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76)  

2011-10-16 15:18:24|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很快热起来了。

衙门里的布局,通常都是照八卦排列的。西南是坤位,阴气最盛,所以各级衙门都把牢房设在西南角上。阴气盛,冬天阴冷不好受,夏天倒凉快舒服。不过要是马桶倒的不勤快,天一热,那股骚臭味熏起人来,就太难闻了。

姜荣他们号房,差役照顾勤快,有时还会点上支香,把房间熏熏,所以很少闻到异味。最让姜荣烦躁的,是窗外那棵桧树上有只知了。天气一热,知了就整天“知了知了”地噪个不停,叫他根本没法安心读书。他央差役去撵。差役们又是砸又是摇,还把面筋举上去粘,各种手段都用罄得了,也没把知了赶跑,相反比先前噪的更欢。姜荣气的冲着窗外大喊,把树锯得了,看它还叫不叫!可惜没得一个差役敢答应的。

“要锯树啊?桧树长的慢哦。这么粗一棵树,没得几十年,恐怕长不起来哩。真要锯得了,不可惜得了?”

姜荣伸头朝外一看,见站在树下说话的,竟是正堂官郑彦申。吓的他连忙捂上嘴,从桌子上溜下来了。号房的窗户又小又高,他必须站在桌子上头都能够到。

“嗯,人呢?”郑彦申仰脸朝窗口望望,没看见人影子,便提高声音喊道:“欣然兄,再忍忍吧。你在这块也蹲不了几天了。”

“哎呀,是老公祖呀。”姜荣听见郑彦申喊他名字,不好再躲了,只得重新爬到桌子上来。窗户上有几根粗壮的櫺子挡着,他只能把脑袋抵在窗櫺的空隙之间。“恕学生没法给老公祖行礼了。老公祖的意思,是要放学生出去,还是要把学生朝上押解呀?”

郑彦申笑着对他说:“押什么解呀,你又没犯罪。你吃这场冤枉官司,都是小人构陷的,莫须有哇。丹心昭日月,忠义薄云天。等你从这块走出去,到大街上,没人敢不佩服你的。构陷你的小人,虽说用心险恶,其心可诛。不过,他倒成全你这份美名了,也算做一番好事哩。你说是不是的呀?哈哈!”

听他明白地说这场官司是冤枉的,姜荣晓得上头必定已有定论了,压在他心头几个月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他顿时感觉轻松多了,高兴地对郑彦申说:“‘麹米本无愆,酒成是法水。行道不见心,毁誉徒云尔。’老公祖,承你一向关照,学生总算守到云开日出了……”

他还要滔滔不绝说下去,郑彦申把他拦住了:“你莫说了。我这样仰着头跟你说话,脖子都快断得了。”

“那就进来呗!反正里外都是老公祖地盘,出来进去都方便嘛。”姜荣竟然跟他开起了玩笑。

“兄弟出去还有干公,等有空再进去跟你慢慢聊。喏,轿子都等在那块了。”见他高兴,郑彦申不便申斥他,临走还特意关照他两句:“耐住性子再等几天。上头一天没来札子,一天就算不得数。我说过了,也跟没说一样,懂吧?”

“知道了。”姜荣知道郑彦申这是在跟他卖好,便痛快地答应一声,承下他这份情。见郑彦申转身走了,他才从窗口爬下来,坐在床上回味郑彦申说过的话。外头大街上“咣咣”响起衙役们鸣锣开道的声音,郑彦申已经从衙门出去了。

坐在一边的谢小麻子,没太听清郑彦申说的话,见姜荣很兴奋的样子,便忍不住问他,大老爷跟你说什么了,有什么喜信呀?姜荣跟他一说,两人都开心得“哈哈”大笑。谢小麻子公鸡啄食一样,不停地点头念叨,总算熬出头了。总算熬出头啦!

不久,他们终于获释了。出狱那天,董玉洲关照程正铎,把杨婉罗跟谢小麻子的女人都接来,带她们一起上衙门口去接人。谢小麻子住在城外,程正铎特意安排马车去接的,顺便正好把杨婉罗一起接过来。大成子跟两个后生先进去搬行李。姜荣书多,三人一趟没拿得了,央个差役搭把手才搬出来。最后,武进全把姜荣跟谢小麻子两人一齐礼送出来。

恒泰公司跟衙门离的很近,一个在大寺桥东头,一个在大寺桥西头。离开衙门口,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上大寺桥。大成子一路欢呼跑过去,早已把公司里的人都吆喝起来了。董玉湘顶着烈日走到桥头下头,亲自来迎接他们。虽说他们在牢里跟大家也常见面,但是在这块见面,那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大家兴高采烈,簇拥着姜荣跟谢小麻子,走到公司门口,指着地上呼呼冒火的火盆,叫他俩跨过去,去去身上的晦气。跨过火盆以后,各人才一齐到堂屋坐下来歇歇。谢小麻子急着想回家。董玉湘拦着他说,晌心替你们两人压惊,喝过酒再走。

男人们在堂屋吃烟喝茶,杨婉罗跟谢小麻女子人没得事,董玉湘就叫大成子帮她俩带上姜荣办事房去歇脚。姜荣到恒泰做事一年多了,杨婉罗从没到公司里头来过,最多在门口朝里张张。今天这样大礼直哧地走进来,她还是头一回。

“嫂子,坐哇。”尽管没来过,她还是拿出主妇的架势,客气地招呼谢小麻子女人在客位上坐下来,然后指使大成子拿烟倒茶。她不吃烟,不过她心细,早就看见谢小麻子女人身上的烟袋了。她叫人家坐下来,自己却在屋子里头转过转去的,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嘴上还问道:“大成子,这屋就是你小舅的呀?”

“嗯。”大成子装过烟,倒好茶,过来拍拍桌子后头那把太师椅,“我小舅就坐在这把椅子上做事的,整天不是写就是划。小舅姆,你老也过来坐坐哇。干净哩。我小舅没在家这些天,我天天都来擦的。”

“嗯,是怪干净的。”杨婉罗坐在椅子上,摸摸椅子扶手,又摸摸桌面子,不住点头赞许。大成子见没得什么事了,就跟小舅姆回一声,跑上堂屋那边凑热闹去了。谢小麻子女人老实,话少,只顾坐着吃烟。杨婉罗问一句,她才答一句。不问,她就不说了。问过她家住哪块,家里有几口人,种几亩地,地里种什么子,收成怎样,过后杨婉罗就不晓得再问什么了。她闲着没事,就翻看案头的东西。桌上堆着的,都是公司来往书信,还有《杜工部诗集》之类几本闲书。她拉开抽屉看看,里头有放笔墨的,有放账本的,也有放杂物的。她扒开那堆杂物看看,见里头有个漂亮的小盒子,便拿在手里,慢慢打开来。里头盛的,正是姜荣在南京买的那对耳坠子。杨婉罗看傻得了,不明白姜荣抽屉里怎会有女人东西。等定下神来她才想到,这大概是姜荣替那个狐狸精买的,还没来得及送出去,人挨逮起来了。她气得扬手要掼,抬眼看见眼前飘着烟雾,才想起屋里还有旁人。她不能给人家看笑话,只好悄悄把盒子揣在身上,对着抽屉咬牙切齿踢一脚。

听见动静,谢小麻子女人拎着烟袋过来,关切地问她:“怎的,他婶子?”

“碰一下子,不碍事。”杨婉罗赶紧掩饰。不料这一下劲用大得了,那只脚生疼,从椅子上站起来,路都不能走。谢小麻子女人见状,赶紧放下烟袋,要帮她揉脚。杨婉罗哪好意思?连说“不用了”。过半天子,她才慢慢站起来。

压惊酒就在伙房里喝的。男人们坐好几桌子,热热闹闹喝酒。女人不能入席,杨婉罗便陪着谢小麻子女人,在姜荣的办事房里吃。她肚里窝了一肚子气,本来想回家吃的。程正铎央求她说,还得请你陪一下谢家嫂子哩。她这才不得不留下来。她是个识大体的女人,在外头不能坍男人的台。

这场酒各人都喝的高兴,董玉洲跟姜荣、谢小麻子,还有唐家林都喝醉得了。酒席散得以后,谢小麻子坐上马车跟女人回家去了。汪大柱跟李宝奎两人架着,才把姜荣送回家。一路上,姜荣吐的一塌糊涂。杨婉罗跟在后头,一句话不说。汪大柱不住口地夸赞说,嫂子,你真贤惠。我那倒头女人,能有你一半这样好,就算老天爷睁眼了。

姜荣一直睡到半夜才醒。杨婉罗见他神志不清,懒得理他,身子朝里一滚,假装睡着了。姜荣头炸开来一样疼。他爬起来上个茅房,又钻进锅屋,摸到一根梢瓜吃得了,这才觉得好受丁个,回来接着睡。

第二天早上,他还没起来,几个小鬏都跑过来围着他闹。姜滢拿根狗尾巴草划他脸,小骐子从笤把上揪一根穗子下来划他脚,小骅子扬起小手拍他肚子,一阵就把他闹醒了。他赶紧翻身下床,搂搂这个,疼疼那个,带他们一起出去吃饭。

小开骐吃过饭要上学,担心下学回来大大又跑得了,临走又问一遍,我大大,这回你真不上公司去守夜了?看见姜荣点头,小开骐这才放心地走了。

洗过刷过,姜文谭拎着烟袋出去闲逛,姜荣也回房换大褂子想出去。杨婉罗一把把他拦住了。没等姜荣说话,杨婉罗把那个小木盒掏出来,朝他跟前一拍,叉着腰说:“慢丁走,把这事交待清楚再说。”

姜荣望着小木盒惊讶地说:“哎,这东西怎么在你这块的?”

杨婉罗得意地冷笑说:“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不要东拉西扯的了,老实说吧,你到底还送过那狐狸精多少东西?”

“天地良心,我真是从来没送过她一样东西呀!”姜荣急得直跺脚。

“你看看,我还没说是哪个了,你就不打自招了吧?”

“这,这不是你回回都这样骂她的么?其实人家根本就……”

“我才不管骑石骑马的哩!老实说吧,这东西怎回事?”

“这东西……”姜荣急中生智,“这东西当然是替你买的哪。买回来过后,当时有事没来得及给你。后来放哪里去了,我一直没找到。哎,这东西怎到你手里的呢?这下好了,物归原主,我也不用再找了。”

“你就给我诌吧!看你还能诌出什么莲花来。”杨婉罗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一下子有点蒙得了。

“我诌什么呀?我一点也不瞎诌。本来就是的嘛!”姜荣为自己的应对暗自得意。

“哼。”杨婉罗想想也没法子说他了,只好就驴下坡,支使他说,“那你帮我戴上,看好不好看。”

“那还有不好看的?我家女人,天生就是个美人坯子,素面朝天都好看。再戴上这样漂亮首饰,把嫦娥都比下去了。”姜荣打开盒子,把耳坠子拿出来,替杨婉罗戴上。

“净胡说。”杨婉罗照照镜子,把两边耳朵晃晃,脸上露出羞涩地笑容。转脸她又冷峻地说:“还有一个多月就秋闱了,不许你再上店里去做事了哦!听见没?”

“这……”

“什么这个那的!你不看看你都多大了,今年三十了。再考不上,你这一辈子还想不想有出息了?告诉你,这事没得商量。我天天拿板凳坐在门口拦着。上南京赶考之前,你哪也不能去,天天老实在家给我呆着。”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