门口,他朝里外望望,发现这么多年下来,这里似乎什么都没变。围在门口的秀才们,有老有少。在人群里头,姜荣看见好多精勤书院的学生,便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学生们看见老师也来赶考,“呼啦”一下就把他围上了,七嘴八舌地跟他说话。正在乱哄哄热闹的时候,堂上鼓响了。衙役们把大门打开来,守在门口,对秀才们挨个搜身,搜完一个,放进去一个。

进入考棚,姜荣将把笔墨纸砚拾当好,考题就发下来了。姜荣接过来一看,还是八股老题。早就听说有大臣上疏请太后废掉八股了,还有人甚至建议把科举也一起废掉。不过,看来朝廷并没采纳他们的意见,还是按照从前老一套来考的。这对姜荣来说是轻车熟路,因此他刷刷刷很快就写完了,卷面上干干净净,连誊一遍都用不着。科考不像乡试那样繁,上午一场,下午一场,两场就考完了,晚上不用住在考棚里。所以姜荣早早把卷子一交,就收拾东西回家去了。

过几天,榜贴出来了。姜荣的大名,高高地排在前头。还有他好些个学生,也都榜上有名。看完榜,他暗自得意,回来在路上还哼了一路曲子。这番没得什么心事了,感觉浑身轻松,他就想回去了。当初杨婉罗生孩子时候,想到会连上科考,所以他跟书院告了四十天的长假。如今假期满了,他也该回去上课了。他跟杨婉罗商量,说他先回去,把她们娘儿几个留在这块,再多过些日子。杨婉罗当然想留下来多过几天,不过也不好不给他回去,就叫他把开骐也带去,说是留在他身边陪陪他。姜荣觉得这样也不错。开骐已经六岁了,早该开蒙了。跟在他身边,他正好可以教教他,就把开骐带上了。换洗衣裳,来海州时候就带好了,都是现成的,所以爷儿俩没回板浦,车到卞家浦那块,就拐弯直接奔中正来了。

他告假这段时间,课都让给朱先生上国文了。虽然薪酬也折给朱先生了,姜荣还是不好意思,特意把从海州带来的古庵梨,送一篮子给他。朱源看见他身后的开骐,非常开心,接过姜荣递过来的梨,就拿一个塞到开骐手里,连声叫他吃。他话也变得多起来了,一阵问道开骐念没念书了,一阵又跑到锅屋,吩咐正在炕饼的厨子,叫他晚上上街买只烧鸡回来,给小乖纳纳馋。多支的钱,记在他帐上,算他请的。姜荣原先还怕他会嫌小鬏子住在这块吵闹,看见他这样欢喜,顿时心里踏实下来了。

霜降一过,天气转凉了。姜荣过冬的衣裳,夏秋时候都拿回家拆洗去了,还没带回来。天一凉,单衣裳抗不住。姜荣只好抽个空子,回板浦去拿。他本来想到家把衣裳拾当拾当就返回去的,没想到,还没到家门口,就在大街上碰见了朱佩芳。

朱佩芳胳膊上挎个篮子,大概早已看见急匆匆赶路的姜荣了,就站在街边等他。等姜荣走到跟前,她上前把他叫住了:“六哥,才回来的啊?”

“哦,是你呀!”姜荣停下来,脸上又惊讶又疑惑。他还真没想到会碰见她。他说:“天凉了,我回来拿些衣裳。”

“你怎一个人回来的,六嫂子她们呢?”

“她们还在海州了。我从中正回来的。”

“怪不得的。我上你家去过好几回,回回都是铁将军把门。”听说杨婉罗还没回来,朱佩芳说话口气轻松多了。

“你找我,还是找你六嫂子的?”

朱佩芳朝他一笑:“找你还不行呀,真是的。”

她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子,格外好看。姜荣看走神了,听见街上有人走动,才回过神来,问:“找我什么事呀?”

“我俩在这块说话,你不怕给人看见啊?”

“这怕什么的?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街上头有这么多人,我们嚓嚓呱,怕哪个的?”

朱佩芳把嘴一撇:“净死吹。那你走路怎老躲着我的?”

“我哪天躲过你呀,净瞎说。”

“还说没哩!回回上街,你都绕着我家门口走。你说,你是不是三斤半鸭子,二斤半嘴?”

“冤枉人。我绕着你家走做么啊?”

“那你要不怕,我们就站这块说话呗!”

姜荣小心地朝四周看看,见离他们不远的几家店铺,都人来人往的,就跟朱佩芳说:“算了,还是回家去说吧,省得又挨人家嚼舌根子!”

“这下不嘴硬了。” 朱佩芳掩口笑了。她朝姜荣挥挥手:“你先回家去拾当衣裳。我替你预备了一份礼物,单等你回来送给你的。上你家去过几回,你家都没人,没想到今天在街上碰见你了。东西我搁在家里了,我这就回去拿。你在家等我。”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