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五章(3)  

2012-10-28 10:13:06|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即将到来的艳福,赵圣晴毫不知情。早上在盐号里头,老吴告诉他一个消息,说刘圩的刘大善人想出让盐田。他一激淋,心想我四处买还买不着,人家倒好,根本没当好东西,拿出来甩卖咧!

他问老吴:“那块盐田怎样哇,肯不肯长?”

老吴在这行干多年了,行情透熟:“刘家一共三排滩盐池子,都靠烧香河边子,甜水多,卤水稀,长不过靠海那边的。”

“那就卖不出价来了。”

“听说他玩个新花子,叫什么拍卖。哪个出价高,卖给哪个。”

“这法子我听说过。人家上海滩有拍卖行,专干这个的。没想到,死老头还怪赶新潮的哩。嘿嘿!”

赵圣晴一袋烟吃过,白铜烟锅往鞋底磕磕,攥着烟杆,从盐号踱出来。门口碰巧走过一条粪船。早上各家都出来倒马桶,这阵子,粪船正好满载而归。幸亏赵圣晴出来晚一步,粪船从他家门口划过去了。不过空气里头,还弥散着淡淡的臭味。赵圣晴捂着鼻子,往前紧走两步,才把手松开。他顺着河沿往南,从孙家桥过河往东,钻进一条小巷子。打巷口南头出来,往东拐弯没几步,走进一座围墙涂成土黄色的院子。院子门楣上有块匾,上头写着三个楷书大字:盐宗庙。

盐宗庙是盐场特有的庙宇,供奉的是盐业三位祖师爷:宿沙氏、胶鬲和管仲。这三位祖师爷各有职守,宿沙氏是煮海为盐的始祖,商纣大夫胶鬲是最早的盐商,春秋时期齐相管仲,是最先倡导盐铁专卖的,可算有史以来第一位盐官。

板浦街的盐宗庙,始建于乾隆后期。这座院落,早先是当地一个丁姓盐商家花园子。后来听说园子闹狐仙,人都不敢进去,渐渐荒废得了。丁家卖宅子时候,这座花园也没人要。乾隆年间,园子里头莫名其妙失一场火,把原已颓废的亭台楼阁都烧毁得了,变成一块荒地。后来,垣商捐出一笔银子,在这块废墟上盖起盐宗庙。咸丰十一年,海州一带遭受大水灾,盐宗庙严重漏雨,几乎坍塌。商总又带大家捐钱重新修缮,并且把西首一个小院子买下来,翻盖成四合院,作为盐商会馆。正院当中一座三开间歇山式正殿,并排供着三位尊神,东西两侧各有三间偏殿,陈列祭祀用的各种执事。西偏殿北山头有个月亮门,通往里头会馆。

会馆正房是敞厅,进深比普通两个宅子还深,中间四根朱漆立柱,梁上九根楠木檩条,明望。后檐墙上挂着一块大匾,额题 “海州盐业会馆”,落款:道光十二年魏默深,正是魏源出任海州分司运判时亲笔题写。匾额下头挂一幅山水立轴,画下头一张红木条桌,搁着胆瓶、香炉跟座钟伍的,条桌前头一张茶几,两边各放一把紫檀雕花嵌螺钿太师椅,左右首各有三对靠背镶圆大理石的花梨木椅子,整整齐齐排成两排,列在四根立柱前头,最外头一张椅子,离大门只有一步。两排椅子后头,各有一张八仙桌,周围搁着四条长板凳。

赵圣晴进了盐宗庙,脚步不停,直哧穿过月亮门,走进会馆。路过东厢房屋山头,听见里头有人打麻将,他没理会,昂头走进堂屋。堂屋正中太师椅空着,两排花梨木椅子上坐着五个人,其中两个须发皆白,一个短须,一个矮胖子,一个山羊胡子。这些人,赵圣晴都认得,他们都是板浦街垣商。两个白胡子的,一个叫汪礼泰,字伯安;一个叫程仁焘,字仲琛;短须的叫许国栋,字友山;矮胖子是董玉湘;山羊胡的是赵圣晴四爷赵瑞玘,字季常。赵圣晴见在座好几位前辈,赶紧上前施礼。

赵瑞玘问道:“洞天哪,你怎来咧?”

赵圣晴把老吴跟他说刘大善人要卖盐田的事说了,问他们有什么打算没有。屋里人都笑了――板浦街地斜,说曹操,曹操到――他们将才正说这事哩!这几年,赵家元字号买进不少盐田,似乎都有丁上瘾了。这回有块肉送到嘴边子,他家肯定早就盯上了。座中人只有许国栋稍微年轻丁个,三十六七,比赵圣晴大十来岁。许国栋家盐号跟董玉洲门挨门,几年前,两家又订成儿女亲家。董玉洲在他跟前骂过猴子。他晓得董赵两家有过节,也晓得董玉湘厚道,不会说刻薄话,更不会当猴子四爷面,说猴子什么不是。他不管这些子,张嘴就笑谝说:

“怎的,淌口水了吧?”

这些年,为生意上事情,赵圣晴得罪不少人。板浦街小,沾亲带故人太多了,得罪一人,能连带得罪一大片。这也是赵圣晴平时不肯上会馆来的原由。会馆里什么人都有,难免碰上对头。赵圣晴倒不是怕他们。他那几个对头,都是他手下败将,还能把他怎么的呢?他是不想叫他们坏了他的好兴致!做大事的,哪能不得罪人呢?他不在乎这个。听见许国栋话里带刺,他笑笑,没接那茬子。他今天上会馆,是来打听行情的,才没工夫跟他们磨那闲牙了。

赵瑞玘晓得侄儿心思,就把将才他们议论的情况,大致跟他说一遍。从四爷话里,赵圣晴听出汪、程、许三家都有想买意思,此外还有不少人打听过,包括中正场也有人想买。赵圣晴心里踏实不少。照老吴说法,刘圩不算块好滩。既然这么多人想买,看来也差不到哪块去。他这头葫芦按下来,那头瓢又冒出来了。价钱呢?想买主越多,老头子到时候越会拿乔哟!说不定感觉奇货可居,想卖个俏市哩!

“估计他家多少钱能出手哇?”

他这话问出来,各人都哑巴得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吱声的。刘继友打算拍卖的风声传出来,各人都晓得他要卖给出价高的,坐一块什么呱都嚓,肥呀瘠呀,褒呀贬呀,就不提价钱这茬子。赵圣晴见他们很提防,晓得问不出什么名堂,陪他们唠一阵闲呱,吃过两袋烟,告辞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