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0)-1  

2011-01-15 16:32:05|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家后花园不大,占地约有七八亩。从后宅走进去,迎面是一个月亮门,上头嵌一块写有“逸园”的砖雕。迎门一条小径,两边栽着密密麻麻的竹子,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风。绕过竹墙,园子的景色才豁然开朗。花园当中有个敞厅,一个月牙状的水池子,正好把敞厅的东边和南边包住。敞厅前头靠水边一块平地上铺着毯子,正好当做戏台子。敞厅就成了后台,留给戏子们化妆、换衣服。看戏的人,都隔着水池子坐在对面,一头晒着太阳一头看戏,倒也舒服。水池子早就冰冻三尺了。那些不爱听戏却又喜欢凑热闹的小鬏子,在冰面上滑过来滑过去,瓜子壳桔子皮满地乱扔。大人管也管不住,只要他们不乱喊乱叫的,就随他们玩去了。

敞厅是个大开间,本来是赵家人夏天喝茶乘凉用的。这阵子天冷,门窗全关上了,中间还得放个大火盆子,给戏子们烤火。徐梅香这些年名气越来越大,到哪家唱戏,东家都会替他单独安排一间房子,专门给他化妆休息。赵家敞厅没得隔断,赵圣晴便把花园北墙根的暖房腾出来,给徐梅香化妆。赵家花园虽然不大,里头的景致,却是按春夏秋冬四季布局的。靠近东墙根,是太湖石叠的假山。假山上栽着迎春柳和连翘,春天来时,绽出园子里头第一枝春色。中间临湖的敞厅水榭,自然是一家人消暑纳凉的好地方。和水榭相连的,是一小片枫林。穿过枫林,就是冬天小憩观雪的暖房了。暖房面南背北,共有三间。赵圣晴腾出来留给徐梅香用的,是平时留做客房的东头房。

跟在管家后头的徐梅香,走到窗户跟前的时候,看见窗前有一株红心梅花,满枝绽放,清香扑鼻,不由得停下脚步,凑上去闻闻。管家见他陶醉的样子,讨好地说:“香吧?”徐梅香回头一笑:“嗯,真香。”管家早已把棉门帘子掀起来等他了,见他迟迟不进去,胳膊酸的实在支不住,“叭哒”一下把门帘子放下来。哪晓得偏巧这阵子徐梅香过来了,头上戴的圆皮帽子,正好挨门帘子刮掉下来。管家慌得赶紧弯腰去拾,恰好赵圣晴过来了。

赵圣晴骂管家道:“你个死没用的,还不赶紧跟徐老板赔礼。”徐梅香倒替管家说情:“算了吧,他又不是存心的。”赵圣晴抢上去,把门帘子挑起来,请徐梅香和跟班的进去,嘴里说:“徐老板真是大人有大量啊。”徐梅香赶紧纠正他说:“赵三爷说笑了,我就是个唱戏的。”赵圣晴把他们引到里间:“唱戏的跟唱戏的,也不全都一样子。徐老板是角哩!”徐梅香轻轻一笑:“那都是各位爷抬举的。”

这阵子,外头开台锣鼓早就响过了,台上大概正在跳加官。徐梅香见赵圣晴还要说话,就拦着他说:“赵三爷,我要上妆哩。你老请便呗!”赵圣晴急忙说:“我在旁边看看不行吗?”徐梅香伸手撵他:“多有得罪了,赵三爷。行有行规哩,我不能对祖师爷不敬呀!”赵圣晴想说:要是换成董玉洲在这块,你也往外撵么?转念一想,这话说出来有些伤人,往后不好跟他说话了,便忍住了没说。徐梅香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等我妆化好了,再请你老进来吧。”

赵圣晴这才悻悻地出去了。他让管家泡一壶好茶送过来,没想到竟挨徐梅香的跟班挡回去了:“云雾茶吧?多谢了。我家徐老板,进九以后,只喝铁观音哩!”他捧着一把精致的紫砂壶,递给管家的,请他往里头续开水。坐在当门地里的赵圣晴听见了,心里说:他妈的,派头还真不小。

徐梅香今晚唱的戏,是赵瑞瑄点的《三娘教子》。这出戏,唱堂会时候点的比较多。点戏的人,无非是想通过戏文,告诫妻妾子女不要嫌贫爱富,大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对徐梅香来说,这也是他一出拿手戏。他尤其爱唱戏里头“王春娥坐草堂”那几段二簧。跟班的把戏匣子打开来,请出祖师爷。徐梅香在祖师爷跟前焚上一炷香,规规矩矩地祭拜过了,这才洗脸上妆。

他把辫子绕在头顶上,先在脸上打上粉底子,然后对着镜子勾脸。他化妆用的镜子,是西洋的玻璃镜子,人照在里头,跟真人一样,分毫毕现。他拿着彩笔,一头在脸上画,一头轻轻地哼道:“王春娥坐草堂自思自叹,思想起我儿夫好不惨然。遭不幸薛郎夫镇江命染,多亏了老薛保搬尸回还。奴好比南来雁失群无伴,奴比好破梨花不能团圆。”

赵圣晴这还是头一回听徐梅香唱戏。徐梅香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赵圣晴跟他只隔了一层板壁,所以听的十分清楚,不由得连声叫好。“好哇!”赵圣晴拍着巴掌凑过来问道,“徐老板,我能进来了吧?”

“马上就好了--”徐梅香调皮地用一句道白回答他。过一阵子,徐梅香把房门打开,出来向赵圣晴赔礼:“对不起,让赵三爷久等了。”

赵圣晴一愣。他很少看戏,更没在后台见过戏子。乍一见站在他跟前穿戏服的这个人,分明是个女人,怎么说话倒是男人腔呢?过一阵子,他才缓过神来,晓得这人就是徐梅香,便自嘲地笑了:“徐老板这扮相,真俊哪!我差点以为进错闺房了。怪不得……”他好险又把董玉洲说出来,连忙改口,“怪不得那么多人为你着迷哩!”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