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十章(1)  

2013-02-11 15:05:39|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姜荣喝醉了。

姜荣上火字号来,不是为喝酒的。董家为陈元达饯行的酒席,头天晚上吃过了。今晌这顿饭是饶的,要不是装船耽误工夫,这会子,陈元达大概都过大伊山了。这就叫“人不留人,天留人”。既然留客吃饭,无酒不成席,多少得喝丁个。朱治平他们昨晚饯行酒都喝多了,下晚还有事要办,不敢多喝,陪客当中唯有姜荣是个闲人,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姜荣本来不想多喝的。他酒量不大,三杯门面酒下去,脸就泛红了。不过他今天高兴,难免多喝两杯。每年乡试上南京,不说前头多少天要在家用功,光是那么远路程,来回跑一趟,顺风顺水也要一个多月,再加上等发榜,九月底能回到家就不错了。刘圩拍卖会定在八月初三,他笃定赶不上了。他最迟七月底就得动身上南京,不然乡试就耽误了。其实,姜荣不是垣商,管哪个买下那块盐滩,也挨不到他操心的。不过他对这块盐滩有念想,不想它落到旁人手去,所以他不愿意错过拍卖会。今天看见圣旨,乡试不考了,简直是天助他,姜荣怎能不开心呢?不过他又有些郁闷。他提出把盐号改成公司,四哥倒没铁心反他。不过他提出收购刘圩改建八卦滩,四哥一直犹豫不决。四哥这人脾气,姜荣是晓得的,一个字:肉。他要跟四哥硬掰,说不定能弄僵得了。所以每回他跟四哥谈正事,都要拉上七哥。他还不是火字号人,当然不会没事过来闲逛。今天过来,还是想跟四哥再谈谈。没成想七哥不在,话全憋肚里去了。这一喜一闷,让他嘴上没得把关的了,几乎来者不拒,一阵工就喝的酩酊大醉。等席终人散,他不但站不起来,反而跟瘫泥似的直往下出溜。要不是伙计抢过来拉一把,早滑地上去了。董玉湘赶紧吩咐伙计,把姜先生送回家。

回到家,杨婉罗跟汪秀卿两人正在院子里头耧地种萝卜。看见姜荣给人像拖死狗似地架进来,杨婉罗把耙子一扔,赶紧跑过来。将靠近姜荣跟前,挨他嘴里喷的臭气熏一阵恶心,差丁吐出来。她连忙捂住嘴,一头骂,一头帮伙计把姜荣往屋里拖。一路上,把鸡吓得四下乱扑腾。听见杨婉罗在耳边唠叨,姜荣耷拉到耳朵根的脑袋昂起来,两眼放光,得意地朝杨婉罗说:“朝,朝廷圣旨下来了,今年乡试不,不考了哩。我要,上盐号去,做事啦!”杨婉罗才不信他这些酒话哩。她在姜荣膀子上狠命掐一把,咬牙说:“敢!你不考试试?”

等到晓得姜荣说的是真的,杨婉罗傻眼了。她怎法也想不通,朝廷凭什么好好把科举停得了呢?她仔细一盘算,科举三年才有一回,今年不开考,至少要等三年过后的。像姜荣这种人,拴在家三五个月还将就,真要拴搁家里头,三年里头还不定憋出什么幺蛾子来哩!自打她嫁到姜家来,姜荣几乎没蹲家好好待过。先是上赣榆求学,接着又上京城卞状元那块当文案,打北京回来过后,又跑圩下教两年书。扳手指头算算,姜荣没得一年能整乎乎待家里头的。这番他要上董家盐号做事,倒不如先随他。上盐号做事,人好歹还在板浦街哩,总比在外头看不见摸不着强!这样一想,杨婉罗就不再打他拦头坝了。

这一年闰八月,节气比往年早。妯娌俩处暑把萝卜种下地,两三天过去,萝卜没发几棵芽子。杨婉罗每天下晚心都往萝卜地浇一遍水,巴望苗子早点出来,偏偏它就不出。这天下晚,杨婉罗又去舀水浇萝卜,汪秀卿劈手把她水瓢夺下来,笑谝她说,我来浇吧。你开怀晚,它尽忙不出哩!杨婉罗气得扬手把半瓢水往她身上戽。幸亏汪秀卿躲快当,没挨淋到。汪秀卿骂她:“好心拿当驴肝肺了吧?我帮你腾出来,叫你看着他小叔用功哩!”杨婉罗把水瓢往鼓肚提梁木桶里一撂,叹口气说:“还用个鬼功哇!科都不开了。”汪秀卿奇怪地说:“那他还整天关屋里头做么的哇?”

汪秀卿这一问,杨婉罗也觉得奇怪。从前没答应姜荣上盐号做事,他软磨硬泡想往外跑。这番答应他了,他倒整天蹲家不出去,连着两三天没出门。一人关在屋里头,写写画画,不晓他弄什么名堂。杨婉罗有心想去看看,又怕姜荣嫌她烦。她出身书香门第,晓得男人读书时候最烦人打搅。偏巧这阵小滢子在屋里尖叫一声,她连忙把手往蓝布围裙上揩揩,扭头往屋里跑。

小滢子在屋里缝小沙袋子,一不小心,针把手扎破得了。杨婉罗跑到屋里头,姜荣已经先过来,把小滢子手指头上血吮干净,叫她自己揑住。杨婉罗坐下来,帮剩下的一个半小沙袋子缝起来,又帮小滢子自己缝的三个半小沙袋子查看查看,把不大结实落头补上几针。小滢子手已经没事了。看见她娘把小沙袋子全缝好了,她张开小手,一把全抓在手里,高高兴兴跑出去,找小伙伴玩去了。

杨婉罗把针线扁子拾当好,端进里屋。路过姜荣旁边时,她忍不住扭头往书桌上张两眼。桌上铺一堆纸,上头划乱七八糟的,不像画,倒像地图。她不由得站住脚,好奇地一张一张打量。桌上共有四张纸,拼在一起,正好是一张地图。杨婉罗除去从海州到板浦,再从板浦到海州,几乎没去过其它落头,当然认不出他图上画的是哪块。她怕姜荣嫌烦,也不敢在屋里多耽搁。不料姜荣不但没烦她,反倒得意地跟她炫耀说:“怎样,图画不孬吧?”杨婉罗问他:“画的哪块丁个哇?”姜荣说:“圩下头哇!”他指着左手边两张纸跟杨婉罗说:“你看,这边是大海。这些都是海浪,此起彼伏的。下头这张,一格一格子的,这些是盐池子。你没看过吧?”

杨婉罗没上过圩下,当然没见过盐池长什么样子。她在家常听家里几个男人说盐池子什么的,一直以为盐池也跟庄稼地一样,东一块西一块的。这还是头一回从图上看见,原来盐池子,就跟地上铺的罗底砖一样,整整齐齐,四四方方。她弯腰把针线扁子塞到桌子抽屉下头竹子架上,起身盯着这些盐池子。望好一阵子,她指着盐池子上头问道:“这些是芦柴地吧?你画这些茅缨花子,我一看就认出来了。上头这块地做么的呢,怎全空着哇?”

姜荣说:“这片芦柴地,就是埒子口。我们这边地上这些河沟汊子,水全从这块往海里淌的。埒子口上边,这一大片全是空地。怎空着的?全是才长出来新滩,还没人上去住哩!”杨婉罗听不懂,问他:“地还能长啊,从哪块长出来的呀?”姜荣说:“河水冲的呗!”他指着最上头,跟杨婉罗开玩笑说:“你看,这上头是南。这块地最南头有条大河,叫灌河。二郎神你晓得吧?就是三只眼那个。二郎神大战灌河口,就在这块丁个。他不是你们杨家出的神仙么?”杨婉罗瞪他一眼,不服气说:“我们杨家好歹还出个神仙!你们姜家呢,怎没听说哪个神仙姓姜的?”姜荣得意说:“嘿嘿!这你还吹什么的。《封神榜》没听过哇?天下这些神仙,哪个不是我们姜家老祖宗姜子牙他老人家封的?”

杨婉罗给他气的直翻白眼,抬脚要走。姜荣一把拉住她央告说:“帮我打丁浆糊子来,我帮这几张纸粘起来。我跟你说,这张图,是我在圩下这两年最大收成。”杨婉罗不屑地说:“你还指望这东西买钱的呀?老鬼要它。”姜荣说:“指望这张图买钱,那是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不过这块地是宝贝!我能叫它长金子,你信不信?”杨婉罗咧嘴一笑:“呸,做梦!”姜荣踌躇满志地说:“你莫说,我还真就做这梦哩!”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