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25)  

2012-06-24 16:05:35|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小云不太懂电脑操作,很多工作都要慢慢地教她。初来北京,异地思乡,她的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开始我没怎么在意,只是觉察到的时候安慰她几句。我觉得一切都需要时间过度,慢慢就会好的。闲暇时候,她会上QQ聊聊天,解解闷儿。开始我没觉有什么不妥,毕竟快四十岁的人了,思想应该是成熟的。她的Q上没几个聊友,没人聊时,她就看我弄博客。我在博客上一向都是实话实说的。有个广东的博友,知道我同学来北京的事。他说我是个很聪慧的女人,相信我的同学也不差,问我同学有没有Q,可不可以加好友聊天。我问小云愿不愿意跟他聊。小云说反正没事,就跟他聊聊呗!

这个男人跟我交流的并不多。那时候忙于做酒,很少聊天,只知道他是在广州,在一家大型地产公司的下属企业,离异带着一个女孩。我想,小云跟他都是单身,两个身心孤独的人,聊聊天相互慰藉,没什么不妥。小云来北京一共三个月,跟这个男人聊了两个月,这期间电话打的满天飞。我提醒过她。她说没事,只是消遣消遣,解解闷儿,不会认真的,因为她心里还装着老家的一个朋友。小云从小爱哭,用我们老家的话来说,就是眼泪窝子浅,动不动掉眼泪。我横竖看不上这点,常会说她。工作这段时间,她情绪一直不好,我想给她过渡时间,希望她尽快调整过来,就不太多说她。谁知她经常请假不工作,经常聊天到深夜,经常下半夜打电话吵到我醒……。虽然我们是同学,是发小,但是有很多话我还是不方便说。毕竟这么大的人了,私生活我不便干预过多,只要工作不出差错,一切都不为过。慢慢地,我感觉她有变化了。之前我说她,她会有情绪,有时还会解释一两句。后来她就不做声了。我感觉到她心里一定有变化,只是想不出是什么。

一次,雪狼在小屋接到电话,是一个女友请他开车送她去温泉。我并没在意什么。因为人都有朋友,都需要空间,异性也是朋友。雪狼跟我说完,就出去送朋友了。小云问我生气不?我说不生气。小云说,你真不爱他。当时小云坐在床上,我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听了她的话,我侧过身来问她,爱?你觉得什么是爱?把一个人紧紧拴在身边,占有他?呵!我跟雪狼好之前,他已经是有家的男人,已经不完全属于我了,我还要干涉什么?我能给他什么?我只想他开心快乐。刚才我装作不在意,其实那正是因为我爱雪狼,不想让他当众难堪。他告诉我的时候,虽然我没正面去看他,但是我从余光里知道,他在观察我的表情变化。这说明他在意我,这就够了!爱一个人,要让他怯怯懦懦的做人做事吗?爱,是相对地放手!如果你理解不了,那你就不配谈爱。因为你不懂什么是爱,也不会得到真爱。呵呵,一下子说这么多,怕你理解不了,慢慢消化吧!小云不同意我的看法,对我的言论嗤之以鼻。不过我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只想做我自己。

一天晚上,我和小云都在各自的电脑前坐着,她突然转过头对我说,明天她要去深圳,票已经订好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足足瞪了半分钟,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再说话。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她跟之前不一样的原因了,原来她早有所打算。

你现在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是征求我意见,还是通知我?我问她。尽管我语气平和,但是尖锐难藏。我不能不恼火,这算什么,脑袋进水了么?已经将近年底了,有很多工作等着去做。好多事都安排好了,人手本来就不够用,一个萝卜恨不得填几个坑。这时候你说要走人,有这么做人做事的么?小云对我的责问没作正面回答。我忍着气问,你去深圳干嘛?

她的理由让人啼笑皆非。她说,他妈妈过生日,想让我过去让老人家高兴一下。

我真让她给气晕了。高兴一下?你父亲八十大寿你都没放在心上,没等老人生日过完就来北京了。现在,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妈妈过生日,你就扔下手上工作,从北京飞到深圳去了?怎么,是不是对他认真了?你知道你现在在干嘛么?

她固执地说,我知道你会说我。总之,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去的。

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过分了吗?你才来北京几天,跟人家聊了两个半月,就要去找人家,你不觉得这行为太幼稚了吗?你这样让我跟雪狼跟同事怎么交代?你去了,这边的工作怎么办?你知道这边现在有多忙的。你快四十岁了,不是四岁,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会生气,会说我。我过去看看,行的话就不回来了。

哦,那要不行呢?

我会尽快回来。

……。我无语了,也不能再说什么了。我怕压不住火,言语尖刻伤害到她。我心里骂着混蛋,却也无计可施。我让她自己跟雪狼说去。雪狼通过Q跟我确认了此事,说随她去吧,没办法。一夜无语。我希望她能悬崖勒马,希望这一夜她能考虑一下我们的对话。她早上起得很早,开始收拾衣物,因为是晚上的火车。

我知道她去意已决,平静地对她说,那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但是,你既然决定离开这里,无论以后什么情况,不要再回到这个团队了。我们是个集体。当初是我让你来北京,推荐你一起跟雪狼做事的。现在还有别的同事,你不做交代就走,我总要对其他人有个交代,与公与私都要。老家的人都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你这一去,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广东很乱的,没事还好,一旦有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跟你家人交代?你太自私了。朋友、家人、工作……,你什么都不顾及,就这么一走了之,你把我这个称为朋友、同学、发小的人,放在什么位置?认识三十年,不及聊天两个月。你上网才几天,字还打不顺溜哩,就谈网恋?也太幼稚了吧!如果你正常交朋友,我不反对。你可以让他来北京,我就算你娘家人,我们见个面,帮你参谋一下。哪有一个女人只身前往异地的?而且我跟你说过,这个男人我不了解,纯粹是网上认识的。而且我看过他在博客里面找女朋友,还登过照片。这些我都跟你说过,但你现在全然不顾了。那就走吧,以后你的事情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也请你跟你家人说清楚。我不想被你连累,因为我确定你这是闹剧,安然回来是最好的结局。不信就去吧,去见证一下。

 我的话音刚落,小云的眼泪就出来了。我很讨厌这眼泪,没价值。她来北京以后,我们吃住在一起。虽然条件艰苦,可是我觉得还好。我经常对她说,你来的时候,比我刚来那会儿强多了。我住的房子是没暖气的,家里也不开伙,都是买便当吃,身体严重透支。现在好多了,住的地方有暖气,还有卫生间。我那时候自己住,最怕拉肚子。我租的地方没有卫生间,都是自己准备一个小塑料桶,以备不时之需。小便还可以,拉肚子就要命了。

这期间产生的费用,我没让她承担一分钱。她也没钱。来北京以后,我都是一边挣钱一边解决生活所需,从身上、嘴上省下来的钱,除了房租,有时会有些结余,不定期地给儿子买件小玩具,给妈妈寄几百元钱,生活清贫而踏实,苦中有乐。当初来北京时,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是从家带的。不都说出门不容易嘛。我没想过自己会突然发迹,呵,还是预备着点吧!姐姐也知道我的窘境,往银行卡里给我打了两千元钱。这钱,我一直都没动过。曾经兜里只剩几元钱,也想大吃一顿,犒劳一下五脏六腑,想想又算了。一个人在外养活不了自己,那就别混了。这个钱可以动,但绝不能是为了身上穿的、嘴上吃的。小云来了,跑了几天市场,说衣服不过关,人家爱理不睬的。要过得去才行,但是手里面没钱。人靠衣服马靠鞍,这个我懂。我说,那我借你吧。就这样,我一直没动过的卡,第一次帮她刷卡买衣服了。我希望我们在北京能做出点什么,或者说能稳定下来。都是老家来的,在外面相互有个照应,可是万万没想到……。

她如期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