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脍不厌细的董老饕(7)  

2012-03-18 15:35:32|  分类: (短)脍不厌细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爷会吃名声在外,原以为不算什么坏事,最多就是挨人笑谝不好听,不想后来却意外惹来一场麻烦。

民国初年,白宝山当海州镇守使。两淮盐税之丰天下闻名,不过早在大清朝的时候,就让朝廷抵押给洋人,作为偿还庚子赔款的担保了。盐税全由洋人把持着,白宝山也不敢染指,不过素闻板浦垣商有的是钱,打打秋风补充军饷还是能办到的。于是,白宝山派他的把兄弟孙从云到板浦来筹饷。听说白宝山派人来筹饷,垣商们心里就是有一千个不情愿,嘴上也不敢说出来,只得纷纷打开吝囊,听其搜刮。

孙从云出生在庄户人家,在家穷的吃不上饭,这才出来当兵吃饷的。打仗时候东奔西跑,连顿热乎饭都很难吃上。如今好不容易坐江山,把兄白宝山当了海州镇守使,成为一方诸侯,他们这些从龙的兄弟,终于扬眉吐气了。他见垣商慷慨捐输,还算识相,便没十分为难他们。不过,他在海州驻了大半年,老听人说什么“穿海州,吃板浦,南城土财主”的歌谣,晓得板浦街的垣商会吃,而且板浦街最好的厨子,不在酒楼饭店,都在那些有钱的垣商家里头,尤其董府的董清漪董五爷,家里庖厨仆从如云,天下名菜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打海州来时,孙从云就拿定主意,一定要上董府去叨扰一回,尝尝久负盛名的董府宴家。

董五爷平常不跟场面上的人厮混,除了晓得民国改元、割辫易服这些大事以外,对外头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四爷、七爷听说孙从云要上五爷家吃饭,先后过来叮嘱他,一定要殷勤接待。董五爷是明白待客之道的。他吩咐厨子,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务必要做的精细、地道,千万不能叫客人挑剔。临到开宴的前半天,五爷怕厨房做的不到位,又亲自下厨去查看一番,见各色东西都预备停当,这才踏踏实实地上门口去迎候宾客。

按说董五爷能这样招待一位生客,那也算够给面子的了。不料五爷万万没有想到,他备下一桌上等的素斋,竟给自己招来一场横祸。五爷吃斋茹素好多年了,厨房里头多年未动过荤腥。这些年里头,五爷还跟从前一样经常宴客,不过,这些宾客上董府来,认的就是五爷的素斋。人嘛就这样子,荤腥吃多了,火大,上五爷这块丁来换换品味,正好调节一下元气。孙从云就不同了。他是冲着董府的名望来的,早就听说董府“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董五爷更是脍不厌细,满汉全席吃起来跟流水一样,从午时吃到夜里三更,菜还没上完。不料今天到董府坐下来,一桌竟然全是素菜。虽然不乏猴头、松茸之类的名贵佳肴,毕竟没得半点荤腥,不要说通常燕窝、熊掌了,就连家常吃的肉丸子也没看见。他见董家上来的菜都是素的,起先还没在意。等到八碟八碗都上齐了,还连荤腥都没得,他顿时火冒三丈,伸手把桌子掀得了,跳起来破口大骂。董五爷还没弄明白怎回事,就被门外冲进来的一队士兵抓起来了。满桌陪客都看傻眼了。见孙从云翻脸,没得一个敢出头替董五爷说话的。等到五奶奶从后头出来,孙从云已经押着董五爷扬长而去了。

听到这消息,四爷也傻眼了。后来托到明白人才打听到,五爷是触犯了孙从云的大忌。孙从云打仗从来都身先士卒,奋不顾身,身上弄得伤痕累累,他都不在意。最叫他烦恼的一处伤在嘴上。一颗子弹,可巧把他上嘴唇拉出一道豁口子,就跟兔子三瓣嘴似的。“兔崽子”、“龟孙子”这类绰号从来都是骂人的,孙从云对此讳莫如深。军营里头,要是有人敢在背后提起他这绰号,不管是士兵还是军官,只要职位没得他高的,他非治办不可,一顿打三十军棍那还算轻的,有回有个千总差丁挨他毙得了。董五爷哪晓得他有这个忌讳呀?要是真晓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犯这忌呀!

好在董家有钱,真金白银拼命往外戽,最后总算把五爷救回来了。前后花多少钱,董家人都不肯说。反正孙从云那小子算发横财了,第二年就在新浦街开了家旅馆,两层的洋式楼房,楼上楼下十几间房子,客厅里头还装一部电话。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