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三十一章(1)  

2013-12-23 22:31:03|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大胆老了,自打头年寒搬到丰乐滩来,一冬天,除去拉屎,连窝棚都没出去过,尿全尿在尿壶子里头。

去年把老刘圩秋盐扒出来,张家就把赵家盐窝子退得了,投靠新东家恒泰,从老刘圩搬到丰乐滩这边来。老二起先舍不得瓦窑上那份活,不想过来。张大胆说他:“老大一走,老三又没得长性子,就你这老实头子,窝在这块,给人讹也讹死得了。”老二一吓,乖乖跟过来了。

那阵子,丰乐滩上全是工地。码头没建好,海堤才打桩,他们这些灶户,不分男女老少,全上滩上挖盐池子。才挖这些盐池子,全是新式样的。姜先生事先带人用石灰在地上画好线,叫各家照着线挖。一个圩子二里见方,养水滩、盐廩什么的,全在圩子正当心,四周围分成八份滩,池底一不铺砖,二不铺板,全拿水牛磙子来回压,压结结实实的,将来就在这上头晒盐了。南边来那些灶户,以为淮北盐池子皆这样挖的,二话不说,坑头就挖。当地那些灶户,越挖,心里头越发毛:“泥滩也能晒盐哪?”有人跑来找张大胆,想请他老人家出来指点指点。偏偏张大胆害冷,团在一堆茅缨花子里头,死活不出来。再三追问,才晓得姜先生那张图纸,还是张大胆教的。各人皆不吱声了,不过心里皆嘀咕:“泥滩晒出来盐,全泥坷垃子,能吃吗?”

正月初六,是盐婆婆生日。每逢这天,圩下灶户都要到滩上烧盐婆纸。这风俗跟街上垣商不一样,垣商拜的盐宗,是宿沙氏和胶鬲,还有祖师爷管仲。圩下灶户供奉的盐婆婆,据说是海边穷人家闺女,姓严,无儿无女,终年靠织渔网过日子。那会子,人不晓得什么叫“盐”,从来没吃过,各人身上皆有这种那种毛病。有一年夏天,严氏织完渔网回家,边走边啃干馒头。一不小心,馒头掉一块到地上,沾上一层霜似的东西。她也不在意,拣起来就吃,没想到咸斩斩、香喷喷的,格外好吃。第二天,她扫一口袋“白霜”背回去,分给左邻右舍。说来也怪,这种白霜吃下去,人越吃越有精神,有病的,连病全吃好了。乡亲们对她很感激,都尊称她盐婆婆。盐婆婆去世以后,乡亲们把她当神一样供起来,有的圩下还盖盐婆婆庙,每逢正月初六,就上庙里祭拜她。丰乐滩这块什么皆没有,人皆住芦席棚子,更谈不上盐婆庙、龙王庙什么的。到祭祀这天,各人家都在滩头上烧烧纸,表表心意。

张大胆虽然挨吕祖附过体,对盐婆婆也不敢不恭敬。初六这天早上,他把家里所有男丁全喊起来,到滩上去烧盐婆纸。正月里头,西北风呼呼的,盐滩上风更大,刮在脸上,跟刀子拿似的。张大胆害冷,把家里能穿衣裳全穿身上,外头又裹一层麻袋片子,出门还冻活抖抖的,鼻涕淌到心口窝。张老大劝他不要去,说我们带你多磕俩头就中咧。张大胆把眼一瞪,那架势,哪个不给他去,他就要同人拼命。张老大只好叫两个儿子帮老爹搀着,歪歪跩跩往滩上走。

滩上最高落头,就是老丰乐街那块,是块风水宝地。姜荣当初带洋人过来测绘,营盘就驻扎在这块。打那以后,丰乐街就成了恒泰公司驻地。恒泰在这块扎下一座周遭四五里的大寨子,里头有先生住帐篷子,还有一个大料场,修堤那些材料,全堆在这块。寨子四周,日夜有人巡逻看守。灶户上来烧盐婆盐,不敢靠近料场,全聚在丰乐街南头一片空地上。

张大胆在土坡上找块背风洼窝塘子停下来,叫各人把四周枯盐蒿子踩平整,蹲下身,把二牛拎的黄布包袱拿过来。打开包袱,里头有一张盐婆婆画像,还有香烛、红方、白方、黄裱纸伍的。他把这些东西一样一样拾出来,摆好,把盐婆婆画像展平,摊在坡子上,捧两捧土把四角压住,叫老大吹火点香烛。张秋生费半天劲,好不容易把香烛点着。一家人赶紧跪下来磕头烧纸。等纸烧清得了,七手八脚拿土把纸屑子盖上,各人收拾东西,预备回去,忽然听见旁边有人吵仗。听口音,一边是本地人,另一边猫嘎嘎的,一听就晓得是南边人。张家人不由得皆转过身来看看。

这两伙人,张秋生全认得。那伙本地的,姓高,是董家老灶户,原先在东陬山那边董高圩就是领滩的。恒泰在丰乐滩这边开挖新盐池子,高家为替东家架势,从董高圩匀出一枝人马来,由高二黑带着,抢先在丰乐滩安营扎寨,打个头炮。打这以后,高二黑子自以为功不可没,老觉得高人一等,连走路都跟蟹子似的,横着身子。莫说南边这些外来户,就连张秋生他们这些后跟董家的本地灶户,都轻易不惹他们。南边这伙人,头子是个黑大汉子,叫王有德。瘦精精那个,跟王有德是连襟,叫徐宝根。后头矮个子那个,是王有德兄弟王有义。这个王有德来历,张秋生也听说过。王有德老家,是泰州那边栟茶盐场的。去年秋天,恒泰上淮南盐场招人过来晒盐。起初,那些南边人都不愿意过来,有上年岁的,甚至宁愿在家饿死,也要把老骨头留在老家盐滩上。这当口,有个汉子站出来说话。他跟大伙算笔帐,说大家都是卤腿子,哪家柜里有余粮?与其在家饿死,不出去闯闯,说不定能闯条活路出来哩!他兄弟、连襟,皆替他帮腔。这个汉子,就是王有德。俗话说,万事开头难。王有德一开头,那些没饭吃灶户,“呼啦”全跟响应,局面一下扭转过来了。唐家林过来带人时候,听说王有德是领头的,找人头、租船、发盘缠,什么事皆仰仗他。等到丰乐滩这边,分滩时候,唐家林拼命替王有德说话,硬从姜荣手上抢块上等滩出来,分给王有德。因为这一层,王家在滩上格外有面子。尤其那些南边来的人,皆把王有德当成他们老大。王家兄弟眼皮也就越来越高,不把寻常人看在眼里头。

张秋生本来想过去劝架的,等看清楚是这两家人吵仗,他不管了。站着听一阵子,才晓得他们是为烧纸抢上首吵起来的。

“哦,南边猫子(“猫子”是海州人对淮扬一带人的称谓。)也烧盐婆纸哇!”这倒出乎张秋生意料。他好奇地朝王家那些人打量,见他们拿的盐婆婆,是木头刻的,上头有一拃长,下头有茶碗托大一个座子,捧在手里,有丁像观音菩萨。张大胆眼神不好,耳朵也不中,不晓得吵仗的是哪个,催促张秋生过去劝劝。

张秋生不愿意,推托说:“还要下湖干活哩,哪个有空管这闲事哇!”甩开膀子往回走。老二是老实头子,从来不欢管闲事,看见老大走了,跟后就走。老三欢看热闹。等家里人全走光得了,他不但不走,还朝人家那边凑凑。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