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26)  

2012-06-27 21:31:15|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小云走了以后,我们工作稍作调整,继续进行着。工作时雪狼很认真,我就喜欢在他认真的时候去骚扰他。当然,什么事都要有度,我不会胡闹。我也很享受工作的感觉。跟雪狼一起工作,我感觉非常愉快。因为总是作图,用眼过度,加上熬夜,工作一段时间眼睛就会不舒服。我们约好把年前坚持过去,春节后再休息调整。我跟雪狼依旧背靠背工作,累了,我会闭目休息一下眼睛,悄悄转身靠在雪狼的背上,下巴放在雪狼的胳膊上。雪狼知道我累了,会调整坐姿尽量让我靠得舒服些。另一个同事不在的时候,我会找准时机放肆一下。我把手悄悄从他衣服底下伸进去,一直摸到他腋窝,挠他痒痒。隔着衣服,雪狼会把我手按住,不许我乱动。我就把头放在后背上,腾出另一只手去摸索雪狼的前胸。雪狼经常会被我弄得不堪,回过头来狠命地亲吻我。如果手头工作不急,我们就会来个中场休息,把“工作”场所转移到床上……。

我爱生活,爱生活中的一切,快乐或痛苦,只在意同行的人。我想,之所以与雪狼的感觉如此美好,是因为我们身上重叠东西太多。我们都喜欢设计,对色彩与图案都有琢磨的嗜好。记得我们一起去市场采购酒的相关样品时,路过卖餐具的店铺,我们两个都不约而同的停住脚步,专注地看着各式餐具,偶尔交流一下心得,相互会心一笑。我们约好,等一切走上正轨,要把工作环境生活环境,按照我们喜爱的格局好好布置。即使是买一双拖鞋,我们两个也会在颜色、款识、时尚方面谈论得津津有味,就更不用说酒盒与单页的设计了。每次,我们都会反复研究。即使是午夜,灵感来了,也会打开电脑发消息相互讨论。

有一次,我和雪狼去北京的一家市场购买酒袋,因为知道那条路经常堵车,我们决定坐地铁去。我上了五号线,过两站下车与他会合。走出地铁,我正在埋怨自己忘记跟他约好碰面的具体位置哩,刚要下楼梯,雪狼已经从下面迎上来了。当时那感觉真好哇!我一把拉住雪狼,开心地问他,怎么这么准。他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很拽地说,我就知道!然后我们又一起坐地铁去市场。到了市场附近一站,出地铁还要走一小段路。这一小段路,至今让我倍感温馨。我们很少一起步行外出。我们两个一边走,一边看街道两旁的广告。因为我们也要做广告,很多东西我们都要学习与借鉴。走着走着我耍赖了,说走不动了。他拉着我,要我坚持。其实我是故意的。他说坚持,我说要么背我。反正北京这么多人,谁认识你啊!雪狼不肯。我就喜欢看他被捉弄的样子。他四下看看,猛然亲了我一下,说这回行了吧?我笑得直不起腰,笑他胆小害羞。他知道我真正的意思。如果我再接着耍赖,他就会掐住后脖颈,像捉小鸡一样,胁迫我乖乖就范。工作上的问题有时很恼人,但那只是风一样的烦恼。有了快乐的心境,烦恼很快就会烟消云散。而这过程,让我们享受到了很多快乐!

一零年一月末,雪狼要去通州给朋友送酒。顺利的话,这个朋友会成为将来的客户。之前我跟他都是一起搭档去见客户,这次我决定不去了,因为年底事多,人手不够。还有一个原因,这位客户跟雪狼非常熟悉,也是生活中的朋友。我不愿意在他的朋友面前过多地露面,毕竟我还是介意自己的身份,能避免最好避免。雪狼执意要我同去,因为路途较远,来回要四个小时。这些日子,大家都绷着,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也心疼他。但想想为了长远,熬过这一段就好了,没有答应他。

二十四日晚上,雪狼说感觉很累,晚上不想回去了。搬到北四环以来,雪狼从没在我这里过过夜。以前小云在这里,不方便。后来小云去了广州,他是可以留下来的。但是我从来没要求过他,不想让他为难。因为,爱要爱得理性。这一次,我同意了。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驴肉火烧。大概有一星期多了,雪狼总是感到头痛、冷。起初以为是感冒,吃了药却收效甚微。后来又以为是工作太操劳,经常熬夜,体力透支造成的。其实后来才想明白,其实那是不祥的征兆。

吃过晚饭,他拥着我往住处走。望着灰蒙蒙的夜空,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长叹一口气。兰子,雪狼叫我。他不喜欢叫我辛卉,知道我真名以后,他就一直叫我兰子,说叫我兰子,感觉才是真实的。他说,兰子,你说,人活着怎么才叫幸福?我说,知足就是幸福。他说,不,人可以幸福,但不能知足。知足就到尽头了。不料随后他却自我总结说,想想我也算可以了,在北京安了家,还有车有房有家,我也该知足了。我笑着说,还有红颜知己,够臭美的了!

那一晚我先上床睡的,他在电脑前工作着。我享受这种感觉,喜欢躺在床上看他认真地工作。男人认真工作的样子,在我看来,是男人最帅的时候。我喜欢这种氛围,喜欢躺在被窝里等他的感觉。渐渐地,我睡意朦胧,声音发嗲、含糊不清地叫他早点上床休息。不一会,还没沉睡的我,察觉到他结实而健壮的身体朝我贴过来,拦腰将我拥入怀中。这正是我迫切等待的时刻。我立刻清醒过来,将头埋入他的怀抱,双手在他身上肆意地游走。我感觉到他身体有些凉,问他行不行。他紧紧抱着我,在我身上猛烈地撞击,亢奋地说,你看我行不行!随着他的节奏,我兴奋地嗷嗷叫唤着,你行!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做的很high。他要我,我也要他。直到最后,我们都筋疲力尽了,才像两堆泥一样滩在床上,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大概七点多,座机响了,是他家里来的电话。他把手机关了。听到电话里的质问与斥责,我和雪狼都很尴尬。我跟雪狼说,以后别这样了,多难为情啊!何苦呢,白天在一起工作,又不是见不到。何苦晚上还要睡这里?有些过分了。以后别给自己找借口,找难堪了。这一天白天,我们照常工作。晚上他回到家,继续跟我在电脑上说着产品的相关事宜。我叮嘱他早点休息,明天开车去通州,要注意安全。

二十六日,他去通州。我在家里,要把网站上的产品图片做最后的修定。早上,我打开电脑。QQ显示,雪狼凌晨两点左右,把需要修改的产品图片发过来,就离线了。我们通常都是这样的,他头天晚上把工作部署完,我第二天上线就会接到任务。但是这次却出了意外,不知怎么的,鼠标点击错误,我没接到图片。应该点击接受的,我却错点了拒接。多么低级的失误啊!我懊恼地自责,怎么了这是?就想在家里把这些工作做完的,结果却弄成这样。我给雪狼打电话,告诉他我点击失误,没有接收到要修改的图片。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跟他一起上通州去哩!雪狼没有责怪我,只说怎么会这样。他让看看那个产品的资料,让我上网去找一下跟它匹配的酒盒样品。我在心里都责怪死自己了。没办法,只能等他回来再说了。打电话时,雪狼已经出发去通州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