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3)-1  

2011-02-09 13:47:34|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正铎属羊,是咸丰九年出生的,比姜荣大一旬还转弯子。好在程正铎是他姐姜婕的大伯头子,没拿他当外人。有一回,程正铎跟姜荣喝酒。两人都喝多了,相互揭自己短。程正铎说:“我这条命哪,算是拣来的。我两岁那年,板浦闹长毛,我家厢房都挨长毛大炮轰倒得了。那阵子,我正在厢房旁边玩哩,差一点就挨砸死得了。直到今天,我还不敢听打鼓打雷那声音,一听就打哆嗦。”

“那是你命大呀,大哥。”姜荣咧着嘴说,“怕打雷算什么毛病哟。我跟你说,我小时候才丢人哩,走到哪家,吃哪家。记得有一回,我还跟我大伯家药店里头的耿二爷,到他们小耿庄去吃过饭哩!我娘到处找不着我,急死得了,回来把我好一顿打。到现在,我大姐他们,还老拿这事消片我哩!”

程正铎乐得“哈哈”大笑:“没想到,你一个秀才,从小也这样淘气呀!”

姜荣摇着脑袋,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秀才算个屁呀。读书人里头,就数秀才最不值钱了。”

程正铎拍拍他手:“哦,错得了,兄弟。秀才哪是容易中的呀?少说也要熬他十年寒窗哩。我这辈子,最敬重的,就是读书人。东家坦之六爷,翰林。门口竖上根大旗杆子,乖乖,多神气呀!”

他没想到,这话正捅到姜荣伤心地方了。姜荣虽然答应董玉洲下海做生意了,不过在他心里头,其实还一直有个愿望,就是等几年,朝廷开科取士了,他还要去放手搏一搏。总不能让这么多年的寒窗苦读,就这样白白付诸东流啊!每回路过董府大门口,看见人家门前那根旗杆子,还有门楣上那块“进士及第”的御匾,姜荣都会心潮澎湃。这才是读书人应得的荣誉哩!所以听了程正铎的话,姜荣难过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他强撑着说:“这话你算说对了,大哥哎。像我坦之六哥这样的,那才真正算得上叫读书人。像我这样,一个落第秀才,这么落魄潦倒,还要冒充读书人,那不是丢尽天下读书人的脸了吗?大哥呀,我跟你说实话。兄弟我这番子,是在商言商了。从此再也不提什么读书人之类的话啦!我丢不起那个人呀,程大哥。”

姜荣不光嘴上这样说,心里头也真把读书人的架子放下来了。他跟店里的大伙计小伙计,很快就都混熟了。隔三岔五地,他还会请上几个伙计,一起去下馆子。他酒量不大,不敢喝老徐家的烧酒,一壶绍兴花雕,就把他放倒得了。

汪崇林是吉字店的帐房先生,也欢喝花雕。在这些伙计里头,姜荣跟他最投脾气,有空就往帐房那边跑。姜荣不吃烟,有人送他烟叶子,他转手就送给汪崇林了。汪崇林晓得姜荣欢喝茶,店里来了南方客人,他跟人家要茶叶,也要替姜荣留一份子。

汪崇林原先是盐砣上过磅的,小名叫二狗子。他跟程正铎是姑表兄弟。程正铎见他算盘打的不错,就把他要来当了帐房。说起来他对汪崇林有恩,不过汪崇林却不怎么待见他。原因就是程正铎老在他面前倚老卖老,不管人前人后,张口闭口都喊他“二狗子”。汪崇林私下跟他抱怨,程正铎一点不买他账:“哟嗬,你不叫二狗子哪?从前在盐砣上过磅那阵子,各人不都这样喊你的么?穿上大褂子,就喊不得了?”

“喊得,喊得。你是我大表哥嘛,管喊什么都行。”汪崇林想想,也是的,要不是大表哥抬举,他哪能穿得上大褂子呀?他欢喊什么,随他喊去呗。他嘴上说“喊得”,其实心里头还是不痛快。往后,程正铎再喊他二狗子,他在答应之前,就先在心里头先默默叫一声“大羊子”――大羊子是程正铎的小名字,过后才大声答应道:“哎,我来了。”

跟大表哥一比,姜荣就好处多着了。人家不光跟东家是亲戚,还中过秀才,在书院里头教过书,识的字狠着了,论车子往外拉。说出来的话,句句中听,字字入耳。每回跟姜荣在一块喝酒,汪崇林都会替他喊冤:“凭你这本事,当个坐办都绰绰有余的。叫你当掌管,真是屈大才了。真不晓得,东家这双眼,长哪块丁个去了。”

“长胳肢窝去了呗。”替姜荣叫屈的,还有朱治平。朱治平的店,跟姜荣只隔两家子。从前朱治平很少上吉字店来串门,自打姜荣来了以后,朱治平就成了吉字店的常客。他跟姜荣都欢下围棋。从前,两人难得有空坐到一块堆去。这番好了,两店差不多紧挨着。只要不忙,手痒痒了,不是你去找我,就是我来找你,专拣要打烊时候过来。这阵子店里头人少,外头小伙计“噼噼啪啪”上门板,各人都走干净了,他们正好坐下来,安安静静手谈。

就剩下他两人了,朱治平就想听他说几句真话。他总觉得姜荣不该做掌管:“你为什么不答应子山当坐办呢?你不要看坐办跟掌管就差一步子,这一步,其实差远着了。不管怎说,坐办那是当家的。东家哪管得了多少事呢?在盐号里头,不管大事小事,那都是坐办说了算的。你要想在这行当里头出人头地,大展宏图,不当坐办怎行呢?根本没法施展手脚嘛。”

“大展什么宏图呀,我就为混口饭吃而已。”

“你哪天没得饭吃了?”朱治平不满地说,“跟我还打二五眼。我还不晓得你呀?”

“晓得你还刨根问底问什么的?”

“我又不是神仙,我还能什么都晓得呀?”

“那你晓得什么子,说给我听听?”

“我晓得你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这叫什么话?”

“你进盐号了,还不把我们饭碗全砸得了?”

“我多会砸你们饭碗的呀?”

朱治平抹抹胡须,撇着嘴说:“我早看出来了,板浦街有两个人,不是凡人。一个是赵三歪。这家伙,从前我们都拿他当二流子看待。到今天,各人才晓得全看错得了。这家伙,就是一头饿红眼的狼。在他眼里头,这些垣商呀,都是肥羊。这家伙太狠了,逮到一个,就死叮一个,非把你叮到死不可。许国年,李仲贤,都挨他咬死得了。听说他还叮过子山。要不是徐梅香讲义气,有骨气,说不定子山也早就着他道了。你说,赵三歪凡不凡?”

“不凡。”姜荣赞同说,“那还有一个呢,是哪个?”

“这还用问?还有一个,就是你姜荣姜欣然呗!”

“我怎么招惹你们了?”姜荣不解地问道。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