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0)-2  

2011-01-18 17:34:43|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梅香敛着袖子说:“赵三爷过奖了。不晓得赵三爷在这块等我,有什么话要吩咐?”赵圣晴见他说话直截了当,就说:“看样子,徐老板也是个爽快人。既然这样子,我也不兜圈子了。”他叫徐梅香把跟班的打发出去,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袱来,放在桌子上。他慢慢把包袱打开来,露出裹在里头的几样东西:一块满翠帽准,一个玛瑙扳指,一柄玉如意,一个珐琅鼻烟壶。

赵圣晴指着这些东西,对徐梅香说:“这点东西,算我送给徐老板的见面礼。东西少,请徐老板不要嫌弃,给我个面子。”

徐梅香抬头朝他看看:“赵三爷,这是什么意思呀?我在师父那块,是按年拿包银的。每回出来唱戏,师父每天还给我们车马费。赵三爷要是看得起梅香,分外给我打赏,那也该留到我上戏台时候,当着众人面打赏。那也算往梅香脸上贴金哩。这私下的馈赠,梅香断断不敢当。这要叫师父晓得了,还不打断我的腿?”

赵圣晴把东西重新包起来,递到徐梅香跟前:“这东西,跟你师父没瓜葛。这是我送给你的,又不是送给他三喜班的,碍他什么事?你尽管收下来。”

徐梅香正色说:“梅香虽然是下贱之人,也晓得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我和赵三爷萍水相逢,赵三爷就以重礼相赠。说句得罪的话,这钱有些不明不白哩,叫我怎收啊?”

赵圣晴把手一摆说:“这哪叫什么重礼呀,几件小玩意而已。”他见徐梅香执意不肯收,便说,“我想跟徐老板交个朋友。”

徐梅香从小就在堂子里头长大的,一边学戏,一边当歌郎陪客人。在他面前捧金送银的男人,他见的多了,哪天不跟他们逢场作戏?不过自从有了董玉洲,加上自己年龄也渐渐大了,徐梅香那颗玩心,早已收起来了。戏子再红,毕竟还是下贱的行当。能遇上一个知心的老斗,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有董玉洲这个靠山,徐梅香很知足了。他礼貌地回绝赵圣晴说:“承蒙赵三爷看得起,梅香受宠若惊。怎耐梅香蒲柳之姿,望秋而落,实在没得福份,消受赵三爷的眷顾哩。”

赵圣晴听他这么说,晓得他会错意了,“嘿嘿”一笑说:“徐老板想多了。我跟你直说吧。我想劳驾徐老板,帮我办件事情。徐老板要是肯答应,这点东西,就算定金吧。事成之后,我还另有重谢。”

听他这么说,徐梅香放心了。不过,他没伸手去接那包东西,却退到板壁跟前的椅子上坐下来了:“赵三爷说笑了。我一个戏子,除去会唱戏,旁的什么都不会,能帮赵三爷什么忙呢?”

“当然是徐老板能帮得上的忙了。” 赵圣晴诡秘地笑了,“徐老板跟董七爷交情不浅,这话没错吧?我想请徐老板从董七爷那块,帮我拿一样东西。这种事情,对你来说,不难吧?”

“拿什么东西,要花这么大本钱呀?”徐梅香脑子一转,话说出来,又变成这样子了:“那要看拿什么子了。”

“当然是一般人拿不了的东西,才有劳徐老板大驾的了。不然,哪好意思惊动你哩!”赵圣晴弯着手指头,使劲朝大桌面上一磕,“盐票,徐老板听说过吧?”

常年在两淮唱戏的徐梅香,当然晓得盐票是什么东西了。听赵圣晴直言不讳,说要把董玉洲的盐票弄过来,徐梅香心头一惊。

赵圣晴见他“咯噔”一下子,晓得他明白这件事情重大,便故作轻松地说:“徐老板,这事情,应该只有你能办得了吧?我把话说在前头。你帮我把这事办成了,金山银山随你要,三妻四妾随你娶,包你这一辈子,不用再为吃喝发愁。你看怎样啊?”

徐梅香没等他说完,“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长长的戏服水袖子往地上一甩,气恼地说:“赵三爷也太不把我们这些唱戏的当人看了。”赵圣晴惊讶地问:“哪有啊。我这不还低三下四求你帮忙了么?”徐梅香数落说:“你求我帮什么忙?见利忘义,出卖朋友,这都是小人才干的事情。你若把我当人看,怎么会求我帮你做这种为人不齿的事呢?哼,真是……”他冲进东房,怕赵圣晴跟进来,回身“啪哒”把房门关起来了。“真是狗眼看人低。”他在屋里恨恨地小声嘀咕。

徐梅香的举动,把赵圣晴弄呆得了。他原以为,请戏子帮个忙,只要肯拿钱出来砸,没有砸不动的。没想到,竟然在徐梅香跟前,碰了这样一鼻子灰。他气得操起桌上的茶杯,“啪”一下摔在对面墙上。顿时,雪白的碎瓷片子和茶水溅了一地。

徐梅香的跟班听见动静,惊惶失措地推门进来。看见只有赵圣晴一个人,坐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的,跟班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慌忙闯进东房去了。看见徐梅香在屋里,他才放下心来,指指外头,悄悄问道:“怎的了?”“不懂。”徐梅香跟没事人似的,踩着台步,慢慢地练起甩水袖来。过一阵子,就听见外头大门“咣当”一响。跟班的探出头往外看看,发现当门地里头,已经没得人了。

从暖房出来,赵圣晴还憋着一肚子气。前头锣鼓喧天,响彻云霄,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不想过去看戏,一个人悄悄转到前头店里去了。吴振宁、刘老快他们都上后头看戏去了,前头只留下几个跑街的小伙计看店。小伙计见东家闷闷不乐,都不敢招惹他。赵圣晴独自一个人到柜房坐下来,暗暗心疼送给费二光那两根金条。本来想把三喜班诳到家,跟徐梅香说起话来方便的。哪想到一个戏子,竟然会这样刚正。这一来,那两根金条,岂不花冤枉得了么?

赵圣晴是从来不吃亏的人,当然更不能吃这哑巴亏。等到戏唱完了,当晚他就把费二光找来了。他跟费二光说话更不兜圈子,直接告诉他,只要他能叫徐梅香把这事情办成了,该给徐梅香多少银子,他照样一厘不少,分外还要再给费二光三百两润银。费二光听得两眼放光,回去连觉也不睡,连夜劝说徐梅香。

哪晓得徐梅香是个烈性人,连师父也不买帐。最后被费二光逼急了,徐梅香竟然一头朝墙上撞过去,以表心迹。费二光赶紧过去把他抱起来。看见他头上撞出一个大窟窿,鲜血汨汨朝外冒,费二光心疼的不得了,腾出手来直抽自己耳光子,痛骂自己不是人。他赶紧叫来几个徒弟,把徐梅香送到姜桂家救治。费二光跟徒弟们说,徐梅香是摔倒的。徒弟们一看墙上的血印子,始终想不通徐梅香这跤是怎摔的。

第二天,赵圣晴就听说徐梅香摔破头了。他心知肚明,见差点闹出人命来,就再也不去找费二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