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2)-2  

2011-01-31 15:00:16|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板浦街的盐号,多数都开在大河两边。河边子上铺几块条石,就成小码头了,能拴船,能走人,进出很方便。从头道桥到大寺桥,这一段河沿两岸,盐号最为密集,一家紧挨一家。这些盐号,房子都盖的差不多,前檐出得长长的。即使在下雨天,人站在屋檐下头,跟船上人说话,也打不到雨。板浦街的盐号,跟扬州淮安大同小异,大多数都用跟东家名字有关的字来做店号。比如汪家最大的盐号,就是用第一代始祖汪仰桢名字当中“桢”字的半边命名的,叫做“贞记盐号”。各家盐号的招牌差不多,只有第一个字不同。板浦街人图省事,就把“贞记盐号”叫成贞字店,“生记盐号”叫成生字店。不过盐号的招牌上,都还规规矩矩地写着“贞记盐号”的字样。

董玉洲的吉字店,开在二道桥南边河东,是个三开间的店面,座东朝西,直对着大河。在他家上首,是他本家堂兄董玉湘的永字店。他家下首,是跟他结成儿女亲家的许国栋的东字店。再往后隔两家,是许胜道的亨字店。姜荣的老友朱治平,就在这家亨字店当坐办。姜荣进了吉字店,跟朱治平就成邻居了。不过姜荣在吉字店当的不是坐办,而是位居坐办之下的掌管。

在盐号里头,除了东家以外,最大的伙计是“坐办”。东家一般是不管事的,坐办实际上就是盐号的当家人。紧挨着坐办的,叫“掌管”,是盐号的二把手,主要替东家管盐场的圩子。掌管下头,根据圩子多少,安排若干人,每人管一条圩子,叫“帮廩”。一条圩子往往有好几份盐滩,认领这些盐滩的,叫“领滩”。领滩的,通常都是圩下有经验的灶户。他们大多数常年住在圩下,只有到年终结算那阵子,才到盐号子来算账支钱。

吉字店的坐办叫程正铎,跟姜荣的姐夫程正磬,是嫡亲的俩兄弟。他们的父亲,是板浦街的名人程云泉。程云泉出名,靠的是一把唢呐。程云泉谱名公桓,表字云泉,是大垣商程仁魁的二公子。他从小就欢摆弄乐器,锣鼓、胡琴、笙箫管笛样样在行,对唢呐最为精通,不光能同时用嘴吹两把唢呐,连鼻子也能吹。不管认不认得他,只要一提起唢呐,人们都会想到他。一来二去的,各人都喊他程唢呐。他生在垣商家,对生意却不感兴趣,整天跟一班吹鼓手们混在一起。遇到有人家婚丧嫁娶,他也跟在鼓乐班子里头,去挣份子钱,渐渐倒成了乐班的头牌乐手。他生了两个儿子,都用乐器替他们起的名字。不过大儿子正铎,对乐器没兴趣,十几岁就出去站柜台学生意去了。二儿子正磬,继承了他的衣钵,吹拉弹唱样样在行,尤其擅长二胡。有一段时间,正磬也跟他大大一样,混迹在戏班子里头,替人家操琴。娶了姜婕以后,才挨姜婕管住了,从此收起玩心,不再出去跑江湖跑码头。

从小时候学生意算起,程正铎在董家做事,已经二十多年了,是董家名符其实的老伙计。他在吉字店当坐办,也当八九年了。这几年生意不太好,各家赚钱都比从前少,并不是程正铎有什么过错,董玉洲把姜荣请来了,又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原来的老伙计开革了,只好让姜荣暂时屈就。把姜荣带到吉字店之前,董玉洲私下对他抱歉说:“六弟,对不起,暂时还得叫你屈居在金振手下。好在你跟他也是亲戚,应该处得来吧?”

金振是程正铎的字。姜荣怕董玉洲担心他跟程正铎处不好,就表白心迹说:“七哥你放心,我包管听他调遣就是了。一来人家干这些年了,我新来乍到的,以前又没做过生意,正好跟他学哩。二来,他算起来也是我哥了。兄弟听大哥的,天经地义,说到哪块也不丢人呀,对不对?”

董玉洲笑了:“你能这样虚怀若谷,那就最好了。说实话,我一直没去使劲请你,就是因为有正铎挡在这块。我怕你来了,不肯屈居在他下头。到时候,弄得我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哇!”

姜荣苦笑一下,心里说:你这还没使劲哪?不过他嘴上没说出来。

八月十九,黄历上说是赴任的好日子。为了表示敬重,董玉洲专门叫乔三套上马车到姜荣家。他规规矩矩地给姜荣送来聘礼,然后请姜荣跟他一起上车,把他送到盐号来。他那辆马车,铃铛在板浦街是独一无二的,往街上一走,人家就都晓得是董七爷来了。他让乔三赶着马车,载着他和姜荣,沿着河边两条大街绕了一大圈子,最后从盐运分司衙门绕到大寺桥上,这才拐到吉字店门口来。

店里的伙计,从程正铎往下,不管是帐房、帮廩,还是跑腿的,全都站在门外迎候。旁边几家盐号的伙计,还有来往的行人,也都站在大街上看热闹。各人客客气气地把东伙二人迎进店去,把不熟悉的人相互作了介绍。程正铎特意关照店里的厨子,中午做了一桌酒席,替姜先生接风。董玉洲很高兴,留下来亲自替姜荣把盏。

饭后,坐下来喝过茶吃过烟,董玉洲就回家去了。程正铎陪着姜荣,在店里前后转转。小时候,姜荣在隔壁董玉湘家的永字店里头玩过。那时候,姜荣他大在永字店里头做事。董玉湘比他大小不了几岁,还要顺着辈份,喊他大三舅舅。姜荣记得,永字店也是三开间的门面。靠左边是穿堂,山墙上挂着长短不一的几杆秤,最长的秤杆子,赶上一个大人高。墙根地上,摆着一溜排大大小小的秤砣,有铁的,还有石头的。右边的柜台里头,有几口大缸,盛的盐有粗有细,缸壁上结着厚厚的盐霜。

“跟隔壁三哥家的永字店,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头磕出来的。”姜荣指着店里头的陈设,笑着跟程正铎说。

“板浦街大大小小四五十家盐号,差不多都这样子。”程正铎带着姜荣从店面转一圈出来,走到后头仓房。管仓房的刘二,早已把各间仓门都打开来了,等着他们来看。程正铎走进头一间仓房,到盐堆跟前抓一把过来,递给姜荣看:“这是刘圩盐。你仔细看这盐粒子大小、颜色,尝尝这味道。再往下头,看看有什么不一样的。”

走到第二间仓房,姜荣进去抓把盐出来,摊在手心上细看。看过又送到嘴边舔舔:“这堆盐,粒子比将才那堆大。不过颜色没得将才那堆白,味道有丁发苦。是不是的?”

程正铎点着头说:“没错。这是徐圩的盐。徐圩盐大,寒里天腌菜吃是最好的。你不要小看这盐哦,外人说起来,就晓得一个‘咸”字。其实这里头名堂多着哩。各条圩子上来的盐,可以说没得一家是一样子的。有大盐,有小盐,有咸盐,有苦盐。就是同一条圩子收上来的,春盐跟秋盐,也相差狠着了。这些子,三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往后,你慢慢多琢磨琢磨,就晓得了。”

后头又看了几仓,姜荣对各家的盐,大致都有印象了。回过头来,程正铎又带他转到厨房、客房,还有通往东家宅院的后门。一圈子转过,最后又回到堂屋来。堂屋明三暗五,当门地是管事们会客和吃饭的。东头房是坐办的,西头房里间是帐房,外头是其它管事的。姜荣没来之前,程正铎就叫人把本来通着的东头房,隔成里外两间。程正铎自己坐里间,让姜荣坐外间,给他配了一张杂木书案,和一把太师椅,都是旧的。程正铎跟姜荣说:“临时先凑合用几天吧。等账面宽裕了,再替你置办新的。这几年,家俱贵着哩!一张柳木桌子,都要七八千钱,花梨木的就更不用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