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1)-2  

2011-01-27 09:02:21|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哪晓得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年从开春起,天下就没太平过。先是山东那边义和拳越闹越凶,到处烧教堂杀洋人。后来袁世凯当了山东巡抚,把义和拳从山东赶进了直隶。朝廷多次派兵镇压,不但没把义和拳压下去,拳民的气势反倒越来越大,甚至攻占了直隶的涿州,逼得知州绝食待毙。涿州是京城近畿,义和拳闹得这样厉害,京城里的洋鬼子害怕了,纷纷派兵入京,声称要保护他们的使馆和教堂。朝廷见洋兵进城了,赶紧调兵进城护卫。又招抚拳民,把义和拳改名叫义和团,允许他们进京护驾。义和团进京后,多次和洋兵发生冲突,还放火烧了东华门外的大教堂。英、法、德等国趁机组建八国联军,从天津向北京进军。

那些天,姜荣跟陈汝芬、朱源他们,整天拿着报纸看,连课都没心思上了。这些报纸,都是从上海、京城发过来的,本来就不及时,登出来的消息又不准,经常更正。有时候,《申报》跟《京报》的消息还大相径庭,各人便拿着报纸大骂。骂归骂,过几天报纸来了,大家还照样你争我夺地抢着看。

没过多少天,就看见报上说,八国联军已经攻陷大沽口炮台了。让姜荣他们看不懂的是,大沽口炮台失陷以后,朝廷发布上谕对外宣战,上海道余联沅,却和各国驻上海的领事,签订了什么《东南保护约款》。两江和湖广的那些封疆大吏们,不但不申斥余联沅大逆不道,反过来倒纷纷支持他。似乎东南的半壁江山,不归朝廷管了。可怜这一阵子,朝廷早已自顾不暇,哪还有精力来管这些封疆大吏?过了七月十五中元节,还有更坏的消息,从京城那边传过来,说京城已经沦陷,西太后带着皇上“西巡”去了。

“呜呼哀哉,国破家亡。我辈都成亡国奴了,还有什么颜面,在世上苟活哟!”等到亲眼看见报上登的消息,朱源痛哭流涕,推开众人就往外头冲。

陈汝芬见他神色不对,大声吩咐姜荣说:“赶紧跟上朱先生,不要给他出事。”姜荣马上喊了几个学生,追上朱源。果然看见朱源往水井那边奔过去了。姜荣他们追到跟前,连拖带拽,好不容易才把朱源硬抬回来了。

朱源追回来了,皇帝却越跑越远了。作为皇帝身边带刀侍卫的卞状元,保护着皇帝和太后,顺着直隶、山西一路“西巡”。一直跑到西安,这些人才安顿下来。一路上,皇帝发了不少谕旨。一会下诏剿杀义和拳匪,一会下诏诛戮有罪的大臣,一会又下诏罪己。这些谕旨,连篇累牍地登在报纸上,姜荣他们后来都懒得不想看了。

“这张报纸你得看哦。”有一天,陈汝芬拿了张报纸过来,姜荣还躺在床上睡午觉。陈汝芬坐在当门地,大声念着报纸上的标题:“朝廷谕旨,今年停开科举。”

“什么啊?”姜荣慌了,穿着小褂子,就从里屋跑出来了。他一把将报纸夺过来,急吼吼地问道:“哪块呢,哪块呢?”陈汝芬指给他。他一看就傻眼了:“荒唐,荒唐,这太荒唐了啊,这个!几个洋鬼子打一仗,就连科举都不开考哪。这叫什么事嘛!这不让天下士子们,心都寒透得了吗?”

睡在另一间屋的朱源也出来。看见姜荣急成那样,就安慰他说:“欣然兄息怒哦。我估计,朝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京畿涂炭,朝廷哪还有心事开科取士呀?看开些,来日方长吧。”

“朱先生,你说的轻巧哦。这回错过去,下回又得要等上三年哩!我还有几个三年好等呀!”想想这两年窗下苦读,下的工夫都白花了,姜荣恨的咬牙切齿:“这是哪个大臣出的馊主意,真是昏聩至极。他就不怕天下的士子,都围上去,食其肉、寝其皮?”

姜荣再恨也没法子,只好听天由命。杨婉罗听到这个消息,怕姜荣气大伤身,倒反过来安慰他:“停就停一年呗。等皇帝、太后都回銮了,说不定明年就能补开个恩科哩!”姜荣想想她的话也有道理,就不像原先那样猴急了。

快到八月半,学堂给先生们发钱置办节货。姜荣打算送钱去家,正收拾好包袱要出门,有好几个学生争相进来禀报:“姜先生,板浦街董七爷来会你了。”话音未落,就听见外头马车铃铛“叮当叮当”地响。姜荣走到院门外一看,果然看见董玉洲那辆豪华漂亮的马车,停在巷口头子。他的车太宽了,小巷口进不来。

“哟,难得嘛!”姜荣迎着董玉洲,笑呵呵地说:“怎么想起跑来看我的?” 董玉洲说:“哈哈,想你了呗。不许看呀?那我回去了。”姜荣顺口就说:“不送。”董玉洲说:“送?你往哪块送呀?送我到你高堂喝杯茶还差不多。”他转身问那些围着他那辆马车看新鲜的学生,“你们说对不对?”

“嘻嘻!”那些学生见他们见斗嘴,都“嘻嘻哈哈”地哄笑。

“你莫得意,我不是专门来看你的。”董玉洲拉着姜荣往里走。“中正墩口张家,该(欠)我一笔钱。下头人来要过多少回,连个准话都没要回去。我只好亲自来一趟。顺便来看看你。”姜荣说:“这样好,我就不用承情了。”董玉洲说:“我不是白看你的。我还有事情要请教你。走,上你屋里头说。”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