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脍不厌细的董老饕(6)  

2012-03-07 13:51:05|  分类: (短)脍不厌细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管前半辈吃荤,还是后半辈茹素,五爷这辈子,都算对吃喝讲究不尽的,就连吃水也不马虎。板浦靠盐滩近,河水偏咸,连井水都碱歪歪的,不好喝。讲究的垣商,泡茶从来不用河水井水,全用“天落水”。天落水就是从天上落下来的雨雪。下雨天,雨水从屋檐口淌下来,顺着支在屋檐下头的木槽子,汇聚到水缸里头。垣商家里头,几乎每家都有十几口大缸,专门用来盛天落水。这些水贮在水缸里头,还能用来救火,可算一就两得。

天落水不多,只够喝茶的。平时吃饭用的水,都是从南城山上挑来的山泉水。挑夫把两桶水挑到板浦,有钱人家“哗啦”就把后头那桶水戽得了,嫌里头有挑夫脚后跟带进去烂泥,甚至还有嫌挑夫放屁把水熏臭得的。有人编了一段《挑水谣》:

“昨天进板浦,垣商赛官府。吃水南城挑,后桶嫌灰土。路远压断腰,不知挑夫苦。一担万步路,嫌脏往外戽。”

垣商家都是高墙大院,院子里头发生什么事,一般老百姓根本看不见,只好拿这种针尖大的小事来编排垣商。他们要是晓得垣商们怎法花天酒地的,包管吓就吓死得了。

凭心说,董家在垣商里头还算节俭的,毕竟当年二老太爷董焕立过勤俭持家的规矩,五爷就算再铺张、再奢侈,也不敢在板浦街出尖。尤其后来他吃长斋,杀生害命的荤腥一概不沾,菜肴自然由繁入简了。不过五爷的习性一时难改,吃的东西少了,排场却不能少,更不能让人看着寒碜。

俗话说,美食不如美器。五爷对器皿一向讲究,每餐所用的瓷器务必要一色成套,并且随着季节更换。春天百花齐放时候用五彩,夏天换成青花瓷看着凉爽,到秋天用龙泉窑瓷器捧着厚重,冬天又换成铜胎珐琅好保温。他的姻亲海州殷家,有一套家传的哥窑瓷器,八碟八碗一共十六件,件件紫口铁足,釉色宝光内蕴,聚沫攒珠,最难得的是件件器形完整,裂纹清晰,令人叹为观止。五爷爱不释手,最后拿朐山旁边一个庄子二百多亩地,才跟亲家换回来。这套餐具,五爷视若珍宝,只有招待贵客才拿出来。五爷还有一样平时舍不得用的东西,就是成化鸡缸杯。他这鸡缸杯,跟坊间那些仿品不一样,是真正的成化斗彩。这样的杯子,他有两个。曾经有人要拿十排滩盐池子跟他换一个,他都没答应。

对五爷这些讲究,四爷看不惯,却不大管他。董家把盐号改成恒泰盐业公司后,公推四爷当董事长,四爷怕人嫌小器,就更不好说他了。七爷跟五爷是亲兄弟,说话要随便的多。有时候见五爷做的太过分,七爷会忍不住说他几句。五爷却振振有词地说,老七呀,我够节俭的了。你晓得人家黄应泰那些人怎法请客的?吃什么龙肝凤髓暂且不谈,每个客人跟前至少有两个小厮伺候着,一个倒酒,一个布菜,夏天还多一个专门打扇子的。这些闲人,我都没养过吧?人家还有唱歌的、跳舞的、弹琴的,加上教师爷、帮闲的,一养就是几十个,我也没得吧?还有了,人家夏天在亭子里吃饭,嫌热时候,能叫几十个下人在外头拿水龙往屋顶上浇水降温,说叫布雨。冬天烤火,木炭都是拿紫檀烧出来的,满屋香气缭绕。这种排场,我跟你们提过没?跟这些人比,我不过吃丁个、喝丁个,连小巫都算不上,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把七爷气得干瞪眼。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