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三章(1)  

2012-09-29 21:02:11|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吃过早饭,姜荣跟女人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先上四哥家,看看刘圩他想不想要。姜荣说的四哥,名玉湘字若卿,是董家二爷跟前的,跟姜荣亲表兄弟,眼下是董家火字号当家的。姜荣这话说得名正言顺,杨婉罗不好不答应。杨婉罗在信上说的明白,董家想请姜荣下海的是七哥。七哥名玉洲字子山,是董家吉字号当家的,跟董玉湘是叔伯兄弟,论起来,跟姜荣是拐弯亲戚。出面请姜荣下海的是七哥,不是四哥。姜荣说去找四哥,言下之意是谈旁事情。杨婉罗看出他玩心眼子,没点破他。

火字号在河东,顺着东大街走到河底,往南拐弯第二家就是的。门脸不大,门朝外两开间,一间过道,一间柜面。再往南两间门朝里开,外头连窗户都没得,光溜溜砖墙整面到顶。南山头有个巷子,通往后头货栈。这巷子是火字号跟吉字号共用的。巷口南头,就是老七家吉字号。姜三爷歇下来,朱治平当上火字号坐办。姜荣往过道里一走,朱治平就迎出来了,拉着他直奔后堂屋。

姜荣从小没少来玩过,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他两眼一扫,发现除条桌上多出一台自鸣钟,旁的都还是从前老样子。他将一愣神,四表哥董玉湘打东头屋里出来,笑呵呵拉他手说:“哎呀,欣然哪!你来太好了!赶紧坐。来人呀,看茶,上烟!”姜荣晓得他误会了,暂且不说破,先听他怎说。

董玉湘是个矮胖子,比姜荣大十八岁。六岁那年,板浦街闹长毛,有颗炮子打到董家后花园,把他屁堂骨削掉一块,从此落个毛病,走路老往一边歪。所幸不太明显,外人看不大出来。他还有个地方跟常人不一样,就是眉毛。他眉毛又黑又长,一直耷拉到眼皮子上。有人说这叫长寿眉,有人叫富贵眉。看相的说他眉毛长顺,主兄弟和睦。

看见姜荣来了,董玉湘很高兴。他开口没说旁的,先夸奖起他三舅来。说他三舅主事那些年,火字号那真叫火哇,整天生意兴隆,日进斗金。盐号这座院子,还有后头老宅子,有一大半都是那些年翻盖的。董家在河南头东范庄、小王庄那几十顷地,也是那些年新添置的。到现在他们董家,都还吃他老人家攒下来的老本哩!董玉湘说话好挑眉毛。大概眉毛太长了,有丁碍事,说几句,就往上挑挑。夸过他三舅,接着又夸朱治平。说秀峰不错,得着我三舅真传了。这个年纪能挑大梁的,在板浦街没得几个。能像秀峰这样游刃有余的,就更凤毛麟角了。

秀峰是朱治平的字。他从小跟他大朱先生念书,念十几年,连秀才都没考上,二十多岁还是童生。他自忖不是读书料子,一跺脚,下海跟姜三爷学生意。他从跑街做起,一直跟着姜三爷,直到姜三爷歇下来,他接手当坐办。人能把自己看透的不多,看透又能毅然改弦更张的更不多,朱治平算其中一个。

说完朱治平,董玉湘又说到老七。老七那边吉字号生意差强人意。老七好玩,生意上事情不大过问,整天坐他那挂洋马车去追戏子。搁从前倒也罢得了,反正手里头有盐票,横竖饿不死。这两年不行了,板浦街冒出个活土匪,各落抢人饭碗。这人就是跟姜荣同窗念书的赵大圣。赵大圣就是当年想娶朱佩芳那个赵圣晴。在朱先生家念书那会子,赵圣晴长的瘦小,身子灵活,最欢翻墙爬树、钻洞凫水这类勾当。旁人爱惜衣裳不愿干。他家有钱,衣裳刮坏弄脏从不心疼。有人替他起个外号叫“猴子”,他嫌不好听,硬叫人改成“齐天大圣”,说他名字里正好有个圣字。说到赵圣晴,董玉湘恨不能骂上几句才痛快,说话也变粗野了。这狗日的,跟他大一德性。爷俩个不晓得从哪块弄来钱,强买人家盐滩、盐票。人家不卖,狗日的就出阴招损人,想天法子,也要把人扳倒。妈的,也不怕遭雷劈!偏偏胃口还大,吞下去两三家,还不肯罢手。也不怕撑死你!有本事,跟汪、程、许三大姓较劲去哇!董玉湘气的烟也不吃了,把洋白铜的二马车水烟袋往桌上一磕,捻着胡子担忧地说:

“照这架势,要不了半年,狗日的主意就打到吉字号头上来了。”

姜荣跟四哥虽然是亲表兄弟,但两人年纪悬殊太大,又有东伙这层关系,姜荣从小对四哥就有点畏惧。长大虽然不怕他了,心里总还有点隔膜,倒不如跟拐弯的表哥老七走的近。将才四哥说半天子,他都光听没吱声。听说七哥盐号要遭人暗算,他上心了,问道四哥说:“程大哥不是老把式么?”

吉字号的坐办叫程正铎,字金振,是姜荣大姐夫程正磬的亲大哥,所以姜荣称呼他程大哥。程正铎年近四十,入行二十多年,在吉字号当坐办也七八年了,经验老道,办事稳妥。唯独一样,胆小,不敢拍板。老七又不常来,因此常常坐失良机。一来二去,生意渐渐落到人家后头去了。这些内情,董玉湘不说,姜荣还真不晓得。他感慨说:

“看来,经验、胆识,缺一不可哇!”

董玉湘对这话非常赞同。经验嘛,只要用心学,人人都能有。胆识这东西,那是天生的,想学也学不来。一个人有没有大用,看他有没有胆识就晓得了。没胆识的人,再能干也没屌用。他举出个例子。袁术袁绍,身边有多少人辅佐呀?谋士如云,能征惯战的将士更是数不清。有什么用呢?官渡一战,土崩瓦解,什么都成浮云了。董玉湘最欢读三国,常会拿三国人物出来说事,说着说着,就把正事忘记得了。姜荣晓得他这习性,见他半天没出个子丑寅卯来,干脆直截了当问道:

“你们有什么打算哇?”

这话问的董玉湘直挠头。他说,为这事,他跟家里能说得上话的人都商量过了,跟几家盐号管事的也商量过。商量来,商量去,各人都说应该联手。单打独斗,怕弄不过猴子。联手就算斗不过他,联起来个头大,他想吞,一口也未必吞得下。姜荣暗笑,心想这叫什么主意?还没交锋了,自己倒先败下阵来,等着人家处置。他正盘算怎法说合适哩,就听见外头有人大声询问:人呢,人呢?姜荣跟董玉湘一听声音就笑了。

“老七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