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6)-2  

2011-03-10 20:57:33|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将把这件事情想出头绪来,还没来得及跟他大商量,就从王桂芹那块听说,他大已经答应把淑芳许给武家了。赵圣晴气得顿足捶胸,急忙往堂屋跑。将一进门,就挨他妈马氏拽住了:“你找哪个的?找我,我不就在这块了么?找你大,他不住这屋了。”

赵圣晴听出他妈话里的怨恨。不过这阵子,他没空管她这些牢骚,转身就往唐小娥那院去了。唐小娥是他小妈,他不好直接往里头闯,只好在客厅里头等着,叫丫环进去喊爷出来。

听完他的话,赵瑞瑄半天没吱声,光顾喝茶。赵圣晴急了,不耐烦地说:“你老倒说个话呀!趁武家人还没过来,赶紧把他家小兔崽子八字退回去,叫他家死了这条心。嗯?”

“放屁了你。”没想到这回赵瑞瑄不但没答应,反倒把他骂一顿。“淑芳是你亲妹妹,你能这样坑她?”

“我……”

“我你妈个头!汪不醒那两儿子,是什么样人,你不懂吗?你明知那是火坑,还想叫你妹妹往里头跳,还是不是人?”赵瑞瑄这回真生气了,山头胡子气的直抖,说话满嘴唾沫星子往外喷。他见赵圣晴还想申辩,直接挡住他说:“这事到为止,你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这种主意,往后想也不要再想。汪不醒家那傻小子,你欢替他找什么样媳妇,就找什么样的。不碍我鸟事。”

这通骂,把赵圣晴骂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自从他成了元字店当家的,他大还从来没像这样骂过他哩!一来他年纪不小了,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再骂他,叫他怎么管教自己儿女呢?二来他这两年干的不错,把元字店做的风生水起,生意兴隆,赵瑞瑄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哩,哪还会骂他?今天猛一家伙挨了这顿骂,把赵圣晴也骂了个醍醐灌顶。从他小妈那块出来,赵圣晴狠狠拍一下脑门子,自己抱怨说:“妈的,脑子挨驴踢了。怎连自己亲妹妹的主意都打上了。外头哪里找不到女人?”

话是这么说,真要找个能握在自己手心里的女人,并不容易。认得的,不见得有那些心眼子。外头买一个来,又未必靠得住。有心眼又靠得住的,除去家里人,还能用哪个呢?淑芳不能用,家里现成的,就只有二嫂子了,估计老头子倒能答应。反正她早就不守妇道了,嫁出去,倒省得将来有一天在家出丑。不过人家汪家,怎会娶她那样再醮的寡妇呢?不管怎说,人家义青也是个童男子哩,何况她比义青还大那么多!看来,这事只好先放放了。

把这事情放下了,赵圣晴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自从去年夏天八国联军入侵,两宫西巡,迄今未归。这大半年时间,洋人在京城肆意烧杀掠夺,还狮子大开口,向朝廷索要天价赔偿。这些在报纸上早就登出来了,闹得天下沸沸扬扬。自打道光朝以来,朝廷跟洋人打交道,从没占过一回上风,每回不是赔款,就是割地。每回的赔款里头,盐税都是大宗。照这情形,今年的盐税,又要比往年加码了。眼下朝廷旨意还没下来,各人都还没想到这一层。赵圣晴既然先看到这一步了,那当然要抢占先机。

朝廷每年收的税赋里头,盐税几乎占到半数左右。盐税的名堂向来很多,除去场课、引课、杂项三类正税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陋规。按照惯例,垣商只有把各项税课全交齐了,从衙门那块领到垣旗,才能开廩收盐。不过,只要有钱,凡事都能通融。没及时完税的垣商,总有法子把垣旗先领回来。等到把盐卖出去了,活钱回头了,他们再慢慢把税课补上。按理说,后补是要加水耗的。有些垣商宁愿多给衙门水耗,也要拖着迟交。各人有各人的道道。比方说,平时拿钱去放高利贷,得的利息,自然比那点水耗要丰厚的多。不过在赵圣晴看来,要是今年还这样做,恐怕就亏大了。万一盐税果真加码了,那就不止一两个钱。倒不如在朝廷加码前,先把各项税课交齐了,把垣旗领回来,这样才安心。那万一要是盐税不加码,先交税不又亏大了么?这事到底怎办才讨巧,他一时拿不准主意,便叫老吴上衙门去,把李元济请来,好好商量商量。

在海州盐运分司,李元济坐的是二堂,管的事,却比大堂还要多。俗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大堂上坐的盐运使同知,是从四品衔。官不大,差事好,油水足,眼红的人也多。所以历任运同,都跟走马灯似的,刮完地皮就走人。这样一来,日常的繁杂琐事,只好都交给这些属官和吏员来处理了。这些人,拿着鸡毛就当令箭。只要垣商来找他们办事,没有不挨刮下一层皮的。李元济是分司的二老爷,运同之外,就数到他了,在衙门里头权高位重,声势显赫。想巴结他的人,狠着了。不过一般人也巴结不上他,因为他们根本连门都进不了,就挨看门的拦下来了。就算有头有脸的垣商,拿着拜贴来请见,也要在门房里头等上半得天。派个管家就能把他请到府里去的,在板浦街这地方,只有赵家才有这能耐。年前将才接任彭家骐到海州分司来当运同的郑彦申,初来乍到不明就里,还专门问过李元济。李元济说,他在钦天监当差时,跟赵家老大赵圣时结拜过。在老爷子跟前,他是晚辈,哪敢不随传随到哇!郑彦申听了信以为真,还连声夸他讲义气,够朋友。郑彦申哪里晓得,李元济喜欢上赵家当座上客,是为了替他那位“把兄弟”,去看弟媳妇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