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八章(3)  

2012-12-20 20:42:43|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阳节前后,天天都是大晴天。九月十二那天,太阳格外亮堂,天碧蓝碧蓝的,连一丝云彩都没得。盐滩上海英菜全红得了,一片连一片,像在地上铺一层毡子。张家门口那两棵杮树,莫看个头不大,倒结了不少杮子,树枝上滴哩打挂,挂满满的,通红通红。

桃花头天晚上跟二嫂子睡的。早上二嫂子先起床,帮桃花新衣裳拿搁床头。里外全是新的,抹胸还是桃花亲手绣的,红底子,上头绣一幅喜鹊登梅。贴身褂裤都是细白布的,外头红棉袄、红棉裤,脚上红绣花鞋,还配一双红线袜子。等桃花起来,把贴身衣裳穿好,二嫂子进来,一头交待她今天要做哪些关目,一头帮她整理身上新衣裳。桃花从来没穿过袜子,套袜子时候,格外别扭。要不是二嫂子说新娘子脚不能露出来,她早一把拽撂得了。

等衣裳穿好,二嫂子帮桃花带到窗根坐下来,替她梳头。她把桃花那根乌黑油亮的大辫子拆开来,拿篦子来回篦几遍,连刘海一起,全梳到后头,拢在手心里头,从发梢开始,一点一点往上盘,盘成手掌大一个髻,贴在后脑勺子上,拿一根包金簪子别在头上。桃花感觉脖后根空荡荡的,伸手连抓好几把,什么都没抓着。围在旁边看热闹的女人,看了直笑。

大嫂子递过一面镜子。桃花接过来一看,镜子里头是个前头光溜溜、后头窝髻的小媳妇,眼泪窜上掉下来了,滴到镜子上。大嫂子连忙把镜子拿起来,劝她说,莫哭哦他小姑哎,今天是你好日子哦!二嫂子说,花呢?花戴上,就好看了。有人把绒花递过来。二嫂子帮绒花别在桃花髻旁边,再一端详,果然好看多着了,配上簇新的新嫁衣,红通通的,喜气洋洋。桃花她妈捧来一个首饰盒子。二嫂子打开一看,是一对韮菜叶赤金耳环,上头刻着云彩头,赶紧拿出来替桃花戴上。这回,大嫂子再把镜子拿过来,桃花对着镜子一看,就不一样子了。尤其那对耳环,金光灿烂明晃晃的,加上昨天才开过脸,脸上光滑滑的,映的黑里透红,楚楚动人。桃花不禁对着镜子微微一笑。各人见桃花笑了,都放下心来,张罗吃糕茶。

这顿糕茶,是桃花在家吃最后一顿饭了。二嫂子把桃花领到小桌跟前坐下来,全家没老没少都围在桌子旁边,一齐吃糕茶。没得凳子坐的,就站着。吃的糕叫水糕,是米粉做的,雪白,大小跟酒杯差不多,边上点个梅花形的桃红戳子,透着喜庆。这种糕,通常是串成串卖的,寓意步步高升。海州这地方风俗,家有喜事,都吃这种水糕。吃时候就着茶,叫吃糕茶。迎亲、接亲都吃,是喜事当中一道非常重要的仪式。

吃过糕茶,二嫂子跟桃花回房里上妆,搽粉、掸胭脂、印口红,收拾随身带的小包袱。还没忙停当,外头鞭炮响起来,吹鼓手吹吹打打,送新姑爷来接新娘子了。屋里人听见鞭炮响,一窝疯跑出去看新姑爷,屋里就剩下张二嫂子跟桃花,还有充当陪房姑的槐花。桃花早上起来心里一直在打鼓,这阵子屋里人少,心更慌了。张二嫂子见她不住发抖,连忙安慰她。外头喧闹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到家门口了。张二嫂子赶紧把盖头拿出来,轻轻盖在桃花头上。她贴在桃花耳朵边上叮嘱说,莫动哦!他家全面姑娘一阵进来了。

男家来迎亲的人不少,加上赶来看热闹的,把张家里里外外挤得水泄不通。张秋生是家主,不方便出面。赶大车的张老三,是张家见过世面人,这种出头露面场合,正好派用场。他把新姑爷接到堂屋,让到上首坐下来,带着大牛、二牛等人,陪他们吃糕茶。全面姑娘略吃两口,就进里屋来了。充当这个角色的,通常都是男方家里老人子女齐全的女人,家里实在找不到这样人,也有请邻居来当的,图的是“齐全”这个吉利。全面姑娘一进来,女人全跟进来了,屋里顿时热闹起来,叽叽喳喳一大片,也听不清哪个说什么。

没多会子,外头糕茶喝过,男家几个后生挤进来搬嫁妆。按全面姑娘说的,头一样先搬马桶,俗称子孙堂子。等马桶搬到花轿上安置妥当,再搬箱笼笆斗伍的,抬到外头,拿绳子拴好,穿上扁担,等走时候,挑起来就走。有钱人家嫁闺女,陪的嫁妆多,光家具能拉几大车,床帐被褥、衣服箱笼更没得数,骡车马车能排下去半里地。灶户闺女出嫁,有几样肩挑人抬的陪嫁,就算不错了。桃花看见东西搬差不多,心里越来越发毛,嘴唇都咬紫得了。张二嫂子挤到她跟前,咬咬她耳朵。桃花点点头。张二嫂子把屋里人全请出去,临了拉着槐花,跟两尊门神似的,脸朝外把在门口。桃花从床底摸出原先用的旧马桶,解衣蹲在上头。尿尿不怕人,怕人尿不成。桃花心越慌,越解不出来,解不出来心更慌。半天过去,好不容易才解出来。张二嫂子听见里头没动静了,这才回头让人进来。全面姑娘说:

“时辰差不多,新娘子该动身了。”

听见这话,桃花眼泪“刷拉”一下淌下来。张二嫂子跟槐花一人一条胳膊,把桃花从屋里架出来。桃花顶着盖头,分不清东西南北,两眼盯在脚尖子上,身不由己往前走。走到大、妈跟前,张二嫂子叫她磕头。桃花实在忍不住了,扑到她妈腿上,放声大哭。

“我妈妈哪!”

“我闺女哇!”

桃花她妈听见桃花又哭又喊,心疼得跟锥子扎似的,跟桃花两人抱头痛哭。听见妈妈哭,桃花更难过了,索性放开悲声,嚎啕大哭起来。坐在旁边的张秋生,这阵也顾不上跟闺女赌气了。眼看养十几年的闺女,就要变成人家媳妇,往后再也听不到闺女那铃铛一般清脆的笑声了,张秋生心跟刀剜似的,再也憋不住了,“呜呜咽咽”哭出声音来,眼泪跟珠子断线似的,“啪嗒啪嗒”滴到桃花新棉袄上。桃花听见她大也哭了,挪着髁头子,跪到她大这边来,声嘶力竭喊声:

“我大大!”

喊过,桃花突然没得声音了。各人皆慌得了,七手八脚上来搀扶桃花,哭声喊声乱成一团。见多识广的张老三也傻眼了,急的捶手顿足,干着急没法子。全面姑娘常替人家带新娘子,这种场面见多了。她挤到桃花跟前,叫旁人都松手,把桃花揽到自己怀里,大拇指按在桃花人中上,使劲掐。掐半天子,桃花总算缓过气来了。全面姑娘叫人端碗热水过来,慢慢喂桃花喝下去。桃花睁开眼,看见妈妈两眼哭跟烂桃子似的,心头一阵难过,“哇”一声又哭出来。

全面姑娘这阵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拿出权威架势,叫新郎倌赶紧把新娘子抱上花轿。新郎倌不晓得该不该抱,望着老丈人跟丈母娘,手足无措。抱吧抱吧!各人七嘴八舌,也不晓得哪个做主。张老三站出来当家说,赶紧走吧,再晚,赶不上时辰了!新郎倌得着这话,两手一抄,把桃花横着抱起来,就往外走。张二嫂子抢上一步,替桃花盖上将才乱哄哄那阵子掉下来的盖头。

新郎倌抱着桃花迈出门槛,等在外头的吹鼓手,立马热热闹闹吹打起来。高亢的唢呐声,直冲云霄,震得人头脑子一阵空灵。槐花跑到前头,掀起轿帘子。新郎倌把桃花放进轿子,回过身来整整衣襟,朝跟出门来的张家长辈一躬到底,转身吩咐抬轿子的,起轿!

轿子一动,鞭炮随即炸响了。等硝烟散去,花轿已经走下去多远的了。张家人送走桃花回来,才注意到,门口两棵树上结的杮子,都挨人摘光得了,连没长成的小杮子,都没给他家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89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