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6)  

2012-04-10 20:06:41|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那天晚上跟杨杨聊了好长时间,最后我俩说好分工,她负责姜启明,我负责赵晓兰。第二天正打算约赵晓兰,接到熟人电话,说跟钢丝联系上了。我一听喜上眉梢,立即把钢丝电话要过来,跟他约好见面。见过钢丝,我又先后采访了公安局的信息中心,市东派出所,还有刑警支队。刑警队那边还没准确掌握于某等人的去向,不过这已经与我无关了,手头的资料,足够写篇有份量的文章。我在家熬了两个晚上,终于顺利交稿。

交完稿子,我如释重负。站在窗台前头,端着茶杯朝马路上望呆,才想到该请赵晓兰吃饭了。于是我把电话打过去。不料赵晓兰在那头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张姐,我正跟客户谈判哩!一会我给你打过去。

我回到座位上坐下来,顺手拿张报纸浏览。正无聊时候,赵晓兰把电话打过来了。张姐,没耽误你事吧?

没事。你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真的?赵晓兰显然喜出望外。

她的惊喜,让我心里增添了一份优越感。她毕竟是新从外地来的,我这样主动交结她,相信她应该是求之不得的。我大方地说,你想吃什么?我们新浦的生猛海鲜很不错的,吃过了没?

赵晓兰有些沮丧地说,哎呀,我没那口福哩!我吃海鲜过敏,浑身痒痒。

新浦尽管靠海边,海鲜也是很贵的。不过海鲜是新浦的特色,请外地人吃饭,如果不请吃海鲜,就会显得很小气。我也是咬咬牙才说请她吃海鲜的。听她这么说,我心里顿时轻松多了,嘴上却故意说,不会吧,想替我省银子?

赵晓兰说,不是呀,我真过敏。张姐,我们去咖啡店吃煲仔饭吧。我喜欢吃那锅巴。而且咖啡店环境好,唠嗑最合适了。

其实我也喜欢在咖啡店跟朋友聊天。听了她的建议,我马上答应了。说好地方,下班我就开车过去。这阵子咖啡店人少,很安静。走上楼,我拣个靠窗又背静的地方坐下来,给赵晓兰发短信,告诉她我已经到了。刚发出去,就看见她从楼梯口上来了。

她穿一身休闲装,式样清新简洁,充满活力,跟上回在公司见到的那个穿职业装的赵晓兰判若云泥。要不是她那俊俏的脸庞,给我留下印象太深,我几乎都不敢认了。我情不自禁地说,你真漂亮!

谢谢。她大方地回应我,把手里的坤包朝座位里边一放,还没坐稳,就急着解释说。不好意思,让张姐久等了。临出门时候,正好碰到姜总,就跟他汇报了一下客户的情况,耽误了几分钟。

没事,我也刚到。说完,我让服务员把菜单拿来,让赵晓兰点餐。

她大概对这家咖啡店很熟,看也不看就说,我要一份香辣牛肉煲仔饭。

我见她这么快就点好了,便迅速在菜单上浏览一下,点了一份三鲜煲仔饭,又要了两杯咖啡。

听我点咖啡,她马上拦住了。这不有柠檬水嘛!晚上喝咖啡,你还能睡得着哇?

我晚上写稿子,靠的就是咖啡提神,喝了哪还能睡得着呢?于是只好作罢。

闲聊一会,煲仔饭上来了。我们各自吃饭,偶尔也相互换点菜尝尝,吃得其乐融融。吃完了,各人先后去一趟洗手间,然后重新坐下来。我还没说话,她先笑起来了。张姐,你审吧!

我没听明白,疑惑地望着她。什么?

她笑着说,你约我出来,不是要审问我的吗?呵呵,我都准备好了。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保证一切都实话实说。

人们常说,漂亮女人往往长着一颗白痴脑袋。这个靓丽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犀利的目光呢?我一句话还没说,她似乎已经洞穿一切了。这让我多少有些尴尬。我是专门采访别人的,怎么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呢?正好服务员走过来加水,把她眼光引开了。

我说,我觉得我们俩挺投缘的,所以没事找你出来聊聊。当年我刚到新浦来那会,跟你现在差不多。除了一起上学的同学,谁都不认识,哪里也找不着,两眼一抹黑。同学包括你们姜总,人家都是当地人,有一大摊子亲戚朋友,不可能天天陪着我。下了班,我就成孤家寡人了,整晚抱着电视看。

赵晓兰问,你老家哪里的?

我老家陕西渭南。

怪不得你叫张渭。

呵呵,我还有个姐姐,叫张泾。泾渭分明的泾。按照传统说法,男人属山,女人属水。所以我爸爸用河流给我和我姐起名字,用山给我哥哥和弟弟起名字。我哥叫张秦,秦岭的秦。弟弟叫张华,华山的华。有意思吧?多年的采访经验告诉我,想让别人跟你讲心里话,首先你得把自己心里话掏出来,这样才会获得对方的信任。只有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交流才会没有障碍。所以一开始我先说自己,让她了解我,信任我,然后再问她。

赵晓兰羡慕地说,你父母肯定都是很有学问的人吧?

我父亲是大学老师,母亲是医生。

哦!怪不得你家人起名字这么讲究。像我们这种人家,想讲究,也讲究不起来哟。哪有这么多学问呀!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忧伤。我老家在东北一个小山村里头。我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山里人,憨厚能干,庄稼活从不让我母亲动手。我妈是个非常智慧持家的女人,心灵手巧。她剪的窗花,十里八村都有名。一到过年,来我家剪窗花的,多了去了。我妈生了七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上头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怎么样,吃惊吧?我记得从前我老会问我妈,干吗生这么多孩子呀?她说,不生这么多,你打哪儿来呀?咯咯!

        呵呵,是的哩!我也跟着笑。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