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姜婕(1、2)  

2012-01-24 21:50:58|  分类: (短)姜婕和程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姜婕是程二嫂子在娘家时候用的闺名。她小时候喜欢热闹,哪里有唱戏的、说书的,都欢跑去听。人家办丧事,请来乐班吹吹打打的,她也跑去听,一听就听大半天。后来长大了,她娘要替她裹小脚。听说裹小脚就没法出去听戏了,她死活不裹。她脾气倔。她娘硬帮她缠上裹脚布,到半夜她都偷偷解得了。为这事,不知挨她大大姜三爷打过多少回。每回挨打,她都拼命哭。哭到最后,她娘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过来把她大大拉走了。就这样,一年二年耽误下来,她脚始终没裹成,一直半大不大的,既不像大家闺秀那样三寸金莲,也不像圩下灶户人家姑娘那样大脚板子。

长了这样一双脚,出来进去倒是方便了,可惜到要出嫁的年岁了,怎么也说不下婆家。媒人一看她裙子下头那双大脚,没有不皱眉的,倒都看中她妹妹姜妤了。姜妤胆小,看见姐姐为裹脚老挨打,每回哭的都跟杀猪似的,以为父母不欢喜姐姐。她生怕父母也不欢喜她,就咬牙把脚裹上了。她的小脚裹得盈盈不足三寸,前头削尖,就像两朵含苞待放的荷花,人见人爱,人见人怜。给她这双脚一比,姜婕更没法入媒人眼了,到十六七岁,还没把人家订下来。她娘急死得了,一想到这事就头疼,整天在她大大跟前唠叨,到底怎法弄哇!看见老嫚子着急,姜三爷就埋怨她,哪个叫你当年心软的,活该!

话虽这样说,闺女嫁不出去,终究还是姜三爷一块心病,毕竟女大不中留哇!这么大的闺女还在家养着,外头闲话不免就多起来了。最叫姜三爷气恼的,是有人竟然说他闺女,跟乐班拉二胡的程二有私情。这个程二,说起来也是世家子弟,祖上也曾经是有钱的垣商。不过到他祖父那一辈,家业已经败了。他父亲更是不务正业,整天玩弄各色各样的乐器,尤其唢呐吹的好,据说方圆百里没有第二个,人送外号叫“程唢呐”。可是唢呐吹的再好,也不能当饭吃,他家从那以后越来越穷。说起来,人真是最有意思的。程唢呐玩一辈子乐器,也穷了一辈子。他家老二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跟他老子一样,从小就对乐器十分痴迷。说来也怪,程唢呐有三个儿子,名字都是用乐器起的,不过老大、老三都本本分分在人家盐号里做生意,只有跟他排行一样的老二接了他衣钵。程二子很有音乐天赋,他大大演奏过的曲子,他只要听两遍,就能记八九不离十。不管什么乐器,只要他上过手,都能玩两下子,特别是二胡拉的好,沉厚圆润,气韵绵长。十七八岁时候,程二就在乐班里头挑大梁了。他不光二胡拉的好,人长也不孬,白白净净,俊俊巴巴的,很招人欢喜。姜婕从小就欢听戏听曲子,要说她欢喜上程二,大概也不会是空穴来风,不过是姜三爷不愿意相信罢了。

 

2

 

姜婕确实喜欢上程二了。她是先喜欢上程二拉的二胡,后来才喜欢上程二这个人的。

小时候,姜婕最欢听老程二吹唢呐。程唢呐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吹起唢呐,隔着几条街都能听见。只要听见街上有人吹唢呐了,不管在家做什么,姜婕都会把手里东西一撂,赶紧往外跑。她跑过去时候,常会看见头顶上有几只小鸟,也跟着她一块堆往唢呐响的落头跑。她知道,这些小鸟跟她一样,也欢听程唢呐吹唢呐。程唢呐不光吹的调门高,中气也足,憋一口气能吹上大半天。好多后生跟他比,没一个能超过他的。他还会拿鼻子吹唢呐,左鼻孔跟右鼻孔能吹出两个不一样的调子来。一张嘴吹两个唢呐这类雕虫小技,就更不在话下了。乐班要是少了程唢呐,姜婕不用跑过去看,多远一听就晓得。

等到姜婕长成大姑娘,程唢呐岁数也大了,胡子越长越长,中气却越来越短了,调门也没得从前那样高了。姜婕正要慢慢对乐班失去兴趣时候,忽然发现乐班里新冒出一个拉二胡的后生。说是新冒出来的,其实人家在乐班里快年把了,只不过姜婕原先没在意他。

姜婕在意到这个拉二胡的后生,是在听到一段有关他的传说过后。乐班替人家办丧事时候,一般都吹热闹调子。按说死人是件伤心事情,不适合吹吹打打搞娱乐活动。不过板浦街这落头,风俗就这样子。家里死人了,都要请吹鼓手来凑热闹,而且演奏的曲子,都要喜庆的,越热闹越好。有钱人家甚至一憋气请好几个乐班,这班吹过歇着,那班接着吹。有时候几个乐班一齐吹,声音大的,把屋脊盖都掀翻得了。单单就是汪九爹家七爷死得那回破例了。七爷是三十出头得病死的。汪九爹老年丧子,痛心疾首。听见丧棚子下头吹鼓手又吹又拉,他气的火冒三丈,抓把铜钱往班头跟前一撒,就把乐班撵出来了。收钱不出力,班头乐得高兴。程二受不了这屈,说汪九爹这叫看不起人。他往汪九爹家门台石旁边一坐,操起二胡就拉起来了。他换个悲凄的调子,拉了一段孟姜女哭长城。这调子本来就苦,二胡拉出来的声音又格外凄凉,让人听了魂断欲绝。汪家人正在伤心处,听见门外传来这如泣如诉的琴声,更如同雪上加霜,联想到七爷在世时种种好处,往后都灰飞烟散了,灵堂内外顿时哭成一片。汪九爹哪里还顾得上生气?早已哭得涕泗横流,泪雨滂沱。就连左邻右舍,听见这催人泪下的琴声,也把伤心事都勾出来了,情不自禁地往下掉泪。哭过这一阵,汪九爹总算把憋在心里头好多天的切肤之痛宣泄出来了,赶紧叫家人把拉二胡的请进来,要向人赔罪。打这过后,板浦街凡是少丧请乐班的,都不吹唢呐,统统改拉二胡。在乐班里头,二胡声音不大,锣鼓跟唢呐不响时候,它才能显出来。要不是在汪家大门口单独拉上这一段子,程二在乐班要想显山露水,恐怕比登天还难。哪晓得机缘巧合,就这一下子,程二就出名了。有人还顺着他大大的绰号,替他起个混名字,叫“程二胡”。

程二在汪家拉的二胡,姜婕没听到。不过有关这段二胡的传说,姜婕后来听到了。那阵子,她正好把唢呐听够得了,正在琢磨横吹的笛子,跟竖吹的箫。她觉得吹这两样东西的人都不简单。普普通通一根竹竿子,到人家嘴里,就能吹出那么好听的曲子来。她曾经想叫大大替她买一根回来吹吹的。姜三爷死活不答应,还训斥她说,正经人家闺女,哪有学那个的!有空多织两块布不好么?她只好悄悄央告弟弟姜棻,让他把挂蚊帐的竹竿子锯一截下来。她拿火筷在竹竿上头钻几个眼子,剥一片芦苇膜贴在其中一个眼子上,躲在屋檐后头吹。声音倒还真有声音,就是难听死得了。她一灰心,就把竹竿扔得了。就在这阵子,她听人说起程二,还有他拉的二胡。说实在的,姜婕从前真没怎么好好听过二胡。听说有人听二胡听到掉眼泪,有人听到嚎啕大哭,她觉得不可思议,便跑到程家墙头外,偷听程二练琴。

听着听着,姜婕着迷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