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姜婕(8)  

2012-02-09 21:48:36|  分类: (短)姜婕和程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好起来以后,程二不再像从前那样挨家跑场子赶码头了,除去亲戚朋友邀请以外,他一般都在家里续写他大大程唢呐留下来的乐谱。程唢呐是个穷命,家里日子将好起来没多久,他就一命呜呼了。他一辈子缺吃少穿,唯一不离手的,就是给无数人带去欢乐的一把铜唢呐。铜唢呐背后的故事,既没人懂,也没人关心,直到姜婕嫁进程门以后,才晓得他们爷儿俩不光会吹唢呐拉二胡,手上还做着一件不为外人知晓却功在千秋的大事,那就是整理乡先贤凌次仲先生的遗稿。

凌次仲名廷堪,跟大多数垣商一样,是出生在板浦的徽州人。他六岁丧父,家贫失学,到二十岁才开蒙读书。总算大器晚成,在四十七岁那年,他中了进士,入选宁国府学教授,曾经主讲徽州著名的敬亭、紫阳书院。不料后来下肢瘫痪,晚年一直在老家著书。次仲先生博学多才,尤其擅长音律,精通乐经。从燕乐到古乐,凡是他能抄录的乐谱,都逐一考证、标注,留下来十几篋遗稿。他的学生张其锦等人,把他写的词赋都整理成册刊印出来。这些乐谱,因为没人看得懂,一直没整理,就遗留在既是他学生、又是他邻居的程唢呐的祖父家。

十几篋遗稿,在程家沉睡几十年。后来程家败得了,程唢呐跟弟兄分家,才在阁楼上发现这些东西。在普通人眼里头,这些乐谱跟天书差不多,只有程唢呐这样的乐手,才拿它当宝贝。从那以后,程唢呐一头扎进这些故纸堆,先后从中整理出《燕乐考原》、《古乐拾遗》等几大本书。因为没钱付梓,都堆在竹篋子里头。可惜没等遗稿整理完,程唢呐就驾鹤西去了,未竟的事业,只得留给家中唯一跟他有同好的儿子程二。

男人结过婚就是大人了,老喊人家程二不合适。程二当然有名字。他谱名叫程正磬,字玉鸣。磬嘛,本来就是块会响的石头。女人结过婚,更不能喊她原来的闺名了,只得把姜婕改称程二嫂子。

男人不出去苦钱,却埋头在家整理别人的书稿,这事要搁一般女人身上,还不晓得要把男人骂多少回了。偏偏程二嫂子不是一般女人,对这事情一丁点都不在乎。一开始,玉鸣自己也不好意思,一有空就从房里出来,帮程二嫂子浇浇菜,烧烧火。每回他伸手做这些家务事,程二嫂子也不拦他。看书很累人的,两只眼老盯在纸上,给哪个都受不了,出来做丁事,就算他歇歇了。不过程二嫂子从不让他歇的太久。她知道,那堆纸跟二胡一样有魔力,都能让她男人快乐。居家过日子,有快乐还不够吗?

程二嫂子越是这样贤惠,玉鸣心里越不踏实。正好街上戏班子里头有个琴师病了,班主久仰程二胡的大名,带重礼来聘请他出山。程二嫂子见玉鸣想答应,当着班主面不好拦他。等班主走得了,程二嫂子跟男人说,你欢拉二胡,这事我不该拦你。不过跟戏班子出去,一年倒有大半年不得在家,你叫我孤儿寡母的留在家,怎得了的?不过班主既来请你,也不能不给人家面子。你能不能跟他商量商量,在板浦、中正这些近落头演戏,你就去搭班子。要是上海里、圩下这些远落头,你就不跟去了,中不中?玉鸣说,我一个大男人,哪能老呆在家里头,指望你养活着?程二嫂子说,哪个乱嚼蛆的?把他舌根子剁得了。你天天拉二胡子不挣钱呀?就是我懒着没给罢咧。换旁人来听,不给钱看看!再说,你读过那么多书,有空在家好好教教小鬏呗。将来小鬏有出息了,看哪个还敢在你跟前嚼舌根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