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17)  

2012-06-03 11:45:37|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这天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不晓得会发生什么倒霉事儿。上班也心不在焉地,帮顾客挫手指甲,差点儿挫到肉上。幸好是老主顾,不但没找老板投诉我,看我脸色不好,还悄悄安慰我几句。望着她的手指甲,我脸上烫得像火炉子一样。我的手艺,一向是我最骄傲的。当初王姐同意留下我,看中的,也正是这双灵巧的手。在店里这两个月,我从没出过这样的差错。送走这位顾客,我心里很懊恼。借着上卫生间,我对着镜子,狠狠拍几下自己的脑门子。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雪狼发短信来了。这个挨千刀的,终于想起我来了。他在短信上说,卉,对不起。这几天陪一大客户,整天喝得稀里糊涂,冷落你了,过两天去看你。后面还画着那张熟悉的笑脸。

一缕春风,从我心头拂过。霎那间,阴暗潮湿的卫生间,变得阳光灿烂。这几天我心里承受的种种委屈、担忧、思念、失望……,通通一扫而光。从卫生间出来,我腰杆儿也挺直了,脸也昂起来了,笑容也更灿烂了,跟刚才进去时判若两人。王姐望着我,惊讶地瞪着两只大眼。我朝她打个响指,调皮地轻声对她说,一切OK。

中午雪狼又发短信过来,说客户终于送走了,晚上过来跟我一起吃饭。看完短信,我竭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心却呯呯跳的厉害,眼睛望着窗外,巴不得太阳马上落下山去。

这半天,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漫长的半天。好不容易等到傍晚,我跟王姐请了假,回家换身衣服。刚把自己收拾好,雪狼的电话来了,说他在老地方等我。我嘿嘿一笑。什么老地方,不过才见第二次,搞的跟老冤家似的。不过我心里还是很甜蜜,走在路上也笑盈盈地。

离药店老远,我就看见他了。他个子高,在人群当中很显眼。依旧是一身休闲装,依旧是一脸灿烂的笑容,依旧是那么英气逼人。没错,这个外貌虽不俊朗,却浑身散发着无穷魅力的男人,正是那个整天让我心神不定的雪狼。

他也看见我了,连忙向我招手。我紧走几步,走到他跟前,笑着跟他招呼。他带着歉意,把这几天对我的冷落又做一番解释。其实,他的解释我根本不用听。我要的是他的歉意,尽管我在心里早已原谅他了。他说话时候,眼睛一直看着我,我也一直盯着他。等他说完了,我轻松地提醒说,男人忙工作是应该的,我最欣赏埋头做事的男人。不过,要是能忙中偷闲关怀一下别人,这样的男人,就更招人喜欢了。

雪狼点着头,一本正经地说,嗯,你说的对。往后我一定注意。

去你的。我听出他话里有调侃的意思,拿起手袋在他身上打一下。

他伸手揽着我的腰说,别傻站这儿了,我们吃饭去吧!

那一刻,我本能地想躲开,可是身子却没动,反而很惬意地靠在他手臂上,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一起往前走。那天晚上我很开心,吃饭时候要了瓶白酒。雪狼惊讶地望着我,提醒我说,我开车呀!我爽朗地笑着说,我喝呀,不行吗?雪狼朝我挑起大拇指。他知道我是东北人,虽然是女的,毕竟是东北的。

那晚我喝的很痛快,一瓶酒我全包圆了,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这些年,虽然在不同场合喝过不少酒,可是从来没喝过这么多。我这人懒,不怎么爱热闹,平时很少参加同学或者同事之间的聚会。就算偶尔有应酬,也很少喝酒。倒是一个人在家没事的时候,会倒上一杯红酒独酌。所以,能喝多少酒,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晚我喝了一瓶白酒,居然一点醉态也没有,神情自若,头脑清醒,跟平日喝过红酒的感觉差不多。起身出来的时候,雪狼还有点儿担心,要过来扶我。我朝他莞儿一笑,拿起手袋,搬开邻座挡在我身前的椅子,利索地走了出来。他不由得惊叹道,真是好酒量啊!我歪头故意气他说,小菜儿!

出了门,凉风一吹,我不由自主打个嗝。雪狼担忧地问,不要紧吧?我顿了一下,摇摇头说,没事儿。雪狼还是不放心,伸手过来搀我。我见周围没什么人,就势靠他肩上。他一手从后面搂着我腰,一手在前边拽着我一只手,拥着我往前走。他轻轻在我耳边问道,送你回家?

不,我摇摇头。我知道我头摇得有点夸张,不过脑子还是很清醒的。到你车上坐会儿吧!

雪狼大概以为我误解了他的意思,赶紧解释说,我是怕你喝多了,让你回家早点休息。

我脚下故意一趔趄,同时张开嘴,在他脸上喷出一口热气,说,你看,我像喝多了吗?

他赶紧把我搂紧紧的。你没多,是我多了,嘿嘿。

幽默而智慧的男人,我喜欢。我心里这样说,可是嘴上说出来的,却是另一番话。那你赶紧上车歇着,别乱动了。

他车还停在车站广场上。不过这回停的靠边,旁边有一堵墙头,挡住了广场上那盏雪亮的大灯。他让我在车后排座位上躺下来,自己跑到前头驾驶位上去。我不满地说,你真以为我喝多哪?离我那么远干吗,怕我撒酒疯揍你?说完,我咯咯咯大笑起来。

雪狼在前头忙乎半天,举起一只手在我眼前晃悠说,你看这是什么?红花油。这东西管用着哪,跌打损伤,一抹就好!

你还惦记着哪?我心头一热,眼眶都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