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8)  

2012-04-26 21:01:39|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听赵晓兰这么说,联想到她现在的状况,我马上想到,她这次婚姻,最后可能失败了。我正要追问,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拿出来一看,是杨杨打过来的,我赶紧接通了。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杨杨气急败坏地问道,你上回说的那家酒吧在哪块呀?马上出来,陪我过去喝两杯!

我以为听错了,连忙追问她,你要干吗呀?

我要喝酒!

你不是跟……。瞥见对面的赵晓兰,我立刻把下头的人名打住了。你不是跟他在一起的吗?怎么,谈崩了?

杨杨不耐烦地打断我,你罗嗦什么呀!来不来?不来就算了!

听她这声音,我估计要出事,哪还敢让她半夜一个人出去?于是赶紧答应她。问好她所在的位置,我抱歉地对赵晓兰说,对不起,有个朋友有点急事,我要过去一下。我们下回聊,好吗?

赵晓兰闪着一双明亮的眸子望着我说,张姐,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单我来买。我还想在这里再坐一会哩。这儿的钢琴,弹的真好听。

说好我请你的,怎么能让你买单呢?买过单,你还照坐这儿,没事的。说完,我抢着站起来,把单先买了。等服务员把零钱找回来,我就扔下赵晓兰,下楼开车往杨杨说的那个地方去了。

新浦这地方,初夏时候温差很大,晚上的气温,比白天能低上十几度。穿着裙子的杨杨,从屋里出来,冷得用胳膊把自己抱紧紧的,迅速钻进车里来。一上车就抱怨我说,怎么到这会才来呀?冻死我了。

我知道她就这德行,不用解释,头也不回地问她,真要去喝酒?她嗯一声,催促我赶紧开车。我把车子朝龙尾河开过去,路上用新浦话问她,怎的,吵仗了?

她噗哧一笑,随即又绷起脸说,哪个爱吵!

我笑谝她说,不爱吵,脸上怎么会拧出水来的?

她拍着Airbag大声说,张渭,你能不能不管我闲事啊?八婆。

见她急成这样子,我无语了,静静地开车。见我不说话,杨杨又着急了,扬着脸问我,你怎不说话的,哑巴了?

我哭笑不得地说,说话吧,你嫌我管闲事。不说话,你又骂我是哑巴。那我说好,还是不说好呢?

杨杨大概也觉得不妥,微笑一下说,说吧,恕你无罪。

谢主龙恩,我配合地说。这回是他惹你的,还是你惹他的?

她没答我的话,忽然指着龙河广场边上两幢塔形的大楼说,也不知道市政府这些领导怎么想的。这两幢大楼,扔在这儿这么多年,怎么就不能收回去用呢?

这两幢大楼,是市里有名的建筑物,盖起来好多年了。当年快竣工时候,工地上吊钢筋,砸死路边一个男孩。这事我还采访过。后来,这楼就没人要了,一直撂荒好多年。最近市政府压着商业银行把它买下来。不过,商业银行哪用得了那么多房子?据说,光是亮化工程的电费,就把商业银行拖跨了。我调侃她说,等你当上市领导就好了。把它卖给我,开家五星级酒店,保证帮你赚得盆满钵满的。

吹死你。等车转过去,她又指着塔楼北边的人防工程说,你说,新浦这些搞建设的,到底有用没有?这人防工程,标高愣是比地面高出一两米来!你看看,这东西堆在这块,到底像什么?多碍事啊。盖房子盖不了,修路过不去,连绿化都不行――还得替下头留出气口哪!好好一块风水宝地,这样糟蹋,你说窝囊不窝囊?

呵呵!我笑笑,没说话。不知道刚才她跟姜启明之间发生什么事了,这阵子居然拿市政建设来说事,这叫什么事嘛!正好这阵子路过广场边上的夜市,人来人往,我小心地驱车在人群里穿梭,也顾不上跟她说话。

穿过广场后边的巷子,来到龙尾河边的一家静吧。这家酒吧很小,里外只有两间小房子,三四张矮几,客人都在地毯上席地而坐。杨杨要一瓶红酒,要两个杯子。我说,我开车耶!她抢白说,开车了不起呀?撂这块,打的还回不了家?她大声问老板,老板,车搁你家门口过夜,没问题吧?

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长的眉清目秀。听见杨杨问,马上说,没事没事,搁几天都没事。连停车费我都帮你交了。

杨杨扬着眉毛问,停车还要钱呀?

跟小伙子一起说话的姑娘接茬说,他充好人哩!这里没人来收钱的。姐,你放心好了。

杨杨朝她打了个ok的手势,回头倒杯酒放在我跟前。喝吧,搞掂了。

喝就喝,谁怕谁呀!我把腿盘起来,接过杯子,跟她轻轻一碰,慢慢呷一口。

杨杨伸手把旁边墙上的壁灯关了,我们俩所处的空间顿时昏暗下来。机灵的姑娘走过来,替我们点着矮几上的蜡烛,气氛立刻变得很温馨。杨杨接连喝了两口酒,一边不住夸赞酒味道不错,一边突如其来地问我。你不是跟她在一起的么?你们都谈什么了?她怎么样啊?

苦哇!

嗯?杨杨望望我,又低头看看手里的酒杯,疑惑地问道,苦吗?不会吧。你吃什么了?这么好的红酒,怎么会苦呢?

我知道她误会了,连忙说,我不是说酒,是说她的命苦。她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哇。我把赵晓兰的身世,大概跟杨杨讲述一遍。

杨杨对这些似乎心在不焉,追问我说,她跟姜启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问清楚哇?

我说,我还没来得及问哩,你电话就来催我了。

杨杨不满地说,唉,这不瞎耽误工夫嘛!

我说,也不尽然啊!毕竟对她有所了解了嘛。哦,对了。听她话音,对自己的婚姻好像很不满意。这可是个危险信号哦!穷,则思变。对现有婚姻状况不满,有其它想法就不奇怪了呀!

有什么想法?

这话问的!这还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如果她认定姜启明是个好男人,就会穷追不舍喽!

她敢!你没告诉她,姜启明是我的吗?

我故意说,他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他干吗呀?不如成全人家算了。

杨杨瞪我一眼。帮谁说话呢?张渭,我发现你立场有问题了。

爱情这东西,真会让聪明人变傻。连杨杨这样的人,居然都没听出我话里的真意。我只好叹息一声,端起杯子检讨说,都怪我不好,工作不仔细,让领导添堵了。来,跟你赔个不是,把酒干了。

这还差不多。杨杨说着,跟我一起把杯子里的酒喝干了。放下酒杯,她又给我布置任务了。你还得找她,想办法把她真实想法套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