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65)  

2011-08-19 22:34:46|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秋盐收过之后,天冷下来,盐滩上就没得事了。勤快的灶丁盐户,会利用这段时间,上窑厂拉些砖头回来,把盐池里的破砖头换得了。或者弄些木头回来,把水车扛来家拾当。年轻贪玩的后生,一到冬天就得着了,整天聚在一起,不是喝酒就是赌钱。

不过今年冬天不一样了。十月昭刚过去,恒泰公司就上圩下头来,到处招人,上埒子口那边上河工。说是上河工,其实是挖盐池子,不过盐池里头有几条引潮河跟卤水沟罢了。盐池子都很浅,挖起来根本不费劲。引潮河跟卤水沟也都不算深,跟上那些大河工比起来,要轻快多子了。最引人的是,这回上河工,不是官家抓差派徭役,是替恒泰公司挖的。人家开出来的条件很优厚,除去包吃包住,每人每天还给八十文工钱。

这条消息在圩下头一传开来,圩下头顿时热闹起来了。最忙的要数木匠跟铁匠。那些身体结实又想苦钱的汉子,纷纷把小车子推到木匠家去拾当。拾当好小车子,又上铁匠家去打铁锹、铁锨之类的农具。能干女人也闲不住,织出来的蓆子,转眼就挨恒泰公司收去了。场前还有现成大柴的人家,都连天带夜赶工织蓆子,生怕错过这样好机会。

喜子家的上东陬山去,半路上撞见买烟叶子回来的周二贵,便笑嘻嘻地恭喜他。周二贵摸不着头脑,连声问她怎回事。喜子家的说:“哎呀,装什么子呀。你那东家四处招人,圩下头都传疯得了,哪个还不晓得?他家河工一开,还不请你老过去主事?捞钱机会来了,还不该恭喜你老个呀?”

将才在东陬山,周二贵就听见有人这样对他说过,他还没当回事。这番听见喜子家也这样说,心里顿时美滋滋的。他是董家领滩的,董家要挖盐池子,在圩下招那么些人,不请他去管,请哪个?嘴上他却装作不露半点口风的样子说:“你高看我了。东家那边,管事人多着哩,哪挨到我呀?”

喜子家的见他不松口,半嗔半笑地说:“哎哟,我又不跟你老借钱,怕什么的。我们郭邻郭居的,处的都不错。到时候,帮我蹲河工上找个轻快事做做,也给我们苦两个哦。”

“这中啊。”周二贵仿佛已经当上主事的了,满口答应她。他两眼死命盯着喜子家的,咧着嘴说:“不过,有句话要说搁前头:到时候,不许你乱钻人家窝棚子哦!”

一句话把喜子家的说得满脸绯红:“周二爷,你老怎也说这样不着调话的哟?”

回到家,看见儿子留柱在屋山头钉锹拐,儿媳妇坐在小板凳上撕大柴,周二贵没吱声,背着手走进锅屋张张。看见老嫚子在屋里弄饭,他把烟叶子放在锅台上,转身吩咐老嫚子:“今晌多弄丁菜,我要喝杯酒。”

周二娘就跟不认得他似的,两眼瞪多大望着他:“不年不节的,喝什么倒头酒啊?”

“高兴呗。”周二贵晃悠悠地说,“有钱难买高兴嘛。过年过节,不高兴还不见得喝哩。不年不节,只要高兴,有什么不能喝的?”

周二娘见他春风得意的样子,笑片他说:“拣着宝了?”

“差不多。”周二贵故意在她跟前卖关子,不告诉她。从锅屋退出来,他又进了堂屋,把上街穿的半新衣裳换下来,换上一身平时穿的破旧衣裳。换好衣裳,他从屋里出来,坐在屋山头砖头堆上,把满院子追鸡玩的孙子喊过来,一头吃烟,一头逗孙子玩。

过几天,东家果然派人下来找他。来的是汪大柱,派给他的差事是收蓆子。周二贵奇怪地问他:“叫我收蓆子?东家意思,是不是叫我管吃喝拉撒这摊子的?那工地哪个管呀?”

“工地自有人管。”汪大柱见他好像有点蔫,开导他说,“你这差事还不好啊?每天都有银钱过手哩。”

汪大柱留给他一笆斗铜钱,叫他先收两百令蓆子,收齐拉到东陬山,就算交差了。汪大柱走过后,周二贵望着那一笆斗铜钱,叭哒着烟袋,心里很不是滋味。没过两天,听说东家把张老大请去了,周二贵心里更“咯噔”一下子:这下海得了(海得了:方言,坏了的意思),东家真不用我了。

没过几天,周二贵收上来一批蓆子,跟留柱雇船送往埒子口。走到周家渡口,这块是埒子河跟五图河三岔口。顺着埒子河往东,下头就是海口。顺着五图河往南,河西是海里(海里:地名),河东就是董家滩。从前这片荒滩人迹罕至,也没得名字。恒泰公司把这块滩北边一半买下来过后,老百姓就把这块滩叫成董家滩了。

到了董家滩,周二贵才发现,前头河汊子里挤满了船。有的船上堆着蓆子,有的船上码着粮包,有的船上装着木头、绳子一大堆杂物,还有的船上满满坐着一船人。这些船,都停靠在河边一个简易的码头跟前,等着靠岸。周二贵叫船家朝前挤挤。将朝前划两下子,岸上就有人喊,装人船先过来,旁的船不要往前挤了!周二贵朝岸上看看,那些管事的都不认得,只好跟船家坐到船头上吃袋烟,慢慢等。

等到天晌吃过干粮,他们才挨上号。码头就是几块艞板,一块艞板跟前靠一条船。周二贵抢先踏上艞板,抬头一看,河岸上热闹非凡,工棚搭了好几排子,一眼望不到头,人、车子、牲畜到处都是,光在码头上等着卸货跟拉货的,就有几十口人。周二贵见这情形,估计少不了有熟人,跟管事的交待一下,就往人堆子里头扎过去了。

十月已经很冷了。坐在船上时候,两边都有芦苇挡风,加上太阳直晒,周二贵一丁不觉冷。走上滩头,什么挡头都没得了,西北风直往身上钻,小棉袄根本挡不住,周二贵不由打个冷颤,赶紧把腰带使劲勒勒。他看见滩地当中有几个帆布篷子,估计是东家跟管事的住的,撒腿就往那边跑。路上碰到不少从圩下过来上河工的,他都略微点点头就过去了。走到帐篷附近,果然碰到不少认得的伙计,一打听,东家没来,工地上主事的是姜先生跟谢先生,都住在当中那个大篷子里。

周二贵还不晓得谢小麻子当了公司管事的,正要问,抬眼看见张老大坐在旁边一块木头上,翘腿在那块吃烟,连忙悄悄走过去,伸手把张老大头上毡帽拨拉掉地上,开心地笑道:“乖乖,你在这块自在哩!风不打头雨不打脸的,还晒个大太阳。多会来的?”

张老大正要发火,一看是他,火又憋回去了,弯腰把帽子拾起来戴上:“我来好几天咧。这篷子一搭起来,我就来了。”

“这是你住的?”周二贵朝他身后篷子一指。见他点头,周二贵不信似地跑过去,帘子一掀钻进去了。里头一排溜地铺上,胡乱堆着几床被子,还有铜盆饭碗之零碎东西,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周二贵出来对张老大说:“像你狗窝。来那样早做么的?派你什么差事?不怕你那东家发邪呀?”

“冬闲,他管得着我啊?来苦外块人多着了,哪家管得过来?”张老大把烟荷包递给周二贵。周二贵装了满满一锅子,才把荷包还给他。张老大把烟袋伸过去,给他对上火,然后指着旁边一堆石灰,跟几个带把的铁皮舀子,得意地说:“这回我差事比你好哦――光动嘴,不动手。姜先生抬举我,叫我带人放线哩。呶,你看那堆东西。”

周二贵朝那堆东西看看,心里很失落。他也是盐滩上老把式了,又是董家领滩的,东家不用他,反倒用人家人,这不明显不相信他么?他正在那块胡思乱想,有人过来喊张老大。周二贵朝那人一看,原来是刘圩的谢小麻子。这下他明白了,原来伙计说的谢先生,就是谢小麻子。这些都是外人哪。东家怎的了?他心神不定,便大着胆子跟在张老大后头,想要找姜先生问问。

姜荣这个棚子是最大的,当间并排摆着两张八仙桌,上头摆着笔架砚台之类物事,四周围着一圈长板凳。靠里头还有一张窄长的小供桌,供着盐宗三位祖师爷。两边竖着两排柜子,隔出里头两间房子,大概两位先生各睡一头。东头那张柜子上,挂着一张一人高的图纸。周二贵不识字,也不晓得上头花花绿绿画些什么东西。他不认得姜荣,看见八仙桌旁边坐着一个衣帽整齐的白净汉子,一猜就是,便收敛了脚步,朝那人哈哈腰。

张老大见姜荣盯着周二贵直望,才晓得他不认得周二贵,便替他俩做了介绍。姜荣问他,你有什么事?周二贵直不隆冬就说,我是董家老伙计了,先生怎净派我干些杂活,不给干些大事的呀?姜荣皱着眉说,你放心,后头有的是事情要找你们干哩。这阵子,我跟他们有事要商量,就不跟你细说了。他朝外吆喝一声,来人,把周老大带到账房去歇歇脚。姜荣跟谢小麻子、张老大有事要商量,不能不把周二贵先支走。

经过多少天的筹备,董家滩盐田终于开工了。盐田格局,全都按照当初张老大跟姜老爷子绘制的八卦滩开挖。八卦滩,顾名思义是按道家太极八卦图推演出来的。道家说,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八卦的方位,依次是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兑东南,巽西南,艮西北,加上轴心称为九宫。八卦滩呈正方形,边长两华里,合六百弓,一共占地三千六百平方弓,应六六大顺之数。四周开挖大圩河,河里挖出来的泥堆成圩堤,每滩独自形成一个圩子。圩内按八卦八门,九宫方位,开辟八份盐滩。正中挖一个方形水塘,通往各个方位,俗称“胖头河”。胖头河的河泥堆在四周,形成“太极圈”。完整的八卦滩里头,一共有十四个部分,分别是大堤、引潮河、大圩河、洼地、大生活、洼格、高格、卤井、加卤格、晒格、官沟、胖头河、廪基和驳盐支河。涨潮时,通过引潮河把海水引入洼地,也叫养水滩。然后堵塞水门,让海水经历风吹日晒,卤质渐厚,再放入平滩,也叫大生活。过后用水车将卤水导入池格,再依次导入二、三道格,卤水渐浓,就可以放到晒格里头晒盐了。灶户住的房子,就盖在驳盐河旁边,紧挨着盐廪。这样摆布,收盐时候,就不用分外再派人出来看廩了。海里盐枭多,为少惹上麻烦,董家滩在四周开挖两三丈宽的界河。这些河不走盐船。走盐船的运盐河,挖在董家滩靠里头位置,往北接在埒子河上。运盐河如同棋盘上的楚河汉界,八卦滩就像棋盘上的格子,一个一个相对排列在运盐河两边。根据这种布局,姜荣吩咐手下,把董家滩上新挖的盐池子,一律叫做棋盘滩,或者对口滩,借以规避“八卦滩”的名目。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