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雪狼(32)  

2012-07-04 08:18:36|  分类: (中)雪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多么凄美的爱情,多么真挚的情感啊!刚看完第一篇,我的鼻子就酸溜溜地,眼泪止不住流下来。等到我把几篇日记都看完了,感觉有些口干,低头找杯子,才发现我擦眼泪丢下来的纸巾,在键盘上都堆得像座小山了。

看见这些纸巾,我忘记口渴了,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发呆。过一会,电脑屏幕黑了。我刚要晃动鼠标,屏幕保护的幻灯片出来了,是一组雪狼的照片。跟桌面上那张雪狼的照片差不多,大概都是在青岛拍的。

望着屏幕上这个晃来晃去的男人,我默默对他说,你是个幸运的男人。虽然老天爷不悲天悯人,早早夺走了你的生命。但是在你生命行将结束的时间里,老天爷赐予了你莫大的幸福,让你得到了生命中最宝贝的女人,还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让你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你,总算没有虚度此生!你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是你的幸福指数却比寻常人高出很多。晓兰对你的爱,情真意切,矢志不渝。还有什么能比拥有这份纯真的爱情更值得骄傲的呢?你虽然走了,可是你却像一颗挂在天上的恒星,照亮了一个钟爱你的女人的心,并且永远活在她的心里!你可以安心地走了,雪狼,安息吧!

我晃晃鼠标,雪狼立即从我眼前消失了。这时我才忽然想起赵晓兰。这大半天了,她怎么没一点动静呢?回头一看,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她今天身心都很累,加上晚餐又喝了些酒,大概实在支不住了。她只脱了鞋,身上还穿着白天出去玩时穿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这件白色T恤,穿在其他人身上可能一点儿都不起眼。可是穿在赵晓兰身上,顿时让人感觉既潇洒又飘逸,莫怪那些男记者们连连惊呼。不要说那些男记者了,就连我,在这昏暗的灯下,看见床上躺的赵晓兰,都忍不住有些怦然心动哩。床上的薄被压在她身底下。我从橱子里找条毯子出来,怜惜地盖在她身上。她动了一下。我以为她要吐酒,赶紧四下寻找废纸篓。好在她动了一下就不动了,很快又睡过去。我守在她旁边坐一会儿,见她睡的很沉,这才放心地起来收拾自己东西,悄悄从门里退出来。

星期六出去玩一整天,星期天得为家里做点贡献了。这一周,杨杨带闺女出去玩了。没人骚扰我,耳根子清净了很多。我跟钟点工两个人一起,花了整整半天时间,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一遍。虽然累得腰酸背疼,但是看着家里窗明几净,很有成就感。

中午小眯一觉,睡得很慵懒。起来以后哪也不去了,在家陪南南温习功课。我洗了几个油光桃,送两个到南南房间。南南头也不抬地说,放桌上吧!我本来还想跟她说几句话的,见这情形,话又咽下去了。孩子这时需要集中精力,家长做好后勤就行了,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从南南房间出来,我顿感很无聊。我把剩下的几个桃子揑揑,挑出两个软的,送给婆婆,还有两个我拿进书房。

坐在椅子上啃完两个桃子,我把脑袋靠在高高的靠背上,发了一会呆。书房原先主要是我老公用的。从他升了副总以后,忙的整天不着家,回来就知道睡觉,这书房渐渐就变成我的了。靠墙并排立着两个大书橱,有三分之二的书是他的。我的书只占三分之一,大部分是传媒和政法类的理论书籍,还有一些是经济类的畅销书。我找了一本养生美容的书出来,都是些老生常谈,翻翻就看不下去了。

我把桃核送回厨房扔进垃圾桶,拉开冰箱门找点其它吃的,最后眼光落在冰箱门的酸奶上。我拿了两盒,送一盒给南南。刚把南南房门推开,就听见她不耐烦地埋怨说,哎呀,不要来烦我行不行呀?我尴尬地讨好她说,我送酸奶给你喝的哟!南南不客气地说,我什么都不要,我要安静,安静!

这孩子!我无奈地退出来,放一盒酸奶回冰箱里,拿起另一盒,跑到阳台上自己喝。没喝两口,手机响了。我赶紧跑回屋去找手机。还没找到了,就听南南在房间里咆哮地喊道,烦死啦,烦死啦!这时我已经找到手机了,赶紧把盖子先打开,让铃声停下来。我没敢说话,拿着手机,带上钥匙换了鞋,跑到大门外头,才对着手机问,哪位呀?

你在哪儿呢?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在家啊!我随口答了一句,脑子飞快地辨识对方是谁。

在家还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啊?

谢天谢地我听出来了,原来是姜启明,不由暗暗松口气。我还以为是领导找我加班哩!我没好气地抱怨他说,你怎么半晌不夜打电话找起我来了?害我给人家一骂。

姜启明笑着问道,哪个胆子这么大,敢骂你呀?

南南呗!你不知道她要小升初了?这破升学考把她闹的,脾气不知道有多大,逮谁冲谁。我在家就呆这半天,都被骂好几回了。好了,不说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杨杨出去玩,没跟你说吗?

跟我说了。可是我打电话,她那边关机。你知道她什么情况吗?

能有什么情况啊?江南水乡,又不是深山老林,你怕什么呀?我宽慰他几句,忽然想到他与赵晓兰跟杨杨之间的关系,便索性乘电梯下到楼底,到小区院子里找个背静地方跟他好好聊聊。我一边走一边问他,我说启明,你跟杨杨到底怎么回事呀?她出去不带你,你出去带另一个女人。你到底是想跟杨杨好呢,还是有别的打算呀?你要不想跟杨杨好,不如干脆跟她挑明了,省得她整天云里雾里的。你知道,她也挺不容易的。你让她安稳点,行吗?

张大小姐,你说话可要凭良心呀!姜启明明显着急了。我跟赵晓兰去广州,那是出差,是公事。你怎么能把这事跟杨杨扯在一起呢?你也跟领导出过差吧,单独的,对吧?这在公司属于正常工作安排,大家都能理解的。怎么偏偏到我这儿就不行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