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十章(3)  

2013-02-18 19:55:28|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把月前,三伏过后没多天,海州守备裘老爷替老太爷过寿,请三喜班唱堂会。赵圣晴正好在海州开钱庄老乡那块筹钱。老乡跟守备有丁交情,守备请他去听戏,他顺便把赵圣晴带去。赵圣晴晓得三喜班头牌青衣叫徐梅香。徐梅香在板浦街唱戏时候,他没少听过,还跟朋友在徐梅香客居打过茶围。有一阵子,他挨徐梅香迷三五四道的。后来听说董玉洲是徐梅香孤老,他不愿喝人家洗脚水,这才退出来。不过徐梅香戏唱的实在好。能在海州听一回,让赵圣晴喜出望外,乐呵呵跟老乡一起过去捧场。那天,徐梅香唱的是折子戏,《五女拜寿》中的《奉汤》。那做功、那唱腔,把赵圣晴听的不住叫好。等徐梅香退进下场门,赵圣晴猛然想起一件,冷不丁又叫一声好,引得四周围人人朝他瞪眼。赵圣晴晓得失态,连忙站起来,跟裘老爷、裘老太爷拱手陪不是。随后戏也不听了,悄悄溜到后台。

班主费二光站在后台挡闲人。看见赵圣晴,他吃一惊。赵圣晴晓得他惊什么,不等他问,就抢先告诉他,说我在海州看老乡,正好碰上三喜班在这块唱堂会,老朋友了,能不来看看嘛!费二光走惯江湖,这种圆滑话,耳朵里头老茧都听出来了。他先谢谢赵三爷捧场,然后直接问他,上后台到底有什么贵干。赵圣晴晓得明人面前说不得假话,直截了当说是来看梅香的。费二光为难地说:“戏还没唱完了,不方便哪!”赵圣晴把手上戴的玉扳指褪下来,塞给他说:“我就进去跟他说几句话,打个招呼。”费二光接过扳指笑了,把烟袋凑到他眼底说:“我这袋烟吃清得了,你就得出来。”赵圣晴答应一声,出溜钻进去了。费二光低声咕噜一句:“莫怪人说他是猴子,猴出溜的。”

见到赵圣晴,徐梅香也很意外。台上这阵唱《挑滑车》,他抽空坐下来喝茶歇脚。他是戏班台柱子,在后台坐单间。不过天热,门没法关。后台本来是不见客的,屋里也没预备多余的凳子。徐梅香站起来让赵圣晴,赵圣晴哪好坐呢?两人让来让去,只好站着说话。

徐梅香先问:“不晓得赵三爷来,有什么见教?”赵圣晴说:“徐老板是爽快人,过一阵还要登台唱戏,我就不多耽搁了。”他回头朝外看看,借口外头锣鼓家伙太吵,转身把门带上,随后迅速从身上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徐梅香:“来的太急,没预备什么东西。这是日升昌票号银票,南京、扬州这些大地方,随时都能兑现。请徐老板莫要嫌少,给我个薄面。”徐梅香抬头朝他看看:“赵三爷,这是什么意思呀?我在师父那块,是按年拿包银的。每回出来唱戏,师父还按天给我们车马费。赵三爷要是看得起梅香,分外给我打赏,那也该留到我上台唱戏时候,当众人面撂戏台子上,也算往梅香脸上贴金哩!这私下馈赠,与礼不合,梅香断不敢收。这要叫师父晓得了,还不打断我腿哇?”说着把银票推出来。赵圣晴接过来,凑到桌子跟前,把银票压在梳妆盒子下头:“这跟你师父没瓜葛。这是我送给你的,又不是送给三喜班的,碍他什么事哇?你尽管收下来。”

徐梅香脸一板说:“梅香虽是下贱之人,却也晓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今天在裘家唱堂会,就算有额外打赏,那也该见赐于主家,怎能叫赵三爷破费呢?说句得罪话,这钱给的不明不白哩,叫我怎收啊?”说着伸手去掀梳妆盒子。赵圣晴怕他把银票拿出来,伸手把他手压在底下:“那就直说吧。我想跟徐老板交个朋友。”

徐梅香从小在堂子里头长大的,一边学戏,一边当歌郎陪客人。在他面前捧金送银的男人,他见多了,哪天不跟他们逢场作戏?不过自从有了董玉洲,加上自己年龄也渐渐大了,那颗玩心,早已收起来。戏子再红,毕竟是下贱行当。能遇上一个知心老斗,那是上辈子修来福份。有了董玉洲,徐梅香很知足。他冷着脸把手抽回来,礼貌回绝道:“承蒙赵三爷看得起,梅香受宠若惊。怎耐梅香蒲柳之姿,望秋而落,实在没得福份消受赵三爷眷顾哩。”

听他这么说,赵圣晴晓得他会错意了,“嘿嘿”一笑说:“徐老板想多了。我这么说吧,我想劳驾徐老板帮我办件事。徐老板要能答应下来,这张银票就算定金了。事成之后,我还另有重谢。”听他这么说,徐梅香心放下来:“赵三爷说笑了。我一个戏子,除去会唱戏,旁什么都不会,能帮赵三爷什么忙呢?”赵圣晴诡秘地笑了:“当然是徐老板能帮得上的忙了。徐老板跟董七爷交情不浅,这话没错吧?我想请徐老板从董七爷那块,帮我拿一样东西。这种事情,对你来说,不算难吧?”徐梅香朝他看看:“那要看什么东西了。”赵圣晴嘿嘿一笑说:“当然是一般人拿不了的,才有劳徐老板大驾了。要不,哪好意思惊动你哩!”他两手在徐梅香跟前比划:“盐票,徐老板听说过吧?”徐梅香出生扬州,又常年在两淮唱戏,当然晓得盐票是什么。听赵圣晴直言不讳说要把董玉洲盐票弄过来,徐梅香心头一惊。

赵圣晴见他“咯噔”一下子,晓得他明白这件事情重大,便故作轻松地说:“徐老板,这事情,应该只有你能办得到吧?我把话说在前头。你帮我把这事办成了,金山银山随你要,三妻四妾随你娶,包你这一辈子,不用再为吃喝发愁。你看怎样啊?”徐梅香没等他说完,“啪”一声,把戏服长水袖子往地上一甩,气恼地说:“赵三爷也太不把我们这些唱戏的当人看了。”

赵圣晴惊讶地问:“哪有啊。我这不低三下四求你帮忙的么?”徐梅香数落说:“你求我帮的什么忙哇?见利忘义,出卖朋友,这都是小人才干的缺德事。你要把我当人看,怎会叫我帮你做这种为人不齿的事呢?哼,真是……”他从梳妆盒下头抽出银票,往赵圣晴怀里一扔,接着把他朝旁边一搡,夺门而出。冲到外头,他回手把屋门一掼,低声恨恨嘀咕道:“真是狗眼看人低。”

徐梅香的举动,把赵圣晴惊呆得了。他原以为,请个戏子帮帮忙,只要肯出钱,没有请不动的。没想到,竟然在徐梅香跟前碰这样一鼻子灰。他气得操起桌上茶杯,“啪”一下摔在地上。顿时,雪白的碎瓷片子跟茶叶水溅一地。

伺候徐梅香的跟班,是个二十来岁后生,有时在台上跑龙套。赵圣晴进屋时候,他在门口练花枪。看见徐梅香气呼呼出来,他抓住枪,正要问怎回事,猛听里头一声脆响,连忙拉门朝里望。赵圣晴把人家东家掼得了,反倒理直气壮,吹胡瞪眼打里屋出来,头也不回直朝外走。在外间候场的戏子,不晓得发生什么事,纷纷闪出一条道来,眼睁睁掉头赵圣晴走出去。

从后台出来,赵圣晴还憋一肚子气。他从没吃过亏,今天不光受戏子一顿气,还贴上一个玉扳指,这亏吃大发了。思前想后,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老乡见他脸色不好看,问他出什么事了?听他一说,老乡毕竟旁观者清,指点他说,这事好办哇!你打班主那块入手嘛。赵圣晴如梦方醒。等戏唱完,他找到费二光,把银票塞给他,分外搭上两根金条,说是留给他喝茶的。他告诉费二光,事办成了,该给徐梅香多少银子,他一厘不少,分外再给费二光三百两润银。费二光听得两眼放光,回去连觉也不睡,连夜劝说徐梅香。

哪晓得徐梅香是个烈性人,连师父也不买帐。最后被费二光逼急了,徐梅香竟然一头朝墙上撞过去,以表心迹。费二光赶紧过去把他抱起来。看见他头上撞出一个大窟窿,血汨汨朝外淌。费二光心疼的不得了,腾出手来直抽自己耳光子,骂自己不是人。他赶紧叫来几个徒弟,把徐梅香送去救治。费二光跟徒弟们说,徐梅香是摔倒的。徒弟们一看墙上的血印子,始终想不通徐梅香这跤是怎摔的。第二天,赵圣晴就听说徐梅香摔破头了。他心知肚明,见差点闹出人命来,再也不去找费二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