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三章(2)  

2012-10-02 16:38:17|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七是董玉洲在董家兄弟当中的大排行。他爹爹董焕生了四个儿子,老大金瑞是两榜进士,先任山东牟平知县,后累升至浙江布政使,一家老小后来都落户在杭州。老二金琛是贡生出身,先在江南大营襄赞军务,长毛平定后,论功授太常寺少卿,因病一直未上任。老三金瑶也捐过贡生,不过没走仕途,一直在家主事。老四金珩在板浦闹长毛那年守城战死得了。到了金瑞这一辈弟兄四个,一共生育七男五女。大爷家三男两女,二爷家一男三女,三爷家三男一女,老四死时还没成家,当然没儿没女。大爷举家南迁过后,董家留在板浦的,就剩二爷、三爷两房头。二爷家的玉湘,大排行老四。三爷家长子玉涟、次子玉清、幼子玉洲,在大排行中分别排在老五、老六、老七。玉湘虽然大排行老四,但是大爷搬走,玉湘就成“老大”了。等到玉湘长大,老一辈主事的三爷金瑶,把董家盐号一析为二,主店火字号交给玉湘。三爷担心伙计欺他年幼,专门把他三舅留下来当坐办,替他撑腰。三爷自己在下首开个小门面,单独经营,就是眼下的吉字号。他三个儿子里头,玉涟体弱多病,不能主事,整天在家跟厨子琢磨变花样弄好吃的。玉清考中进士,先授翰林院检讨,后迁侍讲,常年在京当官,从来不理家政。三爷百年之后,只得把盐号交给老七玉洲。

说“只得”,是因为三爷早就看出来了,老七不是做生意料。但是盐号总归不能让给外人,老五老六又不问家事,这才不得不交给老七来打理。老四比老七大十三四岁,在三爷眼里头,老四沉稳老练,办事牢靠。三爷临死跟老四托孤,万一老七真干不了,火字号就把吉字号并得了,千万不能叫盐号落到外人手里头。

其实老七并不像他大大想的那样一无是处。以前之所以不行,是有他大大压着,他无法施展,也用不着施展。等把盐号接过来,上头没人管着他,老七就开始崭露头角,大展宏图了。自打黄河夺淮以后,淮河以南海水年年东退,淮南盐场卤水越来越稀,产盐一年比一年少,有的盐场干脆不熬盐了,改种棉花、小麦、油菜。淮盐产量减少,井盐、湖盐趁机过来侵占淮盐引岸。私盐也到处泛滥,有的州县甚至堂而皇之卖私盐,官家都没法禁止。本来,引岸哪,私盐哪,这些都是运商操心事情,垣商只管把盐从圩下收上来,卖给运商就行了。后来发现盐卖不动,囤在盐坨里又不能变成银子,垣商皆着急了。有人跟运商联手上引岸去察看行情,想法子对付井盐,打击私盐,盘活淮盐引岸。这一来,老七好交朋友的才能,就发挥出来了。

老七头一站到湖北咸宁。跟他一起去的运商老顾常跑这码头,人头熟,一到咸宁直奔县衙。老七以为他要请知县吃饭,兴冲冲跟在他后头。哪晓得老顾找的是县丞。找县丞也没错,县丞是县里的盐务主管。但知县才是一县之主哇!老七不高兴,当着县丞面又不好说,只得赔着笑脸应酬。谈到正事,县丞为难了。眼下咸宁街面上,井盐跟淮盐差不多平分秋色。到乡下,管你井盐、淮盐,凡是官盐都没人认,老百姓全买私盐。衙门管过,没大用。管紧了好一点,松一松弹回来更多。老顾说,那就不要松哇!县丞说,我总不能天天盯这上吧?还有旁事情哩,钱粮、税契、人丁、屯垦、应承,差事一个接一个,哪天办得完哇!老七一听头大得了,把老顾拉到背静落头说,找这不当家的有什么用哇?走,跟我直接去知县。老顾无奈地说,我也晓得该找知县哇!不是跟人家没得交情吗?老七说,交情哪来的?你不找人家,一辈上也套不上交情哇!他大马金刀闯进知县签押房,走靴筒里头摸出两张银票,悄悄塞到公文下头,低声告诉知县说,晚上换便服上醉烟楼喝花酒。老七不孬种,咸宁特产的桂花酒,他一人喝下去两坛子,把大老爷高兴得,搂着他直喊七弟。过两天,县衙告示贴出来:咸宁乃淮盐引岸,凡销售他盐者,一律以私盐论处。随后,不分皂班、壮班、快班,全县衙役轮流下乡缉拿私盐。衙役得令如狼似虎,很快把私盐窝点抄的抄,铲的铲,扫荡一空。县丞催促老顾,叫他加倍往咸宁发货。

第一站大获成功,老七跟老顾得意洋洋直奔第二站嘉鱼。不料嘉鱼县令是个慢性子,而且油盐不进,随老七怎法跟他软磨硬泡,都没回应,花酒素酒一概不喝,古董银票一律不要。老顾绝望了,收拾包袱要回家。老七不死心,天天蹲衙门口转悠。转着转着,他转出门道来了。他发现这衙门有桩怪事,百姓告状,升堂的不是大老爷,却是师爷。一打听,原来这师爷是带肚子的。县令苦熬十年寒窗,好不容易熬出个七品顶戴,无奈家穷,没钱上任,师爷帮他出盘缠,这师爷就叫戴肚子。拿人钱,服人管。县令上任以后,整天在园子里头种菜,公事交给师爷料理,得的好处五五分账。晓得原委之后,老七后悔的直拍大腿。怪不得大老爷在菜园里头接见他哩!老七赶紧叫老顾备上礼品,去走师爷门路。这下子一通百通,水到渠成,没费劲把嘉鱼又拿下来了。

董家人欢读书,书读多了,人难免有点迂腐,跟人打交道温文尔雅的。这样跟人相处,虽然不伤和气,但是总让人感觉寡淡,不好亲近,难成知己。老七算是例外。老七从小不欢读书,整天调皮捣蛋,耍钱、听戏、追小大姐,样样在行,一点不像董家人。没想到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骐骥騄駬,各有各用。紧要关头,靠老七冲锋陷阵,把引岸一一疏通了。各家见这法子管用,纷纷把能员干将派出去收复引岸,淮盐又源源不断往外送了。哪晓得好日子没过多久。引岸各州县把井盐赶出去,村镇街巷都让给淮盐,淮盐又供不上了。淮北盐场产量本来就不多,淮南盐场又日益缩小,淮盐在引岸不够卖的。老百姓吃不上盐,喊天骂地,井盐趁机又杀回来了。当然这是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