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风从盐滩上吹过(77)  

2011-10-25 19:29:35|  分类: (长)风从盐滩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乡试,按规定江苏省录取的名额是六十九人,其中海州直隶州五人。九月初榜放出来,董满祯中在第五十四名,乔如阳中在第六十一名。虽然自己没中,但是表侄和学生都中了,姜荣也跟大伙一块高兴,热热闹闹地喝酒庆贺。

回到家,眼巴巴等了一个多月的杨婉罗很失望。不过她没责怪姜荣,反倒安慰他说:“你看,这两人你都教过的。他们能中,说明你教的对,教的好。你自己不中,只能怪你命不好,时运不济。明年是卯年,还有一场正科哩。不急,明年再去考,肯定能中。你都是举人的老师了,他们不取你,不睁眼瞎么?”

姜荣苦笑说:“你不用给我戴高帽、抬轿子了,我命里头根本就没得那颗文曲星。我跟你说过了,我就是站柜台料子。明天我就回恒泰去做事了。”

杨婉罗不满地问:“你明年不打算再考了?”

姜荣朝她做个鬼脸:“考也不能这会子就用功了吧?我吃官司那几个月,没替人家做一点事情,人家月月都把薪水送来家。做人总得讲良心吧?我不该去替人家多做点事情?”

杨婉罗晓得说也没得用,于是什么也不说了,随他去。偏偏满祯中举回来,董家高兴,大摆宴席,遍请亲戚朋友去喝酒。姜董两家本来就是姑表亲,姜荣又教过满祯几天书,董玉湘撇开东家伙计这层关系,把舅舅一家老老小小都请去了,还把姜荣敬为上宾。作为师母,杨婉罗妻为夫贵,也在妯娌姊妹里头坐了上席。听见别人满口夸赞四太太生了个好儿子,二少奶奶嫁了个好少爷,杨婉罗坐在那块,心里格外不是滋味。她暗暗发狠,这辈子,男人大概指望不上了。好在她还有两个儿子,一定要把他们养育成人,将来好光宗耀祖。

从那以后,她不再蹲姜荣跟前唠叨赶考的事了。姜荣耳根子乍一下清净下来,还不习惯。有一回拿话逗她,我不用功,你怎也不管的?是不是对我灰心了?杨婉罗平静地说,你不是命里没得那颗文曲星嘛,我管你有什么用?你能选个廩,拨个贡,替家里多挣一份廩米来,就阿弥陀佛了。中不中举,都是三十晚拾只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了。这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倒把姜荣弄个大红脸。

秀才经过岁、科两试,考在一等前列的,选为廩生,每月由州县发给六斗米,或每年发给四两银子作为补贴。选中廩生以后,论资排辈就可以选拔到国子监去读书,称为贡生。贡生相当于举人的副榜,是可以出来做官的。姜荣在中正教书那两年,岁考科考回回名列前茅,年年都有银子领。后来下海做生意,考试也不去了,廩银当然领不到。廩生当不了,拔贡更没指望,乡试再不中,这辈子就莫想当官了。姜荣晓得杨婉罗说这话,并不在乎那几两银子,而是倾心想叫他出去当官。偏偏姜荣对功名早已淡漠,每回杨婉罗催促他去应试,他不过敷衍一下。考中考不中,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心思早就全扑在办实业上了。杨婉罗把这层话挑明了,姜荣脸红过后,反倒一身轻松。往后,估计杨婉罗不会老在他跟前嘀咕赶考的事了,他就可以一心一意去办他的实业了。

当初两淮盐运司在赦免姜谢二人的公文当中,提到八卦滩是这样说的:“自永乐改煎为晒以来,数百年间,制盐格局屡变,有板晒者,有槽晒者,有砖晒者。同末光初,或改砖晒为滩晒,不唯粒大饱满,产量尤丰,惜遭夭损,其法不传。今仰朝廷新政,有恒泰盐业公司者欲思变革,僻荒野作滩晒,既无损原滩,亦可增国库,实为有利无害之举,宜悉听之。”这段话,算是对滩晒做了定论,也为八卦滩正了名。有了这道“金牌”,恒泰公司做八卦滩再也没得后顾之忧了。姜荣回到公司这当口,秋盐都收上来,盐滩上正好没得事。大家商量一下,还叫姜荣跟谢小麻子上董家滩,去重修八卦滩。

这正遂姜荣心意。从南京赶考回来不久,他见公司里头似乎人人都很兴奋,开始他以为是因为东家二少爷中了举,各人都沾上喜气高兴的。后来发觉不对,跟唐先生一打听,才晓得公司在做一项大业务,很可能会替公司开辟出一块新的引岸。唐家林得意地告诉他,这事是他跟程正铎两人共同谋划的。恒泰公司在湖北荆襄的引岸,近年屡遭川盐侵夺,尤以松滋县为甚。松滋县本来就贫瘠,每年销盐不过一千多引。川盐侵入以后,淮盐在松滋几乎滞销,每年只能卖出去二三百引。程正铎跟唐家林两人想出个点子,把卖不出去的盐,转运到邻省湖南的澧县。澧县原来是淮南盐商的引岸。近年来,淮南产盐日渐减少,澧县境内淮盐供不应求,常向邻县调济。程正铎把盐卖到松滋,从情理上讲,是没错的。但是朝廷早有规定,盐商只能在自己的引岸内销盐,越界卖出去的盐,一律视为私盐。程正铎他们这样做,其实是在冒险。因此,听唐家林这么一说,姜荣浑身直冒冷汗,当时就跟唐家林说,这还得了!这要叫官府逮到,非吃官司不可呀。不料唐家林却毫不在意地说,吃什么官司呀?澧县百姓没得盐吃,我们送过去,是替他们送及时雨。他们大老爷高兴还来不及哩!姜荣说,大老爷今天想要你盐,才这样说的。明天恼得了,他翻起脸来,哪还认得你是哪个呀!这事太险了,万万做不得。姜荣晓得,唐家林他们这阵子才尝到甜头,他要说泼冷水的话,他们肯定听不进去,便去找东家董玉湘。没想到董玉湘这回也让蜜水灌晕乎得了,听不进姜荣说的话。眼看跟他们说不进去,姜荣干着急也没得用,索性不闻不问了,正好跟谢小麻子一起上董家滩去。

他在董家滩整整忙了一个冬天,直到腊月中旬下大雪,天寒地冻,什么都干不了,才收摊子回家。回到公司,他发觉程正铎跟从前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走路胸脯子挺多高的,嗓门也比从前大了,还常好训人,动不动就说这个说那个,连汪崇林背后都说他跩起来了。姜荣忧心忡忡,旁人不理解,反倒以为他看人家做事顺手了眼红。

这事情事关重大,不好跟外头人说,憋在心里又不舒服,回到家,姜荣便长吁短叹。杨婉罗刨根问底,把事情打听明白了,没往心里去。坐在旁边听闲话的姜文谭却大吃一惊,连声惊呼“这还得了”,拎上烟袋就往董家跑。杨婉罗怕他捱冷风吹着,赶紧进屋替他拿披风跟棉帽子,叫姜荣追出去,替他戴上。姜荣想劝他不要去的,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满祯帮老舅爹爹送回来了。姜荣一看老头子脸色,就晓得他没说动人家。碍着满祯在这块,姜荣不好多问,只得跟满祯说会子闲话。等满祯走得了,姜文谭没等他开口问道,就跟他摆手说,你不用多说了。董老四什么脾气,我还不晓得?这回,我看他是鬼迷心窍了,不撞到南墙上,未必回得了头。唉,大概他命里头活该有这一劫。我们爷俩就不要上忤天意了。

杨婉罗见姜荣不开心,就逗他说,再过几天是我三十岁生日了,你替我好好过过。你过三十岁那阵子,正忙着赶考,没捞到好好过。这下子正好跟我一起补过,热闹热闹呗。

姜荣跟杨婉罗都是同治十二年出生的,今年都三十虚岁了。姜荣生日在八月里头,杨婉罗生日在腊月。姜荣三十岁生日那天,正在南京贡院里头赶考,哪有心思过生日?杨婉罗本来也不打算过三十岁的。女人到这年纪,长一岁就老一岁了,哪个女人愿意老呢?还不如蒙头过日子。不过她看姜荣这阵子心里不开心,就想在这当口找点事出来,叫他高兴高兴。

姜文谭倒没想那么多。他在姜荣家过这两年,眼看姜荣整天忙的不着家,家里里里外外都靠杨婉罗一个人,把老老小小照顾得周周到到,觉得替她过个整生日是该当的,便顺口说一句“我看行”。

老头子发话了,姜荣当然不能再说不行,于是便跟杨婉罗一起商量,这个生日到底怎法过。姜家过去一直不宽裕。早先姜荣在卞状元府里当文案那阵子,挣的膏火费,还不够他自己在京城开销的。后来在中正精勤书院教书,靠家近,花销少了,不过收入也少,一年到头剩不下来几个钱。这两年,姜荣在恒泰公司当了帮办,家境才渐渐好起来。照杨婉罗意思,正好趁这机会,把姜荣几大家子人都请过来,一起热闹热闹。

姜荣兴致不高,说请那么些人来,动静大得了,难免会惊动四邻。要是邻居们过来送礼怎办?杨婉罗笑着说,那正好,把大门敞开来收。怕哪个?你又不是当官的。姜荣不答应,甚至连姜婕、姜妤这两家亲姊妹都不打算告诉。他说,姜妤家远,来就得住下来。一住下来,四邻不就全晓得了?要是单请姜婕,将来姜妤晓得了,怎法交待?不如就我们跟大哥两家一起,小聚一下算了。杨婉罗嫌太冷清。姜文谭不欢姜婕,更不欢大女婿程正磬,于是插嘴说,两家一起吃顿饭,嚓嚓呱就行了。再有几天就过年了,还忙不够啊?姜荣马上赞成说,对哩!一年忙到头,年底也该歇歇了。这样子,到那天,我叫四海春送一桌席面过来,鱼翅席还是海参席随便你要,你也不用张罗了。杨婉罗心疼地说,那得多花多少冤枉钱呀!姜荣说,不开眼了吧。三十岁你一辈子能过几回,容易吗?该享福就享一回子呗。

四海春的酒席真不含糊,各人吃的都很高兴。最开心的还数几个小鬏子。姜棻家两个儿子,开骏十四,开驷十二。姜荣家的姜滢十一,开骐九岁,年龄都相差不多,正要能玩到一块堆。外头冰天雪地出不去,四个小鬏子在屋里头闹腾,差丁把屋脊盖掀翻得了。

老头子住到姜荣家来以后,姜棻跟老头子说话机会少了,吃过饭不能嘴一抹就走,便留下来陪老头子说说话。姜荣泡上一壶酽茶也跟过来。姜文谭对姜棻洋行的生意没得兴趣,略问几句,就扯到姜荣身上来了。

说到姜荣他们八卦滩,姜棻有些担忧。他在汪家做过二掌柜,对盐生意了如指掌。他说:“生滩跟熟滩不能比。徐张刘陈这几大圩子,都是晒多少年的熟滩,哪个池子能晒多少盐出来,领滩的一清二楚。董家滩是生滩。就算各人都晓得八卦滩出盐多,生滩有多少人敢领呢?这毕竟是要冒险的呀!何况八卦滩到底能晒多少盐出来,我们也光是听老辈人那么说的,不晓得真假哩。这又是一层险吧?还有,那块滩据说离海里很近,到底太不太平,各人大概也没得数。这几样加起来,人家不得好好掂量掂量?”

这正是姜荣担心的事情。他在董家滩修建八卦滩时候,跟那些灶户们常聊这个。灶户们顾虑的,大体上也就是这几样。说到底,这块滩是地地道道的生滩哪!对灶户来说,搬到这块滩上来,那就把他们身家性命全都交给这块滩了。这块滩带给他们的,到底是财富,还是灾祸,没得一个人敢打包票。就连姜荣也不敢说,他开出来的这些八卦滩,十拿九稳能有好收成。

“那怎办呢?”姜荣巴望他们能替他出个好主意。

爷俩“吧哒”着烟袋,你一句,我一句,凑出几个主意来,姜荣都直摇头。姜棻想想又说:“无利不起早,还得从利上打主意。你们公司不是在上海募集不少股金么,买地用不清吧?实在没法子,只好拿钱砸了。”

姜荣叹口气:“就为那场莫须有倒头官司,夏天那阵子,不少股东退股哩!不过还好,幸亏季直先生站出来,替我们说好话,才把局面撑住了,没大伤元气。到目前为止,应该还有结余吧。你想花钱买人过来领滩?”

姜棻望着他问道:“那你还有什么好法子呢?”

姜荣咂咂嘴:“乖乖,这成本太高了。本来滩替他弄现成的,就省他们很子钱了。再花钱请他们过来,那成本多会才能收得回来呀?”

“你不花钱,人家来不来噢?”

这一问,姜荣就哑了。

姜棻见他不吱声,又说:“当然钱也不能白给。我们东家有个法子,你不妨学学。他也是跟洋人学来的。洋行不光卖洋货,也会收土产回去卖给洋人。他收乡下人编的那些筐呀篓子,像那手艺好的,没得本钱买柳条子买篾子的,他就先把钱预支给你。等你把货送过来了,他再从货款里头把本钱扣回去。这样子,两下都方便,皆大欢喜。你说,这洋鬼子精不精?”

姜荣心一动,这倒是个好法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