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六章(1)  

2012-11-01 19:21:13|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圣晴打盐商会馆里出来,顺原路返回。还没出巷口子,就听见前头大街上锣鼓喧天,人声鼎沸。他掐手心算算,今天四月十七,一不逢集二不逢会,更不是什么黄道吉日。哪家没事,瞎折腾什么呢?他正琢磨,两边人家噼哩叭啦一阵乱响,先窜出几条狗,随后大人小鬏吆喝着,纷纷跑出来看热闹。幸亏他是顺着这些人往前走的,要不活活挨他们顶回去了。有认得他的,七嘴八舌跟他打招呼。这二年,他在板浦小有名气,认得他的人不少,不过他认得的却不多。走在街上,常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一抬头,认不得人家。不过礼到人不怪。认得也好,不认得也好,人家跟他打招呼,他都一一跟人点头作答。

“前头什么事哇,赵三爷?”

“不懂哇!”

“看看去啊?”

“看看呗!”

赵圣晴裹在人群里头,走到大街上,孙家桥那边,早已人山人海。一大队人马,敲锣打鼓往他们这边走过来。走在前头十几个人,个个光着上身,头缠红头巾,腰系红带子,一头走,一头耍拳翻跟头,有的舞枪弄棒。跟着他们后头的,是一挂牛车,车上拉一面两人合抱的红漆大鼓。两个光膀小伙子,脸对脸站在车上,使劲擂鼓。鼓锤子后梢头系根红穗子,舞起来像两团火。车后头跟着几个敲锣打镲子的,一个个憋足劲使劲敲,手里家伙敲得震天响。再往后,是两排打旗幡的,五颜六色的旗幡上,写着“扶清灭洋”、“替天行道”各色口号。

看热闹的人,有的跟着队伍一起往前走,有的停下来,把身子贴在墙根,踮着脚尖子朝街心看,一头看,一头指手划脚,评头论足。

“这练的什么拳哇,义和拳?”

“外行了吧?义和拳不是拳名字。人家练的叫金钟罩、铁布衫。”

“这就是金钟罩、铁布衫哪?练会这个,真能吃得住洋枪打?”

“义和拳有洪钧老祖下凡保佑哩!不要说洋枪打,就拿洋炮轰,人家都不怕。”

“来了来了。后头这个就是大师兄,请老祖下凡的。”

各人一齐朝旗幡后头望。迎面一前一后过来两乘八抬敞篷凉轿,前头轿上坐一大汉,头上扎红头巾,一身红衣红裤。他嘴里念念有词,不停地焚烧黄裱纸,纸点着了,往脚底下火盆一丢,随即挨风刮到抬轿子的、还有旁边看热闹人头顶子上。后头那乘轿子上,抬的是一张供桌,上头供着洪钧老祖牌位,前头点着香烛。轿子后头一个大汉,手执大刀,刀把上系根头二尺长的红绸子,舞起来上下翻飞。大汉一头舞,嘴里一头喊:

“弟子同心苦用功,遍地草木化成兵。愚蒙之体仙人艺,定灭洋妖一扫平。”

他后头跟着长长几十人的队伍。他念一句,那些人一齐跟着呐喊,响声如雷。有见过世面的告诉旁边人,前头烧黄纸那个是大师兄,后头念诗这个是二师兄。各人正在参悟二师兄念的诗,忽然听见前头大师兄猛喝一声:

“二毛子!”

听见他喊声,二师兄等人赶紧跑过来。只见大师兄手上那张黄裱纸,点着以后,飘飘悠悠沉到火盆里了。义和拳把洋人叫大毛子,把姓洋教的人叫二毛子,后来斗争扩大化了,把用洋东西的人统统说成二毛子,抓到一律严惩。洋人好认,二毛子不好认。大师兄在轿上作法,点着的黄裱纸往上升,没事,往下沉,附近就有二毛子,百发百中。大师兄看见黄裱纸沉下来,手搭凉棚,两眼突睁,弯腰往两边巡睃。突然,他往左前方姚记布庄一指说,二毛子就在这家布店。二师兄带着拳勇,大吼一声:“杀!”直哧往布庄里头冲。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赶快往后躲闪。

布庄门面不大,冲不进去多少人,先到的冲进去了,后来的挤不进去,提刀持枪站在门外,把布庄围得水泄不通。没多会子,先冲进去的拳勇出来了,有的扛洋布,有的抱洋纱,有的拎洋毛线、洋袜子,全扔在地上,堆一大堆子。大师兄一个筋斗,从轿子上翻身跳下来,拿过一张点燃的黄裱纸,往顶上边洋毛线上一扔,洋毛线“呼啦”一下着起来。

“扶清灭洋!”

“扫尽妖孽!”

拳勇们围着火堆振臂高呼。店主老姚吓的脸都白得了,躲在屋里头不敢露面。伙计们看见布点着了,也没人敢上来扑救。看热闹的更都退远远的,没人敢往前靠,听任那些东西在地上烧。棉布跟羊毛烧着过后,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布匹卷紧烧不透,冒出来的烟,又浓又黑,笔直往天上升。二师兄带几个拳勇,手拿长枪,把卷着的布匹挑开来,让它们透火。大师兄领着拳勇喊过一阵口号,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便跳回到轿子上,大声喊话。

赵圣晴不欢赶这种热闹,无奈街上全是人,路堵死死的,他根本走不了,只好站在墙根不动弹。看见布庄门口着火,拳勇一窝疯围过去喊杀喊打,他心差丁从心口窝蹦出来。好家伙,要杀人放火哇!没事趟这浑水做么?赶紧想法子脱身。大师兄喊话时候,他离的远听不清,也顾不上听,正好趁各人都往前凑这机会,悄悄溜到人群外头来了。走到人少地方,他站下来歇口气,擦擦额头上汗珠子,定定神。他摸摸身上,查查少没少东西。一摸,果然发觉腰里挂的一块玉没有得了。往四围看看,地上净是些烂菜皮、碎草屑子,挨人踩烂的狗屎马粪,还有大师兄烧出来的黄裱纸灰烬,哪有什么玉哇?赵圣晴估计是人群拥挤那阵子,挨人家顺手捋去了,只好自认倒霉。

他不往孙家桥走了,从小巷口插到东大街,拐上三道桥。将到河边子,听见有人喊他。他前后大街上望望,没看见有人跟他打招呼。朝河里看,才发现喊他的人原来在船上。定睛一看,是圩下周二贵爷俩个。

“三爷啊,没到家就撞上你老个了,多巧哇!这两篮樱桃,是今年头茬货,专门送来孝敬你老个,给你老尝尝鲜。”

赵圣晴往船上一看,船头那块,搁着两篮樱桃,鲜红发亮,让人垂涎欲滴。周二贵是他家灶户,圩下领滩的。去年寒里天干物燥,周家烧火不小心,把屋烧塌半截子,茅草顶子、柴把子几乎全烧光得了,还烧毁好几根柳木檩条。周二贵翻盖房子,没钱买檩条,找到东家告贷。赵家正好秋天翻盖牲口棚子,换下来几根梁柱。赵圣晴就叫他爷俩个扛回去,连钱都没要。周二贵承不起这个情,趴地上磕头捣蒜,说这辈子心甘情愿为东家做牛做马。这两篮樱桃,不用说,是送来感谢他的。赵圣晴心情十分愉悦。他倒不在乎这点东西。周二贵知恩图报,没辜负他一番心意,这才是让他最开心的。他心里高兴,也不客气了,挥手叫周二贵把船靠在他家门口小码头。等周二贵爷俩个把船拴好,拎篮子上岸,他也正好从桥上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