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58)  

2011-07-05 21:48:37|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春盐那阵子,赵圣晴就关照刘老快,叫他上圩下收盐时候,勤上刘圩去看看。领了东家的话,刘老快不敢待慢,天天在圩下转悠,转转就转到刘圩来了。刘继友是明白人,见刘老快天天过来,晓得赵家什么意思,就叫家人抓紧变卖家当,收拾行装。廩上收的盐,他都是照原先定好的章程,跟赵家一起过磅的,装上船就跟他无关了,反正赵家按斤重跟他算钱。

刘继友举家搬走,庄子留下来了。赵家买的时候,是盐滩带房子一起买的,庄子当然要算钱。吴振宁帐上记的明明白白,刘家前后一共四进院子,砖石到顶瓦房十三幢三十一间,砖墙草房十一间,粮仓两座,牲口棚两个,还有猪圈鸡舍之类若干。这么多房子,刘家全腾出来了,给哪个住?这倒把赵圣晴难住了。当初买时光顾算价钱合不合适,没想这么多。

“那么多房子,没人住可惜得了。”刘老快替东家出主意,“把给大爷跟二爷家住呗。他两家都合在一起了,人口又不多,这些房子足够他们住的。他们搬出来,两边都宽敞了。”

“你怕我不挨人骂还怎的?出这馊主意。”赵圣晴朝他一瞪眼。大爷常年在京,二爷跟二娘都过世了,留下来的,都是孤儿寡母。真要叫他们搬到刘圩来住,人家不说是他撵出来的才怪哩。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过几天,他带着吴振宁、刘老快等人,套上马车奔刘圩来了。刚从他大大手里头把家业接下来那阵子,他到圩下头来过,如今一晃过去好几年了。板浦街人多,整天乱哄哄的。走到圩下,顿时神清气爽。进庄看看,房子几乎没有任何雕饰,不过梁柱都很粗实。周围山青水秀,蛙鸣鸟飞,道路宽敞平整,行路方便,还真是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东家,不如把这庄子改成一座别墅,门上再题四个字:‘云霞别业’。”吴振宁当过教书先生,肚里有货,说话引经据典。“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坐在门口就能看见海边日出,不是名副其实的云霞别业么?”

没想到这个主意赵圣晴也不赞同。他摇着脑袋说:“这么大庄子当别墅,一年才住一两回,太可惜了,不划算。”他把刘老快喊过来,交待他说:“你找人把房子先拾当拾当,有塌的漏的,帮它补补,里外扫干净,先锁上再说。”

“这不中哦,东家。”吴振宁劝阻说,“房子没人住,过不了几天,蛇呀老鼠、黄鼠狼这些东西,就造反了。再说这周围不大太平,私盐贩子常来,靠龙王荡也不远。房子真要没人看,说不定倒便宜他们了。”

经他这一提醒,赵圣晴赶紧又把刘老快喊住了:“吴先生说对。老快呀,房子拾当好,你找户可靠人家,叫他们先看着。”随即又吩咐他:“你先带我们去看看盐池子。”

盐池跟庄子一河之隔。河上艞窄,车过不去,只好步行。刘老快来过,地头熟,带着大家过河来到盐池边上,指点给赵圣晴看。天热,赵圣晴左边有人替他打一把油伞遮太阳,右边有人拿芭蕉扇子替他煽风,后头还有人替他捧着茶壶,渴了就端过来喝一口,倒很滋润。他不常来,对盐池却不陌生,问的都是行话:“这些池子都是晒秋盐的吧?靠盐廩边上这些池子,不是结晶池么?看这水头,卤子都老得了。怎不放掉的呢?”

刘老快哪懂这个?张口结舌答不出来。他东张西望找人:“领滩的呢,死哪块去了?”

赵圣晴晓得他不懂这些子,也不指望他答上来,接着又问道:“刘继友临走时候,盘下五百来担盐。看这池子,春盐至少三排滩。三排滩怎才收五百担盐呢?这不对头哇,老快。”

这下把刘老快问着了,急得汗珠子直往下淌。他委屈地说:“这,这。三爷,这么些年,我从没生过外心,你老该信得过我呀。刘家盘下来多少盐,都有帐,不光我一人过手的。你老一查就晓得了。”

“你我还信不过吗?”赵圣晴见他误会了,先拿好话把他稳住,接着说:“我就是有点奇怪,他家晒盐,怎比旁人家少那么些子的呢?”

听他这么说,刘老快心才放下来。他挽起袖头子擦擦脸上汗,跟赵圣晴解释说:“上天我来收盐那阵子,好像听人说过,刘家这块滩,两边靠大河,水甜卤子稀,盐就长不过人家。”

“这狗日的。照这样说,老子不上他当了么?”赵圣晴气得破口大骂,抬脚把路边泥坷垃往盐池里头踢。他眼珠一转,想起当时盐宗庙拍卖会的情景,脊梁上不由得冒出一串冷汗。他暗想:“他妈的。莫非他们几人串通好了,给老子下套的?”他没得兴致再看下去了,朝手下人挥挥手说:“妈的,不看了,回去。”

吴振宁不知所措地朝他看看,见他掉头往回走,便赶紧招呼大家一起跟上去:“走了,走了。”

天已经晌午了。回到刘圩,赵圣晴坐上马车,问道刘老快,上哪块吃饭?刘老快指着跟在后头那几个领滩的说,他们在东陬山预备好了,合伙请东家吃饭哩。

“莫糟蹋人家了。”赵圣晴瞪刘老快一眼。他掉过脸来,笑着朝那几个领滩的说:“请我吃饭,回头你们几家几个月光喝稀的,家里头人不骂我才怪哩!你们心意我领了,多谢啦。这顿饭也莫糟蹋得了,算我请你们几个领滩的。你们也有新有老的嘛。今天是个好日子,新来的,就算我们东伙见面了。往后,还请各位多费心,替我照料好这片滩哩!”

新来几个领滩的听他这样说,心里都很受用,连忙感谢。赵圣晴见几句话就让他们俯首帖耳,不禁暗自得意。他一扫将才的不快,兴冲冲地带着大家往东陬山来。六月天,小鬏脸,说翻脸就翻脸。将走到街口,天上忽然下起雨来。豆大的雨点子,“噼里啪啦”往下落,把脸打生疼。赶车的看见前头有座破庙,就使劲把马车赶到破庙跟前。赵圣晴连忙从车上跳下来,弓腰往庙里跑。

这么小的庙,不用看就晓得里头供的是盐婆婆。垣商和盐官供的祖师爷是宿沙氏、胶鬲和管仲,一共有三位。圩下的灶户就简单多了,只供盐婆婆一个人。庙小的只有亭子那么大,当中一张砖砌的供案,上头供着盐婆婆牌位,前头放一个石头凿的香炉。赵圣晴跑进来,看见供案一头已经有人了,只好站在供案另一头。赶车的再跑进来,里头已经没法容身了,只好站在供案前头屋檐子下头。他把门一堵,里头乌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过一阵雨停了,赶车的先跑出去牵马。赵圣晴跟着往外走,不料却跟那个人撞到一起。赵圣晴将要骂人,抬头一看,发现那人是个女的,连忙把身子退回去,让女的先走。那女人见他客气,回头冲他莞尔一笑。赵圣晴这才发现那女人长的很标致,再想跟她搭讪,女人已经匆匆走得了。

落在后头的吴振宁他们,一个个都挨淋的像落汤鸡,追上东家时候,嘴里还对老天爷不干不净。要在平时,赵圣晴就会告诫他们天上有神灵,叫他们小心不要闪着舌头。今天倒没管他们,独自痴痴坐在车上发呆。

酒席安排在洪福客栈。赵圣晴带着管事和领滩的坐雅间,下人们坐在外头大堂。新来的领滩头一回跟东家喝酒,开头都很拘谨,几杯下肚就放开了,吆五喝六划起拳来。一个领滩的趁着酒劲,拉着赵圣晴献殷勤说:“东家,你老买这块滩,上刘继友当啦!他这块滩,出盐比外头那些人家少两三成哩。当初开价三万,倒还差不多。后来不晓得什么人替他出主意,竟然把价钱抬到四万。哪值那么多钱呀?东家,你当冤大头了哟。”

还没等赵圣晴说话,坐在他对面的张老大朝那人瞪眼说:“杨瞎子,你胡说什么子呢?你们老东家才走没几天,凳子还没冷了,你就在背后说他坏话?卖主求荣也不能这样急吧!你丢不丢人呀?”

杨瞎子一听就火了,“啪”地拍一下桌子,指着那人鼻子骂道:“张秋生,你个狗日的给我说清楚,哪个卖主求荣了?”

张老大不买他帐,又反过来说他:“杨瞎子,你长本事了,在新东家跟前,还敢拍桌子?”

赵圣晴听出张老大这话有挑拨他跟杨瞎子不和的意思,不过他不点破。本来他还想问杨瞎子几句话的,这阵也不问了,坐着不吱声,看他俩吵。从张老大这两句话里头,赵圣晴看出他是个有心计的人。他还要看看杨瞎子怎法应付他。

不料杨瞎子给张老大一吓唬,竟然软下来了,连忙把手缩回来。他偷眼朝赵圣晴看看,见赵圣晴绷着脸,赶紧赔笑说:“东家,对不起啊,我喝多了。你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哇!”

赵圣晴沉着脸问他:“你说清楚,我怎法当冤大头的?”

杨瞎子见东家没怪他,又来劲了。他抹抹胡须说:“圩下哪个不晓得刘圩这块滩不值钱呀?就算加上那庄子,也值不了四万哪!他家要卖地那阵子,中正板浦来过不少垣商。外头传说能卖多少钱,都是他那班朋友帮他抬轿子的。听说,那些人从他这块分去不少钱哩!”

“真的假的?”这倒真是赵圣晴没想到的。

“管它真的假的,都得好好查查。”吴振宁忿忿不平地说,“元字号开张这么些年,从来都是我们吃人家,多会挨旁人吃过?这不是老虎嘴上捋胡须――找死么?”

杨瞎子吓的,赶紧把抹胡子的手放下来。

赵圣晴气呼呼地把跟前碗筷朝里一推:“妈的,不吃了。走,回去。老子倒要看看,到底他妈的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往起一站,旁人就算没吃饱,也不好再坐着了,“呼啦”一下都跟着站起来往外走。赶车的赶紧跑出去套车。赵圣晴站在门口等车子,忽然看见一个女人从对面巷口子出来,正是将才在盐婆庙看见那个。他招手把杨瞎子喊过来,小声吩咐他:“那个女人是哪家的,你认得吧?想想法子,帮我弄到板浦去。我不会亏待你的。”

“认得,认得。”杨瞎子连忙点头答应,“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你老放一百个心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