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56)  

2011-06-24 19:50:19|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多久,从京城传来消息,说朝廷已经恩准了刘坤一的折子,并且把折子批到军机处,叫他们拟旨。这个消息,让恒泰公司欢欣鼓舞。董玉湘带着程正铎、姜荣他们,加紧跟盐运分司官员们联络,轮番邀请郑彦申、李元济他们吃饭、打茶围。邱继才、陈汝芬等一干朋友得到消息,纷纷前来祝贺。就连平时跟董家很少来往的汪礼泰等人,也假装偶尔路过的样子,走进公司来探听虚实。

董玉湘是个直性子,人家问什么,他就说什么。程正铎见这么多人对这事情感兴趣,就劝董玉湘说:“东家,人跟人不一样哦。你老敞开对人家,人家未必敞开对你。这事情,八字一撇还没落地,吵吵得满街都晓得了,不见得是好事哩。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这几天眼皮子老跳,不会出什么事吧?”

董玉湘问他:“你担心什么呢?”

程正铎说:“那块地一天没拿到手,这心就一天落不下来呀。你老想想,就算朝廷恩准了,那块地交给盐运分司拿出来卖,最后卖给哪个,还不一定哩。万一有人在背后捣鬼,把它撬走得了,我们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么?”

董玉湘不介意地说:“那块地那么大,一般垣商恐怕吃不下吧?”

程正铎说:“我就是想跟你老回这事情的。那块地,就照七爷他们上回去看过回来说的那样,北起埒子河口,南到灌河口,西起五图河,东到大海边,除去芦苇荡那些水面,能用的海滩,面积至少有一、二十万亩。这么大一块地,就照每亩两块大洋,也得好几十万。这笔钱,上哪去筹呀?地买回来,还得雇人挖盐池子,光工钱,一亩地又得要四五块。没得一百万块大洋,揽不下这磁器活。三爷,一百万哪!这可不是小数目哟。这么大一笔钱,我估计板浦街没有哪家能拿得出来的。我们恒泰,就更无能为力了,就算砸锅卖铁也凑不齐呀。等到官家把地拿出来卖,万一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们辛辛苦苦做成这件事情,倒替旁人做嫁衣裳哩。那不就前功尽弃了?”

这番话如同醍醐灌顶,把董玉湘惊醒了。他坐不住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厅里不停的转悠。他是个胖子,本来就好淌汗。这阵子,汗淌的更多了,加上天气又热,前心后背都湿透透的。他使劲摇着一把大蒲扇子,替自己煽风。“开业那阵子,公司发放股票,筹集不少钱呐。这番还剩多少了?”

程正铎不愧是老生意精,公司大帐在他肚里盘的烂熟。东家一问,他随口就答:“当时筹集的钱,有大洋,有银子,也有制钱。最后统统存到钱庄上,总共是纹银四万一千三百五十二两。还有几钱几分尾数,我没记它。抵还以前积欠的三千七百四十六两债务,加上公司装修门面用去两千一百二十两,春盐交税用去三千五百两――这些都是大开支,算下来,股银还剩不到三万二。日常开销用度,跟平时零星进项差不多持平。照一块大洋兑库银七钱四分算,三万两千两银子,大概能换四万三千多块大洋。这是恒泰全部家底子了,离将才说那数目,差十万八千里哩。”

  听说帐上只有三四万块钱,董玉湘更加不安。想了半天,他终于想到一笔大进项:“春盐不是收上来了吗?”

“春盐收的少,满打满算,不超过一万两。加上去,也是杯水车薪呀。”

“那怎办呀?这差距太大了,不是一钱两钱哩。金振呀,你还有什么好主意?”

“跟钱庄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拆借丁个呀?”程正铎替东家出了个主意。“赵家买刘圩的盐池房产,听说钱也是跟钱庄借的。”

董玉湘不无忧虑地说:“恐怕够呛。开钱庄的大多是山西人。人家赵家,老家是山西的。跟开钱庄的叙叙,不是亲戚就是乡党,当然好说话啦。我们去借,千儿八百的还好说。这么大数目,恐怕很难喽。再说了,把板浦街这几家钱庄都加起来,也未必有那么多钱哩。”

“要不就再发点股票?上回买股票时候,恐怕各家多少留一两手的吧?再挤挤,兴许还能挤丁个出来。”

董玉湘连连摇头:“嗯,我看够呛。我们董家本来就不是大户。上回听说有好几家把陪嫁首饰都拿出来了,家里还能留多少钱哪?家家都要过日子哩,总不能叫他们举债买股票吧?”

他俩商议半天,也没商量出个准主意来。董玉湘想把姜荣叫来一起商量,说他鬼点子多,兴许有法子。程正铎听着,心里头有些酸溜溜的,不过嘴上什么都没说。他告诉董玉湘,欣然早上跟七爷出去了。

姜荣跟董玉洲上海州的。他听说沈二老爷从京城回来了,便叫上董玉洲,专程赶到海州去看望。沈云沛字雨辰,家住海州沈巷,跟张謇是同科进士。他们和赣榆的许鼎霖,三人都积极倡导实业,被《申报》主笔狄平子称为“江北三名流”。当初张謇在南通创办大生纱厂时,沈云沛和同乡富绅宋治基等人,也在海州创办了树艺公司,在云台山开发近百亩茶园,还在山前山后种植了大量油桐、油茶、柏树等林木,在新浦开办一家油厂,生产茶油、桐油等。树艺公司出产的茶叶、油料,经由临洪口入海,远销上海、闽广、烟台、京津等地。公司生意兴隆,令沈云沛等人十分振奋。当年公司成立时候,就是通过发行股票招募资金的。为了进一步扩大公司规模,今年初,他们把股票发行到上海、苏州这些富商云集的地方去了。据说,南方那些有钱人,投资兴趣非常浓厚。只要是生意好的公司,他们都愿意投钱,何况公司创办人沈云沛还是翰林院的庶吉士?没多久,他们就在江南募集到三十万银洋的本金,很快就要在云台山进行大规模开发了。姜荣听到这个消息,联想到恒泰公司开发埒子口也将需要巨额投资,正好借此机会上海州来,跟沈先生好好学学,取取经。

他们沿着范公堤向北,从朐阳门进入海州城。到了沈府,才晓得沈先生上新浦去了。他们又从海州赶到新浦。从西艞口往街里走,街两边比几个月头又多了不少新铺子。尤其天后宫周围,店铺一家挨一家,逛街人络绎不绝,格外热闹。沈家新开的生庆公茶庄,就在天后宫对面没多远。姜荣跟董玉洲望见生庆公的招牌,远远下了马车,恭恭敬敬朝茶庄走过来。

姜荣前几年在京师时候,跟沈云沛时常相见。沈云沛较他年长近两旬,跟他的老师又是同年,因此,见到沈云沛,他仍以弟子礼拜见。跟清瘦短须的张謇正好相反,沈云沛身宽体胖,长髯飘飘,尽管只穿一身居家便服,依然透出一副堂堂官相,威仪凛凛。他见姜荣行跪拜大礼,连忙上前阻拦。姜荣坚执要拜。沈云沛无奈,只得接受他的揖拜。沈云沛在板浦教过书,也认得董玉洲:“令祖觐唐先生,当年率团练抵御捻匪,功勋卓著。板浦街人没有认不得他的,都尊称他叫董二老爷。我说对吧?”

听见沈云沛称颂他的先祖,董玉洲顿时感觉跟他格外亲热。他跟姜荣两人也不客气了,朝下一坐,便直奔主题。沈云沛对他们开发海滩的设想大为赞赏,尤其听说张謇亲自操刀替刘宫保拟折上奏,他便也毫无保留地把树艺公司发行股票的章程、在江南设立的集股分支机构、以及跟那些有意投资的富商如何交际等等经验,悉数倾囊传授给他们。中午还留他们在家吃了一顿饭。

从新浦出来,他俩格外兴奋,不停地憧憬着恒泰公司的美好前景。坐在辕上赶车的乔三听见了,兜头泼他们一盆冷水:爷呀,晌午蹲人家酒喝多得了吧,怎尽说胡话的呀?董玉洲板起脸训斥他说,放屁,你才说胡话哩。你懂个屁呀,少废话!好好赶你车子,小心马踩到人。这一年干旱,北方小麦几乎颗粒无收,好多人家没等开镰,就南下出来逃荒了。他们在路上碰到好多走得有气无力的灾民。董玉洲一向是花钱不知疼的主。看见这些逃荒的拖家带口,他格外可怜,身上带的钱,走一路散一路,还没过南城就散光得了。

回到板浦,姜荣跟董玉洲说,他要把从沈云沛那块学来的经验,加上他自己原先的一些想法,写成集股章程。等章程写好以后,再拿出来跟董玉湘他们商量。他嫌公司来往人多太嘈杂,没法安静下来写东西,一到板浦,就直哧回家去了。

董玉洲肚里搁不住话。回到公司,他直奔董事房,不料扑个空。听茶房说三爷回家去了,他又匆匆往家走。走到大门口看见程正铎,他想起路上那些难民,就拉着程正铎,叫他派人到北门口去设个粥厂。程正铎晓得董家人一向好做善事,仓库里头,现成有一口熬粥的二十四印大铁锅。听见七爷吩咐,他赶紧叫乔四带人上北门外去搭棚子支锅。

安排好这件事,董玉洲心情格外好,走在路上不知不觉哼起徐梅香最拿手的段子《红线盗盒》:“谯楼上打三更月明人静,按吴钩紧锦带独自思忖……”。

董府就在公司旁边的旗杆巷。旗杆巷这名字,其实就来自于董家门前竖的那根旗杆。徽商跟其它商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不光是商人,更是读书人。有钱的徽商人家,几乎都是书香门第。董家是徽州望族,派语有云:“嗣续延绵,基业恢广。荣华富贵,金玉满堂。贤良方正,有道方享。诗书启秀,英俊联芳。”董家从“业”字辈迁来板浦,眼下传到“堂”字辈,香火延续了十几代人,秀才举人几乎代代都有。“金”字辈的金瑞,咸丰年间金榜题名,为董家开创了门前竖立旗杆的基业。光绪年间,董玉清再中两榜,在板浦街开创了两代人连中进士的先河。董家奉旨在府前又竖起一根旗杆,不知让海州多少读书人为之兴叹。

董家的宅院,在乾隆那会子,就基本形成眼下这种格局。从旗杆下进大门,迎面是个穿堂,穿堂后头是三开间的大厅,大厅后头是内宅,东首院子是祠堂。内宅里头,是一进接一进的四合小院。同光年间,董家功名昭昭,枝繁叶茂,原先的老宅住不下了,陆续把紧邻的院落买下来,翻盖扩建。如今的董府,内外共有十五进院子,外加一个两亩多的后花园,和一个差不多大的祠堂。外人走进后宅,要是没得人领着,两个院子转下来,就找不到出来的路了。

董玉洲进来时候,董玉湘正在书房给长子满祺写信。去年十月,满祺参加兴中会领导的惠州起义,跟清军苦战半个多月。最后因为失去接应,弹尽粮绝,功败垂成。起义人员就地解散,满祺跟随郑士良等人撤回香港。在香港期间,为了躲避追捕,他一直没敢往家里写信。后来经台湾辗转到达日本,他才给家里写来一封信报平安。他参加革命党是瞒着家里人的,所以他留的回信地址,仍旧是广东那家船运公司。董玉湘哪里想到儿子在外头做这种冒险事情?见儿子半年才来一封信,他不免要在信上教训几句。董玉洲进来时候,他差不多快写好了,便叫他在旁边先坐坐。直到他把信封好了,交给下人,才点上水烟袋,坐下来跟董玉洲说话。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