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22)  

2010-10-24 17:13:32|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见叫开席,伙计们赶紧过来抬大桌搬椅子。一张精雕螺钿酸枝木的八仙桌,上来四个壮汉,才好不容易抬到花厅当中。旁边的椅子,也都要两个人一把,才抬得稳当。伙计们在那边忙着抬桌椅摆杯盘,董玉洲便把客人们请到天井里头赏梅。

梅园厅前的这丛梅花,据说还是松石道人李汝珍先生当年栽下来的。家在大兴的松石先生,年未及冠,就跟随他在盐运司当差的堂兄李汝璜到板浦来了。后来娶了名士许乔林的堂姐,在板浦成了家,几十年便一直寓居在板浦。李汝珍博学多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写的一部奇书《镜花缘》,更是海内闻名。乾隆六十年,他在板浦举行过一次公弈,同时跟九位棋友对局,最后一盘不失,完胜对手,一时传为佳话。这次棋坛盛会,当年就是在梅园进行的。那时候,园子将才落成不久。草创之初,虽也颇具规模,不过没有多少名气。园子里的花草树木,也都是村舍里常见的槐柳萱萝,没得什么奇花异草。李汝珍跟时任海州正堂的卫哲治过从甚密,见州衙的后花园里头,有一片素心腊梅,开得十分惹人怜爱,就跟卫哲治讨了几株回来,栽在这个园子里。园子主人非常高兴,特意请许乔林先生题写了“梅园”两个字的匾额,刻在园子门楣上。许乔林和李汝珍本来就是郎舅,又都是板浦的大名士。梅园沾了他们两人的光,顿时名声大噪,顾客盈门。蓬莱客栈,也就一跃成为板浦街上最有名的客栈了。

这个时节,梅花含苞待放的多,开出来的少。姜荣说他一进门就闻见清香扑鼻,其实也就是花不醉人人自醉。在这朔风怒号的季节里头,草木早已凋零了。能在墙角看见几点梅花凌寒绽放,哪怕是山野村夫,也会驻足欣赏,更何况是姜荣这样的书生才子呢?各人步下台阶,围着这丛梅花,不免都评头论足一番。陈汝芬便提议说:“各位兄台,我出个题目。你们各人,这阵子赶紧搜肠刮肚,把记得的前人咏梅诗句都想出来。过一阵喝酒时候,我们就拿这个做题来行令。你们看好不好?”

许国栋从小读书不用功,肚子里头没得多少货色。行这种令,他哪里是陈汝芬、姜荣他们的对手,那还不得灌个酩酊大醉?于是他连忙摇手反对:“这个不好玩。我们还要听戏哩!放着现成的戏不听,去玩那酸溜溜的东西,没意思,没意思。”董玉洲跟许国栋差不多,平时都干些架鹰撵狗、吃喝玩乐的勾当,像今天这类舞文弄墨的事情,也就是在梅香跟前做做样子、装装门面罢了。真要叫他行起集诗联句这样的酒令,那非出洋相不可。听许国栋一说,他立马赞成,赶紧吩咐梅香说:“梅香,今天这酒是为你摆的,姜六爷还替你改了名字。等一阵吃饭时候,你可得好好唱几段子,让各位爷替你掌掌眼哦!”梅香连连点头答应。

过一阵子,下人来请各位老爷入席。董玉洲请邱继才坐首席,陈汝芬坐二席,盐课司的老爷吴景澄坐三席,姜荣跟陈汝芬并肩坐四席。许国栋跟费二光坐在里边的横头上,他和梅香坐在外边的横头上。各人谦让一番过后,都按他说的依次坐下来了,下人便催促伙计赶紧上菜。

董家老一辈人当中,三老太爷董金瑶是个爱吃的主。同治年间,他花高价从淮安府请了一位姓刘的厨师,在他家主厨。老刘死得以后,儿子刘大头接着在董家掌勺。刘家的手艺是祖传的,除了燕菜鱼翅这类大席,刘家最拿手的菜是长鱼(即黄鳝)。到刘大头手里,能把一条长鱼,做成整整一桌席面。除去各家常见的大烧马鞍桥、软兜长鱼以外,还有各种各样做法,诸如长鱼鱼圆、叉烧长鱼、杂素鱼、米粉鱼、锅贴长鱼、银丝长鱼、龙凤川、二龙抢珠、长鱼羹、白炒长鱼片、炝虎尾、溜长鱼、长鱼丁、长鱼干、炸脆鱼、月宫鱼、长鱼丝、蝴蝶鱼等等,名目繁多,看得人眼花瞭乱。吃惯了刘家父子做的菜,董金瑶越吃嘴越刁,换个厨子做菜,他就吃不下去了。董玉洲在梅园请客吃饭,既要把刘大头喊过来露一手,又不敢把他一直留在梅园,只好趁他出来卖菜的工夫,让他拐到梅园来,做几道菜过后,就赶紧打发他回家,还去伺候他的老太爷。

刘大头本来想做几道长鱼菜的,一到厨房,看见厨子把海参、鱼翅、鱼膘这些东西,都混在一起,放在一只暖锅子里头发,顿时心疼的不得了,赶紧叫人捞出来归整。他回头看见一只瓷?里头,泡着一堆燕盏,估计厨子是打算拿它下锅一齐炖的,一问果然。他眉头又是一皱,叫厨子找些小盅子出来,把泡好的燕盏,均分到盅子里头。然后他吩咐厨子,把小盅子放在炖锅里头,在盅子外头加水,千万不要让水漫到盅子里头。他生怕厨子把鱼翅、海参也弄糟蹋了,只好亲自下手,先把这些大菜做好。这一耽搁,长鱼就没空子做了。刘大头只得把掌厨的喊过来,把做法粗略地跟他交待一番。这样一来,掌厨的倒得实惠了,跟着刘大头学了不少手艺。

听见董家的下人吆喝上菜,厨子赶紧叫跑堂的把清汤燕窝盅端上桌。冬至过后,姜荣一直在中正,跟朱源两个人,整天吃书院李厨子替他们做的饭。偶尔上大姐姜妍家打打牙祭,也不过吃些鱼肉,哪里吃过燕窝这样的大菜?伙计把燕窝盅朝桌上一放,他就把汤匙拿在手里头了。等伙计把盖子一揭,他头一低,就在那块埋头喝起来。等到陈汝芬歪头朝他看一眼,姜荣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手里揑着汤匙,朝陈汝芬傻傻一笑。陈汝芬歉意地小声对他说:“惭愧。前一阵子老往新浦跑,把你跟朱老夫子都慢待了。肠子寡淡厉害得了吧?”姜荣嘿嘿一笑:“还真是的哩!这段时间,死老李天天让我们吃斋。用黑旋风话说,我跟悠之先生,嘴里头都快淡出鸟来了。嘿嘿!”他们正说着,邱继才已经跟吴景澄都站起来了,端着酒杯向董玉洲称谢。板浦酒席上的规矩,凡是最贵重的大菜上来,全桌的客人,都要站起来向主人敬酒道谢。陈汝芬看见邱继才他们站起来了,顾不上跟姜荣说话,连拖带拽把他也拉起来了。

大家一起共同向董玉洲敬了两杯酒,才又坐下来接着吃。他们敬酒的当口,席间已经连着上了两道热菜,一盘清炒虾仁,一盘烩鸭舌。等到他们坐下来,第二道大菜海参鱼肚也端上来了。姜荣将要伸手去刀(刀菜:方言,夹菜的意思),邱继才又发话了。他朝梅香说道:“梅香啊,将才我们都说好的了,该敬你姜六爷酒啦!”梅香脸一红,婷婷袅袅地站起来,从下人手里接过酒壶,走到姜荣跟前:“姜六爷,赏个光吧。梅香量浅,敬姜六爷四盅子,事事如意。姜六爷意下如何呀?”

梅香虽说长的婉约,不过毕竟是个后生,而且已经十六七了,下巴上免不了长出胡茬子来。他走到姜荣跟前,替姜荣倒酒,下巴正好露在姜荣眼面前。姜荣头晌看他那阵子,因为是头一眼看见,确实出乎意料,还真有些觉得他妩媚娇艳,惹人爱怜。加上他才思敏捷,出口成章,让姜荣不得不刮目相看。后来姜荣细细打量,发现他的娇柔里头有些生硬,说话嗲兮兮地装腔作势,举手投足忸怩作态,便在心里头对他渐渐有些抵触了,到底还是看不惯。这阵子,连梅香的胡茬子都看清楚了,姜荣差点要恶心出来,连忙拿双手把嘴捂上。

梅香见姜荣捂住嘴,以为姜荣不想喝他敬的酒,便撒起娇来:“哎哟,姜六爷,这样不给面子呀!”他见邱继才等人都穿皮袍子,只有姜荣是穿棉袍子的,偏偏他倒不给面子,言语就不像饭前那样客气了。“姜六爷,奴婢位卑人贱,不配给姜六爷敬酒。不过这酒是董七爷的哩,奴婢只不过是借花献佛哟,请姜六爷多少给个面子啊!”

姜荣没想到,捂上嘴会惹他说出这番话来,倒真有丁个不想喝了。陈汝芬见他发呆,笑着催他:“快喝啊!人家梅香亲自过来替你斟酒,心多诚实啊?你要不喝,我可就要代劳了。”吴景澄席间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梅香。看见梅香离席替姜荣倒酒,心里羡慕得痒痒的,不住成咂嘴。听陈汝芬说要代劳,他着急地把手都伸出来了:“给我,给我,我愿代劳。”董玉洲赶紧替梅香支招:“你把酒壶放下来,把酒杯端给六爷嘛!”姜荣哪想叫梅香碰他酒杯子?赶紧自己端起来,脖子一仰,把酒喝了。梅香手快,等他把酒杯刚一放下来,“唰”一下子,又替他满上了。姜荣见各人都盯着他,只好把酒端起来喝了。他连喝了四杯。梅香陪着,也连喝四杯。

四杯喝过,众人都夸梅香脸色更显红润。董玉洲高兴,吩咐费二光:“费老板,琴师呢?快把琴师请来,让牡丹,啊不,让梅香给大家来两段子呀!”费二光说:“琴师早就候着哩!招手就来。”他出去把琴师叫来,在席边给他安个座。琴师将要坐下来,邱继才招呼董家下人倒酒给他:“来,不忙,先喝两杯,润润嗓子。”

琴师不好拒绝,只得接过酒杯喝了。喝过还要致谢:“谢谢老爷。”然后坐在圆凳子上,跷起二郎腿,在大腿上搭条手巾,把胡琴支在腿上,拉着弦子,“吱嘎”拽两下,就停住不动弹了。梅香跟费二光对对眼:“谯楼上吧。”费二光点点头,拿起手里的筷子,在桌面上一敲。琴师跟着就拉起来了。梅香一不换装,二不勾脸,就穿着那身衣裳,站在酒席旁边。等琴师把过门子拉完,他开口就唱:

“谯楼上打三更月明人静,

按吴钩紧锦带独自思忖:

想当日,想当日天曹中焚香击磬,

谪红尘,谪红尘投薛府奴婢藏身。

     适才间,适才间闻承嗣兴兵临近,

     薛大人,薛大人终日里愁锁眉心。

     差红线,差红线魏营中前去探听,

驾云来,驾云来转瞬间……

(白:来此已是漳河,待俺飞渡过去。)

飞渡了漳滨。

风飘飘云淡淡银河泻影,

野荒荒星皎皎万籁无声。

心羡那波浪中鱼龙稳睡,

娇身躯犯霜露哪顾劳辛。

但愿得两相安免开争竞,

通玉帛,息干戈,各守疆土,莫苦黎民。

远望着魏营中灯光不定,

催祥云向前去莫要消停。”

梅香唱罢,各人都鼓掌喝采。他的唱功倒还真不简单,字句真明,清脆悠扬,承合圆转,累累如珠。姜荣也被他的唱腔折服了,不觉连连击掌。在座的大概只有许国栋是外行,没听懂梅香唱的是什么。他不好意思问同座的费二光,隔着桌角,拉拉姜荣的袖子,悄悄问:“这唱的哪一出啊?”姜荣告诉他:“这是《红线盗盒》里头最有名的一段子啊。”许国栋摸摸后脑勺子:“红线盗盒是什么戏呀?”姜荣说:“侠女红线你不知道啊?”许国栋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是替人牵红线的红娘呀!”把姜荣听得哭笑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