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八章(2)  

2012-12-14 07:56:57|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一憋气跑到东陬山,到刘圩找到她二嫂子,跟她叽叽咕咕说上大半天。张二嫂子说,晚上天黑,莫走了,跟我挤挤吧。桃花正有这心事,窜上点头答应下来。等东家跟大厨子都吃过了,张二嫂子把桃花带到厨房,盛碗稀饭,拿块面饼给她,两人就着一碗剩菜,一碟酱瓜子,吃的蜜口香甜。吃过刷过,回到张二嫂子住的下房,挤床上嚓呱。

张二嫂子问她,你怎老不松口的呢?孙家人不孬哇!你那老婆婆我见过,慈眉善目的,包管好处。桃花叹口气说,二嫂子,不说这事行不行哇?我就为这事从家跑出来,躲到你这块,还不让我消停,还给不给我过了?张二嫂子只得跟她说旁的。她问道,姜先生今天去做么的呢?圩下也没人识字。他一教书先生,跟哪个有瓜葛?一听二嫂子提起姜先生,桃花就来精神了。她年纪小,没见过八卦滩,姜先生跟她爹说那些话,她半懂不懂。她挑几句告诉二嫂子,然后就巴着二嫂子打听:

“姜先生平时做么呢?总不能一天到晚教两个少爷念书吧?他吃得消,少爷还吃不消哩,对吧?”

张二嫂子说:“他欢钓鱼。少爷下学了,他就扛鱼杆子出去,天晚才回来。每回都能钓不少子,回来就拎到厨房。他不大欢吃鱼,随便大厨子怎法弄。不欢吃,欢钓,你说怪不怪?”

“是有丁怪。那他欢吃干饭,还欢吃饼呢?”

“欢吃干饭。听说他老家是南边的。”

“哦!那欢吃甜的,还欢吃咸的?”

“不甜不咸吧!”

“欢不欢喜吃辣的呀?”

“不大吃。他吃辣的好淌鼻子,嘿嘿。”

“欢玩麻将,还欢玩牌九哇?”

“他才不玩这些东西哩!有时好跟老爷下棋,黑的白的那种子。”

“那他晚黑常不常出门?”

“晚黑上哪去?”张二嫂子半天没想明白。

“就是……”桃花实在不好说出口。

“不要脸。”张二嫂子终于明白她想问什么子了,手在她大腿上轻轻拧一下子。“人家姜先生是正经人,才不像那些下三滥哩!听说喜子家的来找过他好几回,回回都挨他撵走得了。这女人真不要脸。人家不睬她,还跟狗皮膏药似的,硬往人身上贴。”

桃花不问道了。她仰脸望着屋顶天棚,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什么。窗户外头,月亮雪亮,屋里不点灯,看一清二楚的。天棚是席子吊的,大概有好几年了,颜色暗淡,好多落头有浮灰,墙拐角还有蜘蛛网子。席子纹路都是直角的,一道压一道,斜着看,像一队大雁在天上飞。她想起春天在家织席子,大雁就这样排成行,“嘠嘠”从头顶上飞过去。她家有根铳子。每年快下雪时候,她大都会跟她二哥,带上黑子,上海边去打鸟,回回不空手。有一回,她偷偷尾在二哥后头,一直跟到海边子。等她大看见她,已经没法撵她回来了。海滩上鸟真多哇!野鸭子、大雁、白鹭、仙鹤,还有好多好多各种各样水鸟,她根本叫不上名字。她大连瞄都不用瞄一下子,对着鸟就放一铳子。“呯!”滩上鸟听见铳子响,“扑拉拉”全飞起来啦,一大片连着一大片,连太阳都挨挡看不见了。黑子“汪”一声窜出去,一阵叼只大雁回来。桃花凑过去看,那只大雁挨打的血肉模糊,头都烂得了。桃花恶心得差点没吐出来。二哥笑谝她说,吃能吃,看还不敢看哇?假慈悲!桃花说,晓得这样子,我早不吃了。二哥说,那正好,我多吃两口,嘿嘿!等到家把大雁炖出来,二哥假装拦着桃花不让吃。桃花趁他没注意,筷子一伸,扨一块搁嘴里头,得意地“哈哈”大笑。张二嫂子胳膊肘捣捣她,痴笑什么子呢?睡呗!桃花这才回过神来,哼哼叽叽转过身,脸贴在枕头上,睡了。

第二天,桃花横竖没得事,不如上街转转。东陬山那街,算不上街。东西一条直巷子,站这头,能看到那头,两边光溜溜屋檐子,连个幌子都没得。街边就那几家小店,当地人眼瞎着都能摸到,树幌子给哪个看呢?早上人还多丁个,有卖菜的,有卖草的,有蒸水糕的,还有一家炸馃子的,香味飘出去半条街,隔多远都能闻到。桃花吃过几回馃子,晓得这东西好吃。不过眼下她没得钱,路过摊子跟前,只好把鼻子嘬起来,使劲嗅两下子。嗅过赶紧走开,省得让人笑话。路过一个小巷口子,她没在意,差丁碰倒一个三四岁小丫头。那小丫头从巷口里头跑出来,没留神,正好碰到桃花身上。桃花连忙把她扶住。丫头个子到桃花腰这块,脸长不孬,双眼皮瞪多深,眼珠水汪汪的,就是满脸灰,黑乎乎的,衣裳又脏又破。桃花扶她站好,将要离开,猛听后头有人喊:

“站住。那死丫头,想把小鬏拐哪去的?”

桃花回头一看,一个邋里邋遢女人,披头散发朝她跑过来。那女人不问青红皂白,开口就骂,奶个×的,才多大丁死丫头!一大清早就干这种缺德事,你亏不亏心哇?

桃花才不是好惹的主哩!她让那女人骂的莫名其妙,火“腾”一下冒出来了。你奶个×的!你骂哪个呢?你问问人家,是不是你家小鬏先撞到我的?一大早开口就骂人,你以为姑奶奶好讹哇?

那女人见她这样横,反倒愣住了,蹲下身,搂着小丫头问道,小凤,是不是这人喊你出来的?小凤摇摇头说,我睡醒,看你没在家,跑出来找你的。旁边有人说她,你家小凤,撞到人家小大姐身上了,你倒先怪人家。还不赶紧跟人赔礼!那女人不好意思了,拉着桃花手,连连道歉。桃花还在生气哩!也不答腔,把她胳膊一推,甩手走开了。

桃花兴致全让这女人搅和了,没得心事再逛街。回到刘圩,张二嫂子正在井台上洗菜,看见桃花没精打采回来,就问她,怎的,街上不好玩哇?桃花把碰到的倒霉事告诉二嫂子,末了问道,这女人什么人哪?张二嫂子笑了,叫她猜。桃花说,这叫我上哪去猜呀?张二嫂子说,东陬山有名的女人,还能有几个哇?桃花晓得那女人是哪个了。东陬山最有名的女人,就数喜子家的。这女人名气大着了,不光东陬山,盐滩上几乎人人全晓得。一大早碰上这种女人,实在晦气。桃花连忙朝地上吐几口唾沫。张二嫂子说,你往后见她日子多着哩!她呀,就靠你家那客栈讨生活。桃花晓得二嫂子说的是孙家客栈,不过她一时没弄明白,喜子家的怎会靠客栈讨生活,人家不都说她是不要脸女人么?张二嫂子又笑了,说对呀,不要脸女人,得靠不要脸男人养着呀。本街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哪个好意思呢?只有哪些住客栈臭男人,敢跟她一起鬼混呗!桃花哎,等你过去当家,天天有热闹看了,咯咯!桃花心底里泛起一阵恶心。从前,她从没想过,客栈会这样腌臜。幸亏她没嫁过来。真要嫁到孙家来,整天碰见这种龌龃事情,那不要人命么?

大嫂子说那话对,嫁不嫁,这事由不得桃花。端午节过后,圩下春盐忙定了,孙家又来人催要日子。这回,张秋生连犹豫都没犹豫,就跟来人把日子定下来了。今年闰八月,节气早,九月天正凉快,秋盐也该收齐了,正好办喜事。两家商定,把日子定在九月十二。桃花她妈关照桃花,日子定下来,该准备嫁妆了。孙家是开客栈的,在街上有头有脸,不能塌人家面子。里外三新衣裳,起码得做两身,说着就该动手了。不然,等天热起来,就没法做了。夏天过去,日子一晃就到了,哪还来得及?还要弹棉花套被子,套褥子,绣枕套子,活多着了,赶早不赶急呀!她妈絮絮叨叨说一大堆,桃花一句没听进去。等她妈说过,她屁股一抬走得了。她妈看她什么事也不问,只得把大儿媳妇,还有几个侄媳妇、侄女子喊过来,把活计指派给她们。嫂子、姊妹把活接过去,手上忙,嘴也不闲着,看见桃花过来串门子,就呱絮她,把桃花说烦死得了,多少天不敢上她们家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