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14)  

2012-05-19 13:15:51|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我在博客上贴了几张照片,有的是用手机自拍的,有的是用视频拍的,也有别人用相机替我拍的。我用图片编辑软件把照片进行了简单处理,效果立刻就不一样了。照片贴上去以后,博客的浏览量迅速骤增。有好多人发短消息过来,问我怎么拍的这么好。其实,想要照出漂亮的照片很容易,只要角度、光线、神态选好了,基本就OK了。照片最好不要正面拍,侧脸更有味道。回眸一笑百媚生嘛!下颚尽量往回收,这样显瘦。当然眼神最关键,要让看的人,从你的眼睛里读到内容,不空洞。来自心灵深处的视觉震撼,比任何特技都重要!

   也有人通过博客想跟我交朋友,甚至有人想跟我见面。有的人在网上说的很好听,文字工夫也非常好,把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但是,要是真的相信他们,那就太天真了。网络大潮,泥沙俱下,孰真孰假,要看谁心明眼亮。在经常浏览我博客的人当中,一个网名叫雪狼客的人,渐渐引起了我的关注。

雪狼常来踩我的博客,偶尔会留下几句评论。他的评论写的中规中矩,言词平实,不像有的人那样故意卖弄学识,或故作惊人。我喜欢这样的评论,觉得这才算得上平心静气的交流。渐渐地,我开始关注他,也回踩他。后来,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号码。不过,我们很少通话,更多的是用来发短信。联系以后才知道,他比我还小两岁,是学建筑设计的,现在一家装饰公司当副总。他们公司共有十三家分店,他主要负责巡查北七家这一带。原来他离我这么近!得知这个信息以后,不知怎么的,我有些怦然心动。在心里沉睡了许久的某种意识,似乎忽然一下子被唤醒了。

有一天我洗衣服,倒水时候不小心滑倒了,躺在床上很郁闷,便在博客的心情随笔里发泄了一下。第二天,雪狼看到我写的随笔,打电话过来,问我伤的怎样。我说不要紧,只不过擦破点皮。没想到,傍晚六点钟,他又打电话来跟我说,我现在就在沙河,买了几样跌打损伤的药,想给你送过去。你在哪?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以前从来不跟比我小的人说话,可是对于这个男人,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无法拒绝。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没有催促我,更没有不耐烦地挂断电话,而是一直默默地等待。我被他的沉稳和耐心打动了,终于答应出来见他。

他顿时显得非常兴奋,说话竟然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好不容易才让我听明白他所在的位置。沙河镇不大,我在这里已经呆两年了,几乎没有找不着的地儿。还没到下班时间,我请了假,换下工作服提前出来。我们从来没见过面,也没视频过,根本不认识。快到他所在的车站药店时,我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看见药店门口有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男人接电话,我会心地笑了。

这时正是黄昏,西坠的夕阳,让沐浴在阳光下的一切都变成了金黄色。墙变成了金黄色的墙,房顶变成了金黄色的房顶,马路变成了金黄色的马路,树变成了金黄色的树,连人也变成了金黄色的人,整个世界变得那么柔和、温馨。

接电话的那个人,上身穿一件浅色T恤,下身穿一条乳白色的休闲裤,脚上穿一双棕黄色的皮鞋。看见他这身打扮,我眉头一皱。他老婆怎么能让他穿这样一身衣服出来上班呀?他好歹是公司副总,工作时间怎么能穿得这样休闲哪?不过,跟人家第一次见面,这话不好出口。好在他气质还不错,看上去干净利索,像个精明强干的人,而且个子高高的,身材匀称,是我喜欢的款。于是我笑着迎上去,伸手跟他打招呼,你好,我是辛卉。你是雪狼吧?

雪狼礼貌地跟我握一下手,然后作自我介绍。寒暄几句过后,他提议说,天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先吃饭吧!

我朝他看看,见他眼睛很清澈,像两汪清水,便爽快地答应了。我说,这旁边不远就有一家百花园,环境挺好的,菜也不错。

那好哇!他说着,朝我作个手势,示意我在前头走。

我不是扭扭捏捏的小女人。见他让我先走,我大大方方转身就走。不过,开始我走的很慢,直到听见他跟上来的脚步,才渐渐恢复正常步伐。人行道上停了好多自行车,又正逢下班时候,路上行人很多,我们没法并排走,只好一前一后。进了百花园,我们拣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点了几样菜。他开车来的,不能喝酒,我也不想在这种地方、这种场合喝酒,便要了两杯果汁。

吃饭时候,我们互相作进一步介绍。他老家是唐山的。他是家里的独子,不过父母都还在唐山老家,并没跟他到北京一起住。他住在朝阳区的天通苑附近,靠近北四环。他老婆在医院上班。他们有个三岁的女儿,很可爱。用雪狼的话说,那是他的宝贝,掌上明珠。我也跟他谈了我的过去,我的婚姻,我的家庭。交流这些信息时,我们才发觉,以前在我们网上聊的真是太少了,几乎一点儿都不了解对方。

雪狼话不太多,说的简洁明了,让人一听就明白。这一点我很欣赏。男人嘛,哪能像女人那样,说起话来婆婆妈妈的呢?还有,他话虽不多,却风趣幽默,让我在不经意间笑的很开心。跟他交谈,我很轻松,很惬意,一点没感觉到时光在悄悄流逝。转眼工夫,饭店里头已经灯暗人稀了。

看见服务员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我知道我们该走了。我刚回过头来朝雪狼望一眼,他马上明白我要说什么,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结账。从饭店出来,他望着我说,不好意思,我把给你买的药落车上了。

跟他谈了一个晚上,我已经大致了解他谈话的风格,明白他有依依不舍的意思,想让我到车上再坐一会儿,却不好意思说出来。其实,这也正是我心里所想的。不过我是个女人呐,就算内心再怎么激荡,外表也得保持矜持冷峻呀!于是我沉着地问他,你把车停哪儿了?

他伸手朝前边一指说,不远,就在站前广场。

那走吧,我正好顺路。我没说假话。我就住在车站旁边,是跟当初卖手机的一个小伙子合租一小院,他们小两口住正房,我住正房前边的小屋。这间小屋,比我刚来时住的那间稍大点,大约六七平方。

这阵子,路上行人很稀少。我跟着他走到车站广场,看见他揿亮车灯,便拉开车门,跟他分头从两边上了车。

他拿出一个小小的白色塑料袋,递给我说,呶,药。

我接过塑料袋,说声谢谢,低头把袋子打开,检视里面装的东西。有碘酒,有棉签,有膏药,还有几样消炎药。我笑着说,呵呵,你心真还挺细的,想的这么周到。

他笑笑说,哪有哇!都是药店里的人帮我拿的。我跟她们说是摔伤的,她们就帮我拿了这堆东西。好在不贵,我就都拿来了。

广场有根灯柱,上头有几盏大灯,把广场照得跟白天一样。平时晚上路过这里,我很感谢这几盏灯。有了它,心里平添几分安全感。可是今天坐在他车里,感觉这几盏灯挺讨厌的,因为它把一切都照得明晃晃的,完全破坏了车里的气氛。广场上时不时地有人路过,偶尔还有人回头朝车窗内张望。这样坐着,看起来肯定很傻。于是我们简单说几句话,就告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