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七章(1)  

2012-11-17 15:18:25|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淮北盐场山前山后这几百里盐滩上,提起张大胆,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二十几年前,在板浦场领头晒八卦滩的,就是张大胆。那会子,张大胆四十来岁,是滩上有名的好把式。有一年三十晚上,他得一场重病。各人都以为他过不了鬼门关,没想到大年初三晌午,他陡陡一下醒过来。醒来过后,各落跟人吹牛×,说他在天上遇到吕洞宾了。当年,吕洞宾、张果老他们八个人,就从海州这地方出海,东渡到蓬莱成仙的。这些故事,哪个没听过哇?八仙里头,就数吕洞宾最风流潇洒。尤其《三戏白牡丹》那出戏,不晓得多少小大姐小媳妇欢看。吕洞宾身背宝剑,出场一亮相,台下那些女人眼都直得,好看呗!没想到张大胆一男子汉,也欢喜吕洞宾,还硬说在天上碰见了,笑不笑死人?一开头,盐滩上都把这事当笑话传。张大胆说吕洞宾传授他八卦滩那些事,根本没人信,都说他瞎诌的。

哪晓得收春盐时候,各人傻眼了。张大胆家盐池子结出来的盐,粒子大不说,光说地上盐层厚度,比旁人家起码厚一倍。扒子往里一插,掉里去了,上头光剩根木头柄子。这么厚盐,哪个推得动?只好拿铁锨先把上头一层揭得了,再弄扒子推底下那层子。铁锨杵下去,碰不到底,几下就装一大筐。张家人累死得也忙不过来,只得上圩子外头,去请庄上人来帮忙。这阵子,圩下忙,庄稼地里也忙。庄上人听说圩下来人请,头都抬高高的,工价从平时六十钱,抬到九十。这还不算,吃饭还要有肉,要吃新麦子炕的小糊饼,晚上还要弄顿酒解解馋。盐这东西娇气,结出来就得赶紧收。要不然,老天爷下一场雨,盐全化得了,半年辛苦全冲空。庄上人晓得这窍门子,才敢使劲要价的。张大胆说,你们比我胆还大。庄上人说,这阵子不杀你,多会能杀得了?张大胆等不起,只好统统答应。庄户人干起活来真不含糊,跟圩下人一样有劲,几百斤重盐担子,一斩劲就起来了,一路挑到廩上,还能带小跑。等盐池里头盐全扫出来,张大胆家盐廩,堆的又长又高。事先预备那些油布子,全用光得了还不够,又叫两个儿子连夜上板浦去买。那一年,张大胆家晒出来的盐,比往年几乎翻一番。

这下圩下人没闲话说了,各人全相信,张大胆真遇到过神仙。要不是神仙帮忙,他家怎能晒出这些盐来呢?盐不是吹出来的哇,明明白白在盐廩上堆着哩!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圩下人全晓得了,纷纷跑上张大胆家来看热闹。老把式在他家堰上转啊转啊,几趟转下来,看出门道来了。张大胆家盐滩布局,跟他们不一样子!老盐滩,从引潮河水门开始,到养水滩,把卤水一格一格往后引,等将近饱和了,放进晒格,晒上五六天,盐就长出来了,最后扒到盐廩上,等东家来船驳运。这一条龙下来,七八个格子都在一条线上,是个细长流子。从水门到盐廩,长的有好几里。张家盐滩变成方的,卤格晒格分布在四边,当中围着养水滩和盐廩。养水滩是挖下去的,盐廩是堆出来的,一阴一阳,如同八卦池中阴阳两极,四周那些格子,分别对着乾坤坎离震艮巽兑。远远看上去,盐滩正好是个八卦阵。老把式毕竟是老把式。尽管张家盐池里都有卤水,看不清池底子,他们看看卤水颜色就敢断定:池底没铺砖头。不铺砖,铺板?不对呀!铺板晒盐这法子,早淘汰得了。张大胆不会吃回头草的。那铺什么哇?各人追着问,张大胆招架不住,只得把神仙请出来:

“这叫八卦滩,是吕祖按八卦图排兵布阵设下的,懂不懂哇?你们见过打仗地上还要铺东西的吗?什么都不铺,就是泥滩底子。”

有人不信,趁滩上没得人,偷偷跑卤稀那头池子去挖,一锹下去,挖上来一堆烂泥。他们想不通,泥滩怎法能晒盐呢?但人再聪明,也聪明不过神仙。一想到这是神仙教的法子,那自然有道理,都跟张大胆学。没过几年,圩下头改筑八卦滩的越来越多。改得早的人家全得实惠了,收成一年比一年多。没想到这么好的法子,官府不允许。光绪三年,官府派人上圩下珲,把八卦滩全都耕得了,还把领头的张大胆等人抓去问罪。后来人放出来。跟张大胆一起挨抓去的高老大,到家没几天,害棒疮死得了。打那往后,圩下人再也不晒八卦滩了。

要说在衙门挨打,还数张大胆挨打的最重,他是领头的。不过他有神仙护体,进牢头一天,他就把神仙请下来了。牢里头没得香烛,没得供品,他拿手一比划,就全有了。他脸朝墙,手心对着手心,上下一比划,说这是香烛,接着又把手心向上,往上一捧,说这是上供的桃子、馒头,香烛供品就全齐备了。他嘴里念念有词,跪下去将磕一个头,身子猛然弹起来,神仙就附到他身上了。疯疯颠颠闹一晚上,没人听懂他说什么子。牢里牢外都晓得他神仙附体,唯独巡检老爷不信他这一套。第二天提审,一丁没客气,结结实实打他一百水火棍。各人凑到跟前一看,照样打的皮开肉绽,不禁又疑惑了。按说,有神仙护体,水火棍应该奈何不了他。看他这样子,挨打的血肉模糊,两条腿快烂得了,骨头差丁露出来,疼的呲牙咧嘴直哼哼,哪像有神仙护着啊?没想到回到家,高老大害棒疮死得了,挨打最厉害的张大胆倒没事,各人又把念头倒转过来了。要不是神仙护着,死的就该是张大胆了!

后来,圩下再也没人疑惑张大胆究竟遇没遇到过神仙了。张大胆本人快成神仙了。平时,他带儿子上滩上干活,拐水戽水,扒盐挑盐,跟正常人没得什么两样子。有人找到他,他往床上盘腿一坐,就变得了。张大胆这阵子是神仙下凡。他下凡时候说的话,比金口玉言还灵验。哪家鸡丢得了,狗跑得了,经他一指就能找到。哪家老头老嫚遇上头疼脑热,小鬏拉肚子,女人不下奶,找他念两句咒,化两道符,把符水喝下去,包好无疑。一开头,各人皆不相信,说你要真有能耐,怎不把打你那巡检咒死得的呢?张大胆说,巡检官不大,也是朝廷命官,有官符护着哩!哪天他卸任,死期就到了。各人心想,这杆子撑太远了。巡检才三十来岁,官且当哩!等他卸任,得几十年过后了。那阵子,他们这些人,还有几个能活着的?各人都不把这话当真。

照规矩,灶户违禁,该由盐运司处置。当时海州分司大老爷是个老滑头,平时跟盐商过从甚密,吟诗作赋,杯觥交错,交情好的不得了。一听说跟卤腿子打交道,他头疼了,说查禁八卦滩是地方事务,随手把差事推给巡检。巡检年轻气盛,正想出人头地,干出点政跡来,也不管该不该他管,二话不说,把这差事接下来。差事办的很顺当。他把汛里十几个大头兵全调出来,带上雇的庄户,赶牛拉犁,一路到头,把几百亩八卦滩全耕得了。为儆后尤,他把领头的灶户抓起来,各打一顿水火棍。办完这趟差,分司大老爷很高兴,会同海州知州,保举他升任沭阳县主簿。巡检正得意时候,家里传来噩耗,父亲去世了。巡检来不及赴任,先告假回家丁忧守制。他收拾箱笼上船回家,将出盐河进入运河,迎头撞上一条外国火轮子,把他坐的那条小木船撞个底朝天。船上人把他家眷一一救上岸,唯独没找到他。等他尸体浮上来,才发现他脚套在一根船缆上。这消息传回板浦,圩下人听的目瞪口呆,纷纷传说张大胆真神得了。

还有一样,也足以证明张大胆得到过神仙的庇护,那就是他非同寻常的长寿。常言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这话,是说那些街上人的。街上人不愁吃,不愁喝,尤其垣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整天享福,寿命自然长。圩下人就不同了,整天在卤水里泡着,太阳下晒着,出力流汗,还常吃不饱饭,男人能活到五十,在圩下就算大寿了。张大胆道光十五年生的,到今年六十六,都见重孙子了,还活蹦乱跳的,盐滩上再找不到第二个。要没得神仙护着,他怎能活这么大岁数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