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36)-1  

2011-03-07 22:40:10|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家父子近来心里头很不舒服。赵圣晴自从前年在李仲贤和许国年那块连连得手,他跟他大赵瑞瑄爷儿俩个踌躇满志,已经不把董家看搁眼里头了,矛头直指许程汪三大家。不料后来赵圣晴在一个戏子跟前摔个跟头,不但没把董家拿下来,董家反倒越来越兴旺,还成立了什么公司。

恒泰开业那天,赵瑞瑄跟赵圣晴都站在人群里头,看了一阵热闹。董家宴请宾客时候,老四瑞玘规规矩矩地封了个红包送过去,大大方方地坐在席上喝酒。赵瑞瑄舍不得掏那个钱,到董家祠堂门口转一圈,就回去了。赵圣晴倒不是不舍得那几个份子钱。他心里头不服气:他们董家,凭什么在板浦街拔了这根头筹?

赵圣晴早就想过要把盐号改成公司了。他甚至还鼓动沈学勤,叫他把漕帮也改成公司:“什么漕帮马帮的,听着就像响马。叫公司多洋气呀!李鸿章在上海开的轮船招商公司,不就跟你家一样,是跑船的么?人家那名字,多跩!”沈学勤让他一鼓动,脸憋的通红,回家就跟他大沈理岳献策。不料挨沈理岳劈头盖脸一骂:“你个混帐东西。我们这几条破船,能跟人家洋火轮子比么?那烂木头帮子上头,写上什么什么公司,还不叫人笑掉大牙?日妈的,尽出馊点子。赶紧给我上船行收钱去,办点正事!”沈学勤后来跟赵圣晴诉苦,说都怪你乱出主意,害我回家挨骂。那阵子,赵圣晴正在打汪家主意子,没在这事上多上心。一步没赶上,他就挨董家落后头去了。

从董家看过热闹回来,赵圣晴跟他大在家合计了半天。最后他们打定主意,不跟在董家后头凑热闹,不搞那些花头,实实在在把生意做好。管他叫公司还叫盐号哩,能赚到真金白银,那才叫真本事。

想通以后,这爷俩都轻松了。赵瑞瑄心满意足地躺在烟榻上吃大烟。唐小娥在旁边伺候他,一头替他燎烟泡子,一头悄悄跟他商议小闺女淑芳的婚事。唐小娥跟了赵瑞瑄,先后生下两个闺女。大闺女淑芬,前年嫁到河南边的刘大户家去了。大闺女嫁到乡下,唐小娥就盘算着,要把二闺女留在板浦街。她本来就是做小的,将来当家的走得了,就算给她留点家产,她一个人过日子,免不了还是孤苦伶仃的。有个闺女在跟前,那就不一样了。板浦场衙门的班头武进全,有个儿子年龄跟淑芳相仿,大概喜欢上淑芳了,前些日子,托人来提过亲。这正合唐小娥心意。她就想把这门亲事允下来。她急着要把淑芳嫁出去,其实还有一层意思。淑芳长的比她姐淑芬俊俏,胸脯也格外饱满。衙门常来的那位李老爷,每回看见淑芳,都要盯着她胸脯看半天子。唐小娥看见他那眼神就害怕。赵瑞瑄本来不太想把闺女嫁给衙门当差人家的,毕竟皂隶是下九流。不过,一听唐小娥提到李元济,他心里头一激淋,就松口了。唐小娥见他答应了,非常高兴,晚上拿出浑身解数来伺候他。她一会上,一会下,把赵瑞瑄弄得筋疲力尽,二更将过,就昏沉沉睡着得了。

唐小娥跟赵瑞瑄都不晓得,赵圣晴也在盘算着他妹妹淑芳的亲事。不过他跟他大和他小妈想的不一样,他打算把淑芳嫁给汪五爷的独子汪义青。

在板浦街,跟他四爷赵瑞玘来往最密切的人,要数茅二仙,汪五爷,还有程仁轶。这几个人里头,茅二仙是郎中,程仁轶是当师爷的,只有汪不醒汪五爷家是垣商。汪五爷性情豪放,平生最爱两样东西,一是美酒,二是丹青。圩下头的事情,他几乎从不过问。他酒量惊人,也很贪杯,每回都是不醉不罢休。赵圣晴在打汪家人主意时,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中了汪五爷。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汪五爷的命门在酒上。赵圣晴当然早就把对策想好了。他不敢请他四爷出面,便说动了程仁轶,请程仁轶把汪五爷请到海昌书寓去喝花酒。海昌书寓这样的欢场,本来就是男人的天堂。汪五爷又不是假道学,在花丛里头左拥右抱,玩的好不酣暢。赵圣晴殷勤地叫姑娘们轮番过来敬汪五爷酒。汪五爷也不孬种,来者不拒。姑娘们给他倒一杯,他就干一杯,倒两杯,他就干一双,最后喝得酩酊大醉。

赵圣晴一看时机到了,赶紧叫吴振宁把笔拿来,塞搁汪五爷手里头。他把事先预备好的一份出让盐票的契约掏出来,铺陈在汪五爷跟前。然后,他抓着汪五爷的手,叫汪五爷在契约上签字。汪五爷眯缝着两只眼,嘴里含混不清地叫道:“乖呀,我儿。叫你大写什么子呢?”赵圣晴听见他叫错了,也不分辨,指着契约上的空白地方,对他说:“签你老名字就行了。”汪五爷提起毛笔,就往签约上乱画。程仁轶见他真要签字,心里有愧,赶紧找个借口溜出去了。等汪五爷把毛笔扔得了,赵圣晴洋洋得意地捧过契约来一看,却见上头画了一只大乌龟。他又气又恼,回头要找汪五爷算账。再看汪五爷,把头钻进一个姑娘的裙子里头,“呼噜呼噜”地睡着得了。赵圣晴这才领略到汪五爷的厉害。敢情他醉成那样子,全是装出来的。

不过赵圣晴还没死心。他很快又把主意打到汪不醒的儿子身上了。汪不醒虽有丹青妙笔,子嗣却不旺。他先后生过两个儿子,都是傻子。大儿子义丹,八九岁那时候,跟人出去玩,掉在大河里头淹死得了。从那以后,汪家人就把小儿子义青看得紧紧的,把他管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义青本来就傻,又没出过门,成天蹲家跟下人一块堆玩,人就更呆了。赵圣晴打听清楚这些情况,就动起了淑芳的歪脑筋。淑芳是个机灵人,把她嫁给义青这样一个傻子,还不把他哄的团团转?那样一来,汪不醒的家产、盐票,不就统统是他们赵家的了?不过,千万不能叫淑芳晓得义青是傻子。淑芳要是晓得义青是傻子,就不可能答应这门亲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