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1)-1  

2011-01-24 12:41:13|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在姜棻家吃团圆饭,老头子又发话了。他筷头子上夹着一个大肉丸子,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就回过头去找杨婉罗,叮嘱她说:“来年开春,记着把小骐子送到朱家念书哦!”杨婉罗听见,赶紧答应下来。回过脸去,她小声跟秀卿嫂子说:“我还以为他老爹,说你家有五路桁条哩。咯咯!”汪秀卿朝老公公瞄一眼,跟着也“咯咯”大笑起来。姜文谭眼不花哩。看见大儿媳妇朝他看一眼就笑了,晓得这妯娌俩笑话他。他以为胡子上沾了东西,就把肉丸放到碗里,伸出手来捋胡子。捋了一把,没捋到东西,见她俩倒笑的更厉害了,就绷着脸问:“你俩笑什么的?”杨婉罗不敢吱声,赶紧低头哄怀里的小骅子吃。汪秀卿不害怕,直筒筒地说出来了。姜荣跟姜棻听见,也都跟着大笑起来。姜文谭笑着骂道:“瞎嚼蛆。”

姜棻的大儿子开骏,已经十多岁了。见大人们都笑,就问姜棻:“我大大,你们笑什么的噢?”姜棻笑着跟他讲起古来:“从前,西大街有个人,小气又好吃。他家有钱,自己舍不得买好吃的,专等有人请客了,上人家大吃一顿。他一坐下来,筷子就不停,逮到什么吃什么。一看大肉丸子上来了,他上去就掐一个,往嘴里塞。哪晓得肉丸子滚烫的,他含在嘴里头,咽又咽不下去,吐又舍不得吐出来。你猜他怎么办?”开骏摇摇头。姜棻仰着脖子比划说:“他脸一仰,假装看屋顶子。他含着肉丸子跟人家说:你家五路桁条呀?他一说话,肉丸子就顺着嗓子,‘哗啦’一下滚到肚里去了。哈哈!”一家人听了都笑。姜文谭说:“你看你们,跟小鬏讲些什么东西哦。没得正形。”开骐仰脸朝上头看看:“大爷家是几路桁条呀,怎看不见的呢?”姜荣说:“这不挨天花板挡着了吗?这座老房子,四梁八柱,外头还带挑檐子,少说也得七根桁条,才顶得起来哩。”

过过小年,杨婉罗不敢耽搁,搀着开骐,送他到朱家上学。正巧在朱家大门外头碰到朱佩芳,将要躲,人家已经跟她打招呼了:“六嫂子,把小骐子送来念书了?”杨婉罗脸上赶紧挤出点笑容来:“嗯么哩,朱二先生教的好呀!他家几代人了,全在这块念的。”朱佩芳得意地说:“这个我能不晓得吗?当年我跟六哥,还一块堆念过的哩!想想也好笑。你说我们这些女人,念书有什么鬼用?小时候,还偏跟大人闹着要念。听说你也念过书,还帮小骐子启过蒙,是吧?”

杨婉罗心里犯嘀咕:这些事情,她怎会晓得的呢?除非姜荣在她跟前说过。这样一想,她恨得牙根子都痒痒,脸色也不好看了。“我们走了。一阵迟到了,不好看。”她匆匆跟朱佩芳打个招呼,慌忙拉着开骐,往朱家门里走进去了。

从朱家回来,杨婉罗越想越生气。她把笔墨纸砚翻出来,给姜荣写了一封信。等墨迹干了,小心叠起来,送到姜桂家去。姜桂是医生,四乡八镇上他家看病的人多。碰到中正来的人,就能把信带给姜荣了。

姜荣接到信,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心里“咯噔”一下子。等他把信看完了,不由得摇头苦笑。原来杨婉罗在信里骂他,指责他跟朱佩芳勾三搭四。这都是老话,姜荣早听烦得了。往后他又看到,说朱佩芳晓得她读书识字,就是铁证如山。姜荣心想,回去跟她争辩,不免又要吵闹,不如也写封信给她吧。于是他也写了一封信,托人带到姜桂家,再转给杨婉罗。姜大嫂子拿到信就笑了,跟姜桂说:“你看他六爷这两口子,多有俏!隔这几里路,什么话不能来家当面说哇。非要装神弄鬼地,写什么倒头信!”

杨婉罗收到信,见姜荣不服软,心里更有气。那天姜滢收晒在绳子上的尿布子。有一块尿布,挨风刮掉下来,旋到水缸后头去了,姜滢没看见,没收进来。正好杨婉罗上水缸里舀水,看见有块尿布子在后头,脏死得了,回来就吵姜滢,骂她没用。

姜滢挨她吵的“哇哇”大哭。仇妈心疼,搂着姜滢哄半天子,才把她哄不哭了。晚上吃过刷过,坐下来做针线嚓闲呱,仇妈替杨婉罗出主意说:“想叫姑爷跟那人真断得了,还得叫姑爷去赶考。将来姑爷出去做官了,只能带你,不能带她呀。这不就断根了么?”给仇妈一提醒,杨婉罗连夜又写了一封信给姜荣。这封信里头,她绝口不提旁的事情了,一心一意劝姜荣好好去赶考。

收到这封信,姜荣感动了。学子从童生到中进士,一生中必须经过三次重要的考试。第一次是童子试,由各省学政主考,分为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院试合格后取得生员资格,才能到府、州、县学里头去学习,也就是通常说的秀才。第二次是乡试,由皇帝派员主考,每三年举行一次,逢子卯午酉年为正科,凡获得秀才身份的府、州、县学生员、监生、贡生等均可参加,通常于八月在各省省会举行,因此也叫“秋试”或者“秋闱”。 考中的叫举人,第一名叫解元。第三次是会试,于乡试后的次年春天在京城举行,所以又称“春闱”。考试由礼部主持,皇帝任命正、副总裁,各省的举人及国子监监生都可以应考,录取三百名为贡士,第一名叫会元。会试过后,贡士们还要参加四月举行的殿试。殿试由皇帝亲自主持和出题,并钦定前十名的次序。取中的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叫状元,第二名叫探花,第三名叫榜眼。二甲若干名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名赐同进士出身。殿试主要是用来排定名次的,参加殿试的贡士都能成为进士,不会再有人落第了。这三次考试,是士子们一辈子当中最要紧的三个台阶。如果能连中解元、会元、状元,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连中三元”。考中秀才算不得什么,不过刚刚走上晋升的台阶。考中举人,就成为乡绅,可以当官出仕,还可以免除徭役赋税。考中进士,一生的功名就到头了。在朝为官的,能当上六品主事。外放出来的,至少也能当个七品知县。留在国子监读书深造的,前程就更不可限量了。今年是庚子年,八月就该赴省乡试了。姜荣从辛卯年头一回参加乡试算起,到今年都整整十年了,还是个酸秀才。人都说“十年磨一剑”,难道他磨十年了,还是一把钝刀?今年说什么也该下场去拼他一回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