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29)-2  

2011-01-04 21:18:30|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时候,有人悄悄告诉他,说清明节那天,有几个船夫在河边欺负一个女子,被李老爷出手相助拦下来了。据说那个年轻美貌的女子,长的很像赵二嫂子。赵圣晴愣住了,赶紧回家跟他大大商议。赵瑞瑄思前想后,“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一咬牙一跺脚,吩咐老三说:“眼看就到端午节了,你去请李老爷到舍下来喝杯雄黄酒,顺便替你二嫂子跟他道个谢吧。”

他爷儿俩把姚美珠请到后花园僻静地方。赵瑞瑄叫赵圣晴给二嫂子跪下,请二嫂子救救他们赵家。姚美珠听明白他们想叫她做的事,死活不答应,说她好歹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哪能做这种龌龊事情?后来经不住这爷儿俩连哄带吓,想想自己孤儿寡母的,不替家里做点事情,将来怎能安生过好日子?只好含泪答应了。

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好处,院落深,房子多,一两个人进进出出的,不在意就发现不了。加上各房都有自己的宅院,门从里头一关,发生什么事,外头都不懂。姚美珠跟李元济成全好事以后,除了赵瑞瑄爷俩,还有玉兰,赵家其他人都挨蒙在鼓里头。

没成想,王桂芹今天无意当中,把这桩丑事撞破得了。她见李元济不但不害怕,反过来倒还责怪她,联想起平时家里春对李元济的恭敬,乖巧的王桂芹心眼一转,懂得她该怎么做了。她晓得这阵子后悔也没得用,只好硬着头皮跟姚美珠说:“二嫂子,那边戏都开演了。我怕你赶不上,专门过来请你哩!”

姚美珠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一下子不晓得该怎法答她话。李元济毕竟经历多,见识广。听王桂芹把话转开来,就晓得她什么意思了。不过他还不放心,就追问一句:“真的假的?你是不是嫌那边唱的戏,没得这边这出戏好看的哦。”

王桂芹也听出他话里有话,赶紧表白说:“不是的,不是的。李老爷,你老说笑了。二嫂子跟玉兰在家带小愍子,又没得外人,哪有什么戏唱的嘛!”李元济拍拍胸脯说:“还有本老爷哩。你不能有眼无珠,视而不见吧?”王桂芹狡黠地说:“外头巷子多深,我哪晓得你从哪个门出来的?院子里头碰见的呗。”

听她这么说,李元济就晓得她不会出去乱说了。他觉得王桂芹很有意思,心眼比姚美珠多。可惜她的长相,比姚美珠差远了,不然还倒可以让这妯娌俩比翼双飞哩。

他正在那块胡思乱想,玉兰揉着屁股回来了。玉兰晓得王桂芹是这座大院里头将来的当家奶奶,所以屁股再疼,也不敢当她面说什么,只得 “嘶嘶哈哈”地咧着嘴。王桂芹懂得打狗也要看主人,便走过去安慰她:“玉兰,跌疼了吧?都怪我莽撞。我那块还有块花布,够你做件套棉袄褂子的。你多会得空,上我那块去拿。这阵子子做,还能赶上过年穿哩。”玉兰一听有外块赚,也不嫌疼了,赶紧跟她道谢:“多谢三奶奶打赏。”

姚美珠见玉兰那副模样,嫌她犯贱。不过玉兰毕竟是她的人,她不好在王桂芹跟前说她。于是她催促李元济说:“时辰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呗。那些人坐在那块看戏,回去太迟了,不好看哩。”

王桂芹见李元济黏黏糊糊的,似乎舍不得走。她一想,这种是非事情,还是眼不见为净,赶紧走吧。便转过脸去,头也不回地说:“二嫂子,我先走了。看戏去哩。”

后花园里头,费二光正在台上唱他的拿手戏《战樊城》。王桂芹不懂戏,没听几句就坐不住了。她把小恩子搂在怀里,两眼不朝戏台上望,直往四下巡睃。没多大会子,就看见李元济也回来了。李元济过来那阵子,王桂芹朝她老公公赵瑞瑄看看。李元济的座位,就在赵瑞瑄旁边。李元济回来,按理说,赵瑞瑄应该跟他打一下招呼。不料赵瑞瑄似乎根本没在意李元济回没回来,眼睛始终盯在戏台子上,望都不朝旁边望一眼。不过李元济坐下来那阵子,赵瑞瑄突然把手伸出来了,脸也不回地在他跟李元济中间的茶几上一阵乱摸。王桂芹一看,就猜到老公公是下意识的。因为她看见老公公伸出来的那只手,一直抖抖呵呵地,半天不晓得他想摸什么。

“哇呀呀――!”猛然间,戏台上的费二光一声长腔吊板,惊得赵瑞瑄“咣当”把茶几上的杯子打翻得了。原来是费二光演的伍子胥,听到父兄被杀的噩耗,悲愤交加,把满腔怒火喷发出来了。旁边侍候的丫头,看见杯子翻了,赶紧过来收拾。

老公公的反常,证实了王桂芹的猜想。她暗想,二嫂子跟姓李的奸情,老公公八成是知道的。他知道,不过又拿姓李的没法子,只好睁一眼闭一眼。有时候,甚至还要替他们提供点方便。不然的话,赵家唱堂会,就用不着请他姓李的来了。衙门里头,当官的多了,为什么单单就请他们几个来看戏呀?可怜的二嫂子,说不定就是老公公手里头一颗棋子哩!王桂芹这样一想,顿时对姚美珠充满了同情。这可怜的寡妇,看她跟姓李的缠缠绵绵那样子,必定以为姓李的是真心跟她好哩。原来不过是有人布下的局。万一哪天真相让她晓得了,还不知道她会怎样哩!

王桂芹不敢往下想,便扭头去看婆婆马氏跟唐小娥。看见她们都伸长了脖子,在那块如痴如醉地听戏,一点神也分不开,王桂芹便猜想,她们恐怕都不知情。她这样想,心里头便更加庆幸自己将才没声张。看来,这事情她做对了。她眼光最后落在赵圣晴那把空椅子上头,又想:他晓不晓得这事呢?他不坐下来好好看戏,这阵子,到底忙什么去了呢?

赵圣晴这阵子忙什么,王桂芹恐怕一辈子也猜不到。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