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9)  

2012-05-05 20:59:45|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那天晚上,我俩喝了两瓶红酒,都喝得有些酒大,相互搀扶着出来,打车回家。第二天早上,我感觉还有些头疼,上班也没精打采。幸好社里没开会,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正无聊时候,电话响了。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心头一动,原来是他打过来的。我赶紧把电话拿起来。

今天清闲了,没出去采访呀?电话那头传来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透着关怀和温馨。我顿时感觉办公室充满了阳光。打电话来的人叫谭守明,在市委宣传部工作。市委宣传部是报社的领导机关。由于工作关系,我跟他联系比较多。久而久之,彼此之间都觉得有一股力量在相互吸引。闲暇时会约出来一起吃顿饭,喝杯茶,聊聊天。要是碰上难题,或者困惑,不论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我都会找他帮我破解。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心情特别放松,没有不能说的话,没有说不出口的话。就算男女之间最隐秘的事情,我们都能堂而皇之地拿到桌面上聊。有时候,看他那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我不禁会怦然心动,想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给他。我看过很多网帖,说是像我们这种男女朋友,一旦发生肉体关系,心态就会失衡,从前那种亲而不昵的关系,就会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我很珍惜我跟他现在这种关系,所以,每当冲动的魔鬼悄悄爬上来时,我都尽力去压服它。守明大概也深谙其中的道理,每回我故意逗他,他虽然也会摆出跃跃欲试的架势,但是真到应有实质性举动时候,他就迅速收敛了,从未越过雷池半步。我们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不过就是拥抱过两回。杨杨曾经笑谝我说,喜欢他,就直接点呗!好东西是剩不下来的。你不赶紧拥有他,迟早会挨别人抢去的。她这观点我不同意。好东西就是好东西!要是别人能抢去,那他就不是我心目中的好东西了。

我懒洋洋地躺在椅子里,抱着电话跟他说,嗯!前几天跑钢丝那个案子,采访几十个人,累死了。这两天歇歇,嘿嘿。

我昨晚喝多了,头有点疼,也不想干活。

我假装不满地说,哦,头疼不想干活才想起我的呀?哼!

守明连忙解释说,不是啦!你知道我嘴笨,不会说话的嘛。

他当然不是嘴笨,只是不会说甜言蜜语而已。在宣传系统,人人都知道他是部长的文胆。他的理论水平,比党校那些老师还强,讲起课来口若悬河,引人入胜,让听众时而捧腹,时而埋头速记,无不聚精会神。可是每到跟朋友一起闲聊的时候,他经常都是寡言少语,只在不经意间,会迸出一两句小幽默,让人感受到他的存在。我对他太了解了,当然不会因为这个怪他。我试探着发出邀请,中午一起吃饭?

电话那头的守明有些迟疑。今天不行哩!她今天外出了,我中午要去接小孩放学。

哦!我有些失望,暗暗叹口气。

守明忽然说,你那篇网络舆情的文章我看了,写得挺好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这么普及,确实成为人们非常关注的主要媒体了。如果忽视它的存在,不赶紧去引导,去规范,我们宣传部门就要失职了。你这篇文章写的很及时。我跟部长汇报了,部长也很重视,直夸你很有头脑。真的!呵呵。

听见他的笑声,我也很开心。这篇文章,我们社长也是很满意的。不过,我自己感觉,有些认识还比较肤浅,正好就这机会跟守明讨论一下。不知不觉,电话打了很长时间,我换了好几个坐姿。直到手机响了,我才恋恋不舍地把电话挂断。

开电话会哪?我接通手机,那头传来社长不满的声音。

我赶紧跟社长解释说,不好意思,我跟谭处长讨论网络舆论,跟他请教几个问题。要知道社长找我,我早就挂了。

社长听我这么说,口气顿时平和下来。哦,你谈的也是正事,没关系。谈完了吗?谈完你到我这儿来一下。

从社长那里出来,我给老公打个电话。我下午要去省里开会,后天回来。你中午回不回家?那你晚上一定要回家哦!看着点南南。

南南正处在升学的关键时刻。这段时间,我尽量不出差。但是这次会议正好是省报组织研讨网络舆情的,我不愿意放弃,只好叮嘱老公看紧南南。

谢天谢地,这两天杨杨没怎么骚扰我,让我得以安安静静地把会开完。让我奇怪的是,这两天空闲的时候,我老在琢磨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赵晓兰的婚姻。那天跟赵晓兰一起聊天,临分手时候,她说了一句话,说她结婚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当时让杨杨催的,没来得及问清楚。没想到,这句话竟在我脑子里如此挥之不去。

从省城回来,已经是周末了。离升学考试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学校抓紧补课,把孩子们课外的兴趣学习全取消了。上午我在家忙了半天,把床单被罩全换洗了。下午去美容院做个护肤,又去发廊帮头发做护理。刚洗了头从里间出来,迎面正巧碰上赵晓兰。

看见我,赵晓兰显然喜形于色,欣喜地跟我打招呼。张姐,你也喜欢这家发廊呀?

我跟在发型师后边走到椅子跟前,边走边说,是啊,新浦地方小,好的发廊就这么几家。对了,你干过这行的。连你也喜欢这家,看来它家手艺真不错哦!

赵晓兰朝我靠过来。她说,嗯,他们做的发型很新潮,比北京做的还好。

我看她一眼。不会吧?北京可是国际化的大都市,我们的首都耶!

赵晓兰不屑地说,首都怎么了?说句实话,北京人其实土的很。不光发型土,服装也土,土的都往下掉渣儿,哪能跟南方比呀?咯咯咯!说完,她自己先笑起来。

我说,我们这儿也不算南方。用气象学的行话说,我们正处在南北气候带分界线的边上,应该算是北方的最南边。不过,不能算是南方哩!

赵晓兰羡慕地说,张姐真不愧是有文化的人,说什么都一套套的。

我打断她说,哎,你上回说的话,才说到一半呐!哪天有空,再跟我继续说哇!

赵晓兰兴奋地说,好哇!选日子不如撞日子,就今天呗。我来修眉的,很快,一会儿就好了。弄好以后,我在那边等你。

她把手往顾客排队休息的地方一指。我看了下时间,离南南放学还有一个多钟头哩!便点头答应她。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