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皋堂

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外。。。

 
 
 

日志

 
 

八卦滩-第九章(4)  

2013-02-02 13:25:23|  分类: (长)八卦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字号的货栈,在屋山头夹巷里头,巷口有道厚木门,平时关着。这阵子,木门大敞,扛大包的鱼贯而入,把整包盐从里头扛出来,搬到停靠在码头的木船上。扛大包男人都光着膀子,露出身上古铜色皮肤,腰上穿条大裤头子,裤腿一直拖到磕头子上。裤头有花的,有素的,有蓝的,有红的,各不相同,唯有从头到肩披的那块垫在盐包下的长条布,无一例外全是黑的。这块布展开来,少说一丈开外,是扛大包的主要特征。不管在板浦街,中正街,还是圩下,只要身上披这块黑布,不用问,那人笃定是扛大包的。

扛大包的把盐扛到船上,返身走回码头时候,每人从帐房先生手里领一根筹子,别在腰上,接着往巷口搬下一趟。帐房先生叫汪崇林,三十多岁,长的白白胖胖,上嘴唇有两撇小胡子,鼻梁上架一副玳瑁眼镜。他又怕热又怕晒,头上戴一顶宽边麦秸草帽,躲在河边老槐树荫凉下头,左手抓一把筹子,右手拿芭蕉扇子使劲往身上搧风。筹子是竹子做的,二指宽,巴掌长,下半截本色,上半截是红的,上头用火筷烫个圆圈子,里头烫个“火”字,表示这是火字号专用的。这根筹子是用来计数的,扛一包给一根,最后到帐房按筹子多少结算工钱。在船上照应的,是个四十来岁黑汉子,中等个,塌肩,八字胡,小眼。他衣裳前胸后背都湿透透的,下摆撩起来,扎在腰上,裤腿卷到小腿肚子,在船上来回吆喝,指挥伙计码盐包。这人是火字号掌管,名叫唐家林。姜三爷管事那会子,唐家林就在他手下做事,眼下算得上火字号老伙计了。

姜荣要改行进火字号做事,往后少不了跟他们打交道。看见他们在外头忙活,姜荣先跟他们打过招呼,才往店里走。过道里头有不少人喝茶聊天,有站的,有坐的,一色都是短打扮,腰里扎着紧身靠,头上包着缠头。姜荣一看就晓得他们不是本地人,细听口音,果然是湖广那一带的。跟倒茶的伙计一打听,原来这些人,都是引岸盐商带来押船的。董家引岸在湖北江夏那一带。板浦的盐,从盐河运到淮安,在西坝要经过改包盖上戳子,然后才能运到扬州,经过长江水道分发到湖广。湖广的盐商,通常并不直接到板浦的垣商家来拉盐。有的盐商跟垣商几辈人做生意,甚至相互连面都没见过。前些年,为了跟井盐抢地盘,董玉洲上湖北拜码头,走访盐商,疏通关节,才跟他们结上交情,彼此走动起来。

这回来的盐商,是湖北监利陈举人大公子元达,跟幕友季先生。姜荣走进堂屋,看见只有朱治平陪他们喝茶,就问东家人呢?朱治平朝里屋一指。董玉湘在屋里听见姜荣说话,把门帘一挑出来了。他把姜荣跟元达他们相互作介绍。元达是个二十来岁后生,说话不多,一看就是出来历练的。季先生很健谈,懂的似乎也不少,天南海北,口若悬河。姜荣坐下来,问问他们湖广那一带近况。眼下北方义和拳闹的天翻地覆,听说皇上皇太后都跑得了,不晓得南方到底怎么样。季先生说,南方风平浪静,国泰民安。姜荣记不清现时湖广总督是哪个,听季先生说是张香涛,这才想起来。怪不得天下这么乱,湖广还那样太平,敢情是他老人家在那块压着哩!

等船装好,天已经晌午了。元达他们来这几天,董家待如贵宾,白天陪他们游玩花果山、法起寺这些名胜,晚上不是在四海春吃鱼翅,就上海昌公寓喝花酒。今天晌午是他们在板浦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因为急着要赶路,季先生再三央告董四爷吃顿便饭。董玉湘只好上四海春订两桌便席,挑到盐号来吃。一席摆在堂屋,请元达和季先生上坐。一席摆在过道里头,请那些押船的。说是便席,不过没得燕翅罢了,海参、鱼肚样样都有,十分丰盛。

董玉湘见宴席摆好,正邀请客人入座,茶房把今天新闻纸送来了。董玉湘接过来一看,喜笑颜开,赶紧喊姜荣来看。姜荣问道,上头有什么好消息哇?董玉湘乐呵呵说,说不清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说它好吧,你会嫌我幸灾乐祸。说它不好吧,似乎正中你下怀哩。好不好,你自己看吧!他浑身圆滚滚的,热天容易出汗,说话时候,脑门上汗珠子直往下淌。

姜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接过纸卷,打开来一看,原来是上海滩出的《申报》。董玉湘指着右上方叫他看。头一行,写着“大清光绪二十六年七月硃谕”字样。姜荣晓得这是圣谕,连忙低头细看。原来,这是皇帝下的《罪己诏》,说前者奸臣作乱,纵容拳匪滋事,激怒了洋人,以致洋兵入侵,京师蒙难。眼见百姓遭殃,两宫痛彻心肺,特下诏罪己,拨乱反正。姜荣没看完就把头抬起来了,不耐烦说,这东西碍我什么事哇?董玉湘说,后头还有哩,你待往下看啊!姜荣又看,后头还有一道圣谕,说是兹因拳匪肇祸,外寇入侵,京师人心浮动。今圣驾西巡,百事待举,某卿奏请暂停今年乡试,特予准奏等等。一句话,就是今年乡试不考了。

姜荣把新闻纸往茶几上一撂,双手抱拳对空作揖说,苍天有眼,两宫圣明,这道圣谕下的太好了!四哥哎,这下我耳朵根清净了,能踏踏实实过来当你马前卒啦!董玉湘喜不自禁说,好是好,不过又得耽误你工夫了。这科不考,说不定要等上三年哩!姜荣说,管它哩。三年过后,说不定科举早废得了!

季先生在他旁边正入席落座,听见这句话,瞪大眼睛问他,科举真要废哪?姜荣反问他说,这话,最早不是从香帅那块传出来的么,怎么你们湖广人反倒不晓得吗?季先生不满地说,我们这位张香帅,脑瓜子硬是跟常人不一样喽!想一出是一出,净是新鲜玩意头。姜荣说,天下这些封疆大吏,要是有一半能像张香帅这样,那早就天下太平了!季先生说,哎哟,这真叫冷暖自知如饮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才知道哩!姜荣说,季先生对香帅似乎颇有怨言哪,能不能说点出来听听?

董玉湘知道姜荣素来敬重张之洞、李鸿章这些中兴名臣,容不得人家非议他们。见姜荣咄咄逼人,摆出一副斗鸡架势,晓得他要向季先生发难,连忙过来充当和事佬,把姜荣拉到元达旁边,叫他去陪元达。姜荣朝桌上落座的人看看,回头问董玉湘,七哥呢?他怎不来陪客的呀?董玉湘说,没在家呗!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